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章 人与虎
    突然变的静悄悄的大山之中,唯有徐饶的脚步声,终于,尽管徐饶走的无比的缓慢,还是到达了那石壁之下的路程,周围仍然是那么的平静,就好似这山中的任何事物都被人间蒸发了一般,所剩下的,唯有徐饶一人,没有其他任何。

    突如其来的大虎打破了这唯有徐饶一人的画面,似乎早已经准备了许久的徐饶猛的一撤步,很艰难的躲过这飞扑上来的大虫。

    徐饶所踏出的雪还没有落地,大虫转身之际,徐饶已经反扑向大虫,完全是一个疯子的举动。

    七步杀,破!

    一个体重唯有一百来斤的人就这样撞到了这一条体重有着五百斤的大虫身上。

    但是算的上有些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在这个男人落地之余,这条大虫竟然也被撞倒在了地上。

    徐饶只感觉自己像是撞到了一个大山之上,刚刚那一撞他没有留任何余力,尽管习得了这抗击打能力变态的御虎,但是徐饶仍然感觉体内一阵天翻地覆。

    但是徐饶很明白,现在可不是喘息的时候,猛的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发现这一头大虫已经在他对面死死盯着他,一人一虎的距离差不多只有五六米的距离,就这样对视着。

    这一头大虫身上的压迫感,不像是洪擎苍,也不像是赵匡乱,而是一种更加蛮横更加极端的压迫,要是心理软弱的人,如果看到这野兽的杀戮眼神,估摸着腿之间就被吓软了,更别说对上这么一头大虫了。

    徐饶重重的喘息着,这一头大虫也是如此。

    大虫再次动了,身体很流畅的发力,这巨大的身体的速度不亚于这个世界上的短跑冠军,尽管是徐饶早已经有所准备,但还是有几分手足无措,毕竟这一头大虫的动作实在是快了,这一身完全为生存而生的装备,完全就是为了屠杀。

    面对这顶级的食肉动物,徐饶其中打心眼里没有太多**,但是要他坐以待毙的话,这要比死还要难受。

    徐饶欲要躲过这扑上来的大虫,但是刚刚侧过身,这头大虫直接变幻了角度,一爪子猛的拍了上来,似乎是早已经看出了徐饶的套路,这变态到不能再变态的反应神经,让徐饶直接硬用两只胳膊挡住了这么一拍。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两只胳膊传到徐饶的身体之中,他跟黑瞎子肉搏过,但那时的他手中有扎枪跟匕首,但还是挨了黑瞎子一掌,他这辈子都忘记不了那一掌的威力,那是一个人怎么都打不出来的力量,而这头大虫的一掌,让徐饶打心眼里感觉比那头黑瞎子要恐怖的多。

    徐饶直接被震飞出去,虽然可以做到跟洪擎苍交锋,跟赵匡乱过招,但是面对这一头大虫,徐饶觉得任何招式都是那么那么的多余。

    在地上连连打了几个滚,徐饶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好像散架了一般,但仅仅是停顿了有一秒的时间,猛的起身,他看到了无比恐怖的画面,这头大虫那五彩斑斓的脸已经离他有咫尺的距离,他能够感受到这头大虫滚烫的呼吸拍打在他的脸上,一双巨大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徐饶。

    徐饶打了一个寒颤,但没等徐饶把这一份恐惧慢慢消化,血盆大口张开,直接咬向徐饶的脖子。

    徐饶心中唯有一个念头,如果这一口咬下去了,他这一条命就算是再怎么硬,也折腾不起来了。

    徐饶用尽全身力量,怒吼一声,很艰难的躲过这血盆大口,但是还是被直接咬住了胳膊,没等血喷出来,徐饶猛的挥出一拳,直接打在离他咫尺的大虎的胸口。

    天罡拳!

    这隐藏着暗劲的一拳直接打在大虎的胸口上,大虎似乎也是感受到了疼痛,松开了徐饶的肩膀,吼了一声。

    趁着这一头大虫松开之际,徐饶直接从大虫身下滚了出去,虽然样子狼狈,但这无疑给徐饶争取到了几秒的生存时机。

    一直滚到一棵红松树下,徐饶才靠着这巨大的红松树慢慢站起,这一头大虫已经逼了上来,看来是被徐饶这一个小小的蝼蚁彻底给激怒了。

    一人一虎再次对峙起来,徐饶死死靠着墙,肩膀上的血已经顺着手臂留下,从无名指上一滴滴落在地面上,而这一头嗅到血腥味道的大虫,表情已经变的慢慢狰狞起来,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两双眼睛就这样对视着,前者已经是强弩之末,而后者,则刚刚活动起来身体,虽然相差千里,但是前者似乎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畏惧神色,眼神同样如同一个猛兽。

