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六章 两个时代(下)
    寒暄过后,尽管是最后的最后点燃了所谓的希望,但是总得有一盏灯会灭下去。

    终究要离开,人的成长,似乎是这样一个又一个离别的脱变,那时或许不会有什么哭哭啼啼,但是注定会有千万情绪,总有人能够把那千万情绪熬成一股力量。

    背行囊,徐饶看了眼突然一言不发的东子,东子的行李,仅仅只是一个蛇皮袋,别无其他。

    徐饶摸了摸东子的脑袋,轻轻说道:“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东子难道最后,我们还要让赵哥失望?至少让赵哥知道,那个在河水打猛子的孩子,终于长大了。”

    东子抬起头,眼鼓着泪水,却使劲点了点头,随着徐饶走出这熟悉的房间。

    “不要担心什么,这个世界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可怕,至少是对你而言。”徐饶平静的说着,尽管他最没有资格说出这句话,终归他只是一个被这个世界玩弄的没有了活下去动力的懦夫罢了,但是这些话他还是要开口,因为走出了这小兴安岭,除了他,东子是真的一无所有了。

    而他,又何尝不是呢。

    “徐哥,其实我什么都不怕,村子里的势利眼没都瞧不起乱子哥,我怕乱子哥少了一个说话寂寞了,我怕刀叔手痒痒的时候没有人撒气了。”说出这一席话的时候,东子已经带了哭腔,但是愣是没有掉下来一滴眼泪。

    徐饶此刻心有种刀绞的感觉,却仅仅是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把抱住完全可以说的瘦弱的东子说道:“东子,你是赵哥跟刀叔的骄傲,他们都割舍了,如果你还娘娘们们的,你说赵哥跟刀叔会怎么看你?”

    趴在徐饶肩膀的东子仅仅是颤抖着,也许是哭了,也许这是这个无坚不摧百毒不侵的孩子唯一的软弱之处,也一切的一切对东子来说,都太过太过的残酷了,东子仅仅只是一个孩子,但是徐饶很清楚,总有一天,东子会庆幸自己所肩负的一切,他算是有几分明白了这所谓的得到跟失去。

    “走吧。”徐饶拍了拍东子的后背,然后故作坚强的最后扫了一眼这简简单单的房间,大步走了出去,东子死死睁着眼,极其倔强的跟在徐饶的身后。

    屋外,是洪擎苍,还有脸色苍白无的赵匡乱。

    “到时候了。”洪擎苍对赵匡乱说道。

    赵匡乱微微点了点头,不让洪擎苍搀扶着自己,一步步走向徐饶,徐饶连忙迎去,刚打算扶住看起来极其虚弱的赵匡乱,赵匡乱却摇了摇头。

    “最好永远不要回到这儿,既然从这里走出去了,有一副该有的样子,我不希望你丢了人。”赵匡乱慢慢的说道。

    徐饶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或许他更倾向于赵匡乱的后半句,前半句也许他真的做不到,他怎么能够忘掉这小兴安岭,怎么能够忘掉洪擎苍跟赵匡乱还有刀叔给予他的恩情,还有这一座又一座大山。

    两人这样对视着,而在远处看着的洪擎苍,突然有一种错觉,好似两个时代在*裸摆在他面前一般,一个时代以逝,一个时代将起。

    这到底是冥冥之的造化,还是一种继承,洪擎苍打心眼里揣摩不透。

    “赵哥,不管如何,我回回来,希望你能够撑到我回来的那一天,只希望那一天,无论我混成什么模样,你别埋怨我这个不争气的后背。”徐饶说着,也许他明白了些什么,但是却没有机会开口,要离开了。

    “我等着那一天。”赵匡乱默默的说着,声音无的微小,也不知道赵匡乱跟东子,到底有没有听到,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赵匡乱开口说道:“如果你遇到一个名为恭三儿的家伙,告诉他你是我的徒弟。”

    徐饶点了点头,大风吹过,放佛这是给予徐饶最后的送别。

    “东子,以后好好跟着徐饶,要记住,走出了这小兴安岭,谁都有可能害你,但是唯独徐饶不会,要是你敢偷跑回来,我打断你的腿,让你这辈子都踏不出去。”赵匡乱狠声说着,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

    “我知道了,乱子哥。”东子小声嘀咕着,其实在东子心真情愿被打断腿,也要留在这里,但是他不敢说,他怕伤了赵匡乱的心。

    “好,好,这样吧,无需多言。”赵匡乱颤抖的摆了摆手,也许他真的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说,但是这样戛然而止了,似乎是在给自己在留一个最后的念想。

