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八章 旧事(下)
    郭野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些什么,或许仅仅凭一个眼神来说,已经足够足够了。

    “还有没有要问的,一起问了吧。”郭野似乎不愿意在这个问题继续执着下去。

    “徐饶,到底是谁?”赵匡乱一只手扶着木桩起身,这样颤颤巍巍的看着郭野,似乎极力想要读懂这个男人的心,而等他看到郭野那波澜不惊的脸后,才发现一无所获。

    这一次,郭野沉默了,回头看了眼同样期待着他的答案的刀叔,却摇了摇头说道:“这我不能说,当成是我最后一个秘密了吧。”

    “这是我最后一个问题,你务必要回答我!”赵匡乱无激动的说着,甚至是说到最后,变的语无伦次起来。

    郭野死死盯着现在的赵匡乱,慢慢攥紧了拳头,又默默的松开,长长呼出一口气说道:“为什么你会有这一份执着,赵匡乱,要可知道,他仅仅是一个跟你一样的孩子,这些世世代代的恩怨,即便是你把那尉迟老人给挖出来,估摸着都说不清楚,所以你让我这个凡夫俗子怎么说?”

    赵匡乱依靠着木桩,慢慢的坐下,也许他终于听到了一个答案,但却是一个让他心情怎么都平静不下来的答案,他突然后悔起来,也许徐饶或许是最不该最不该走这一条路的人。

    “从赵无味到尉迟老人,从尉迟老人到死在燕子台的刘剪刀,从刘剪刀到五岳台里的赵惊雷,然后从赵惊雷到你,这记不清多少代的恩恩怨怨,是真正因为那时代之的东西?赵匡乱作为一个明白人,我觉得你最好老老实实的死在这落雁山,省的给这个时代添麻烦,你这个老人是阻止不了这个时代向前的。”郭野似乎已经看透了赵匡乱心的想法,他知道这个还算是一个年轻人的男人的一切,却也仅仅只是默默的看着关于这个年轻人身悲剧的发生,他真的是无药可救了吗?连郭野本人都可是质疑起来。

    赵匡乱似乎终于放弃了挣扎,也许他已经再也无法改变任何东西了,属于他的那个登摩时代,已经随着这滚滚黄沙,过去了,永远都不可能复返,而又有几人能够记得那个关于他与他们的登摩时代呢?

    “刚刚我所说的,仅仅是这整个时代恩恩怨怨的一部分罢了,还有更多更多的恩怨已经埋入了土,而且即将要发生新的恩怨,赵匡乱你需要面对这个不争的现实,能够留下这个让有心人还能够记住的名字,对你来说,已经算是天大的幸运了,其他的,你还是别奢望的好。”郭野拍了拍赵匡乱的肩膀,突然觉得自己眼前的家伙,到底是多么多么的可悲,似乎把一盘棋下完后,才发现真正下棋的人并不是他本人,但等到他本人真正醒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赵匡乱笑了,笑的是那么那么的惨淡,回想起自己这颠沛流离的一生,尽管到了最后的最后,仍然是这么的折磨人心,谁也不知道,包括他自己本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经受这种折磨。

    “孩子,我要走了。”郭野说着,然后起身长长呼出一口气说道:“起你,我现在是想死,都没有办法死,这个世界富的总有更富的,惨的总有更惨的,安度你这个晚年吧。”

    赵匡乱仍然是不为所动的笑着。

    郭野略显失望的叹了口气,也许是他真的太过苛刻了,他总希望能够在这个对于两个时代无特殊的人身,看到太多太多迹,但是迹并不是商店之的促销品,永远都不会是。

    郭野转过身,看了眼于心不忍的刀叔,纵然他知道这万千的故事,但最终的最终,全部变成了一口气,重重的呼了出来,猛然停止他那弯曲了许久许久的腰杆。

    “又要去哪?”在郭野跟刀叔擦肩而过的时候,刀叔突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不过该去还一个最重最重的人情了。”郭野摇了摇头说道,起赵匡乱,似乎他还要更加的迷茫。

    “还完之后呢?”刀叔不假思索的说道。

    “也许剩下的,只有死了吧。”郭野如同赵匡乱一般惨淡的笑了,谁又能够想到,这些小小的人身,承载着太多太多,多到数不胜数的故事。

    在郭野即将要离开之际,赵匡乱叫住了郭野说道:“如果可以,如果可能,你能够再次碰见赵惊雷,告诉他,他身所背负着的债,我会让他全部偿还,他欠赵家的,欠我姐的,欠那个女人的,我要让他数十倍的奉还!”

