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八章 无良大叔?
    三天前。

    小兴安岭的原始森林之前,停着一辆霸气十足的悍马h2,这挂着军牌的悍马h2上下来一个长相有几分猥琐的中年男人,这个胡子拉碴身高跟相貌都属于中等残废的中年男人下了车,跺了跺有些发麻的脚,然后点燃一根小红梅,深深的吸着,就跟饿死鬼一般。

    悍马h2的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一张估摸着即便是这山里的黑瞎子看到都会动容的脸蛋,而中年男人却对这个已经完全已经不能用言语形容的脸没有兴趣,而是不停搓着冻的发红说喃喃道:“这东北的天,还是这么的要人的老命。”

    “姓郭的,怎么说也得让我见见那个你中意的徒弟不是。”女人撅了撅嘴说道,光是落下了车窗,就能够感受到这小兴安岭寒入骨的温度。

    郭野瞥了眼这个一说话完全毁了她那一身无懈可击的气质的女人说道:“浮萍妹妹,我可不敢让你进入这种地方,要是伤了你金贵的身子,你家老爷子还不得再让我欠他个人情不是。”

    上官浮萍白了一眼喜欢玩口舌的郭野说道:“少打马虎眼,不让见就不让见呗,搞这些花里胡哨的。”

    看上官浮萍是真的动了肝火,郭野很无奈的拱了拱手说道:“我的亲姑奶奶,怎么有生气了,怎么说我也马前马后的跟了你两年,没有功劳也得有苦劳吧,这样吧,等有时间,我亲自把这小兔崽子提着去见您,把他扒个精光,让你看个遍。”

    上官浮萍此刻有种一巴掌扇死这个无良大叔的冲动,但是她有很清楚这个无良大叔,到底有着什么本事,只能干生着闷气,算是把这一笔账全部都记在了那个素未貌面的郭野徒弟的身上,如果徐饶要是知道自己无缘无故被这个最不能招惹的女人记上了一笔,不知道会不会有跟郭野拼命的冲动。

    “少恶心我,我就不信有你守着,这大山之中还有什么神兽不成。”上官浮萍冷着脸说道,在她心中,这个无良大叔脸上除了敷衍,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山里虽然没有什么神兽,但我又不是什么鬼神,这里面五六百斤的野猪王,还有东北虎随便蹦出来一个,不光光是您,我也得跟着栽,你别轻看了这片森林,要是你觉得我在打马虎眼,就问问卜骄。”郭野恨恨的点燃第二根烟,伺候了两年这个任性到不能再任性的大小姐,郭野也算是被彻底被磨平了脾气。

    上官浮萍看向车中,开车的是个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疤痕独眼男人,这个怎么瞧都不像是正派角色的男人微微点了点头道:“大小姐,这山还是别上了,郭野这厮虽然嘴贫了点,但都是实话。”

    “骄子,少在背后鼓捣我,不服出来干上一架。”郭野很耳尖的听到了什么,在车下面叫嚣着。

    “郭野枪,你就饶了我吧,你还是跟洪擎苍那头大狗熊玩去吧,我这根柴火棒,还不够你们这些变态玩弄的。”这个看起来格外强悍的男人直接认怂的说着,如果让明眼人看到这个上官家的杀神此刻的模样,不知道会不会被惊掉下巴。

    卜骄示了弱,郭野才放弃了叫嚣,显然是把对上官浮萍的火气,都发泄在了这个可悲的杀神身上。

    上官浮萍很鄙视的看着咄咄逼人的郭野,实在想不出在这个怎么看都俗不可耐的大叔身上,藏着那一个即便是她看起来都触目惊心的故事,虽然自家老爷子常常念叨着人不可貌相这一说,但是面对这个大叔,上官浮萍是真代入不到那个故事之中,即便是已经过了两年之久,但她仍然做不到把这个郭野,当成曾经那个郭野枪来对待,虽然这是同一个人,但是差距也太过恐怖了一些,上官浮萍是真的尽力了,此刻差不多也算是放弃了这一种无用功。

    “懒的在这里跟你干耗,别忘了把你的这个骡子又或者马带出来给我溜溜。”上官浮萍一脸无趣的说着,也许是因为受够了这个软硬不吃的郭野,又或者受够了小兴安岭这无比糟糕的天。

    郭野微微点了点头,默默点燃第三根烟,表情突然变的正经起来的说道:“欠你上官家的人情,也就此还了,这两年所做的,我问心无愧,浮萍,后会有期。”

