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九章 强者与强者
    本来徐饶走了十天的行程,这个常常被人看作无良大叔的家伙,仅仅只是走了三天,就到了这在小兴安岭有些鹤立鸡群的大山之下的院子,这孤零零的地方,就好像早已经被整个世界所遗忘了一般。

    风尘仆仆的郭野在远方凝视这那小院子,是那么那么的与世无争,但是在这里住着的,却是一个比任何人都还要沾染世俗的家伙,估摸着这会是最大最大的讽刺。

    一个江湖中人,无论是把自己带到什么世外桃源,到底怎么与世隔绝,但真能把自己那个沾染了太多俗世心带出去江湖?这似乎是最天方夜谭最天方夜谭的事情。

    郭野知道洪擎苍的可悲之处,却不会点破这一切,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洪擎苍不待在这里,会更加更加的可怜。

    一直熊獒猛的冲了出来,悄无声息,似乎是这头体型大到恐怖的熊獒直接把这个男人当成了入侵者。

    郭野却临危不乱,虽然面对这一头野性十足的巨型犬,仅仅是一个侧身,一只手顺势抓住了这头熊獒的脖子,脚直接在雪地之中踏出两个巨大的坑,愣是把这超过一百斤的猛兽给扔了出去。

    这头本来气势十足的熊獒牟牛接连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但是瞬间就起了身,虽然身上已经沾满了积雪,光是一个照片就吃了这个男人一个暗亏,但是那张满是伤疤的脸上的狰狞却一点不减。

    “畜生就是畜生。”郭野念叨着,直接微眯起眼,露出一个看似并没有多大杀意的神情。

    牟牛突然在那微眯的眼神之中察觉到了什么,下一秒,这一头熊獒就这样直接瘫坐在了地上,浑身颤抖着,像是见了什么最恐怖最恐怖的事情,这头熊獒即便是在山中了成年的黑瞎子,也没有露出过这种神情,但是就因为这个中年男人,彻底的怕了。

    郭野把目光从这头可怜的熊獒身上移开,大步走向院子,把后背完全暴露在了这头熊獒的目光之中,好像是坏了这一座大山的规矩,但是他很清楚,这一头还算聪明的狗,不会有扑上来的勇气。

    这是一股已经到了骨子里的恐惧。

    郭野一步步往院子走着,这一头熊獒老老实实夹着尾巴跟在郭野身后,似乎在等待着自己的主子收拾这个来者不善的家伙。

    木屋之中,一个身材如同大熊一般的家伙,正鼓捣着跟他比起来有些袖珍的棋子,这样乍一眼这个专心致志的男人,甚至能够从这个粗狂到不能再粗狂的男人身上感受到几分温文尔雅出来,也不知道到底从什么鬼地方生起这个念头出来。

    木门打开,一阵寒风就这样吹了进来,洪擎苍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是这一阵寒风就这样打断了他的思路,洪擎苍转过头,来者是那个他似乎等待已久的计划,洪擎苍的表情才稍稍好些。

    “老洪,我知道你不待见我,但不用两次都用这个畜生来迎接我吧?”郭野一脸愤愤不平的说着,瞥了瞥老老实实坐在门口的牟牛,虽然这是一条好狗,只不过是遇到了错的人。

    洪擎苍却微微摇着头说道:“就这东西能够让你吃到亏?郭野枪,你也太抬举我养的一条狗了吧。”

    “有其人必有其狗,这东西,带出去,炒到六七位数的价格,轻轻松松的事情。”郭野一脸不怀好意的说着,似乎什么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总给人一种话中带着刺的感觉,让人恨不得狠狠扇这厮几个耳光,来教会这个家伙该怎么说话。

    洪擎苍一言不发,显然是很清楚自己这个老伙计说话的套路,放下棋子说道:“就一点不关系你那个不成器的徒弟?”

