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一章 平局
    回到此时此刻。

    虽然寒风瑟瑟,但是在院子之中,两个下棋人手心之中却全是冷汗,就好似坐在什么暖炉之上一般。

    四双眼睛无一例外,全部都在注视着这小小的棋盘,即便是对象棋一窍不通的东子,都聚精会神的看着棋盘,生怕错过什么任何一个微笑的动作一般。

    赵匡乱依靠在背后的刀叔身上,不紧不慢的点燃一根烟,没有督促徐饶走出下一步,仅仅是这样平静的等着,等着这个年轻人到底会怎样应对这一盘死局,或许即便是洪擎苍来了,也会对这么一盘棋无可奈何,因为一切都成了定数,前面徐饶所走的每一步,无论是再怎么对的,也是错的,再怎么错的,同样也是错的。因为就是这些种种,才让徐饶走到这个地步,这谁都怨不得,只能怨这个本来以为胜券在握的徐饶。

    徐饶此刻只能够一次次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虽然一双眼睛紧紧看着这一盘棋,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每一个棋子都没有落下,但就是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似乎有着一件他不得不说承认的事情,那.输了,输的很彻底很彻底,没有一丝一毫的余地。

    就好似赵匡乱所念叨的那一场天局一般,他本以为这会是他的一场天局,但就现在看来,这不是。

    “我输了....”徐饶最终低下了头,有气无力的说着,他终于面对了这一场如同梦境一般的结局,那放佛在手中唾手可得的东西,他原本以为真的得到了,却就在他慢慢握紧的一瞬间,一切都变成了烟消云散。

    在徐饶说出这一句话后,不光光是刀叔,连东子都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这一盘棋虽然下的时间仅仅只有一个来小时,但是对东子来说,放佛过了整整一天一般,又好似更多,但是显然这一场战斗,还没有结束。

    赵匡乱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耀武扬威的说些什么,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徐饶,一句话都没有说。

    “再来。”徐饶咬了咬牙说道。

    赵匡乱跟身边的刀叔相视一笑,点了点头。

    徐饶再次摆起棋盘,这一次他持黑棋,而赵匡乱持红棋。

    再次摆好棋盘后,徐饶意识赵匡乱先行,而赵匡乱却没有着急走出第一步,而是问道:“这一盘如果你输了,就一切都结束了。”

    徐饶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

    “就把这当成你的天局,虽然你不会输掉任何任何的东西。”赵匡乱微笑道,或许在旁人看来,这仅仅只是无关紧要的一盘棋,但是对赵匡乱跟徐饶来说却不同,一个人不能输,另外一个只渴望这么一场胜利。

    徐饶的表情再次坚定几分,手攥起又松开,从裤子上抹掉手心的汗水,再次钻进了这没有了硝烟的战场之中。

    赵匡乱先行,当头炮,跟刚刚徐饶相同的路子。

    徐饶却看着那个炮一时的痴了,此刻他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同样当头炮跟赵匡乱硬碰硬,要么跳马守住大盘,而就是这么两个很简单很简单,连象棋新手都不会犹豫的选择,徐饶却一时的彷徨了。这看似无比简单的选择,对徐饶来说,每一步似乎都带着无比沉重的东西。

    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小兴安岭特有的空气,徐饶走出了这么一步。

    当头炮。

    赵匡乱微笑着,不能说徐饶跟刚刚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只能说这是一个撞到南墙,尽管头破血流,但仍然想要把这南墙撞倒的家伙。

    赵匡乱的炮打掉了徐饶的卒子,而徐饶的炮同样打掉了赵匡乱的兵。

    赵匡乱跳马。

    徐饶跳马。

    赵匡乱出车。

    徐饶出车。

    赵匡乱杀车。

    徐饶杀车。

    似乎两个人的路子就如同一个模子所刻出来的一般,连一旁的东子都看出了异端,拽了拽刀叔的衣角小声问道:“他们两个怎么下棋下的一模一样?”

    刀叔笑了笑,一只手放在了东子最不希望别人触碰的脑袋上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象棋这玩意,虽然看似几个小棋子来回摆弄,甚至外行人看着一个棋手憋了半个小时走出那么一步,但是在这一个小天地之中,能够看到的东西太多太多,这就是所谓的博大精深,这岂是你这个小娃娃能够看透的?”

