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七章 凡人(下)
    黄毛孙成呆若木鸡一般傻傻站在原地,好像没有了提线的木偶一般,甚至连最喜欢最喜欢操控他的人都厌恶了他,好似整个世界前一分钟还在无用力的拥护着他,但是下一秒,这个世界像是抛弃了死猫烂狗一般把他抛到街头,不理不睬。

    他很清楚很清楚的知道,他闯祸了,而且是弥天大祸,但是他已经别无选择。

    孙成此刻那小小的情绪丝毫没有值得康哥去揣摩,康哥而是一步步走向这个出手惊艳的家伙,或许旁人不懂,但是同样算是半个练家子的康哥算是看了一个真切,徐饶不仅仅是一个练家子,而是一个棘手的家伙。

    康哥一点也不相信,一个有着这样武力值的家伙,能够在北京这一座充满着太多太多机遇的城市混成这副模样,如果真的有这个可能性的话,只能说这个徐饶是一个傻子之的傻子,但是现实摆在眼前,显然这个徐饶不是,那值得揣摩了。

    康哥一点也不畏惧一场血战,甚至渴望一场血战,但是在这一场血战之前,他至少要搞清楚这一切,也许黄毛孙成是惹到了最不该招惹的人,但是康哥同样也畏惧着招惹到不该招惹的存在。

    “你到底是谁,到底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做这些!”康哥一字一字的问着,一脸认真的看着徐饶,似乎在审视着,但是饶是称得是阅人无数的康哥怎么看,都在徐饶那一张格外波澜不惊的脸看到什么所以然。

    “我是谁不重要,只能算是一个凡人罢了,但是如果所做的所有事情都要一个原因,都要一个如果,是不是有点太过累了点,太无味了点。”徐饶再次强调着。

    虽然徐饶脸没有欺诈的神色,但是康哥还得打心眼里不相信徐饶仅仅是一个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旁观者,毕竟没有人傻到这个地步。如同这一座城市一般,谁人不是为了利益在奔走,谁又不是为了利益而奔走,没有任何两眼放空的逍遥人。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你觉得说这些还有意思吗?”康哥着实有些受不了这一副态度的徐饶,好似什么事都漫不经心心不在焉一般,但是这对康哥来说,却是真真切切的生活。

    “有没有意思,全都看你。”徐饶说着,他知道眼前这个块头可怕的男人跟刚刚那一些喽啰不同,不过也仅仅只是不同罢了,这个男人跟洪擎苍起来,好似一个扮着家家酒小女生跟一个彪形大汉的区别,完全没有任何的可性可言。

    康哥的手指攥的啪啪作响,粗壮的大腿猛的紧绷,这样冲了徐饶。

    两人相隔的六七米的距离,瞬间被拉近,而徐饶面对这么一个冲来的猛兽,表情平静。

    小饭店的老挂钟的时间停在了这么一秒。

    这是对康哥来说天旋地转的一秒。

    徐饶猛的撤出一步,浑身慢慢的绷紧,在康哥即将要触碰到他的时候,冷喝一声,猛踏出去。

    一崩!

    一靠!

    康哥只感觉自己撞到了一个弹簧的墙,一阵天旋地转,他这样被徐饶撞飞出去,好似这一刻,他的身材体重全部都变成了种种云烟一般。

    可笑,无的可笑。

    太妹猛的微眯起眼,也许是明白了些什么,再次看向刚刚行云流水的徐饶,眼神之多了几丝的复杂,好似冥冥之会有天意一般,她还是遇到了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算不什么盖世英雄的家伙,虽然她最不想见到会有这么一个家伙,但是这个人,还是以一种她完完全全所想象不到的方式,出现在了她的世界之。

    等她猛然回过神的时候,一切都成了注定,她已经无法甩掉这么一个家伙了。

    康哥这样重重的摔到了地,但是这个经历了无数战场的男人很清楚对于这种争斗,倒下到底意味着什么,仅仅是倒下的那么一瞬间,康哥猛的站起,但是他并没有看到追杀来的徐饶,而那个刚刚出手犀利的家伙,这样一动不动在刚刚出手的地方看着自己。

    康哥猛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头晕目眩传来,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短路了一般,即便是抗击打能力已经完全跟常人不是一个等次,也无法抵抗这种感觉。

