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七章 好人坏人
    被称为野狗,或许对人来说是最大最大的讽刺,但是徐饶却浑然不觉,毕竟他从未真正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人来看待过。

    徐饶干笑了笑,眼前这个女人,给予徐饶无巨大的压迫感,或许这是徐饶所见过最不俗的一个女人,因为在这个女人身,他能够感受到那黑瞎子还要恐怖的感觉。

    “我是穆黄花,我不管你抱着什么目的,现在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开口,你可以想着从我身压榨出去什么油水,但是你要是跟我耍没有必要的小聪明,我会让你付出代价,你所无法想象的代价。”穆黄花的表情冰凉到了极点,在她心,徐饶完完全全是不堪入目的角色。

    徐饶最能够切身体会到这个女人身的敌意,这是一种很让人不舒服的感觉,深深吐出一口气说道:“许黄鹰没有死。”

    女人愣住一秒。

    “他让我告诉你,不要了某些人的诡计,他现在还不能出面,因为他出面他的死,没有任何意义了。”徐饶继续说道。

    穆黄花死死盯着徐饶,似乎极力想要在徐饶脸看出些什么,但是饶是她如何看,这徐饶的表情滴水不漏一般。

    “这不是什么好玩的玩笑。”穆黄花说道。

    “这一点都不是玩笑,他差一步死在马洪刚手,也不是什么玩笑,而且接下来马洪刚会对你下手,也不会是什么玩笑,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不属于任何一边,假设我是金老六的人也好,是马洪刚的人也好,都没有必要在这个地点,跟你说这些,虽然会有很多更坏的办法,但是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办法。”徐饶说着,他知道或许怎么说都无法改变这个女人坚定的心,索性直接挑明了讲。

    穆黄花沉默着,特别是她听到马洪刚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皱在了一起。

    “你现在完全没有必要相信我所说的,接下来的局势你看着便是,如果真如我所言,至于到底该怎么做,应该不用我来教你了。”徐饶说道,对于他这个看客来说,能够说到这么一步,已经是完完全全的仁至义尽了,能够出十分的力,他出了十分,难道还不够吗?

    “你的目的又是什么?又或者说,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穆黄花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徐饶,她能够感受到眼前的这一条野狗的不俗,至少不是一个善茬,在这个徐饶身,她感受到一种危险的味道,直觉告诉穆黄花,这个男人不是随随便便能够触碰的。

    这一种感觉,她从未在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感受过,狍子虽然不简单,但是她至少能够看的清楚,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在太过特殊了,她什么都看不到,甚至无法定义这么一个家伙,到底是那一类人。

    听到好人坏人这一说,徐饶自顾自的笑了,因为即便是他自己,都无法分辨,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又怎么能够说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徐饶还是开口说道:“我所站着的立场,是为了守护两个局外人,她们因为你这个哥哥,而掺和了进来,有人会让许黄鹰永远的闭嘴,所以必定会牵扯进去她们。至于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随你到底怎么看,你觉得是好人,是好人,你觉得是坏人,我也不会反驳什么。”

    “需要我做什么?”穆黄花直截了当的说道。

    “需要你做什么的时候我自然会联系。”徐饶起身说道,他觉得说到现在,已经足够多了。

    穆黄花微微点了点头,对徐饶的目光也变的柔和了几分,毕竟如同一切真像是徐饶所说的如此,她欠徐饶一个很大的人情,尽管是可能对徐饶自己来说无关紧要,但是对她来说,却是大到不能再大的地步。

    “这到底是一场怎样的游戏?”徐饶问道。

    “你只是需要守护好她们,不是吗?”穆黄花说道。

    徐饶笑了,突然觉得眼前的女人,实在是聪明过头了点,但是也无关紧要,毕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如果生错了背景,混一个温饱或许简单,但是想要真正的往爬,很难很难,任何事情都要难,毕竟这是一个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用拳头说话的世界。

