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三章 最后一局
    棋盘上,又是一场厮杀,或许是因为摸清了双方的套路,这一次一开始都各有保留,步步为营。

    但是这看似平静的棋盘之上,唯有刀叔能够看到其中的杀机,如果赵匡乱跟徐饶无论是谁稍稍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就会出现一场厮杀,又或者是恶战。

    东子仍然聚精会神的看着,虽然对象棋仍然是一无所知,但是他很清楚这一盘对徐饶的重要性,又或者对赵匡乱的重要性,这是一个寻常的孩子所不具备的心智跟耐性,毕竟要一个孩子就这样干站上几个小时仅仅是为了看这枯燥无比一盘棋,是一件很天方夜谭的事情。

    这一次,徐饶并没有前两盘那般表情沉重,像是释然了几分一般,如果前两盘是生与死的厮杀的话,那么这么一盘,则是真正的下一盘棋,完全是为了体会这一份关于象棋的乐趣。

    赵匡乱当然注意到了无比轻松的徐饶,微笑道:“就不想赢了这一盘?”

    徐饶却突然咧开嘴猛的一笑说道:“能够赢您一盘,我已经很有成就感了。”

    “真是个傻子。”赵匡乱笑骂道,也许是因为没有志气的徐饶,也许是因为徐饶就这样轻易的把自己仅有的那一点心思说出来了。

    “其实做个傻子也不错,但是不是真傻那种,有些事何必刻意点透呢?”徐饶挠了挠脑袋说着,其实他曾经的生活就是如此,明明知道一些人不是好人,却仍然可以做到对他们掏心掏肺,又或者明明知道这是一场局,但是仍然会义无反顾的跳下去,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是个傻子,一个虽然做不到大智若愚,却能够对自己大智若愚的傻子。

    赵匡乱微微点了点头,没有着急走出这么一步,而是手中把玩着一颗棋子说道:“真正的强者,是明明知道了这生活所谓的真正面目,却仍然能够做到热爱生活的人。”

    “我可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强者,我宁愿相信自己是个懦夫,前半生我对任何事情都无能无力,其实想想,现在也是如此。”徐饶脱口而出的说道,这是一句代入感很强的话,也是徐饶现在唯一的自知之明,虽然这两年经历了经历这么多,也许可以说他的确强悍了,但是要跟曾经的自己做对比的话,徐饶并不觉得有多么大的区别,也没有那一种真一句自己可以握着半个天下的自信感。

    如果说他唯一丢失掉的东西会是什么,那就是那一腔永远不会死灰复燃的血。

    “那就试着做一个强者,虽然这个时代黑暗无比,但归根结底,一个人总得试着用各种途径往上爬,即便是不为了自己,也得为了自己的后代想想,即便是空无一人,那么也得为后辈想想,这所谓的时代不停转动的齿轮啊,总得有那么一天,有人会让这齿轮彻底的停下,或许距离出现那个人,还要很遥远很遥远的时间,但至少得做一些让那一天拉近一分一毫的事情不是。”赵匡乱终于走出这一步,这一步过后,这一盘棋,被彻底的点燃。

    徐饶微眯起眼,不紧不慢的移动了一步自己的卒子,大战一触即发,嘴里却喃喃道:“琢磨不懂这些,这个时代啊,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啊,那时代的东西啊,虽然每天都在琢磨,但打心眼琢磨不明白,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出来。”

    “总会懂得的那一天,希望那一天,你还能记得小兴安岭青龙村有我赵匡乱这么一号人物。”赵匡乱微笑道,虽然声音无比的和善,不过却是走出了一步杀棋,一步让徐饶不得不战的杀棋。

    “不会的,永远不会的,郭野,洪叔,还有赵哥您,给了郭野给了我一条命,洪叔告诉我到底该怎么活,而赵哥您,给了我这一个世界跟时代,我怎么能够忘记。”徐饶说着,感触良多,也正是因为这三个男人,彻底让他的一生改变了。

    赵匡乱仍然是笑着,也许是因为现在的徐饶变化太大了,以至于让他忘了曾经徐饶的模样,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徐饶面对赵匡乱这一步杀棋,表情仍然是那样的平静,甚至是手心都没有出汗,沉着的走出一步稳健,这一盘棋,也许对赵匡乱来说到了硬碰硬的时候,但是他现在还不能拼,徐饶难得的沉稳一次。

    赵匡乱暗暗点了点头,似乎是很赞赏徐饶这进退的一步,他何尝看不出徐饶到底在打着什么样的心思,再次往前冲了上去,这一步又是把徐饶逼上一个死角。

    徐饶这一次表情凝重起来,不由有些习惯的再次握住一颗棋子,如今已经到了不得不战的时候。

    赵匡乱也不着急催徐饶,而是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如果让你做那个停止这个时代齿轮的人,你愿意做那个人吗?”