    “还别说,我就是为了这档子事。”郭野很有装憨卖傻的嫌疑说着。

    “他死了。”洪擎苍突然脸色凝重的说着,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他也从来没有对郭野开过玩笑。

    郭野的表情还是如同以往一般平常,只不过这平静的脸上,有着那么几丝僵硬在其中,煞有其事的说道:“别跟我说笑了,这家伙命硬着,我看过,他不会死在这鬼地方。”

    洪擎苍很欣赏的看着郭野那渐渐不淡定起来的表情,微笑道:“他命硬不硬我不知道,但是五百斤的野猪王拱到谁的身上,即便是个再怎么命硬的家伙,也得死。”

    “别说笑了,老洪,他会死在这里,别说我信不信,你都不信。”郭野突然笑了,似乎就像是看穿了洪擎苍的脊梁一般。

    洪擎苍无奈的摇了摇头,想着自己估摸着这辈子也骗不到这个家伙一次,唯有有些遗憾的说道:“他只在这里待了一年,剩下的一年我把他甩给那个赵姓的男人,也就是你曾经口中的小兔崽子,甚至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的死活,至于为什么我要他跟那个赵匡乱,是觉得跟在赵匡乱身边,他能够学的东西更多。”

    郭野并没有责怪任何,虽然他曾经恨不得宰了那个名为赵匡乱的家伙,但是真放在洪擎苍跟赵匡乱来选的话,他也觉得徐饶跟在赵匡乱背后合适,他也没有适当的解释,只是一种很纯粹很纯粹的感觉。

    “这两年,苦了他了。”洪擎苍默默的说着,虽然剩下的一年徐饶跟了赵匡乱,但就是以赵匡乱那比他还要偏执的性格,徐饶到底经受了什么,他能够想象,而且那御虎他也略知一二,想要淬炼出一副好骨头,所经受的折磨,要比那苦红想要变态。

    “这都是他应该的,他这条命在我手上,怎么折腾是我的事情,不是他的事情。”郭野说着,看似一点对徐饶都不上心,就好似徐饶仅仅是一件物品一般。

    虽然看似如此,但洪擎苍却很是清楚徐饶在郭野心中的份量,只不过郭野就是这样一个嘴上强硬,心却比任何人都要柔软的人,尽管如此,这个男人一生仍然是做了那么多那么多强硬到洪擎苍都不理解的事情。

    或许对很多的新一代来说,洪擎苍本人的故事可能真算的上是一部传奇,但是就洪擎苍来说,他所看到的郭野的一生,才是一部真真切切的传奇。

    如果真想想,这个看起来无比俗不可耐不堪入目的家伙,不是成了传奇之中的传奇?洪擎苍觉得无比的讽刺,因为这些所谓的传奇故事,都像是跳梁小丑的独角戏罢了。

    “打算让他出山做些什么?”洪擎苍问道,他怕郭野会把那让人无法理解的强硬再用到徐饶身上,这也是他最不希望最不希望看到的东西。

    “还没有想要,等我见到他是,根据他现在的成色来判断,我打算教他一套军体,就怕他承受不住折腾,这两年虽然够他打下基础了,但是还不够。第二个打算就是把他放在北京放上两年,任由他蹦跶,自生自灭,要是领悟了,就让他学军体,领悟不到,就由他被这时代的齿轮碾碎。”郭野说着,虽然说的无关轻重,但是归根结底,他想要让徐饶拥有的,还是他那一套军体,又或者是一种继承。

    “当你把他送到这里的时候,我还不理解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把这么多的心血放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还是当年你所亏欠下来的人情?还是犯了神经,但是现在看来,我有点懂得了,至少不是后者。”洪擎苍说着,估摸着徐饶恐怕怎么都想不到,这个渺小的自己,会成为两个如同参天大树一般人物口中的话题。

    郭野一阵笑,边笑边说道:“你说你这个四肢发达的家伙,聪明到这个地步,是不是有点太没有天理了点,既然你都说道这个点子上了,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你所说乱的三点,除了最后一点,前两者都有,或许我最开始是因为后者,但是等到小兴安岭时,变成了前者,至于接下来会怎么看这个孩子,全看徐饶现在的本事。”

    洪擎苍微眯起眼,徐饶的身份在他心中再次变的缥缈起来,虽然他看不透这个郭野,现在甚至他连那个徐饶都无法看清,他不晓得这个怎么看怎么清晰的徐饶,到底是因为什么站在了这里。

    “老洪,别计较下去这个话题,某些事,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道的出来的,即便是说的出来,也理不明白,你这个半个观局人,也不会懂。”郭野一脸神秘的说着,说完不等洪擎苍说些什么,郭野猛的转过身说道:“老洪,我有点想梨花了。”

    洪擎苍的表情沉了下去,深邃的眼看往远方,那是这一座鹤立鸡群的大山的山顶。

    “要不要陪我去看看,要我一个人面对她,我怕心中的东西会动摇。”郭野转过头,那表情难得的正经了起来。

    洪擎苍起身,意思已经再不过明白,也许才才是两人真正该有的对话。

    “老洪,当年对不住了。”

    “都是过去云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