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章 残酷
    “想不到这一年,过的这么快这么快,一眨眼的功夫,好像没有都没有变。”刀叔坐在木桩上,煞有其事的感叹着,似乎这一年过去,青龙村还是这么一个青龙村,这座大山还是这么一座大山,甚至这老木桩都没有改变任何,一切都宛如在一个照片之中一般,是一副绝对静止的画面。

    如果说唯一改变的,可能仅仅是刀叔那长出来又刮掉的胡子,还是赵匡乱那变的有那么几丝颤颤巍巍的身体,剩下的,只是那东子脸上快要脱去的稚嫩,还有着一个年轻人脱变,难道这还不算多吗?刀叔含笑着摇了摇头。

    “该变的,还是变了,这一天还是来了。刀叔,不知道为什我总感觉心中还有一些东西放不下,这是不是一种错觉?”赵匡乱说着,不过说完却不停的咳嗽着,身体变的有些颤颤巍巍,刀叔连忙要扶住即将要倒下的赵匡乱,赵匡乱却拒绝了刀叔的好意。

    刀叔一脸担忧的看着脸色一天比一天苍白的赵匡乱,暗暗摇了摇头道:“或许仅仅只是错觉吧。”

    赵匡乱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不过这身体仍然在寒风之中若有若无的摇摆着。

    “还能撑多久?”刀叔突然仰望天空说道,这似乎是一句突然让人不知道云里雾里的话。

    赵匡乱沉默着,只是稳住了有些摇摆的身体说道:“最多最多,还有三五年吧,不过也无所谓了,够看着这么一个孩子从这一步爬到那一步了。”

    刀叔一脸的难以割舍。

    而赵匡乱却是一脸释怀的望向天空,那存在着各种各样伤疤的脸上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在他的脖子上,有着一道重重的疤痕,看着让人有些触目惊心。

    或许,这就是他不轻易露出这一张已经面目全非脸的原因,但是对他而言,比起这一副身体变成了这一副模样,他更害怕连他的心,他的灵魂都变成面目全非,这才是他最畏惧最畏惧的,但是他最畏惧的东西,还是发生了。

    “三五年啊,你要我这个当叔的该怎么说?”刀叔揉了揉脸,看此刻的刀叔表情,就似乎在煎熬着。

    “这都是命,刀叔我不怨你,甚至不怨那个赵家,这是我赵匡乱的命,同样能够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遇到徐饶,也是我的命数,其实我觉得我这一生,能够活到那个高度,还能够在这里死一个无名,也值了。”赵匡乱安慰着刀叔说道,场面有那么几丝的诡异,虽然最伤痕累累的,还是他。

    刀叔死死攥着烟枪,愣是没有把心中所想的东西说出来,最后的最后,吐出一口长长的气说道:“最后不打算见他们一面?”

    “我一点也不奢望这个,你就别提了,我怕我再陷进去,我怕等我真死的那一天,我这一双眼闭不上。”赵匡乱说的很牵强很牵强。

    刀叔不再说下去,尽管现在他已经算是说多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比起这匆匆而过的一年,似乎在此刻,变的无比无比的缓慢一般。

    在上山路上,渐渐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在崎岖的森林之中健步如飞的男人,在这个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不是孩子的孩子。

    “终于等到了。”刀叔伸了个懒腰,那本来紧绷的表情也渐渐放松下去,那个沉重到不能再沉重的话题,已经过去了。

    徐饶第一个踏进了院子,紧跟着的是已经气喘吁吁的东子,不过东子是满脸的不服气,但是对于徐饶的领先,他是绝对的无可奈何,在徐饶对他放水的情况下,他才能够勉强跟上,如果没有他这个累赘,他相信徐饶会更快。

    面对着如同原始森林之中走出的家伙,刀叔笑道:“这两个月过的怎么样?”