    康哥很清楚,他已经败了,而且败的无的彻底,他跟眼前的这个家伙,已经不是一个层次跟一个层次的区别,而是一个世界与一个世界的区别。

    他真的算是一个凡人?康哥不信,打心眼不信。

    “还要再打?”徐饶说着,他很清楚此刻康哥的状况,但是看康哥的模样,完全不像是松口的模样。

    康哥咬着牙,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甚至说不出话来。

    “这个小店,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徐饶的表情瞬变,刚刚的平静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狰狞,这一种可怕的狰狞的,让康哥心头一颤,他感觉此刻最折磨他的,不是身的疼痛,而是这个家伙所给予他带来的恐惧。

    “放....”康哥仅仅说出这一个字,然后吐出一口血水出来。

    “我叫徐饶,住在方十街末尾的那一栋危楼,你大可以来找到,不过下一次,你最好带来你身后的主子,但是如果你敢对这里因为这一场恩怨下手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一定会经历那死还要恐怖的事情。你是个明眼人,你应该很清楚我在说些什么,我也没有必要给你虚张声势,因为有这个时间,已经够让你知道我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了。”徐饶说着,不是他傻,只是他不想要让这个小店受到牵连,虽然这个想法单纯到傻,但是他不想让这成为他走出小兴安岭第一件愧心事。

    他所做的愧对于自己,愧对于在乎自己的人的愧心事,已经够多了。

    康哥点着头,虽然此刻他脑已经一片空白,还完完全全在徐饶所带给自己的恐惧之,这一种恐惧,好似他第一次砍了人坐来北京的火车一般,这一种足以毁掉他整个人生的恐惧,他原本以为不会再体会第二次。

    “孙成,架着我走...”康哥歇尽全力说着。

    看傻了眼的孙成这才反应过来,有些粗鲁的架住脸色已经变的苍白的康哥,这刚刚气势汹汹杀过来的一伙,这样无无狼狈的离开,甚至谁都没有敢回过头,所有人都怕这一尊杀神临时改变主意。

    如果徐饶再狠毒几分,那么这注定会成为他们这一辈子最大最大的噩梦。

    一切归于平静。

    一直在偷瞄,有些怀疑这是不是现实的胖老板小心翼翼的走出后厨,因为刚刚那一场关于视觉的冲击,让胖老板不敢离徐饶太久,好似看着一个怪物一般看着徐饶,生怕徐饶下一秒会变成什么野兽,也不怪胖老板太有警觉性,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没有人能够心平气和的消化掉刚刚的场景。

    徐饶很理解胖老板的心情,也知道一时是消除不了这种阻碍,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变的多了几分和善的说道:“老板,如果他们再敢找来,打这个号码,我会最快赶过来,你也不要误会,我不是什么坏人,现在也不是,更不是抱着什么目的帮你,如果真这样说的话,我只不过是在帮我自己罢了。”

    说完,徐饶吐出一串号码。

    胖老板连忙记了下来,虽然他听徐饶的话听的云里雾里,但是还是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大侠,要不是今天你仗义出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些二流子了。”

    “我可不是什么大侠,我只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徐饶很谦卑的说着,对东子使了个眼神。

    东子会意的把桌子椅子拉回原处,看着胖老板一阵的惶恐,想要插手帮忙,却被徐饶制止了。

    太妹放下两张钞票,用杯子压住,起身走向徐饶说道:“你真的以为你会救所有人?”

    徐饶看着这样一个女人,突然觉得自始至终,他都小瞧了这个小太妹,但还是鼓起一张看起来无所谓的笑脸说道:“也许不能拯救所有人,但是我能够拯救那么一个,足够了。”

    太妹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些什么。

    告别了仍然不停道谢的胖老板,三人走在街,气氛突然变的有些不和谐,甚至有着几分的尴尬,东子一直在跟太妹说着徐饶多么英明神武,喋喋不休一般。

    而那走在两边的一男一女,却是那样那样的沉默着,一言不发,好似一瞬间变成了陌路人一般。

    因为在刚刚那么一瞬间,他又或者她,发现他与她到底是多么多么的陌生,也许有那么一丝开始后悔,他后悔认识她,她后悔遇见他。

    但是人生是这般,总会有着无数让人悔恨但是无法回去的事情,也是这些事情,组成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经历。

    有些让人变的无无的软弱,有些让人变的无无的强悍,有些让人变的感性,有些没有见过黑暗,有些没有见过阳光。

    但是走过这些有些之的有些,才会恍然知道,原来是这么一个自己曾经憎恶到不能再憎恶的世界,到底是多么多的多姿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