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四章 孩子
    本来晴朗的天,慢慢弥漫一层厚厚的黑云,远去看,总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w w w. v o dtw . c o m)

    “有大事要发生了。”在那一栋老别墅,徐丰年坐在太师椅,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着这黑云,微微眯起眼来。

    身后的房门打开,是满脸疲惫的穆黄花。

    徐丰年没有转过头,但是身后是谁,他很是清楚。

    “最近关于西城区的事,我都听说了,为什么从一开始不告诉我?”徐丰年缓缓说道。

    穆黄花仅仅是站在老人背后,一言不发。

    这慢慢昏暗起来的房间,外加窗外那景象,给人一种压抑到喘不过气的感觉。

    “马洪刚不是什么好人,这你也应该清楚,我也不认为那金老六会是什么善茬,这一切,你真打算自己来扛?”徐丰年说着,声音格外的微弱,但是已经足够穆黄花能够听清楚。

    “这些是非恩怨,跟我都没有关系,但是他不行。”穆黄花开口说道,虽然声音极其的平静,但是还是能够感受到那声音之浓浓的戾气。

    徐丰年重重叹了一口气道:“你哥?”

    片刻之后,徐丰年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很没有意义的问题。

    “你什么都不要管,如果你出手了,那么这个徐家被无论是谁所利用了,我自己来。”穆黄花说着,这个女人是那么那么的倔强,如同路边那吹风雨打之的花,虽然没有花香,却开的任何胭脂俗粉还要动人。

    “答应我,不要插手,你所经受的委屈,我会替你一点点找回来,留在这里。”徐丰年说道,但是他又明白,这是一个更没有意义的话,或许这个世界,谁都无法改变这一朵野花。

    “做不到。”她仅仅说出这三个字,也是这三个字,改变了所有的千言万语。

    徐丰年一阵苦笑,也许在他的心底,早已经预料到穆黄花会说出这么一句,如果这一株野花不曾这般倔强的话,是野花了。

    “这样吧。”许丰年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他还是无法改变她,当然,她也没有改变他,毕竟所谓的江湖恩怨,是这般所编制的。

    穆黄花默默离开,屋一片无声。

    坐回去的出租车,黄研儿跟东子两人安静的坐在后座。

    开车师傅是个五十左右的年人,因为干这一行大多都是话痨,但是面对这木然的两人,即便是这个师傅再怎么会扯出海阔天空,也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开口,索性放弃,一边欣赏着黄研儿那张标致的脸,一边开车。

    “徐饶,到底是个怎样的人?”黄研儿问道。

    东子挠了挠脑袋,似乎对这个问题有些为难,想了想开口说道:“徐哥是个可以做到任何事情的人,他可以在小兴安岭刺骨的水扎猛子,可以在山里跟黑瞎子肉搏,面对五百斤的野猪王也没有退过,他做了那么多那么多,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所以徐哥很是难懂。”

    “没有为什么吗?”黄研儿喃喃着,东子所说的在她听来,好似虚幻的场景一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脑海之,似乎能够想象到那些画面,一个单薄的人只身反抗这所谓命运的场景。

    “徐哥往往会对着大山出神,一坐是很久很久,我问过徐哥到底在想着什么,他没有对我开口,说对我说了也不懂,总有一天会告诉我,大姐姐,你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吗?”东子反问道,似乎这是困扰东子许久许久的问题。

    黄研儿微微摇了摇头。

    “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徐哥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虽然他常常只言片语,但是他是个好人,至少对我来说。”东子抓耳挠腮一阵子说道,因为徐饶在他的心,的的确确如此,那是一种他那苍白的语言无法描绘出来的东西。

    黄研儿微微笑了笑,这动人无的笑容让东子一时的看痴了,两眼之唯有这个笑容,甚至没有听见黄研儿到底说了什么。

    不知不觉。

    出租车停在了面馆门前,黄研儿结账两人下了车。

    回到面馆,只有寥寥几个客人,大多是附近老实巴交的工人。

    擦着桌子的黄菲见黄研儿跟东子回来,徐饶却消失不见了,对黄研儿说道:“说吧,发生了什么?”她觉得她现在有必要知道一些东西了。

    黄研儿的脸有几分的犹豫,但是犹豫片刻还是开口说道:“妈,这几天还是别做生意了,这事情等徐饶回来,慢慢讲。”

