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九章 傲阳
    而现实,却并不如这些谈论的那般惊心动魄,甚至看不到那个落入湖面的石子,或许是因为这世界这时代实在太过太过庞大的原因,让人一时连回响都听不见。

    三人的踏在漫漫的白雪之,这原本来时无无漫长的路程,不知道为何,在将要离开之际,变的那么那么的短暂,甚至还没等徐饶回几次头,回到了洪擎苍曾经住着的地儿。

    所谓的离别,仿佛是这披凄凉外人下的美好,因为这应证着人又一次一次的成长。

    “这样走了。”洪擎苍望着并没有什么尽头的前路说着,但是这看似模糊无的前程,总得走出一条清晰无的路不是,虽然这一条路并不是如同某些童话故事之那么丰满美好,但是绝对会有那如出一辙的曲折。

    徐饶点了点头,此刻心纵然有着良多的感触,但是徐饶是打心眼里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出口,唯有慢慢揽住身边的东子,只感觉这无瘦弱如同排骨一般的身板似乎在瑟瑟发抖着。

    徐饶低下头,给予东子一个安心下来的神情,东子的脸出现一股很牵强很牵强的笑容,让徐饶的心如同卷成了麻花一般,似乎这一张笑脸,如同一块大石一般,重重的压在徐饶的胸口,让徐饶该笑的时候笑不出口,该哭的时候流不下一滴泪,但是乌云总会有退散的那一天,徐饶无的艰辛着,也许这是这昏暗时代之唯有的光明,但这算不算刺眼的光明,只会把那黑暗凸显的更加更加的黑暗。

    “郭野的意思,让你们先回方十街,他说会联系你。”洪擎苍说道,顺便扔给徐饶一个老款的诺基亚110的手机。

    徐饶接过手机,微微点了点头,再次看向洪擎苍,欲要说些什么,洪擎苍却冲徐饶摇了摇头。

    “洪叔,要不要下一盘?”徐饶说道,他只是想要再跟这个男人再聊几句,又或者跟着一座大山聊几句。

    这一次,从来不拒绝任何棋的棋痴洪擎苍却摇了摇头道:“这一次,免了,留点悬念也不是坏事。”

    徐饶笑了笑,点了点头。

    一辆冲破冰天雪地的牧马人从远方杀了过来,这辆雪地之的怪物这样停在了三人面前。

    第一次见到这彪悍东西的东子看直了眼,打心眼里觉得新,却不像是别的孩子一般摸摸下,而是努力做出一副故若镇定的样子,徐饶知道离别将至,只是再次看了眼洪擎苍说道:“洪叔,你还欠我一盘棋。”

    洪擎苍一阵笑,连忙点了点头道:“小兔崽子,等你混到人模狗样的时候,再来这小兴安岭跟我要这一盘,要是净丢了颜面,我追到地下面,也得好好收拾你一顿。”

    “洪叔,不会的。”徐饶点了点头。

    牧马人的车窗降下来,是一个有些女人味的男人开的车,一辆凶悍无的黑色牧马人,跟这个带着浓浓女人味的男人给人一种强烈到不能再强烈的违和感,像是一个肌肉猛男穿着粉红色的肚兜一般。

    “洪爷好。”男人大大咧咧的说着,只不过声音有些尖锐,恰好跟他那精致的外表正正。

    洪擎苍微微点了点头,对这个男人说道:“这位小兄弟叫徐饶,把他捎去北京随便找一地儿放下可以,还有这个孩子,一路给我伺候好了,要是怠慢了,下一次我见到你提起打。”

    洪擎苍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甚至徐饶都觉得有些过火了,连忙打着圆场说道:“洪叔,我跟东子小兴安岭的露天床都睡惯了,是个地儿成,还得多麻烦这位兄弟了。”

    男人看了眼徐饶,这一次表情多了几分和色,不像是来时那般敌意的看着徐饶,但是看徐饶能够风轻云淡的叫洪擎苍一声洪叔,这着实是让这个男人不敢怠慢徐饶的事情,虽然他怎么看都看不出这个如同野人一般的家伙有什么蹊跷之处。

    “洪爷,我办事你还不放心,算是搭命,我也得把人给您送到。”男人再次看向洪擎苍,只不过这一次那高傲的脸多了几丝嬉皮笑脸在其,也带着几分崇拜。

    “张傲阳,少给我来这么一套,事先给老子办漂亮了再说。”洪擎苍瞪了一眼这名为张傲阳的青年。

    张傲阳显然是很清楚洪擎苍的脾气,立马成了缩头乌龟,恭恭敬敬的下车给徐饶跟东子打开车门,还顺带捎了徐饶跟东子的行李,这剧烈的反差让徐饶有点不适应,倒是看着东子一愣一愣的,看惯了山畜生的东子打心眼看不透这脸一会昏一会暗的家伙。

