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三章 安全感
    徐饶有些漠然的看着这个许黄鹰,突然觉得,尽管是这个男人的前半生到底过的到底多么的可歌可泣,现在而言,都是那么那么的可悲,因为到了最后的最后,他终究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棋子,而不是那个下棋人。

    “我可以挺身而出,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什么都不要管,如果你要是死了,又或者消失了,那么我没有义务去遵循你所说的了。”徐饶说着,其实他本可以视而不见许黄鹰这最后最后的请求,但是他由衷的做不到,因为在许黄鹰身,他看到了那个跟自己相同的人生,那个只有悲哀却没有任何感性的人生。

    许黄鹰这样看着徐饶,似乎在努力看着徐饶的心,也许是他的眼睛是真的浑浊了,他什么都看不到,又或者并没有看到他想要的东西。

    “愿不愿意相信我这个过路人?”徐饶知道此刻许黄鹰心的想法,因为即便是他站在许黄鹰的角度,估摸着也会难以选择。

    但是许黄鹰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徐饶摇了摇头,在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许黄鹰终于把眼神从徐饶身移开,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说道:“你觉得我还有选择吗?”

    “这样说定了,你说的那个穆黄花手机号给我,今晚我会去找他,你说的那些,我原封不动的送给她,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徐饶说着。

    许黄鹰道出一串数字,徐饶记了下来,直接离开。

    “你叫什么?”许黄鹰叫住了已经走到了门口的徐饶。

    “知道我这个路人的名字有意义吗?”徐饶微微弯起腰杆,他很清楚他现在所扮演着是自己曾经无法想象的角色,但是在心徐饶却不停的告诉着自己,计较这些已经过去的东西有意义吗?

    “有意义!”许黄鹰斩钉截铁的说着。

    “我叫徐饶。”徐饶轻轻说道。

    “下面所说的,你可以当成虚伪话,但是我许黄鹰,走了大半辈子,看了无数的人,这一双眼虽然登不了什么大雅之堂,但还算瞎不了,其实从一开始我信你,你跟我不同,跟马洪刚不同,甚至跟金老六不同,别问我到底因为什么,这仅仅是因为我的直觉。还有,告诉那个善良的女人,谢谢她,即便是我许黄鹰下辈子做牛做马,她的恩情,我一定会还。”许黄鹰似是感叹的说着,不过却是满脸入戏太深的神情。

    徐饶微微的笑了笑开口说道:“后者可以有,但是前者免了,如果你知道我到底是个怎样的家伙,估摸着不会说出这种话了。”说完,徐饶打开房门离开,只留下一个已经陷入了深深沉思的许黄鹰。

    “怎么样?”黄研儿一点担忧的说道,虽然她在外面虽然听不清具体内容是什么,但是还是听到不少的动静。

    “什么事情都没有,现在你回去,最好待在面馆不要出来,告诉黄姨,能别开门的别开门了,如果出现陌生人,第一个给我打电话。”徐饶说着,他已经完全意识到了这事件的严重性,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想,所谓的马洪刚也好,金老六也好,通过这个不寻常的许黄鹰,他完全可以想象这些角色所处于的高度。

    虽然他答应了下来许黄鹰传话,但是他唯一的目的,还是保护好这母女俩,不光光是因为郭野跟黄菲的关系,还因为在他最落魄最落魄的时候,她们至少还能够在这么一座城市,把他当成一个人来看,如同许黄鹰所说的一般,她是善良的,而徐饶的底线,是见不得善良的人,在他眼前被这所谓的世界踩成一滩烂泥,过去他没有那个能力,现在他有这个拳头了,所以他真的难以做到无视这一切。

    “你要干什么?”黄研儿格外担心的看着徐饶,她不想因为她给予徐饶伤害,尽管她一直在伤害着,但这个世界总有不得不的事情,没有完美的故事,只有谁把东西藏的深一些,谁把东西藏的浅一些罢了。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你只需要记住,我在做什么,我心有数。”徐饶有些不太怜香惜玉的说着,声音甚至可以说的冷冰,似乎一点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女人惦记着自己,到底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不是徐饶没有情商,是现在真不是他享受这种奢侈幸福的时候。