    徐饶放下蛇皮袋,连随着东子,磕了四个头。

    “记住走出去后,以后的路无论怎么走,我都一直看着。”

    这是赵匡乱留下的最后一句。

    三人踏出了这院子,赵匡乱在寒风之,靠着那木桩伫立着,一直等着三个身影完全消失于视野,也没有离开。

    “洪叔,那家伙怎么没跟我们一起走?”徐饶问道。

    “他有些事要留在这里处理处理,他让你先回方十街,等他回去。”洪擎苍回头看了一眼那渐渐消逝的院子说道,他们特意绕开了那青龙村,是东子的意思,因为东子怕看到那熟悉的东西,再也离不开了。

    “真是个大忙人。”徐饶喃喃着,想着这个无良大叔,似乎每一时每一刻,都有事情做。

    洪擎苍笑着,似乎是被徐饶的话逗乐了,连连点头说道:“有些人是忙着生,而那个家伙,是在忙着死。”

    徐饶微微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懂洪擎苍话的含义。

    突然,跟在最后的东子停住了脚,这样蹲下,哽咽着,这个一直坚强,一直坚强,在离别都没有流下眼泪的孩子哭了,哭的一个撕心裂肺。

    徐饶站在原地,并没有安慰东子,他很清楚,东子现在需要的,只是这样待一会,不要小瞧这个被生活摧残的不成模样的小野狗的恢复能力。

    而洪擎苍,只是一脸复杂的站着,同样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另一边,渐渐飘起大雪的深山,似乎在这种天气敢山的,唯有疯子才会有这种作为。

    刀叔领头,郭野跟在最后,这两个完全赤手空拳的男人这样爬了这一座最凶险的大山。

    一片白茫茫之,两人这样相继无语的前行着,每一步都不带停歇。

    一直来到那仍然没有被大雪所掩盖的石壁之下,两人才停住脚。

    “过去看看?”刀叔对郭野说道。

    郭野打着身飘散的雪花,摇了摇头。

    “都走到这里了,也不知道你这辈子还能不能来到这鬼地方,真不打算过去看一眼?”刀叔问着郭野,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值得遗憾的事情,人生这东西,无论好与坏,只要牵扯进来了最后一次,都是格外重要的事情,毕竟再怎么样的人物,也唯有这一生,这是这个世界最公平最公平又是最不公平最不公平的地方。

    因为对于大多人来说,一生怎么够。

    不是用来消遣,而是用来奋斗攀爬,即便是给一个有点毅力的斗升小民五百年,又有谁敢保证这个斗升小民能有一番的作为?

    郭野再次摇了摇头,表情是那么那么的坚定,也许会有那么几分迟疑,但是隐藏的无的完美无瑕。

    “这不必了,尉迟老爷子生前瞧不起我这一条为了局浦跑前跑后的野狗,我不想扰了他死后的清静。”郭野无自嘲的说着,这个看似活的无混混僵僵的人,其实任何人都活的要明白,只不过这个说不大智若愚的家伙,真的大智若愚了。

    “其实尉迟老爷子挺欣赏你的,还说你是继刘剪刀以后,唯一能够到达登峰造极的人物,只是你走错了路。”刀叔说着,其实这点不为人道的事情,也唯有他这个不算是外人的外人知道,只不过这最震撼人心的故事,这样埋入了土,想想,连最无欲无求的刀叔,都打心眼里为这些埋入土的尸骨们觉得不值。

    郭野却是一阵笑,不像是在怀疑刀叔所说的真实性,但是仍然笑的是那么那么的浮夸。

    “谁能说明白这条路算是对的,还是错的,如果我没有走这一条路的话,可能现在早已经入土为安了。”郭野边笑边说着。

    “但你真的确定这是一条对的路?”刀叔一针见血的问道。

    这一次,郭野不笑了,只是远远看着那个雪地之的小土堆,神情是那样的那样的百感交集。

    “我参悟不透啊,这些老东西倒好,大闹一通,这样入了土,一个个神圣到不能再神圣,虽然最后落得一个死于无名,但是终究还是留下一段佳话,我倒好,我都不知道我会死在那个小旮旯里,人不人鬼不鬼的,谁能记得我这条野狗。”郭野有感而发的说着,算的深恶痛疾。

    刀叔看着郭野的模样,笑的是格外的明朗,完完全全的幸灾乐祸,谁也想不到想当年的郭野枪,会在尉迟老人的坟包前说出这一席话说,不得不说这是时代的魅力,总是演着这些如同天书一般的故事。

    “郭野枪,你知不知道,对于大多人来说,又或者全部人来说,你早已经死在瑞拉姆斯。”刀叔指着这条叫做郭野枪的野狗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