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六章 同样的野狗
    坐在这一家小小的私人诊所门口,徐饶摸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却不是许黄鹰所给予他的。

    电话响了三声,对面接通了电话。

    “什么时候回来?”徐饶直截了当的说道。

    “怎么?这么快想我了?两年也不见给我打几个电话。”对面传来郭野那吊儿郎当的声音,似乎这个背景被任何人都要严肃的家伙,总是一副无乐天派的模样。

    徐饶咬了咬牙,觉得有些对这个大叔有些无可奈何。

    “聊正经的,在北京碰什么事了?”郭野也知道徐饶不会平白无故的打这个电话,他很清楚很清楚徐饶的性格,属于那种即便是撞到南墙都不一定能够回头的性格。

    “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有些复杂,因为黄姨跟黄研儿牵扯进了一场挺大的局,至少我还没有摸透。”徐饶如实说道,并没有进行任何的添油加醋,虽然说的有些模糊了些,但是已经足够电话对面的男人能够听懂了。

    对面沉寂了有一分钟的时间,才缓缓开口,不过这一次郭野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吊儿郎当的成分。

    “这母女俩,要是出什么岔子,我拿你是问。”郭野很严肃的说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一点,我掺和进来也不是为了你那点情分,黄姨对我也有着恩惠,我不会坐视不管,我打这个电话,主要是想问你,我出什么篓子,你能不能给兜住,我怕如果稍有不慎,我要是挂了,她们两人会有危险。”徐饶说道,这才是他打这一通电话真正的目的,虽然他可以在小兴安岭那最险峻的环境之生存两年,但是在这个所谓的社会之,生存下去,的确是一件更加不容易的事情。

    “徐饶,你说出这话,着实的让我失望了些,你这条小命要是这么不值钱的话,还不如在那小兴安岭被喂了那大虫。”郭野说着,无的实诚。

    “那我尽量活,不麻烦你老人家了。”徐饶很无奈的说着,也许从一开始,他没有过多奢望郭野会给他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是他现在头挂着的,可不光光只有他这个一个脑袋。

    “我处理完手头的事,尽量赶回去,要是我回去的时候发现你小子挂掉了,那我让你做鬼都做不好,别怀疑我有没有这能力。”郭野说道,这一次声音之带着威胁的成分。

    “好好好,我等着你老人家来教训我。”徐饶连连说道,直接挂掉了电话,觉得有些没有必要在郭野身浪费这所谓的时间。

    接着拨通了许黄鹰所给予他的号码,这一次电话响了一遍都没有接通,徐饶不死心的再次拨通过去,这一次仅仅响了一声被接过。

    “你是谁。”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声音冰凉无。

    “我是谁不重要,接下来你到西城区万茂广场最北第四个长椅来见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也只等一个小时。”徐饶很直接的说道,他很清楚像是电话对面的人物,说的越多,往往越多余。

    “为什么?”

    “因为我手里有你想要知道的东西。”

    “关于什么?”

    “许黄鹰。”

    “半个小时见!”对面匆匆挂掉了电话。

    徐饶对着这忙音有几分的失神,但还是起身打车奔向万茂广场。

    好在这一路没有太过拥堵,徐饶仅仅只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

    万茂广场位于西城区的心地带,周围是一座座高楼大厦,里面工作的个个是曾经的徐饶伺候不起的精英,而曾经的徐饶,在这其的一栋,做着最卑微最卑微的工作,每一天都任劳任怨,但是这个世界并不会所谓老实巴交人什么幸运,只有一个个不幸罢了。

    坐在人来人往的万茂广场,徐饶第一次能够这般清闲的看看这巨大的喷泉,这广场各种各样的装饰品,曾经的自己,无一例外都是匆匆走过,从来没有真正的欣赏过这一份美丽。

    但是着实的无味,又或者这埋头的班族们,让这一份美丽变成了灰暗,试问人山人海,又有谁会驻足停下那么一秒。

    “徐饶!”