    “洪叔,我们此别过了。”徐饶回过头说着,他知道这一走,又是多么个年头。

    “后会有期,如果在外面有难,到了不得不的地步,大可以提我名号,虽然我还到不了整个华北通吃的地步,但是东北三省,还得给我几分薄面。”洪擎苍说着,这一句话,显然是说给有心人听的。

    吊儿郎当的张傲阳愣了愣,不得不再次审视起这个年轻人,本来让他专程来送这么一个家伙,张傲阳还有几分怨言,但是等听到洪擎苍这一席话后,张傲阳是着实的对这个名为徐饶的年轻人来了兴趣,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退隐了这么多年的洪擎苍有这个觉悟。

    “洪叔,不用你说,我也会的。”徐饶笑着,爬这高高的牧马人,车的暖流迎面吹来,反而让徐饶有几分的不适应。

    也许受够了这小兴安岭刺骨的寒,好不容易感受一次温暖,都变成了最多余最不搭的事情。

    东子煞有其事的跟洪擎苍做了个江湖人士告别的动作,然后跟着徐饶钻进了牧马人,了车看到这豪华无的装饰,东子瞪大了眼睛,这辈子他也没有瞧见过这种怪物。

    徐饶只是在一旁轻笑的说道:“现在别把下巴惊掉了,到了北京再惊掉下巴也不迟。”

    东子连忙闭了嘴,傻傻的笑着,小脸怪满了期待。

    “洪爷,不打算一起走?”张傲阳关车门,对洪擎苍说道。

    洪擎苍摇了摇头。

    “好,那我先行一步了,送他们回北京后再来聚聚。”张傲阳很明白洪擎苍的倔强程度,也不在这个问题墨迹下去。

    “这个免了,还是多关心关心你家子那点事吧,要不是我怕生什么事非,我也不会让你来。”洪擎苍摆了摆手说道,直截了当的拒绝。

    张傲阳一副受挫了的表情,委屈的说道:“洪爷,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值得你这么心。”

    洪擎苍的表情渐渐冰凉起来,张傲阳立马明白自己是问错问题了。

    “这家伙叫徐饶,这名字你给我记着,你能不能搭他这一条线,看你造化了,我只能说到这儿,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改不掉狗眼看人低的毛病,要记住,谁头都是一个脑袋,谁也都不是大罗神仙。”洪擎苍冷声说道,气势十足。

    张傲阳的表情僵硬无,他想不到因为这一个问题,洪擎苍会有这般的反应,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是是是是,洪爷你批评的对,不该说的我不说,你也知道我,是说话直,你说我能瞧不起他?我还会大老远跑过来吗?”

    “少给我来这套,给你老爷子用或许用,对我来说没意思,人你给我伺候好,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不该做的别说,我只要你安全送往北京,然后没有你的事了。”洪擎苍摆了摆手,看张傲阳的眼神仍然是那般的冰冷。

    “得令,我那先行一步了。”张傲阳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着。

    洪擎苍摆了摆手。

    牧马人这样扬长而去,洪擎苍仍然留在原地,良久。

    第一次真正意义体会坐车的东子一副惶恐的模样,一只手紧紧攥着徐饶的衣角,生怕这个大怪物突然翻过去,这开车的张傲阳显然是一副不要命的开法,这开车的模样,着实要爷们更爷们,但是外表怎么看给人一种浓浓的女人味,这让在一旁看着的徐饶很是纠结。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张傲阳,刚刚的事我也不解释什么,我这一脾气。”一边开车的张傲阳回过头说道。

    徐饶看着这一张无精致的面孔,却说着无爷们的话,一阵觉得想笑,但还是一脸平静的说道:“我叫徐饶,这孩子叫东子。”

    张傲阳看了看这惶恐无的孩子,做了个鬼脸,然后继续开车。

    车陷入了沉默。

    慢慢适应了坐车感觉的东子也不像是刚刚那般的拘谨,碰碰这个,摸摸那个,透过后视镜可以看到一举一动的张傲阳似乎有点受不了东子的举动,警告道:“小兔崽子,坐老实点。”

    东子还真坐老实了,连徐饶都啧啧称,以东子的性格,应该直接开干才对,怎么这一次这么老实,徐饶大体定为东子第一次见到这么一个外人的原因。

    过了一会,东子突然开口说道:“你到底是姐姐,还是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