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五章 凡人(上)
    “我着急用钱,别说这些酸掉牙的话了。”太妹一脸不屑的说着,似乎打心眼里不喜欢嘴说的这一套,这也是她跟这个世界最格格不入的地方,又或者现在的她,即便是脱掉这浮夸的装扮,也完全无法融入到这个世界之,她早已经被这一道道所看不见摸不着的城墙隔出去了那么那么的远。

    所以对于她来说,她是无孤独的,对于太妹来说,最幸运的事情,不是拥有什么样的财富,不是认识到什么样的人,又或者那变的不再颠沛流离的生活,她想要的,唯有是一个能够在茫茫而又孤独的路,遇到一个同她一般孤独无的人。

    徐饶干笑了笑,这难以言喻的话语还没有等他想着怎么说出口,已经被这个女人彻底的打断。

    饭桌的气氛一下子变的不如同刚刚那般的和谐,多了几分沉默,徐饶的脸多了几丝严肃,虽然他不是一个喜欢吃软饭的人,只不过还没有遇到一个能够让他心安理得吃软饭的家伙。

    一阵很尖锐很尖锐的笑声,打破了这难得的尴尬气氛。

    一个顶着黄毛的青年指着小太妹正一阵捧腹大笑,好似看到了什么新玩意一般,笑的是那么的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虽然太妹已经见多了这种场景,但是这个小混混显然做的过火了,一边笑一边摇摇晃晃的走向徐饶三人,脸挂着吊儿郎当的神情,直接拉过一张椅子在桌子的正央坐下,摸着下巴一脸欣赏的看着太妹跟徐饶东子,忍着笑意道:“敢问你们这几位大侠都来自哪里,是不是在拍戏?哪里有摄像头?”

    虽然东子听的一头雾水,但是他是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一看不是正经人的混子,这个一身黑的混子身总充斥着一股明明是一个臭虫,却以一副高人模样故弄姿态的味道。

    徐饶微微攥紧拳头,一言不发,只是转过头,静静的看着这个招摇的混子。

    而起徐饶,太妹的表情要更加平静几分,好似无视着这个盯着自己看的混子。

    “我说大妹妹,你这一身到底来自哪个星球的打扮。”混子慢慢靠近太妹说着,伸出一只手欲要碰碰太妹的鼻钉。

    一只手在空握住了混子那苍白纤细的手腕。

    混子用了用了,没有挣脱开握住他手腕的手,表情立马变成了暴躁的模样,怒视着徐饶说道:“把手给我松开,你算是什么东西。”在混子眼,这个打扮土到家的徐饶,还真不值得他正眼瞧。

    “好好说话,我们不认识你。”徐饶一字一字说着,也许他可以对这个混子选择忍耐,但是他看不得这个混子让那个女人多吃一分气,因为那个女人所经受的异类目光,已经足够多了。

    混子变的呲牙咧嘴起来,一只手慢慢摸向桌下,能够看到混子举动的太妹喊道:“徐饶,小心!”

    但是太妹的声音明显慢了半拍,空酒瓶已经朝徐饶的脑袋砸了下去。

    面对砸下来的酒瓶,徐饶却是一动不动,当混子脸快要出现那得意的笑容的时候,一直在角落的东子不知道何时杀了来,直接掐住了混子握住酒瓶的手,另一只手闪电一般接住掉下的酒瓶,然后这空酒瓶这样在混子的脑袋爆开。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甚至这个混子都没有看到这个孩子的举动,酒瓶已经不留余力的摔在了他的脑袋,等他回过神之际,这个空啤酒已经变成了粉碎。

    太妹愣住,不是因为这个这样昏过去的黄毛,而是刚刚出手完全毒辣的东子,这个看起来唯唯诺诺的孩子,这一出手完全像是那些江湖摸翻滚爬的狠角色,不过徐饶却给予太妹一个没事的眼神。

    周围吃饭的附近的建筑工人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但等到被打的是黄毛后,一个个缩起了脖子,结账走人。

    徐饶当然注意到了这细微的举动,他也很清楚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混子,不敢这个明目张胆的生是非。

