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三章 恐怖的女人
    徐饶清了清有些干涩的嗓子说道:“我是徐饶,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记得我。”

    对面沉寂一会子,只有一种很嘈杂很嘈杂的声音。

    “你等我一会。”女人说道,然后又是一阵刺刺拉拉的声音,终于手机的声音才慢慢平静下来。

    “你打电话作甚?”女人问道,女人的声音并不怎么算好听,有着几分嘶哑的味道。

    “你在哪?”徐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女人的问题,而是这样问道。

    对面的女人犹豫片刻说道:“吧。”

    徐饶感觉一阵的无语,也许这是这两年唯一没有改变的东西。

    “你现在在哪?”女人问道。

    “北京。”徐饶毫无营养的说着。

    “现在出息了?说话都不一样了。”女人冷嘲热讽的说道,对于这两个并没有多少接触的陌路人来说,却能够做到任何还要亲密的人直言不讳,因为他们可能都无的清楚,无论是谁,都无法影响到对方的人生,才敢把那最真实的东西摆出来。

    “我在北京西城区方十街,今天刚刚回来,别说我出息了,现在身没有一分钱,还要养一张嘴,我想借点。”徐饶很实诚的说着。

    对面一阵笑,是一种让人怎么都喜欢不起来的笑声,但是对徐饶来说,却是能够让他听到最没有负担的笑声,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不需要小心翼翼的活了。

    “想不到你离开两年,混到这个地步,真是个傻子。”女人讽刺的说着,完全不打算给予徐饶留任何的颜面。

    这一边的徐饶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事事难预料,倒是你,愿不愿意扶扶贫,以后少不了你的大鱼大肉。”

    “扶贫免了,大鱼大肉也免了,我只能请你吃饭,其余的想都别想。”女人很斤斤计较的说着,似乎忘记了当年徐饶给予她的恩情,又或许对于她来说,一个将死之人的恩情,根本算不什么恩情。

    “好吧,这样,明天早在扑克酒吧门口碰面。”徐饶说着,对面的女人仅仅是应答了一声直接挂掉了电话,看样子是没有跟徐饶继续扯淡的意思。

    徐饶对着手机一阵的伤身,似乎他能够想象到对面那个女人的模样,仍然是那浮夸的打扮,仍然是那个爆炸头,但是不知道为何,徐饶是生不出什么厌恶,因为现在他无论是接触到了什么人物,对于他来说,他跟这个太妹,还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只不过只是肚子之多了几分墨水罢了。

    一夜未眠,也许是再次回到这座城市的忐忑心情,徐饶是睡不下去,最终只有看着日出,等着这刚刚沉睡下去的城市再次被唤醒。

    东子早早的起床,两人有着雷打不动晨跑的习惯,即便是再怎么崭新的环境,规矩是规矩,在东子看来,赵匡乱给他定的这些规矩,他的命还要重要。

    两人这样跑在经过一夜一片狼藉的城市之,唯有几个早起打着哈欠冻的瑟瑟发抖的班族,不知不觉到了扑克酒吧。

    或许是因为这两年什么都没有改变的原因,等徐饶看到这早已经停封了的扑克酒吧,才发现这两年时光所确切留下来的痕迹。

    徐饶不知道为什么这方十街当红的扑克酒吧这样倒戈了,也不知道他不在的时候白九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好,只是跟饥肠辘辘的东子在倒闭的扑克酒吧门口蹲着。

    这无疑是无惨淡的画面,也许谁都以为在小兴安岭吃了两年苦难的徐饶会出来大干一番,但是没想到只是为了一顿饭在门口等了近两个小时。

    “徐哥,我们什么时候吃饭?”东子摸了摸肚子说道。

    徐饶无奈的笑了笑道:“等那个管我们饭的女人。”也许这最狼狈最狼狈的爷俩,才是他们最真实的模样,毕竟这个世界也好,这个时代也好,不会因为自己那一点所谓的挣扎而怜悯任何人。无论谁身所有的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是用自己这双手来抓住的,如果有例外的话,要么他有着好的背景,要么是很幸运。

    东子一脸疑惑的说道:“徐哥,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东子能够明显的注意到徐饶脸那不自然的表情。

