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八章 面馆
    不知不觉再次走到了扑克酒店门口,这一栋即将要改头换面的建筑,似乎在述说着一个徐饶并不清楚,但是惊心动魄的故事。

    徐饶跟太妹谁都没有打破这僵局。

    “那这样吧。”太妹开口说道,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徐饶微微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突然让两人有了隔阂,又或者他明明清楚,只是不愿意承认那一样东西罢了。

    “我们会再见吗?”徐饶问着,虽然这是一个很突兀很突兀,突兀到不着任何边际的问题。

    “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了。”太妹没有转过头,但是说着。

    “想,打心眼里想。”徐饶挠了挠脑袋傻笑着。

    “下一次见面时再告诉你。”太妹说着,了出租车,并没有多说任何,这样离开,好似这一辆出租车这样开出了徐饶的世界。

    徐饶站在原地愣神,而东子则是一脸的不知所以,也许对于这个孩子来说,所谓的这些矫情到不能再矫情的感情,是那么那么的多余。

    “徐哥,这个小姐姐是不是跟我们是一类人?”东子问着,虽然他不懂得很多东西,但是他只需要知道他应该懂得的东西够了。

    徐饶先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东子当然很明白很明白的意思,摸了摸吃的饱饱的肚子,慢慢从扑克酒吧门口坐下说道:“虽然这小姐姐不漂亮,打扮也不好看,不能跟街那些女人们,但是她是个好女人。”

    徐饶被东子的话逗乐了,怎么说东子嘴都不能吐出这种话来。

    东子看徐饶笑他,红着脸说道:“街那些女人哪个会有正眼瞧我们,离开青龙村,小姐姐是第一个正眼瞧我,能够把我当成人的人,那些打扮起来光鲜亮丽的女人,瞅我们都没有我们对山畜生的尊重。”

    徐饶这次不笑了,一把手揽住东子说道:“东子啊,要记住她,要记住她。”

    徐饶连着说了两遍,东子记了两次。

    怀揣着这一千块,徐饶带着东子去附近的地摊淘来两套还算像样的衣服,虽然仍然无法摆脱他们身的土里土气,但是在这座城市能够花三百块钱买两身衣服,能够穿在身挡一挡这严寒,已经算是较奢侈的事情了。

    穿新衣的哥俩漫步在方十街,东子仍然在滔滔不绝问着这个崭新的事情,而徐饶毫无保留的给予东子他任何能够给予的东西。

    经过两年那动荡一般的生活,徐饶一时难以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平静与休闲,他还是会不自然的注意着身后,虽然已经没有跟着他的畜生了,他仍然会常常绷紧身体,好似把弦拉到了极限的弓,但是什么都没有,唯有一个个满脸冷漠的人跟他擦肩而过。

    不知不觉哥俩逛到了晚,对大山而言,夜晚是难得的平静时刻,但是对这一座城市而言,夜晚往往是最疯狂的时候,正如同那些夜里出来狩猎的野兽们一般,那些等待着夜晚的人们,开始疯狂了。

    不知不觉路过那一家他跟郭野常常光临的拉面馆,虽然两年离开,但是这一家小门店,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唯有的变化,仅仅是那招牌老旧了几分罢了。

    此刻已经接近凌晨,虽然店早已经没有了客人,但是灯仍然亮着。

    徐饶犹豫的几分,但还是选择了进入这一家曾经无熟悉的小店。

    熟悉的装饰,熟悉的味道,放佛时间在这里定格了一般,然后是坐在柜台那个风韵犹存的女人,似乎一点都没有变。

    “现在打烊了。”女人没有头也抬的说道。

    徐饶清了清嗓子。

    女人抬起头,看着这有些不识趣的家伙,一张虽然被岁月留下痕迹,但是特别特别有风韵的脸出现了几丝笑意,微微一笑,似乎能够让人想象到这个女人年轻时到底是何等的倾国倾城,即便是现在这模样,已经足够迷倒一大片牲口了。

    “黄姨,我回来了。”徐饶摸了摸脑袋,脸没由的一红,在这个说不性感但是一举一动都魅力十足的女人面前,他是十足的奶油小生,只能做到脸红的份。

    “快坐下,饿了没,姨给你下两碗面。”黄菲一脸热情的说道,虽然徐饶一副平平庸庸的模样,但是黄菲特别意这样的徐饶,至少有着一大半的好感,她喜欢这一类人,看似一点都不聪明,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有心人,能够聪明到不让人反感,这是天生的东西。