    这近似乎咆哮的声音响彻整个小兴安岭的山林,显的有些恐怖,似乎那大虫在落雁山之的怒吼一般。

    郭野微眯起眼,这样看着赵匡乱,这个说不定都不能熬过去这个冬天的家伙,说出这么一席话,完全是疯子之的疯子的发言,一个苟延残喘的孤狼,到底要拿什么跟赵惊雷那一头老虎斗?这显然是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考虑的问题,因为毫无意义可言。

    但是一个正常人会对那世界之的时代,那时代之的世界所发起挑战吗?不会!永远不会!

    “好,好,好,赵匡乱,这一席话我一定会原封不动的传给赵惊雷,那个老赵家,那个赵无味所支撑起来的老赵家,那个给我身留下最多最多伤疤的老赵家,还有人能够挑这个大梁,赵匡乱你是赵家的种,等你亲手做掉赵惊雷的那一天,我会告诉你一切,当时候你所面对的可不是一个局浦的问题了。”郭野连连说了三个好字,如同饮下了一斤烈酒一般的痛快,大步离开,消失于这有着太多太多故事的落雁山。

    人走茶凉以后,一切的一切都平静了。

    “刀叔,扶我一把。”几乎快要做到地的赵匡乱呲牙咧嘴的说着,由此可以看出赵匡乱的痛快,此刻再看看这样的赵匡乱,这完全让人无法跟那个大名鼎鼎的赵惊雷做对。

    刀叔连忙扶起赵匡乱,看着虚弱到极点的赵匡乱说道:“已经足够了,已经足够了。”

    赵匡乱却无倔强的摇了摇头。

    “你觉得你能面对那个赵惊雷?”刀叔忍不住问道,任谁看这都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赵匡乱笑了,大笑着,笑的是那么那么的癫狂。

    “怎么可能,我怎么能够赢得那个赵惊雷啊!”赵匡乱一边大笑一边说着,似乎这是这一天唯一唯一一句真心话,也是掏心窝子的实话。

    本来一脸严肃的刀叔突然笑了,跟赵匡乱笑的如出一辙,笑弯了腰,甚至有些扶不住赵匡乱,这样,在这深山老林,这几乎不知道多少辈子没有人踏足过的地儿,两个男人,一老一小,笑的是那么那么的癫狂。

    这无诡异无诡异的画面,虽然带着一股浓浓额黑色幽默,但是这黑色幽默的背后,似乎是带着浓浓的凄凉。

    也许这样尽情的笑吧,也永远不会再有人再一次踏足这里了。

    “乱子,你做不到的,让叔来,赵惊雷我替你杀。”大笑过后刀叔这这样无风轻云淡的说着,好像在说着什么家常便饭一般。

    赵匡乱仍然在笑着,不过却是在摇着头,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刀叔,这些事情,必须由我来做,有些事情由我而生,得由我而灭,虽然大多事情我已经还没有来得及做那样结束了,但是这一次,是到了我的终点了。”

    刀叔停住了笑容,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笑出了眼泪,这样看着静静的看着赵匡乱,这个仍然笑着的家伙,突然觉得,也许在不知不觉之,赵匡乱早已经高于了他的境界,他已经从曾经默默的守候在赵匡乱身后,到了不得不站在赵匡乱的身后了。

    一场大戏这样在癫狂的大笑之落幕。

    但是这似乎又是另外一场大戏的开始。

    落雁山下,郭野停住脚,也许是了烟瘾,摸了摸兜,却发现空空如也,咬着的牙骂了几句娘,想着在这种鬼地方,是搞不到烟了。

    也许是习惯性,郭野回头看向那渐渐快要消失于视野的落雁山,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好似听到了那两个癫狂的笑声,也许是这一种叫做迹的东西,郭野也跟着笑了起来。

    郭野做了一个抽空气的动作,好似那山的两人一般抽象跟讽刺,大口大口抽着这空气烟,呼出那长长的二手烟,郭野大吼一声。

    但这已经完全人迹罕至的地方,没有任何回应,甚至是连回声都没有,这一切都是那么那么的孤独,好似没有人来过这里一般,但是这里,真的没有人来过?

    一切正好,水到渠成。

    郭野再次长长呼出一口气。

    时代与时代碰撞有了故事。

    故事与故事碰撞有了恩怨。

    恩怨与恩怨碰撞有了江湖。

    而江湖背后,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