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二章 见证者
    平局?

    徐饶死死看着这一盘棋,也许在理智这一边,他会义无反顾选择这个,但是此刻,他虽然知道眼前这一步,只要稍微动一动脚就能踏过去,却怎么都无法做到,就好似自己的步子有着一千斤一万斤重一般。

    “平局还是继续下下去?”赵匡乱再次问道,声音极其的缓慢,每一字都咬的格外的清晰,格外的沉重。

    徐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继续。”或许这是一个会让他后悔的答案,尽管他明明知道会是如此,但仍然是这样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而此刻,这已经不是平局不平局的问题,而是面对这么一个转折点,他到底该如何释怀的问题,是继续往前,还是缩在角落享受这极其抽象的宁静。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赵匡乱饶有兴趣的看着徐饶,这个满头大汗的年轻人,似乎是下了莫大莫大的决心,才做出这个决定。

    徐饶再次点了点头,走出那么一步,是一个勇往直前根本没有后退路的卒子。

    赵匡乱暗暗点了点头,似乎他得到了一个答案,他所要的,不是什么完美到没有任何弱点的年轻人,那样的话根本就不算是一个人,仅仅只是一个机械罢了,他所要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存在的人,这个人永远不会完全听命与谁,信仰着一个在外人看来或许不一定是对的精神,然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撼动一分一毫的信仰。

    也就是这样的人,不算完美却是无解可击,也只有这类人,才有机会踏上了那个时代之上的时间,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肩负起一个时代,承受起一个时代所有的悲哀与愁。

    棋局发生了改变,放佛这浓浓的黑暗被划出了一道线,然后就有了所谓的光芒一般,虽然这光芒不能够照亮所有的黑暗,但至少至少照亮了随着这黑暗前行的人们。

    混沌之中,总得有人出来组织一个崭新的秩序,也总得有人在这崭新的秩序下生活。

    这一次,徐饶终于得到了这两年他如愿以偿的胜利,这一盘,他赢了,这虽然是他第一次赢,但是这绝对不会是他最后一次,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众人松了一口气,这一盘更加压抑的棋局终于结束。

    一胜一负,终于到第三局,也不知道这是老天所安排的悬念,还是赵匡乱所安排的悬念。

    徐饶摩拳擦掌一阵子,再次重振旗鼓。

    败者赵匡乱却一脸的似笑非笑,也许在这里他输了这一盘棋,但是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最后一句。”徐饶暗暗说着,似乎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这一次,他要赢。

    赵匡乱点了点头,再次摆好棋子,这一次他再次持黑棋,而徐饶持红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也许,又或者这不是最激烈的战役,但绝对会是在这个时代烙下痕迹的战役,因为在这一战过后,徐饶就将彻底离开这里,一个猛子扎进这由无数个世界所编织出来的网。

    大山之下的青龙村,青龙村之下的上山路。

    两个风尘仆仆的旅客,或许自从一年前徐饶来此,这还是第一次有外来人踏足到这一滩温水之中。

    郭野眺望着这个完全不知道这世间炎凉却无比炎凉的村子,嘴里念念有词的说道:“多少年,这个地方仍然是这般模样,一点都没有变。”

    “或许这才是为什么那位伟人选在这里的原因,也许即便是过上几百代,都没有人愿意知道他的名字。”洪擎苍一脸感慨的说着,谁又能够想到,这个不知名地图上并没有标示的地方,藏着一个曾经让整个中国轰动的故事,或许这是一种遗憾,但是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悲哀。

    “你说当年尉迟老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只手改变了整个北京的局势,算是这个世界上头一次真正跟那些时代之上的人物碰撞的伟人,就这样死在了这里,我打心眼里为他觉得不值,难道这就不是一件值得你们这些大枭羞愧的事情?”郭野一脸愤愤不平的说着,望着这个村子,就好似在看着曾经那个江山,如今虽然已经易了主,但是郭野还能够清晰回想起曾经那个时代的辉煌。

    洪擎苍仅仅是摇着头,一言不发,他没有评论郭野这一句话,同样也没有反驳着什么,也不代表着默认,不是他优柔寡断,也不是他故作城府,只是他很清楚很清楚,这个世界上的大枭们,哪个不是被提着线的小丑,但是谁又敢彻底点破这其中的道道?哪一个出头鸟没死?多少个他所仰望的大枭死在了这一条不归路上。

