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四章 一顿饭
    这一次没有被耳尖的小太妹听见,否则可能真敢生吞活剥了东子,不过倒是徐饶听了一个真切。听着东子这发自内心的声音,徐饶笑的前俯后仰,似乎好久没有这么畅快淋漓的笑过了。

    小太妹直接瞪了眼笑的前俯后仰的徐饶说道:“再笑我走了。”

    徐饶憋住笑说道:“好好好,我不笑了,算我欠你一个大人情,我们是真走投无路了。”徐饶给东子使了一个眼神,东子东子立马会意,连连跟着赔笑,这一对从小兴安岭踏出来的一大一小,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狼狈到不能再狼狈。

    现实跟那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总会形成无鲜明无鲜明的对,如果一切都如同那撰写好的故事一般,生活也失去了那原本该有的味道。

    “姓徐的,两年没见,怎么混成了这一副模样?”小太妹一脸鄙视的看着徐饶,两年前徐饶虽然混的不堪,虽然仅仅只是在夜场之当一个小保安,但怎么说还活的像是一个人样,但是现在看来,估摸着全北京找不到徐饶更惨的人了。

    “一言难尽,现在我们这两张嘴,你要是不管,真暴尸街头了。”徐饶一点都不言重的说着。

    小太妹露出一副更加鄙夷的表情,好似看着两个乞丐一般,甚至连几分怜悯都没有。

    或许这目光对大多来说,无的刺眼,但是对徐饶来说,却让徐饶格外的没有沉重感,因为他已经并不需要来揣摩这些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了。

    东子仍然死死靠在徐饶身旁,刻意跟这个小太妹拉开一段长长的距离,一点也不敢看这个小太妹那一张在浓妆艳抹下很恐怖很恐怖的一张脸。

    “算是我怕了你了,不过这个人情我可记着了。”小太妹长长的呼出口气,脸色变的几分柔和的看着徐饶,让她对这一对难兄难弟视而不见,她还真有几分于心不忍,毕竟当年在谁都对她视而不见的时候,徐饶挺身而出,不管这个活的不堪入目的家伙到底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但是归根结底,徐饶还是站出来了。

    “大恩大德,永世难忘。”徐饶脱口而出的说道,一副恨不得为这个小太妹当马前卒的样子。

    也许,唯有在那个女人面前,徐饶才可能放下一切的变成曾经的徐饶,一个正常的斗升小民,而在郭野跟洪擎苍面前,他必须撑起那一份该有的成熟,该有的沉稳。

    “少来。”小太妹恨恨的说着。

    三人随便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饭馆,在最角落地方坐下,因为第一次经历这些,外加身边有着这么一头母老虎,东子如同惊慌了的小鹿一般坐在一边,动都不敢动弹,让看惯了东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徐饶打心眼里想笑。

    小太妹也算是慷慨,直接让徐饶随便点,徐饶也一点都不客套,直接点了四个菜,要了四大碗米饭。

    肉沫炖粉条,梅菜扣肉,红烧肉,大骨头汤,小饭店也算是实惠,每一样菜的分量都满满,等菜齐,本来饥肠辘辘的东子双眼都看直了,口水都流了下来。

    小太妹扔给东子一张餐纸,对徐饶说道:“还客套什么,吃吧,我不饿。”

    徐饶当即点了点头,对东子使了个眼神,两人抱起一大碗米饭,开始风卷残云起来,这小小的饭桌,直接成了战场一般。

    小太妹刚刚叼一根煊赫门,直接傻眼了,这两个人完全是饿死鬼的饿死鬼,完全不顾仍然形象的开始往嘴里塞各种各样的东西,看着小太妹打心眼里想要甩钱走人,因为附近几桌人都已经看向了他们。

    而这两个把吃饭诠释成战争的家伙,完全不顾周围目光,直接扔下了筷子,用手抓着米往嘴里扔。

    小太妹嘴边的煊赫门掉到了地儿,起身去倒了两大碗水放在两人边,她怕这哥俩真敢噎死在这里。

    一顿饭,彻底刷新了小太妹对于吃的世界观,满满的六大碗米饭,东子硬是吃下了两碗半,而徐饶吃下了三碗半,桌子的菜也剩下寥寥无几。

    一大一小摸着肚子,一脸满足的喘着气,东子大口大口喝着小太妹倒来的水说道:“徐哥,这刀叔做的肥狍子肉还好吃嘞。”

