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二章 最悲惨的事情
    回到那小小的诊所。

    两个男人用眼神这么较量着,其夹杂着黑灌那重重的喘息声,气氛绷紧到了极点。

    “你....是....谁?”躺在病床的许黄鹰一字一字的问道,声音深沉到了极点。

    “我谁也不是,现在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是谁?”徐饶问着,通过刚刚眼神的对碰,他感觉到这个男人格外的不寻常,刚刚的眼神,唯有那种弑杀成性的疯子才会有的眼神。

    “金老六派你来杀我?”许黄鹰虽然脸绑着绷带,但是眼神之已经透露出来了绝望。

    徐饶摇了摇头,但是心已经记下了金老六这个名字。

    “是他吗?”许黄鹰已经面如死灰,好似一瞬间被抽掉了自己该有的灵魂,仅仅只剩下了一个躯壳,早已经没有了喜怒哀乐。

    这一次,徐饶没有任何表示,他只是想要在这个无名的男人口知道更多。

    突然,躺在病床的许黄鹰开始挣扎起来,通过那露出的一双眼,徐饶都能够感受到一种彻彻底底的疯狂跟狰狞。

    “告诉马洪刚,他可以利用我,也可以杀了我,但是不能动她的心思,如果马洪刚打算利用她,即便是我许黄鹰变成了鬼,也不会放过他,绝对不会放过他!”许黄鹰怒吼着,似乎这不光光是从嗓子所发出的声音,好似从灵魂所发出的声音。

    房间外。

    “你这朋友没事吧?”蒋叔小心翼翼的问道,虽然他不算聪明,但是还是清楚这之间,是他无法想象,也是最不该指染的时间。

    黄研儿对蒋叔做了一个安心的神情说道:“放心,即便是这屋里放着一头老虎,他也没事。”

    虽然黄研儿的话有很大的水分,但是还是让蒋叔平静下来。

    房间。

    “你叫许黄鹰对吧?”徐饶默默的说着,一步步走向许黄鹰,那头凶神恶煞盯着自己的恶犬直接扑了来,但是仅仅是一个照面,徐饶把这名为黑灌的土狗给甩飞出去,重重的砸到墙壁。

    这条土狗刚刚落地,一个挣扎的起身,准备再与徐饶拼一个你死我活。

    许黄鹰却吹了一声口哨,黑灌竟老老实实的退到了他的身边,但仍然不死心的盯着徐饶,许黄鹰很清楚,没有他配合的黑灌,发挥不了真正的实力,让黑灌跟徐饶在这个狭小的空间拼一个你死我活,那仅仅只是让黑灌单方面的送死。

    “实话告诉你,我不是你所说的金老六的人,甚至我都没有听说过这一号人物,更没有任何所谓的交集,同样,我也不是那个马洪刚的人,甚至我连马洪刚见都没有见过,如果真说我是谁,我是黄研儿的朋友,她因为你牵连进来了这一场是非之,而且她现在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我想你应该我清楚。”徐饶有条不紊的说着,身似乎并没有许黄鹰所看到的杀意,又或者自始至终身都没有杀意这一说。

    许黄鹰的眼睛瞪大,似乎难以相信徐饶所说的,但是看着徐饶那让他不得不相信的神情,许黄鹰终于放下了心那一块重重的石头。

    “现在,我需要你配合一下,我需要你知道的全部,我这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她,我需要让她安全,必须知道她要面对怎样的对手。”徐饶一字字说着。

    许黄鹰有那么几分的犹豫,片刻之后说道:“朋友,我会想办法离开,这一盘棋,不是你想要参与能参与的,我承认你跟常人不同,也有着让人不容小觑的能力,但是这个世界,并不仅仅只有你这一个聪明人。”

    “事到如今,你说这些还有意思吗?如果你再不开口,我也没必要在这里浪费口舌了,但是如果因为保护黄研儿,而伤害了你的利益的话,那么不好意思了。”徐饶好似并不在意会不会在许黄鹰的口问出一个答案,很直接的转头离开。

    “等一下,我说,我全部都说。”许黄鹰叫住欲要离开的徐饶,不得不说,在这么一场相互都不知根知底的谈判之,他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在这个年轻人身,总能够看到跟狍子相同的东西。

    徐饶停住脚,转过头。

    从马洪刚如何在澳门得罪金老六跟刘雷,到马洪刚如何来到北京,然后马洪刚从北京怎样驻足,然后到金老六跟刘雷怎样杀到北京所发生的,一直到那一晚他跟狍子被埋伏,等狍子被支开的时候,他才看到了埋伏他们的凶手,一个他最熟悉最熟悉的人,马洪刚。