    “好,我都想死黄姨的面了,这些天在外面几乎没吃一顿热饭。”徐饶在自己最常坐的地方坐下说道,看黄菲看呆了的东子浑身僵硬的坐在一边,这是东子走出小兴安岭第一次见到这种气质的女人,完完全全让东子走不动道。

    “净嘴贫,怎么跟姓郭的越来越像。”黄菲笑骂道,但是却是笑的格外格外的温暖,这是一个对外人永远都不会有的表情。

    徐饶一阵笑,拍了拍东子的后背说道:“这是我弟弟,叫东子。”

    东子看到这个美丽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女人这样看着自己,一时竟有几分不知所措,似乎是跟徐饶同样毛病,要不是徐饶拍着自己,东子还真敢回不过神来,有些慌乱的说道:“黄姨好。”

    黄菲露出一个没有一点架子的笑容,在她看来,只要不是那种高高在到荒唐的纨绔,只要不是那种无可救药混吃等死的行尸走肉,其他的,都是好孩子。

    不一会,两大碗热腾腾的拉面端了桌,见到了吃的,东子直接放下了刚刚的矜持,拿起筷子埋头吃了起来,吃饭那狼吞虎咽的模样,让黄菲看着直笑。

    徐饶嗅着这香味,也跟着猛吃起来,短短几分钟让这一大碗见了底,吃过后徐饶抹了抹嘴道:“黄姨,手艺越来越好了。”

    黄菲含笑点头,问要不要再来一碗,徐饶跟东子很默契的点了点头。

    又是一大碗拉面下肚,徐饶是彻底的饱了,摸着肚子一阵感叹,也不知道是不是潜移默化,他跟郭野越发相像。

    黄菲则默默点燃一根七块的南海,看似不经意的说道:“那个家伙死了没?”

    徐饶当然知道黄菲所说的那个家伙是谁,摇了摇头叼起一根牙签说道:“郭叔活着好好的,前几天还在小兴安岭蹦跶,不过又神龙见首不见尾了,让我在方十街里等他,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露头。”

    黄菲点了点头,神情之似乎有几分细细的失望,但因为隐藏的很好很好,以至于徐饶都没有察觉。

    “两年吃了不少苦吧。”黄菲说着,看着越发干练的徐饶,放佛跟两年前那个瘦巴巴的家伙脱胎换骨一般。

    徐饶一脸深味的点了点头。

    黄菲点到为止的没有继续问下去,这是这个女人的聪明之处,那是永远不知道太多的东西,往往心有一个定数已经足够。

    “妈,这么晚了还不打烊。”走下楼梯的黄研儿说道,但等黄研儿看到傻傻瞅着自己的徐饶后,错愣了有那么一秒,她原本以为这个两年前郭野身后的家伙永远的消失了,但没想到会再次出现在这里,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黄研儿总感觉当年那个骨瘦如柴的家伙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只是乍一眼黄研儿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出来。

    徐饶看似一脸平静的看着这个跟自己小几岁的女人,穿着一身宽松的蓝色睡衣,但仍然可以凸显出那傲然的身材,那高挑的身材虽然在家穿着平底鞋,但看样子仍然能够自己高那么几公分,两年前黄研儿还是读大三的学生,现在正好踏入社会,起两年前,黄研儿多了几分成熟美,那一张根本没有化妆的脸给予徐饶一种天仙下凡的错觉,五官精致到好似所雕琢出来的一般,一头很随意的大波浪,多了几分懒惰的美,有种并不是那么高不可攀的感觉,让徐饶感觉自己有些移不开眼睛。

    “研儿,还记不记得徐饶?”黄菲起身说道。

    黄研儿看着徐饶,又看了看那个傻乎乎的东子,点了点头。

    虽然徐饶跟黄研儿经常在面馆碰面,但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气氛一时变的有几分的尴尬,黄菲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么一点,刚要开口圆场,黄研儿却先开口了。

    “徐饶,有些事可不可以单独出去聊聊?”黄研儿揉了揉蓬松的头发,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是能够让一般的牲口疯狂的举动。

    徐饶第一反应而是看向黄菲,毕竟这么一个能够捏出来水来黄花大闺女,他们孤男寡女黑灯瞎火,即便是黄研儿提议,他也得征求黄菲的意见。

    黄菲而是笑着对徐饶使了一个肯定的眼神,也许她不能完全看透这么一个徐饶,但是她至少能够知道那郭野是一号什么人物,而那个郭野,能够看错一个人?

    她不信,打心眼里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