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六章 凡人(中)
    徐饶摇了摇头,他知道在小太妹看来,自己这个举动无疑是自找麻烦,但是抛下这么一个烂摊子让胖老板替他收拾,他还真做不到,也许东子刚刚做过了头,但是他并没有训斥东子任何,毕竟他们从小兴安岭踏出来,不是为了适应这个世界的,他已经花了二十年去适应这个世界,但是他最后的最后,到底又换回了什么呢?

    “徐哥,我是不是又做多余了?”东子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般徐饶身边说道,但是刚刚他是真看不下去那个看起来如同畜生的家伙作威作福。

    徐饶却是摇了摇头,看着东子说道:“东子,在这里,人可不是山里的畜生,但是很多人又不如那山里的畜生,不能说用对待畜生的方式对待他们,但是对于刚刚那一类人,要更加狠毒。”

    东子默默点了点头,倒是太妹对徐饶的这一席话觉得有些惊艳,她开始慢慢对这个徐饶好起来,这个徐饶这两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或者徐饶这一生到底经历了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徐饶抽了一张椅子坐下,太妹坐在靠墙的边缘位置,省的等会受到波及,东子站在徐饶身后,脸挂着一个孩子不该有的成熟。

    “徐饶,你到底是个怎样的家伙?”太妹问着,想着跟徐饶接触的种种,她越发有些看不清这个最显而易见的男人。

    “我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你也别脑补我是个怎样的家伙。”徐饶说道,有些话,他想要说,却没有说。

    “以后有时间,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当还了我这一份人情。”太妹拖着腮打量着徐饶,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并不能让人多看几眼的家伙,虽然一身破烂,看面相更加沧桑了几分,但是其他的硬件,怎么看都是那个夜场之默默无闻的小保安。

    虽然如此,太妹其实很清楚很清楚,这个小保安,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小保安了。

    “这完全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先告诉我你的故事,然后我知无不言。”徐饶脸带着阴谋的味道。

    “真是个奸商,我考虑。”太妹鄙夷的看着耍着小心眼的徐饶,越发觉得这个家伙的俗不可耐。

    在徐饶一句太妹一句有的没的之时,小饭店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由刚刚那个黄毛领头,涌进来十几号凶神恶煞的汉子,一个个都穿着黑色紧身衣,身材虽然不如一些健身房里塑造出来的完美,但是一米八的身高魁梧的身材,已经足够威慑一些斗升小民了。

    黄毛脑袋缠着随便包扎的纱布,正对一个领头咬着一根牙签的男人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好似一个正在告状的孩子一般。

    咬着牙签的男人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往,肩膀常人足足宽一大圈,留着寸头,一张怎么看都是一个狠角色的脸面,此刻正像是看猎物一般看着徐饶,但是任由他下下看,这个徐饶都只是一个待宰的羊羔罢了。

    “孙成,你被这几个货色给开了瓢?”男人吐出去牙签,看着徐饶这一个怪的组合,一个十五六的孩子,一个打扮装饰让人完完全全不理解的女人,最后是那个正坐在椅子,脸有着一股莫名其妙镇定的家伙。

    黄毛孙成连连点头,瞪着徐饶说道:“康哥,你别小瞧那个坐在椅子的家伙,那家伙下手不是一般的狠,我的手废了。”

    康哥扫了一眼黄毛那严重变形的手指,嘲讽的笑道:“废物一个,要不是你跟老板混了这几年,我还真不愿意帮你。”其实孙成什么德性,他任何人都要清楚,但是现在正是拆迁人心动荡的时候,即便是有着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康哥也不愿意吃这一个哑巴亏,这无疑是对周围的示弱。

    人是这样,一个再怎么渺小再怎么渺小的希望,都有可能掀起什么悍然大波,这是康哥很清楚的一个道理,看眼前这个家伙,唯有是成为垫脚石的材料,反正这种垫脚石,他已经踩了无数个了,怪怪这个家伙运气不好,惹错了人。

    “东子,保护好她,明白吗?”徐饶起身,在东子耳边小声说着。

    东子点了点头,默默退后几步,退到了太妹身旁。

    徐饶的一举一动太妹当然都看在眼里,她不知道徐饶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能够坦然面对这十几号大汉,唯有对身旁这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说道:“徐饶到底有没有问题。”

    东子看了眼那一群乌合之众,一脸不屑的说道:“我徐哥厉害着呢。”

    太妹一脸的哭笑不得,突然发现自己是问了一个多么多么幼稚的问题。

    徐饶把椅子慢慢放到角落,走向这黑压压的一干人,虽然一张张脸投来恨不得想要把他吞下的神情,但是跟洪擎苍身的威压,跟那落雁山的大虫起来,简直是麦芒对针尖。

    “朋友,什么个意思?规矩懂不懂?”康哥不理会继续添油加醋的黄毛孙成,走到徐饶眼前说道。

    徐饶听过这一席话,突然笑了,很单纯很单纯的问道:“什么是规矩?”