    那一晚,刘汉之手握着开山刀,架在已经是强弩之末的许黄鹰的脖子,而许黄鹰,只是死死的看着刘汉之背后的男人,那个曾经拯救自己于危难,又或者改变了他整个人生的男人。

    但是是这么一个他觉得死都无法报答的男人,在他的背后,狠狠的戳了脊梁骨,这一种最真实最真实的背叛感,任何刀扎进心都要痛的多。

    “为什么....为什么....”已经算的苟延残喘的许黄鹰满脸不相信的问着。

    而那个马洪刚,却一脸看死物的表情看着他,仅仅冷冷的吐出几个字:“你..必须得死。”

    那一刻,许黄鹰彻底崩溃了,他恨不得他下一秒死了,让他这样忘了这一切,因为对于他来说,唯有死才能够解脱。

    马洪刚背着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但是走到小巷尽头的时候,却回过头看了那么一眼,这是一个看着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的弃子最后的眼神,这是一个任何东西都要伤人的眼神,刹那之间,吞噬掉了许黄鹰所有所有的人生,也是在那么一瞬间,许黄鹰失去掉了那苦苦支撑着他的唯一的支柱。

    马洪刚走后,小巷之仅仅只剩下了刘汉之跟许黄鹰,面对已经没有了任何抵抗能力的许黄鹰,刘汉之收起开山刀,默默说道:“其实马三爷也没有办法,知道三爷做出这个决定到底下了怎样的决心吗?之所以露出那种神情,只是希望你死的时候别死一个不明不白,他说了,躺你躺在下面有什么怨气,都冲着他来。”

    许黄鹰一言不发,好似早已经凉透了一般。

    “没有办法的办法,黄鹰,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这最后一次,体谅这最后一次,他利用的不是你,也不是穆黄花,是穆黄花背后的家族。”刘汉之说着,尽管他很清楚,即便是他说的怎样的天花乱坠,都不可能改变现在许黄鹰心的绝望,哪怕是那么一分一丝。但是这些话,他还是要说,对刘汉之自己而言,他必须要说,因为如果不把这些话说出口,他打心眼里觉得不痛快。

    虽然刘汉之对马洪刚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但是他又何尝不明白,马洪刚到底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如果不把许黄鹰这个弃子给抛出去,那么这一盘棋,真真切切的输了。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刘汉之又想起昨晚一整夜马洪刚所念叨的东西。

    “不要对黄花下手!”许黄鹰挣扎着说道。

    “一切都已经晚了,三爷的计划已经开始步骤了,黄鹰,现在你对三爷来说很多余很多余。”刘汉之说着,手的开山刀这样劈在了许黄鹰的后脑勺,但是所用着的,是刀背。

    他终究还是没有下的了这手,但是看着昏死过去的许黄鹰,他知道这一夜不会有人找到他了。

    “黄鹰,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如果老天爷让你死,你不可能撑过去今晚,如果老天爷让你活,即便是我用刀刃砍下去,你也会活。”刘汉之说着,虽然关于许黄鹰的结局,他已经看到了终点,好似已经成了所谓的定数一般。

    这是许黄鹰所清醒时唯一听到的话,等他再次醒来时,他已经躺在了这病床之。

    许黄鹰在病床呢喃着,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有死,如果这真是老天爷的安排的话,那么为什么这老天会对这个世界那无数的苦难视而不见呢?

    徐饶静静的听完,他已经很明确的知道了这事情的严重性,金老六也好,马洪刚也好,哪一边都好像不是什么善茬,但是在徐饶心此刻更多的,是对于许黄鹰的同情。

    这个忠心耿耿的男人,这样被当成了一个棋子,一直到榨干许黄鹰最后一分利益,然后被扔在了那不知名的小巷之,任由那野狗的侵蚀,这到底是一个怎样抽象而又讽刺的故事。

    如果这是真实的世界的话,那么他又到底为了什么,而改变着呢?

    “算我最后最后求你一件事,去把这一切告诉穆黄花,她现在还浑然不知,她已经成了那马洪刚的棋子,她这一生活到这个地步不容易,尽管马洪刚当年拯救了我们,我们欠他怎么都还不完的人情,他这个人情,穆黄花换了一半,拿我这剩下的半条命,再换另外的一半,她不该去承受这一切!”许黄鹰用尽最后一分力气说着,他正是为了那个他还要悲惨的女人而苦苦煎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