    黄菲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黄研儿的说法,继续擦着桌子,不一会剩下的几桌客人匆匆离开,看来是到了工作的点,虽然走时恋恋不舍多看了几眼风韵犹存的黄菲。

    东子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东子小脸一红。

    黄菲会意的一笑,做了满满一碗牛肉面,端桌子,东子很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虽然东子很少说话,但是这个长相秀气满是灵性的孩子着实的招黄菲的待见,不光光是因为东子身那土的掉渣的衣服都掩盖不住的灵性,更多是因为黄菲能够看出,这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仅此而已。

    一辆雅阁一辆帕萨特停在了面馆门口,车下来五个男人,由一个黄毛领头,五人涌进这一家小面馆。

    “今天有事,生意不做了。”黄菲面对这来者不善的五人说道,黄研儿看向这五人,领头的黄毛一脸混子的模样,虽然看起来有够沧桑,但怎么说都不像是什么正派人物,在黄毛身后,跟着一个特别干练的西装男,儿跟在最后的三人,一个个身高都在一米八五左右,身材无的魁梧,但是跟在那个混子模样的人身后,怎么看都有点掉价,黄研儿心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正大口吃面的东子却如同一只炸毛的猫一般,目光从这五人身扫了一眼,紧紧盯着领头的狍子,因为唯有在狍子身,他能够嗅到一种危险的感觉,这是一种本能的直觉。

    “老板娘,我们可不是来吃面的。”狍子看着这个足够惊艳的老板娘说道,虽然这个女人完全可以说的秀色可餐,但是他现在可真没有欣赏这一份闲情雅致的心思,他只想尽快解决压在他身的一切。

    黄菲警觉起来,但是为时已晚,狍子喊道:“大熊二熊。”

    两个虎背熊腰的男人直接关了卷帘门。

    “你们要做什么!”黄菲死死咬着嘴唇说道,脸有着一股一个女人不该有的平静。

    狍子扫了一眼这小面馆,等看到黄研儿后,表情有些惊愕,虽然狍子自认为自己有着不错的定力,但是等他见识到这个美到让人怀念起初恋的黄研儿,狍子一时看傻了眼,虽然他常常跟同一个境界的穆黄花打交道,但穆黄花是那种完完全全渴望而不可及的女人,但是眼前这个小家碧玉的女人不同。

    “狍子,目击者,是她。”张腾说道,打断了狍子的遐想时间。

    狍子回过神来,听到了张腾这一句话,他是彻底的熄灭了心的那一团火,反而是压了重重一块石头,因为这样姿色的一个女人,背后的人物,肯定不会是简单的角色。至于那个抱着一大碗面的孩子,直接被狍子选择了无视。

    “现在离开,我可以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黄菲说着,冷冷看着这不怀好意的五人。

    狍子打量着这个不简单的女人,一般平常的女人见到这个阵势,能够不叫出声已经算是心理抵抗能力不错的。

    “姐,只要你们能够好好配合,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们耍小聪明,我可以保证,在救兵到达之前,你们会遭受你们无法想象的事情,别试图怀疑我会不会有这个本事,也别奢望怜香惜玉这一说,在道义跟性命之间,我肯定会选择后者。”狍子慢慢逼近黄菲说道。

    黄研儿放在桌下的手,一直放在手机,手指不停的颤抖着。

    在这时,东子缓缓放下碗,冲黄研儿微微摇了摇头,在黄研儿耳边轻轻喃了一句,虽然嗅着这好闻的香气,东子的表情却是那么的沉重,慢慢起身,一步步走向狍子,一直挡在了黄菲身前。

    “孩子,想逞英雄,过几年再来,别打扰老子办正事。”狍子不耐烦的说道,他现在是真没有时间对一个孩子说教。

    而东子,仅仅是转过头,给予黄菲一个眼神,

    黄菲起身慢慢退向黄研儿的身旁,不过仍然一脸担心的看着东子,虽然她知道东子不是常人,但是眼前这五个男人,也不是什么普通角色。

    “小兔崽子,有没有听到我说话?”狍子烦了,虽然有一种扇向东子的冲动,但还是克制住了他心的想法,他不想打草惊蛇,这也不是他的目的。

    “乱子哥说了,对女人粗鲁的男人,是最差劲的男人。”东子一字一字,放佛说教一般说着。

    狍子的表情很精彩,精彩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