    徐饶笑了笑,摸了摸很容易满足的东子的脑袋。

    小太妹仅仅是在对面看着这一幕,默默点燃一根煊赫门,她不是一个傻到没有心眼的女人,虽然打扮浮夸,但在这种城市生存,谁身没有几个让外人无法理解的故事。

    虽然徐饶这厮看起来到不了大处,但是小太妹很清楚,这个家伙身故事,要大多来来往往衣着亮丽的人们多的多,只不过没有人原因听罢了。

    “认识你这么久,连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徐饶剔着牙,倚在椅子,似乎这个世界没有这么幸福的事情了,在饿到极点的时候饱餐一顿之后的满足感。

    “懒的告诉你,以后你叫我太妹可以。”小太妹说道,很老道的抽着烟,但是牙齿却白的吓人。

    虽然小太妹一副完全不愿意多透露的样子,但是徐饶仍然不死心的问道:“你知道我的名字,你对你一无所知,是不是有点太过不公平了点。”

    “我也仅仅知道你这一号人叫徐饶罢了,说说,这两年你到底干了什么,如果态度还算诚恳的话,我会考虑告诉你我的名字。”小太妹翘起二郎腿,老气横秋的说着,很难想象,这么一个正常到不正常的家伙,会每天顶着这么一身这样的打扮。

    徐饶看了看东子,东子不敢做出任何表情,东子打心眼里明白这一顿饭是眼前这个他最畏惧的女人请的,他哪里敢做出什么多余的表情。

    小太妹看着小心翼翼的东子,这个明白事理过头的孩子逗乐了小太妹。

    “这孩子叫什么?”小太妹打量着东子说着,虽然东子的脸脏兮兮的模样,但是依稀可以看到这个孩子的灵性,这孩子跟徐饶不同,徐饶是彻头彻尾的无药可救。

    “他叫东子。”徐饶拍了拍东子后背说着,给东子使了一个眼神说道:“东子,还不叫姐姐。”

    “姐。”东子小眼彷徨的看着太妹说道。

    “他跟你什么关系,徐饶,你是不是干那一行的?”小太妹对东子挤出一丝还算和善的笑容,却冷眼看着徐饶说道,在她的印象当,徐饶还是真不是什么正派人物。

    “你这样说过分了,东子是我弟弟。”徐饶说道。

    “东子,是不是这回事,如果有什么隐情跟我说。”小太妹审视的看着东子。

    东子的脑袋摇的跟波浪鼓似的,完全是因为畏惧这个小姐姐的原因,但是在小太妹眼,徐饶变的更加更加可疑了。

    徐饶看自己即将要跳进黄河都洗不起,连忙扯开话题说道:“这两年发生了什么,我说出来你估摸着也不会信,反正是这两年过的挺苦对了。”

    小太妹看着徐饶此刻的寒酸模样,撇了撇嘴说道:“这完全能看出来,这两年你出去挖矿了?”

    “要这还惨的多,反正是一言难尽。”徐饶长长叹了一口气说着,小太妹递给徐饶一根烟,徐饶却摇了摇头。

    “早戒了。”徐饶有些慵懒的说道,似乎是特别享受这种时光,虽然他们此刻仍然是这社会最底层最底层的人物,甚至是在这个小饭店吃饭的人,都打心眼里瞧不起他跟小太妹还有东子,但是徐饶并不觉得有什么,这些所谓的烦恼只会无缘无故的消耗他的脑细胞。

    “别装成一副有故事的模样,没有用,在社会这么多年,我没有角色没有见过。”小太妹一脸不屑的说着,似乎打心眼里瞧不起故弄高深的徐饶。

    徐饶尴尬的笑笑,虽然他任何人都恨不得把发生在自己身的东西说出口,但是现在,他很清楚很清楚,任何人都要清楚,那些东西他还不能开口。

    “借给你一千,也只有这么多了。”小太妹扔给徐饶一叠刚刚取出来的红牛,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好似这钱是从天落下来的一般,但是到底会不会是如此,唯有这个女人自己清楚。

    徐饶接过这看起来沉甸甸的钞票,不假思索的说道:“你从哪里搞来的。”

    “老娘熬夜帮别人练游戏赚来的,如果你有点良心,省着点花。”小太妹看着徐饶那完全不在意的模样,咬着牙说道,恨不得现在把钱要回来。

    “等我找到工作,一分都不会少,东子,还不谢谢姐姐。”徐饶一脸认真的说着,他很清楚小太妹这钱一定来的不容易,但是他现在需要这一笔钱养活自己的生活,那不着调的郭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现,要是傻傻等着郭野,徐饶相信即便是等到他跟东子都饿死,都不算出,但是太妹的这一份重重的人情,他是彻底的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