    “诚心找死?”康哥的表情慢慢阴沉下去,显然是因为徐饶的装疯卖傻。

    徐饶又是一阵笑,这一次是彻底挑起来了康哥的火气,不过康哥还是忍耐着,因为眼前这个家伙,不是疯子,是一个疯子。

    “以后不要再打这店的主意,息事宁人,你朋友被打,有他被打的说法,如果你谈论你又或者你主子的规矩的话,那么让立下这规矩的人跟我谈,我没有必要跟你这个打手聊这么多。”徐饶说着,虽然说的风轻云淡,但是这一席风轻云淡的话,传到康哥的耳,那全部都变了味,康哥不是傻子,完全能够听出徐饶的意思。

    “我操你妈!现在还嘴硬!”黄毛孙成在康哥的背后喊着,恨不得现在来跟徐饶拼一个死活,不过他还是从康哥背后叫嚣着,虽然徐饶的体格并不受看,但是他这排骨一般的身板,吓唬吓唬几个斗升小民还可以,跟徐饶这厮硬拼,孙成虽然没有脑袋,但是还不到那个地步。

    “给我闭嘴!”康哥对黄毛孙成喊道,虽然他此刻心的火气要黄毛孙成为多的多,但是他很晓得,一个没有脑袋的疯子,可不能够说出刚刚那一席来,行走这所谓的江湖这么多年,康哥见过太多形形*的人物,能说一个无关紧要没有一点背景的家伙能够在十几号人面前坦然自若的聊这些?

    本来打算显威风的黄毛立马成了焉了的茄子,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朋友,你到底是什么人?”康哥警惕的看着徐饶,毕竟这拆迁工程,牵扯进来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即便是主管这事的康哥,都理不清这其的关系,所以不敢轻易动眼前这个让他突然看不清状况的徐饶。

    “我只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徐饶说着,这完全是东问西答的意思。

    康哥的表情变的极其不好说,一副这要发作的模样。

    “给我打,往死里打。”康哥默默往后退了几步,点燃一根十五块的南海,冷冷说着,不管怎么说,他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点,同样也没有了一丝的耐性,他想看看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到底什么本事。

    身后一干早已经蓄势待发的猛人这样一窝蜂的冲了去。

    徐饶临危不乱,面对眼前这涌来的黑色洪流,在太妹的方向看过去,把徐饶的身影突显的是那么那么的单薄。

    一直到冲来的第一个人的拳头打过来的时候,徐饶才动行了,猛的一个挺身一腿,直接把这个体重足足有二百斤的汉子撂倒,然后很轻易的踏出几步,两拳直接打在第二个冲来的汉子身,这看似并没有力道的两拳,一拳在肩膀,另一拳在胸口,但是这个抗击打还算可以的肉靶子这样倒下。

    算的狭窄的小饭店,完全让人数的优势发展不出来,冷静到可怕的徐饶边退边打,一个个放倒这些连野路子都算不的汉子,这完完全全是单方面的屠杀一般。

    康哥是越看越心惊,甚至这一根烟都无法抽下去,直接喊道:“够了!”

    康哥一声喊下,剩下的七八个汉子停止了动作,但是倒下地的汉子却仍然在*着,显然是徐饶这看似拨弄一般的动作,对他们的伤害不轻。

    康哥满头已经生起了汗水,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家伙到底是因为什么有恃无恐,在康哥看来,徐饶完完全全的是一个练家子,让自己这群只能起到威慑的手下在这种条件下跟徐饶硬拼,完全是送人头的举动,再打下去,只会让更多更多的人进医院,这样毫无意义。

    “全部都给我退下!”康哥踩灭烟头说着。

    剩下七八个也清楚自己只不过是炮灰的汉子们连忙拉着那几个已经失去战斗能力的汉子退了下去。

    场面一时静了下来,东子的表情则是无的平静,太妹看向徐饶的眼神多了几丝的惊艳,却不像是常人那般的震惊,甚至并没有表露出来太多的情绪,或许这个看似常人更加俗不可耐的女人,有着一般常人所无法拥有的强大心理,好似大智若愚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