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章 她
    徐饶重重叹了一口气,或许这就是大山给予人告别又或者离别的唯一方式,先是给予人那种苦到没有边际的折磨,当你突然有一天习惯了这一种折磨,甚至把这一种折磨当成享受的时候,却没有多少时间享受了。

    生活总是这样的马不停蹄,徐饶的心态已经跟两年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说是能够做到对任何事情宠辱不惊有些过头,但是对于那些小愁小怨,甚至是大悲,徐饶都不放在眼里,虽然如此,虽然已经算是无比的强大,但是徐饶没一次透过水面,看着自己现在这一张脸,总觉得是那么那么的陌生。

    甚至他都不认识,这水面上的人,到底是谁,在这小兴安岭之中在做些什么。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事的想啊想。

    “东子是该走的,我是不该走的,就这么简单,出去以后,好好待东子,能把他当成亲弟弟也好,亲儿子也好,东子这孩子是一块璞玉,虽然现在还没有绽放出光彩出来,但是让他耐得住性子潜心修炼个十年二十年,会有一番作为,到底能够把东子这一块璞玉最后打磨成什么样子,就看你的本事了。”赵匡乱踩灭最后一根烟,地上已经满满是烟头,很难想象赵匡乱的肺会是什么模样,尽管如此,也只有赵匡乱自己明白,这些都是若有若无无关轻重的事情。

    “我都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总有几个让我恨不得把命豁出去的人,东子算上一个。”徐饶难得有些幼稚的说着,记忆之中,似乎他每每说出这种话,就会被赵匡乱劈头盖脸的骂上一顿,在赵匡乱看来,一个强大无懈可击的男人,不应该有任何弱点。

    虽然徐饶一直把赵匡乱的话往骨子里记,但唯独这一句,他从未放在心里过,因为尽管是双眼还算浑浊的他都能够看出来,这个名为赵匡乱的男人,这些话是说给自己的,换一句话来说,弱点最多最多的人,不是旁人,就是赵匡乱自己。

    但是这一次并非寻常,赵匡乱没有劈头盖脸的说什么,这是微微摇着头,却没有否定徐饶的说法。

    “挑明白了讲,徐饶你觉得你这条命值钱吗?”赵匡乱开口说道,似乎并没有计较刚刚徐饶的一席话。

    徐饶不假思索的说道:“恐怕我这一条命,要比青龙村那个老瘸子的命还有不值钱。”

    赵匡乱一阵笑,他觉得徐饶有些卑微过头了,又怀疑这只是一句玩笑,似乎对于这个看似小小的徐饶,他也有几分看不透彻了,但赵匡乱觉得这样刚刚好,有时候把一个人看的太过明白,就没有意义了,要么是一段感情新的开始,要么是一段感情的结束,其实就这么简单。

    “问你一个很正经很正经的问题,不要给我吊儿郎当的回答,如果有一天,一个在你的世界之中高高在上到不能再高高在上的女人爱上了你,要么就是你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一个平凡女人,假如,可能会发生这样的场景,面对这两个女人,你会怎么办?给我一个答案,我不要任何敷衍。”赵匡乱双眼放出光了,似乎是很关心很关心这个答案。

    徐饶听过这个问题后,先是一笑,正准备说些什么,但是看到赵匡乱那认真到不能再认真的表情,徐饶并没有把那些话脱口而出,而是沉默一阵子,认真回想起这个问题。

    他会怎么选?本来简单的问题慢慢变的复杂起来,甚至徐饶都觉得有几分左右为难,这是他这两年唯独没有考虑到的事情,也许是因为心理问题,也许是因为心理真的畸形了,他真的没有想过一个女人会以什么方式走进他的事情,然后又留在了他的世界。

    对徐饶来说,自从踏上这一条路所见到的女人,哪一个不是高高在上的凤凰,但是尽管这些女人再怎么光鲜亮丽,甚至是让任何牲口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但是对徐饶,这些女人不过只是他的人生过客罢了,也许仅仅对他来说是人生过客,他对这些女人来说,连一个过客都算不上。

    自从被上一段感情伤害过,徐饶就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放在那时的自己,他只想要结婚,然后挣钱付上房子的首付,能够骑着电瓶车回到小区,想着这里有着一盏为自己亮着的灯,就足够了,那时徐饶最憧憬最憧憬的,但是就现在的徐饶而言,都不过是泡沫了。似乎没有什么感情能够经受的住这算不上苦难的生活,也许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陪徐饶度过一生的女人,但是徐饶相信自己不会在遇见第二个了。

    “说吧。”赵匡乱再次提醒道。

    徐饶从自己的故事之中回过神了,双手拼命挠着脑袋,表情纠结到了极点,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最后一脸算不上死灰的死灰说道:“确切的说,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我觉得就现在的自己,不可能接受那样一个女人,更不可能爱上一个女人,你觉得就我这一条命,看上那个女人,不是糟蹋了她?”