    “与其说这是一场怎样的游戏,不如说,你又是谁呢?”穆黄花的脸罕然出现几分的笑意,或许她打心眼里觉得眼前的家伙,很有意思。

    “正如你所说,我只不过是一条过路的野狗罢了。”徐饶静静的说道,面对这个聪明过头的女人,他感觉格外的有压力,因为稍有不慎,有可能被这个女人给看一个通透。

    “那么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的野狗,有需要你随时联系我。”穆黄花这样一脸淡然的离开,这完完全全的超乎徐饶的预料,因为在徐饶预料之,面对这说的震撼的事实,即便是再怎么八风不动的人,估摸着也会心有所动,但是这个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情绪失控,自控能力完全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一直到这个女人离开许久,徐饶才双手插兜的离开,眼前的景色,这些触景生情,跟眼前这个女人起来,实在是太过黯淡无光了些。

    这样的女人啊,到底会有什么样强悍的男人才能够降服?徐饶在心感叹着,也许能够降服的了这个女人的,唯有洪擎苍赵匡乱那一类大枭才能够做到,而自己,又怎么才能够走到那么一步呢?

    想着想着,徐饶突然想念起那个太妹起来,虽然那个太妹同样聪明过头了些,但是不如同这个穆黄花,这是完全截然相反的聪明,一种是无言的聪明,另外一种是让人感觉到无压抑的聪明。

    另外一边,那一家面馆。

    绷紧到极点的气氛突然被打破了,半死不活的东子这样落到了地,彻底没有了声音。

    而狍子,手握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铁棍,铁棍还沾着不少血迹。

    扔掉铁棍,狍子擦了擦自己额头的血迹,吐出一口血水咒骂道:“骨头真tm的硬,要不是带着家伙,估摸着我都敢站不起来。”

    现场一片狼藉,由此可见刚刚的战斗到底是多么的激烈,狍子的现状完全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但是更惨的是东子,倒在地彻底没有了声音。

    即便是见过了无数大场面的张腾都用一种特别震惊的眼神看着东子,在东子身,他看到了太多太多一个孩子,乃至是一个人一辈子都不会有的东西,他打心眼里欣赏,但是他现在更想要做的,是在这里永远的解决掉东子,因为他能够想象到,这个孩子再成长十年八年,照这个方式,到底会到达多么可怕的地步。而又是这么一个可怕的少年,以后到底对他跟狍子来说,到底会是多么大多么大的阻碍。

    但是尽管心有着如此强烈的这种想法,但是张腾很明白,如果他们现在在这里把这个孩子弄死了,估摸着他跟狍子也真没有所谓的明天,这样一个孩子背后到底有着恐怖着东西,他能够想象的到,虽然已经把东子打成了惨不忍睹,但是一个生一个死,差距是无巨大的。

    已经失声了黄研儿不顾黄菲的阻拦,冲了去,挡在了东子身前。

    而脸色苍白的黄菲,手一直紧紧握着手机,一直没有拨通那个号码。

    “够了!”黄研儿嘶哑的吼着。

    “说!那一晚,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许黄鹰到底在哪!”狍子压过黄研儿的声音吼道。

    一只满是血的手突然放在了黄研儿的肩膀,满脸泪水的黄研儿转过头,是那个孩子,那个满脸是血却笑起来露出大白牙的孩子。

    “姐姐,我还能打。”东子用很微弱很微弱的声音说着。

    但是这声音,让黄研儿的心全部到底揪在了一起,她或许永远不会理解,为什么东子能够做到这一步,但是此刻她眼的东子,已经永远印在了她的心挥之不去。

    黄研儿慢慢抱住了摇摇欲坠的东子,她才突然发现,东子是多么多么的瘦弱,她甚至无法想象刚刚东子到底是靠什么支撑,靠什么击垮那几个巨大的汉子,靠什么跟狍子僵持了这么久这么久。

    “东子,已经够了,接下来交给我好不好?”黄研儿在东子耳边柔声说道。

    东子却摇着头,很天真无邪的说道:“姐姐,徐哥第一次交给我的事,我得办好。”

    黄研儿愣了一秒,她想象不到,东子所为的,仅仅是这么简单这么简单的东西,脑海之立马回想起那个家伙,那个跟东子起来都有些不堪的家伙,但是也是那个家伙,或许是唯一一个值得东子这么做的。

    “东子,已经够了,已经够了,徐哥不会怪你,姐姐也不会怪你。”黄研儿擦着东子脸的血水,那不知道是血还是眼泪的东西,黄研儿感觉东子的脸滚烫到如同炉子一般。

    “疼...”东子喃喃着。

    黄研儿浑身颤抖着,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东子,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过去的。”

    “许黄鹰,到底在哪?”狍子打破了这难得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