    徐饶停下看这一盘棋,而是看着一脸认真的赵匡乱,他很清楚这一句看似极其不经意的话,才是赵匡乱真正想要问他的,但是对此刻的徐饶来说,即便是想破半边天,估摸着他也琢磨不明白,这个人到底代表着什么意义,但是他又很清楚,赵匡乱需要一个答案,一个他不得不给的答案。

    “赵哥,你说这大山选择了我,那头大虫选择了我,是不是就是想让我做那个人?”徐饶有些模糊不清的说道,转头看向那座大山,似乎感觉跟洪擎苍所待的地方看起来有些似曾相识,如同相同的光景,也许是因为洪擎苍跟赵匡乱同样有着沉甸甸故事的原因。

    也许是知道自己即将要离别的原因,又或者是触景生情,徐饶总感觉这一座大山此刻看起来是那么那么的有威严,甚至在徐饶的心中变的神圣起来。

    “也许是吧,总得需要出来一个人继承这不堪的一切。”赵匡乱这一句已经说的再不过明显,不光光是他需要这么一个人,而是这个时代需要这样一个人。

    刀叔在一旁看似无关紧要的表情也变的凝重起来,就这样看着徐饶,似乎在心中也期待着徐饶到底会给予他一个怎样的答案。

    徐饶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这棋盘,他明白了一些什么,吐出这么一口气问道:“如果我不是这个人的话,你是不是不会把御虎跟醉三手传给我?”

    这是一个有些刺耳的问题,又是一个徐饶经过深思熟虑所道出来的问题。

    赵匡乱直接点了点头。

    “说我愿意当这个人是假的,我仅仅只是一个斗升小民,并没有那些电影之中的人物那么的神圣,我有着私欲,有着**,更懂得利与弊,但是赵哥,如果这个人,需要我来做的话,我会做,没有任何怨言,记得刚入这山的时候你告诉我,你信命又逆反着命,到了最后才发现这都是命,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把这些话听到心坎里去,但是现在要我说的话,其实我也信命,既然郭野能够把我从那湖中捞出来,就代表我徐饶,已经不能够像是曾经那个蹲在墙角的懦夫一样活着了。”徐饶说着,也是他掏心窝子的实诚话,其实他觉得在这里说出怎样的豪言壮志都是那么的不切合实际,即便是他完全答应了下来,即便是把话说的跟花儿一样好听,不是他没有那个本事,只是觉得在这一座大山之前,这些话他打心眼里说不出口。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赵匡乱问道,脸上的表情让徐饶看不懂,这到底是喜,还是悲。

    不过即便是如此,徐饶还是坚信不疑的点了点头,这是他现在所能够做的,最多最多了,多一分都没有了。

    赵匡乱突然笑了,似是终于释然了,默默开口说道:“那么接下来,一切都交给你了。”

    这一次,徐饶没有任何犹豫,点了点头,如果这就是需要他所扛起的东西的话,那么就让这一切来吧,尽管这可能会是比苦红,比这小兴安岭冰水更加折磨的事情,但是如果需要他扛起,他到底有什么理由不扛起来呢?

    下一步,徐饶走出,这是同样是一步杀棋,剑指偏锋一般,似乎在告诉着这一场大战,他没有丝毫的畏惧。

    赵匡乱微笑,也走出下一步,一个卒子冲锋陷阵。

    一场大战,开始了。

    就在这一场大战进行之中,两个男人出现在了院子之中,刀叔微微点了点头,但是下的实在太过着迷的赵匡乱跟徐饶,显然是忽视了这两个看客,乃至是东子,都没有注意到了这悄然出现的两人。

    冥冥之中,一切都成了注定。

    似乎从这个时代刚刚开始之际,就注定了在这个青龙村的小院子之中,会出现这么几个人,三个怀揣着半个时代的强者,一个见证了一个时代兴旺的见证者,还有着一个继承了其意志的年轻人,最后的最后,是一个对此都一无所知的孩子。

    似乎生活这一张网,会把所有的匪夷所思的故事编凑在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