    上官浮萍微微的错愣,因为这一刻,她突然发现这个郭野是这么的陌生,放佛突然变的跟那个郭野枪重叠了一般,但是等她再看过去,那一张罕然正经起来的脸,又变的无良起来,甚至让上官浮萍无比的怀疑,刚刚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放下心中的思绪,上官浮萍微微点了点头,冲郭野摆了摆手,然后缓缓的升上了车窗,悍马h2就这样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离开,在雪地之中留下两道深深的轮胎印。

    一直看着悍马h2消失于视野,郭野才踩灭第三根烟头,紧接着点燃第四根,那无良的表情已经变的正经起来,他转头看向那大山的方向,眼颤抖着,似乎是有些东西也顺着流下,不过脸上却是空空如也。

    “我回来了。”郭野深深的吸着这一根烟说着,或许是因为这一路在车中实在是憋坏了的原因,即便是连着抽了四根,郭野都觉得有些不解瘾。

    这个正经起来的郭野,身上散发着一股跟洪擎苍还有赵匡乱相同的气息,这一股气息虽然说不清道不明,但是有着这一股气息的人,即便是穿着怎样的一身破烂,即便是再怎么有眼无珠的人,也不敢小瞧。

    郭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算是慢慢的适应了这小兴安岭特有的寒风,他无比的期待,这两年过后,那个曾经被他所救的普通人,到底会变成一副什么模样。

    虽然心中有着无数个猜想,但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个年轻人,是绝对不会让他失望的。

    飞驰在忐忑地面上的悍马h2,虽然车外寒风凛凛,但是车中却温暖如春,一身火红大衣的上官浮萍坐在宽敞无比的后座,瞧着二郎腿,一双动人的眸子看向车窗外渐渐消逝的风景,若有所思,这个美丽之处胜过所有金丝雀的女人身上散发着无论是到底了怎么高度的金丝雀都没有的智慧感,这是模仿跟整容都整不出来的。

    “你说这个郭野,还是不是那个曾经的郭野枪?”上官浮萍突然问道。

    开车的卜骄一脸的冷峻,虽然他那一张脸无论是露出再怎么阳光灿烂的笑容都会吓哭小朋友,板着脸只会把他那张本来就恐怖无比的脸变的更加的可怕。

    “曾经这个东西啊,谁都不好说,不过郭野枪就是他,这是八竿子都能打着的事实,也是绝对不能够质疑的,有些东西即便是他藏的再怎么深,总有一天,也会掖不住。”卜骄说着,声音是正儿八经的普通话,感觉比大多播报员说的还要标准几分。

    “其实我打心眼里感觉,那家伙其实挺可怜的,这么多年,空有一身踏平这半个时代的本事,却活的比任何人都要像是一个小丑,你说到底是他自己把自己作践到了这个地步,还是这个时代原本就不允许会有这种人物存在?”上官浮萍一脸感伤的说着,总觉得这个郭野往她眼前一站,在她知道这个家伙的曾经的情况下,再看看这个看似活的比谁都要潇洒的郭野,总感觉这仅仅只是一个*裸的悲剧站在她的面前。

    “我更倾向于后者,不过要是这个郭野知道你这么评价他,即便你是上官家的闺女,他也敢跟你动真格的,别以为他每天在你眼前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小脸,即便是被你再怎么折腾也不生一点气,就代表着现在的郭野没有着底线,其实往往这里才是最可怕,谁都说不准郭野爆发的那一天,到底会掀起什么样的腥风血雨。”卜骄有些虚张声势的说着。

    上官浮萍却皱了皱眉头说道:“就算是你说的再怎么神,他郭野也仅仅是一个人,背后一无所有,还欠着数不清的人情,你说他能够掀起什么腥风血雨?”

    “他是鬼神,他的恐怖,你需要慢慢去体会,但但只知道他一个曾经,但但只看他现在是一个没有脾气的无良大叔,这都是表面现象,这些东西我不深入说下去,反正就算是我说的天花乱坠,你也听不进去,都算是屁话。”卜骄有些苦口婆心的说着,其实他很想把这些东西跟上官浮萍说明白,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因为即便是他说到了上官浮萍的心坎之中,也没有什么意义,有些事,只有经历过,才会成为经验,在别人口中的,即便是再怎么触景生情,也不过是云烟罢了。

    上官浮萍有些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在她的心中,郭野这一副无良大叔的形象,已经算是彻底入了骨子之中,但是这个郭野真的是一个无良大叔吗?上官浮萍也开始怀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