    东子白了一眼刀叔,挣脱开刀叔放在他脑袋上的手说道:“不乐意讲就不乐意讲,还忽悠我。”

    刀叔一脸无可奈何的笑容,想要再次把手放在东子的脑袋上,东子直接躲过这一只布满老茧的手,刀叔只好惺惺作罢的说道:“不是我不乐意讲,是说了你也不懂,不过总得有你懂的时候,毛都还没长齐,你急个啥子。”

    东子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没有接下刀叔的话茬,虽然心中恨不得现在跟刀叔玩命,但是还是很识趣的没有闹腾,再次看向这已经厮杀起来的棋盘。

    似乎就在他刚刚跟刀叔对话的时候,这棋盘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跟刚刚那盘不同,似乎两人每一步都没有过多的犹豫就直接走下,一步接着一步,唯有棋子碰撞棋子的声音。

    不一会的功夫,棋盘上的棋子就三三两两的阵亡,而赵匡乱跟徐饶,却仍然一步接着一步,所考虑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五秒,这一场快节奏的战役仅仅只进行了不到半个小时,两人就几乎没有了棋子。

    东子看着一阵的心惊肉跳,通过赵匡乱跟徐饶那慢慢沉下来的表情,东子很清楚在这个小小的棋盘之上,到底发生着什么,但就现在看来,两人几乎是平衡的,场上所存活的棋子都差不多。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两人下棋的速度慢了下来,每一步都要考虑许久,虽然所剩下的,仅仅只是那寥寥几个棋子。

    “现在到关键时刻了,小子,这才是象棋魅力的真正所在。”刀叔看着棋盘说道,经过刚刚两人那几乎是不顾后果的厮杀过后,现在两人仅仅只剩下寥寥几个卒子,赵匡乱剩下一门炮,而徐饶这边,仅仅只有一匹马,虽然赵匡乱这一门炮已经很难对徐饶的光杆司令造成什么威胁,但是赵匡乱的兵要比徐饶多一枚。到了这种时候,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卒子,都有着最关键最关键的作用。

    东子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看着什么,虽然他一窍不通,但是总觉得光是看两人下棋,那每一步,那赵匡乱跟徐饶的每一个表情,东子感觉格外的压抑。

    “刀叔,这一盘谁会赢?”东子小声问道,生怕大乱了两人的思绪。

    刀叔摇了摇头,这一次不是他不乐意回答东子这个问题,但就现在这一盘棋看来,似乎谁都有赢的资格,现在所比拟的,是预判能力跟心态问题,谁能够稳下来沉的住气,谁就是胜者。因为在这种时候,哪怕是一个最细小最微不足道的错误,就可能会影响整一个棋局。

    徐饶深深呼出一口气,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虽然跟洪擎苍下了无数盘,但是他从未如此的投入过,或许是因为赵匡乱的实力不如洪擎苍那般让他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步,在跟洪擎苍下棋时,他甚至看不到什么所谓的胜利的曙光,但是跟赵匡乱下棋时,他似乎感觉那曙光一直存在着,所以让他一直一直的往前,完全醉心于这盘棋中。

    再次移动自己的卒子,他现在虽然仅仅剩下一个马,但是在后期,这马显然比赵匡乱所剩下的炮实用的多,但是赵匡乱的兵要比他多上一枚,这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

    两卒对三兵,这就是现在的局势。

    “沉住气。”刀叔对紧紧握着棋子的徐饶说道。

    徐饶这才回过神来,注意到一直注视着他的东子跟刀叔,感觉一阵恍惚,却使劲点了点头,刚刚因为他完全太过于醉心于这一盘棋之中了,以至于外界所发生的一切。

    赵匡乱翘起二郎腿,比起徐饶,要淡定的多,接过刀叔递上来的卷烟,默默的点燃说道:“徐饶,这一句要不要算平局?”

    徐饶再次从恍惚之中回过神来,平局?这是他从未想过的事情,再次看向这个僵局,虽然两边谁都没有优势,在最后的阶段,徐饶自己都不能保证他不会犯任何错误,似乎打成平局的话,对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但是不知道为何,他竟一时无从选择。

    他不甘心,打心眼里不甘心,虽然如此,心里却是打心眼里没底,如果真算成平局,他打心眼里为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觉得不值,但是如果选择继续下下去,他又不能完全确定自己能够赢下来这一盘棋啊。

    “考虑好了没有,我只要你一个答案,就这盘棋看来,再下去估摸着也没有意思。”赵匡乱深深吸了一口烟说道,似乎在诱导着徐饶。

    徐饶却面色苍白,死死看着这一盘棋,放佛在注视着他的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