    在徐饶心充斥着这种想法的时候,一个声音打破了徐饶的思绪。

    徐饶抬起头,看着这个驻足的人,先是愣了一秒,然后是脸出现很蹩脚的笑容。

    “真想不到还能见到你这家伙。”一个留着三七头无猥琐的胖子说道,看似一脸热情的笑容,但是看到徐饶这寒酸的打扮后,这笑容之立马多了几分的鄙夷。

    这个男人叫许大胖,曾经跟徐饶一个单位工作三年,也整整坑蒙拐骗了三年的徐饶,几乎每一次都让徐饶做冤大头,属于那种表面兄弟的一种,跟徐饶在一起往往是毫无城府的样子,但背地里没少给徐饶下套子,但尽管如此,徐饶还不觉得什么,毕竟这是所谓的生存方式,但他被开除时许大胖那得意洋洋幸灾乐祸的笑容,徐饶在脑海之是实在的挥之不去。

    “这两年去哪里发财了?”许大胖竖了竖衣领说道,那白白净净西装革履的模样,实在让人想象不出内心的黑暗程度。

    徐饶很清楚这是许大胖对自己的嘲弄,毕竟自己这一副打扮,怎么看都像是这两年在哪里挖煤了。

    见徐饶不开口,许大胖没有不快,因为徐饶到底在做什么工作,他都看在眼里,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他是着实的瞧不起徐饶这种外来人,虽然这一种成感来自的很莫名其妙,但是已经足够许大胖深深抬起他的头颅。

    “公司怎么样了?”徐饶清了清嗓子说道,找了一句很没有营养的话题,打心眼里想打发掉这个很粘人的许大胖。

    “还是那个样,你走后一切都不错,只不过兄弟今年高升了,人事部主管,不错吧,当年开除你的主任已经被撤职了,如果你想要回来工作,当兄弟的可以帮你走走后门。”徐大胖拍了拍胸脯说道,这模样,完完全全的是为徐饶两肋插刀的模样。

    但是徐饶却一点都不这样认为,许大胖到底为了什么,他其实很清楚,只不过是想找一个乐子罢了,因为他对于许大胖,本来是一个乐子。

    徐饶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许大胖所谓的好意。

    许大胖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徐饶,本来他以为徐饶肯定会哭爹喊娘的答应下来,然后他可以玩弄徐饶一番,因为现在的徐饶,看起来实在是太过的落魄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徐饶竟然会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这是他没有料到的情况。

    难以置信的表情,慢慢变成了讽刺。

    “徐饶,也不瞧瞧你现在的德行,我看的起你才帮你这个小忙,真tm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这样如同烂泥一般活一辈子吧。”许大胖直接变脸说道,这如同天气一般的转变,也是所谓的生存技巧,又或者许大胖一点都不怕徐饶恼怒,毕竟在他心,徐饶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羊羔罢了,可笑的身板,可笑的表情,可笑的心思,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

    徐饶一点都不惊讶,一点都不,因为他很清楚许大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家伙,他也从未想过跟许大胖做朋友,因为交朋友最重要的前提,那么是站在同一个高度,要么是利用。

    但是徐饶的表情却定格了,不是因为许大胖,而是此刻许大胖身后的女人,一个身高差不多已经跟一米七八的许大胖持平的女人,这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女人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一张足够有气质的脸,但是最值得注意的,还是这个女人身的强势,这强势甚至让这个女人的身高,身材,相貌都变的模糊了,因为实在是太过太过的强势了,以至于掩盖了这个女人受看的一切。

    “你说完了没有?”女人的声音很冰冷,特别的冰冷。

    许大胖转过头,一时看待了,他没有徐饶那种顶楼,面对这个女人,甚至感觉有几分喘不过气,更别说能够欣赏这个女人身惊艳的美。

    “我...我...说完了。”此刻的许大胖好似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一般,满脸通红的憋出这几个字。

    “滚!”女人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许大胖呆呆站在原地,表情变的苍白,因为这个女人一瞬间征服了他,然后又在下一个瞬间彻底击垮了他,许大胖如同一个疯子一般的离开,又或者此刻他已经成了一个疯子。

    终于,剩下的一男一女眼神交汇在了一起,徐饶的表情平静到了极点,没有一点刚刚许大胖的狼狈。

    “野狗!”女人突然吐出这两个字,毫无征兆,也许仅仅因为这个女人感觉眼前的家伙很像是一个人,那个人,也是一条野狗。

    虽然徐饶对再怎么狠毒的话都有了免疫能力,但是从这样一个女人口说出这么一句看似不疼不痒的话,却给予徐饶无巨大杀伤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