    赵匡乱微微扬起嘴角,或许这不是他最想要听到的答案,但是又是他最想要听到的答案,他又何尝不跟徐饶一样,无比的矛盾着。

    “总有一天,你会的,你会遇见那个虽然不是如同彩虹般绚烂,却能够救赎你灵魂的女人,到那个时候,你会发现一切都是屁话,你只想吃一口她做的饭,想让她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想着每一天早晨都能过看到她那张耐看的笑脸,尽管你会辜负她,会害了她,又或者糟蹋了她,甚至是让她为了你而死,但是你无法做到离开她。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尽管她知道你的一切,你到底是个多么挨千刀的人,到底是一条怎样的烂命,却仍然能够等你到夜深,义无反顾的把她最珍贵的年华都给予你,然后在清晨给你一个干干净净的笑脸,她同样也不会因为那所谓的糟蹋辜负甚至是死而离开你。”赵匡乱静静的说着,眼中是无数的回想,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会有折磨,尽管是再怎么聪明到登峰造极的人物,也总会遇到那么一个把所有理性变成感性的人。而谁又能说后悔遇见这样一个人,如果他还没有遇到她,他还会他吗?

    徐饶同样静静的听着,这或许是赵匡乱第一次透漏自己曾经的故事,但同样不会是最后一次,徐饶只感觉自己有些鼻酸,因为他已经知道,那大山之上所葬着的女人,到底是谁。

    “你说你会爱上这样她吗?”赵匡乱再次问道。

    徐饶点了点头,没有迟疑,但是心中所想的,是畏惧遇见这么一个人,因为他会害了她糟蹋了她辜负了她。

    就如如此一个故事,宛如有一分凄凉,却有着那浓到驱散一切凄凉的暖意。

    “现在给予你最后一个任务。”赵匡乱从那深到无法自拔的故事之中回过神说道。

    “什么任务??”徐饶说道。

    赵匡乱把一张纸条递给徐饶说道:“把这一张纸放到山上坟前,然后再回来,如果你还能够回来的话,就走吧,这是大山的意思。”

    徐饶接过这一张折上的纸,小心翼翼的放在口袋之中,这其实算不上试炼的试炼,但是对徐饶来说,却是这一年最恐怖的一次试炼,因为他很清楚,在通往那个坟包的必经之路上,他到底会遇到什么,心中那一份深深的恐惧似乎被再次唤醒,徐饶咽了一口口水,使劲点了点头。

    “你畏惧吗?”赵匡乱看着徐饶那浑身颤抖的样子说道。

    徐饶很有故若镇定的摇了摇头。

    “跟生存比起来,这些所谓的感情,总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徐饶,记住,你要畏惧的不是那头大虫,而是这一座大山,已经你的去与留,全在它的手中。”赵匡乱眺望起远方,是那一座遮住了整个青龙村的大山,在这一座大山之中到底藏着多少多少的秘密,连整个青龙村最老的一辈,都不会有人说的出。

    徐饶同样望向这一座有着一种威严的大山,放佛突然之间平静了几分。

    “不要带任何武器,两把匕首放下,扎枪放下,争取在天黑之前回来。”赵匡乱看着即将要落下山的太阳说着。

    徐饶心中猛的被压上了一块大石,但是还照样放下了别在腰间的两把匕首放下,一把裹着黑布样子有些怪的匕首是洪擎苍给予他的,另一把普通的匕首,是刀叔给他的,听刀叔说,这一把刻着一行英文的匕首,有着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但是徐饶怎么问刀叔,刀叔都没有说,只是嘟囔着还没有到时候。

    放下匕首,徐饶感觉自己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冷汗出来,手无寸铁赤手空拳的对上那个比黑瞎子还要恐怖十倍的大虫,这完全是一种送死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