    胖老板连忙冲了来,看见被打的是黄毛后,吓的脸都发绿了。

    徐饶松开紧紧握着黄毛的手,这个被打昏死过去的黄毛顺势倒了下去。

    “你们这是做什么,饭钱我不要了,你们快走,这人你们惹不起。”胖老板的额头生起一层汗珠,焦急的对徐饶三人说道,其实他早看惯这个做事不厚道的黄毛,但是碍于这黄毛的老板是这附近有名的开发商,所以胖老板一直敢怒敢言,所以他还是站在徐饶这一边,但是估摸着今天他这个小店是倒霉定了,虽然这仅仅是碎了一个空酒瓶子,但是对老板来说,已经算是发生了天塌下来的事情。

    徐饶起身对着这忍不住浑身颤抖的胖老板说道:“这事跟你没有关系,放心便是,今天还是以后,这店不会出任何事,为了添麻烦了,饭钱我们一分都不会少。”

    胖老板看着说话实诚的徐饶,其实他一点都瞧不起这个看起来无落魄的年轻人,毕竟他也是从这个阶段走过来的,苦口婆心的对徐饶说道:“孩子,这家伙的背景不简单,年轻人不能太过冲动,这事你交给叔,你还是带着这丫头跟孩子走吧。”

    徐饶却是摇了摇头,直接一脚跺在了黄毛的胸口,这一脚的力量显然看起来不轻,这个昏过去的黄毛直接被痛觉所惊醒,醒来后看到高高在看着他的徐饶,直接张口骂,但是一句骂娘还没有说出口,徐饶一脚直接踩在黄毛的手,疼的黄毛直接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

    “还骂不骂?”徐饶冷声说道。

    黄毛摇着头,开始恐惧的看着徐饶,对于此刻的黄毛来说,这个徐饶显然是一个神经病。

    “现在回去给我叫你,我在这里等着你,能叫多少人叫多少人,最好把你老板也喊来。”徐饶很平静很平静的说着,移开了踩着黄毛手的脚。

    黄毛又抱着手一阵痛叫,捂着流血的脑袋起身说道:“好...好...算你有种,你在这里等着。”说完,怕徐饶又给他补刀,连滚带爬的离开。

    胖老板看傻了眼,在他看来,这个年轻人完全是送死。

    此刻小饭店已经走光了客人,虽然谁都愿意看热闹,但是一般人还是能分清什么热闹能看,什么热闹不能看。

    “老板,你不用担心,今天的损失我会全赔给你,只不过为了你的安全,等会还是在厨房躲一会的好。”徐饶安抚着这完全已经失神的胖老板说道。

    胖老板一脸欲哭无泪的说道:“这黄毛虽然只是个小混子,但是背景不简单,他老板是这里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我这个小店也在他们的计划内,但是在北京经营了大半辈子,这小店我说什么都舍不得放,这黄毛最近没少来找麻烦,当你行行好,现在走吧。”

    徐饶听过这胖老板一阵肺腑之言,算是明白了其的道道,却是不以为然的说道:“叔,我没理由在这里等着挨打,再说我也看着不像是一个傻子不是,你做好你这个看客吧。”徐饶其实打心眼里感动,毕竟这个胖老板能够在这个地步还让他跑路,这已经不算是仁至义尽,而是真心为了他好,也是因为这个,徐饶内心更加更加的坚定了,这已经不是几句话能解决的问题。

    胖老板傻傻的看着徐饶,如同看着一尊神明,虽然他自己都打心眼里觉得不切实际,但还是把徐饶当成了自己这已经麻木到一种地步的生活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为他真的已经没有可以退让的余地了。

    最终最终,胖老板还是相信了徐饶所说的,走向了后厨。

    在后厨还苦苦等着一个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年女人,其实这个女人今年才刚刚四十二,但是因为经受了太多柴米油盐的原因,又没有用过任何化妆品,任何保养品的原因,以至于这个女人乍一看是那么那么的苍老。

    这个身高渺小的女人一脸担忧的说道:“老吴,发生什么了。”

    胖老板摇了摇头说道:“你什么都不要管。”

    女人虽然还有很多很多东西要开口,但是看胖老板一脸凝重的表情,还是把全部的话都憋了回去,她相信这个男人,又或者唯有相信这个男人,又也许只有相信这个男人。

    徐饶让东子把桌子都移动墙边,不想因为等会的腥风血雨而彻底毁了这一家小店,而太妹,则一直默默的看着徐饶所做的一切,虽然可以说是徐饶为了她而出手,但是太妹却并没有喜悦的表情,因为她很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一个足以可以毁掉斗升小民麻烦的生活。

    “你确定你不离开?”太妹郑重的问着徐饶说道,虽然他见到了东子的彪悍,但还是不太相信,徐饶这么一个家伙,能够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