    永远不是试着向这个时代之上的东西挑战,这是洪擎苍唯一的座右铭,在这个时代之中,可以拥有沉甸甸到不能再沉甸甸的财富,可以操控着无数人的性命,但是唯一不可以做的,就是朝这个时代之上打任何心思,否则自己的下场,只会成了下一个时代之下的尘土罢了。

    这是他,也是郭野,即便是更大的人物,都无法改变的事情,也许曾经有人试图改变过,但是无一例外,仅仅只留下几个故事,眼前这无名大山所葬着的人就是如此。

    “你不会让徐饶也走上这一条不归路吧?难道你想要再看到第二个赵匡乱?”洪擎苍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对身边沉默起来的郭野说道。

    郭野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动了动嘴上道:“即便是我让他爬到你这个高度又有何用处?哪怕是能够挺直腰杆面对那三大家族,又算是扬眉吐气了?我的时间不多了,总得需要有人站出来面对那些你们没有面对的东西。”

    洪擎苍咬了咬牙,脸有些微红,直接一把抓着郭野的肩膀说道:“你这是让徐饶自找死路!你怎么能够这样做,我不是说徐饶没有这个资质,是这不应该是他该做的,时代之上的东西谁都不能碰。”

    “洪擎苍,你觉得在这一个小小的水坑之中蹦过来蹦过去有意思吗?”郭野无视着动了肝火的洪擎苍,轻声说道。

    “你这家伙!你只是为了当年的恩怨罢了,你这个被那些人物所逐出来的丧家犬,你可以报复他们,但是你不能害了徐饶,他对此一无所知,这不是他该承受的!”洪擎苍的表情变的极其的难看,甚至说的上恐怖。

    郭野却是一阵笑,笑的格外的牵强,边笑边说道:“他的命是我给的,随的操弄,这个你管不着,老洪啊老洪,你聪明了一辈子,怎么到了这里,还这样鱼目混珠下去,那时代之上的东西,总有一天,会被拉下马,也许我做不到,也许那个赵匡乱做不到,也许徐饶做不到,但是我们至少把那遥不可及的东西拉近了几分,这就足够了。”

    洪擎苍不说了,松开了郭野的肩膀,连连退了几步,重重的喘了几口气说道:“好...好...这事我不管,但是如果你仅仅是为了当年瑞拉姆斯的烂事让徐饶当你的枪,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等着那一天。”郭野微笑着,似乎是没有一点的负担,带头走向前去。

    洪擎苍恨恨的站在原地,最后深深吐出一口气,算是释然了几分心中愤怒的情绪,跟着郭野走向前去。

    “老洪,也许在看你来,这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最愚蠢的事情,但是活的再怎么轰轰烈烈,再怎么问心无愧,也得自问自己,为了这个荒唐无比的世界,到底做了什么,我一点都不奢望自己能够留名青史,也不奢望谁能告诉后人我郭野枪是个好人,但是做为一个提线小丑活上一辈子,我一定不愿意,这已经不是恩怨的问题,试问自己,你真的甘心吗?”郭野突然停住脚说道,或许对于这两人来说,都到达了这个时代的顶点过,但是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惺惺相惜,也许,这才是这个时代最昏暗最荒唐的地方。

    站在郭野身后的洪擎苍沉默着,就好似没有听到郭野这一席话一般。

    郭野的腰杆慢慢弯曲下来,默默吐出一口气说道:“既然你选择当一名看客,我不会讽刺你什么,也不会笑你是不是鱼目混珠,只是觉得作为一个见证者,你凭什么评头论足,徐饶在我心中的重量,不需要你来替我掂衡,你说,对吗?”

    “仅仅作为一个见证者吗?”洪擎苍自嘲的笑着,此刻再次回想起自己前半生的所有种种,突然觉得他跟郭野的差距,也许比他想象之中的,还要巨大,他终究只是一个东北三省的老虎洪擎苍,而郭野,则是那个扛着枪跟那时代之上的人物大战了三百回合的猛人,两人并没有什么可比性。

    “也仅仅是一个见证者罢了。”郭野微微叹了一口气,不过声音是那么那么的有气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