    “来啊!”徐饶吼着。

    回应徐饶的,是震耳欲聋的吼叫。

    徐饶的身体有些颤抖,他不知道这一头大虫会怎么扑上来,但是无论是以什么方式,关于他的故事,估摸着也就此结束了,除非这个世界还会发生一种叫做奇迹的东西。

    时间放佛在此刻成了一种定格,徐饶不知道此刻他到底该相信什么,是相信自己这一副不堪一击的身体?还是相信这一座大山。

    但是还没等徐饶真正找到自己该坚信着什么的时候,这一头大虫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扑了上来,利爪慢慢伸出,那一张大口慢慢睁开。

    徐饶下意识的摆出一个姿势,这是御虎一个防御的姿势,他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也知道这防御姿势可能仅仅会在一秒后就被彻底的瓦解。

    徐饶不由的闭上了眼,他原本以为真的就到这里了。

    大虫身体所带来的风扑到了徐饶的脸上,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似乎变的完全不如曾经那般的珍贵,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徐饶微微睁开眼,那张五彩斑斓可以看到大大小小伤痕的脸就这样看着自己,那一张巨大的脸上,早已经没有了狰狞,没有了愤怒,甚至是没有了野性,甚至是多了几分柔情。

    徐饶能够看的出,能够在那双炽热的眼中看到这一丝柔情。

    一阵寒风吹过,仍然是一人一虎,这一次两人相隔了仅仅是一道咫尺的距离,徐饶的身体挺直了颤抖,甚至肩膀上都没有了任何疼痛感,他从未感觉如此的平静过。

    伸出那血淋淋的手,徐饶慢慢放在了这头大虫的脑袋上,他只感觉到手上一暖,然后无法自拔。

    他回来了。

    大虫直接把徐饶扑到了怀中,拼命舔舐着,就好像一条等着主人下班回家的狗儿终于见到了主人一般,虽然徐饶的身体疼的想要散架,但还是任由这大虫折腾,他只感觉这一头大虫的怀中,是那么那么的温暖,温暖的想要在其中睡过去。

    估摸着这个世界上,也唯有他会有这一种体验,先是被这一头大虫差一点咬死,然后又被这一头大虫拥入了怀中,徐饶估摸着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故事,甚至觉得有些无法收尾,甚至他找不到任何头绪,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也许是大虫闹够了,放来了早已经不成样的徐饶,徐饶慢慢从雪地之中坐下,就这样小眼瞪大眼的看着这大虫,再一次对视,徐饶终于明白,这一头大虫肯定是认错了人,在找不到任何的根据之下,他把原因放在了他摆出的御虎的姿势出来,这似乎又是一个不简单的故事。

    徐饶再次伸出手,摸了摸这一头大虫的脑袋,大虫在徐饶的脸颊上蹭了蹭,像是一只放大了几十倍的猫咪一般。

    “我要走了。”徐饶说着,说过之后徐饶觉得有些荒唐,想着这么一头大虫,怎么能够听懂他的所言。

    但是大虫却放佛明白了什么一般,仅仅是看着徐饶,一动不动,再次转头看向石壁下小小的坟包,一声声哀吼着,声音听起来是那么那么的悲凉。

    徐饶突然明白了什么,又或者这一切,为什么这一头大虫会守护如此,虽然他不知道那坟包下葬着谁,也不知道那一副巨大的虎骨是真是假,但是徐饶发现自己已经沉浸到了这个虽然模糊不清但是无比凄凉的故事之中。

    徐饶再一次拥住了这坐着的大虫,无比的心态,他不知道这一头大虫还要在这里守护多么多么久,又或者多年之后,这里又会存在第二个虎骨,但是同样会有另一头大虫守护如此,不是吗?

    这一次人与虎的相拥,很久很久。

    他愿化作这一虎,又或者他本来就是这么一头虎,苦苦坚持着,怒吼着望着山下,跟命运做着一次又一次的碰撞,唯一所信仰的,唯有这一座大山。

    “等着我,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我会陪你在这里守护上一辈子。”徐饶轻声说着,虽然他很清楚,这一头大虎什么都不会听懂,但是这一席话,他何尝不是在说给自己。

    他已经明白,他离开这一座大山,他要做什么了。

    慢慢起身,徐饶拖着有些沉重的步子,走上了下山路,而这头大虫,却默默的跟着。

    这人与虎的故事也许刚刚开始,又或者刚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