    黄研儿愣了愣,似乎感觉眼前的徐饶有那么几分的陌生,好似完全换了一个人一般,但是却让她那不安躁动的心,完完全全的平静了下来,这是一种跟随黄菲颠沛流离了这么多年的黄研儿从来没有体会的感觉,似乎她,已经不需要在颤抖着了,这是一份让人着迷的安全感。

    “东子,给我过来。”徐饶冲东子摆了摆手,把东子带到角落说道:“你跟黄研儿回面馆,有些事我要自己处理,但是给你一个任务,守护好这母女俩,如果你真的撑不住了,让她打我电话。”

    东子使劲点了点头,虽然他一点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东子而言,只要是徐饶所吩咐的,是绝对绝对正确的,要绝对绝对的服从。

    “拿出一个带把爷们的样子。”徐饶拍了拍东子的肩膀,虽然这一切对东子来说太早了,但这是东子所需要的东西。

    “徐哥,我是不会丢脸的。”东子义愤填膺的说着。

    徐饶点了点头,这才离开,他现在需要去找那个女人,彻底的了解这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毕竟许黄鹰只是一个武夫,在许黄鹰口得知的,虽然都是掏心窝子的实诚话,但只是最片面的东西。

    在另外一边,狍子站在那夭折的赌场楼,吹着这迎面而来的冷风,但是心却烫的狍子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手机再次响了,狍子知道是谁的号码。

    “狍子,考虑的怎么样了?”对面传来那马洪刚有几分疲惫的声音。

    “马爷,我都想清楚了,按照你所说的来,许哥我已经有了下落,找到后我会把你所说的那个说法给穆黄花,但是马爷,如果那个穆黄花不信的话,怎么办?”狍子说着,虽然在电话之狍子的声音格外的和气,但是电话这边,狍子的表情只能够用狰狞来形容。

    “我不需要穆黄花信,我只需要她背后的徐家相信,狍子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如果这事成了,你会接替许黄鹰所留下来的空位。”马洪刚在电话那边说着,声音之充斥着一种这是所谓的人性的话语。

    狍子沉默一会,最终还是开口说道:“马爷,这合适吗?”

    “狍子,这一步我必须得走,你是想看到我们全部都死的结局?成大事,必须得有牺牲,你以为我真的舍得这哥妹俩?你这个外人永远都不会懂,我亲手拉扯他们长大,难得是是为了这一步?狍子,必须得放心那些多余的东西,在生存面前,所有的感情都是累赘,要懂得放手,明白吗?”马洪刚训斥道,似乎他已经察觉到了狍子早已经动摇的心。

    讽刺,无的讽刺,狍子觉得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一样东西人心还要丑恶了,也许狍子不懂得马洪刚到底有着多么辽阔的视野,但是这种所谓的牺牲,这种所谓的成长,只会让狍子作呕。

    但尽管如此,狍子还是答应了下来。

    马洪刚语重心长的说道:“狍子啊,凡事都得往前开,我们是一条船的人,明白吗?”

    “马爷,我明白了,我会亲自去处理掉许黄鹰。”狍子很干脆的说道。

    马洪刚似乎很满意现在狍子的态度,话带着几分和气说道:“记住,这事要是成了,什么都有了,但是许黄鹰跟穆黄花,一定给我解决利索了,如果人不够,大可以问我要。”

    “好,马爷。”狍子回答着,然后马洪刚又一阵洗脑过后,狍子挂掉了电话。

    颤抖的把手机放到兜,本来表情狰狞的狍子突然的笑了,笑的是那么的讽刺,笑的是那么那么的疯魔,好似他本来是一个这样的疯魔一般。

    他怎么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这样一个讽刺无的故事,一直到完完全全笑没了力气,狍子才拨通了张腾的电话。

    “什么事?”对面的张腾说着。

    “计划有变,我陪你过去见那个目击者。”狍子说着。

    “我现在去接你。”张腾说道,很干净利落的挂掉电话。

    狍子收起手机,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道:“马洪刚,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死的任何人都要惨!”

    狍子何尝不明白,尽管现在马洪刚跟他说的天花乱坠,但不过都是虚伪到不能再虚伪的东西罢了,总有一天,他会成为第二个许黄鹰,被利用过去,然后狠狠的摔在墙,被摔成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