    徐饶挠了挠脸颊,打心眼里不好形容那个彪悍的小太妹,但是在这么一座城市,能够让他可以心安理得欠人情的,也唯有那么一个女人。

    “怎么说呢?那个女人是个山里几百斤的大型黑瞎子还要恐怖。”徐饶说着,想着如果那个小太妹听到他现在所说的,会不会直接跟他拼命。

    东子瞪大了眼,似乎想不到这个世界会有这么这么彪悍的女人。

    “东子,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除了那山的大虫,第二个不能惹的,是女人。女人这一种生物,虽然说白了是跟男人小一点的骨架,但是却任何那山猛兽还要恐怖,东子,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需要知道,在你没有足够的本事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跟一个女人可以做朋友的。”徐饶一股脑的说着,虽然这一些完全说不对的,甚至完全可以说是在误导着东子,但是徐饶还是愿意说,至少对现在的徐饶来说,也许这一句话有些太多弊处,但是有着那一分对他来说心有余悸的百弊之一利。

    “女人,真的有这么恐怖吗?”东子小心翼翼的说着,再次看向这来来往往光鲜亮丽的女人的表情都变的不对了起来。

    “有几个强者不是死在女人身?东子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不要试图去接近一个聪明的女人。”徐饶说着,话带着完完全全的酸味,在徐饶那有些畸形的世界观之,女人这一种生物,是永远无法改变的,那倔强的背后,总是藏着一种自以为是的卑微,这才是让徐饶最无法最无法忍受的。

    “徐哥,那么我们接下来要见的女人很聪明吗?”东子问着,似乎总是有着怎么都问不完的问题问向徐饶。

    徐饶打心眼里感觉有些伤神,扶着脑袋说道:“接下里的那个女人,你不要把她当成人看,她也许任何人都还要没有脑袋,但是一定会那些聪明人还要恐怖。”

    东子受教了一般点了点头,虽然徐饶此刻打心眼里不知道到底给东子灌输这些东西,到底算不算是正确的,他只是为了少让身份特殊的东子走一些弯路,但是至于会不会起反效果,还得用时间来说明。

    但归根结底,某些事情不是光凭几句话,几分感悟能够完全体会到的,一定需要把那条路走完,才能够真正明白那几分的心有余悸。

    这个世界,对于一个彻头彻尾的弱者来说,外表光鲜亮丽的女人,是最多余多余的。因为唯有那个时候,那个弱者才会明白自己到底是多么多么的无能。

    一大一小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

    一直等到东子看惯了这来来往往的路人,一辆出租车才停在了这身着原野的两人身前。

    车下来一个一头火红的爆炸头,打着鼻钉,脸一阵浓妆艳抹染着黑唇,一身宽松打扮的小太妹。

    小太妹很潇洒的扔给一直偷瞄她的司机师傅一张钞票,司机师傅吓的连真假都没有辨认,把零钱双手交给小太妹,扬长离开。

    小太妹数都没有数零钱放进了兜里,走路歪歪扭扭的走到了坐在台阶的徐饶跟东子眼前,仰着头俯视着这打扮土到不能再土的两人。

    两个古板到一种境界的平头,都是出自刀叔之手,也是刀叔赠予两人最后也是最不了台面的礼物。身一大一小穿着灰色的老款外套,一条洗的发白的裤子打着不知道多少个补丁,再加两双北京老布鞋,这两个完全可以不用化妆去演苏乞儿的家伙,即便是北京的流浪汉都瞧不起。

    小太妹掐着腰看着自己还要葩的两个家伙,徐饶脸是一副一点都不害臊的笑容,恰不知耻一般,而那个脸脏兮兮的孩子,却像是在看怪物一般看着自己。

    “徐哥,恐怖的女人都一副这样的打扮?”东子在徐饶耳边小声说道,但奈何还是被耳尖的小太妹听到。

    “我说小屁孩,你懂不懂什么是时尚!土包子!”小太妹咄咄逼人的说道,那浓妆艳抹的脸狰狞起来,在东子看来,的的确确要那山里的野猪王一般,又或者要山里的野猪王还要恐怖的多,这还是东子人生之第一次把一种无恐怖的东西烙印在骨子里,是晚做噩梦都能够梦到的那一种。

    一直天不怕地不怕的东子开始打心眼里畏惧那个不像是常人的女人,连连往徐饶的身边靠了靠,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着:“徐哥,这女人,的确要那大黑瞎子还要恐怖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