    徐饶挠了挠估摸着真有着虱子的脑袋说道:“还不错。”

    东子的表情却冷了下了,似乎他跟刀叔的关系,并没有因为这一年而改变任何,反而更加更加的恶劣,东子咄咄逼人的说道:“要多滋润有多滋润。”

    “有多滋润?比村里那个刘寡妇还要滋润?你这个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小屁孩懂什么玩意。”刀叔一点不嘴下留情的说着。

    东子满脸通红,虽然心中有着跟刀叔玩命的冲到,但是愣是没有说出一句话出来,因为的确,他的毛还真没扎齐,东子此刻只想着,让他再强大一点再成长一点,总有一天他能够让这个刀叔把折磨他的一切都还回去。

    当然,等东子五年后再审视这个想法的话,就会明白,现在的自己到底是多么多么的可笑,不过人不就是因为这些一次又一次可笑而成长的吗?

    “怎么样?”赵匡乱走到徐饶身边,拍了拍徐饶那已经坚硬无比的肩膀说道。

    徐饶微微点了点头道:“还不错。”

    赵匡乱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身体也摇晃的更加猛烈了。

    徐饶连忙护了上去,一点担忧的说道:“师傅,你...”

    不过徐饶的话还没有说完,赵匡乱就摆了摆手,没有让徐饶说下去,给予徐饶一个算的上我心里有数的眼神。

    关于赵匡乱的变化,徐饶都看在眼里,但是奈何他怎么问赵匡乱,赵匡乱愣是没有把任何东西说给徐饶,哪怕是一个字眼,徐饶所知道,唯有在刀叔这边偷偷打听的一些,不过刀叔也说的很模糊,说赵匡乱仅仅是副作用,没有什么大碍。

    但是看着赵匡乱的脸色一次比一次苍白,甚至站有时都站不稳,徐饶算是越来越怀疑刀叔所说的了。

    东子的小脸也揪在了一起,他不是傻子,当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是他没有问,这是他相信赵匡乱给够告诉他的,一定会说。

    “屋里坐屋里坐。”刀叔这一次直接搀扶住了赵匡乱,不让赵匡乱在外面吹着冷风,直接把赵匡乱架回了屋中。

    四个人围着一个小木桌,赵匡乱仍然咳嗽个不停,给人一种格外虚弱的感觉。

    “东子,你跟徐饶走,这个没得商量。”赵匡乱喝了几口热水说道,语气之中充满着不可置疑。

    东子只是深深低着头,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但是因为声音实在是太过太过的微弱,以至于连离东子最近的徐饶都听不见,徐饶当然明白东子此刻的心里所想,虽然对这个地方充满着憎恶,但是这毕竟是生东子养东子的地方,不管是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方式养育,再说让东子突然离开对东子而言就如同父亲的赵匡乱,这也太过残忍了点。

    徐饶是打心眼里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他又很清楚很清楚,这是赵匡乱早已经做好了决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即便是东子在这里豁出去命,该出去的还是该出去。

    “连我的话都不听了?”赵匡乱提升了语调说着。

    东子抬起头,满脸的泪水,这个孩子带着哭腔说道:“我不想走,我还想留在这里....乱子哥我想跟你在一起....”

    徐饶终于忍不住,想要为东子说上几句,不是他心软,是对东子,他正如同看亲弟弟一般,看东子流泪他会心疼。

    但是刀叔一个眼神瞪了过来,徐饶闭上了嘴,他知道他也无法改变这一件事,对于这一座大山而言,东子是该走的存在,这似乎不是赵匡乱觉得,而是它的决定。

    “走。”赵匡乱仅仅是冷冷的吐出这么一句,表情也是那样的冰冷,似乎是没有一丁点的人情味,无视这东子那个能够揉碎人心的哭脸。

    东子大滴大滴的掉着眼泪,彻底彻底的沉默了,或许他也知道了,谁也无法把他留住了。

    “你可以恨我,虽然我都不确定这个决定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但是你必须要离开,没得选。”赵匡乱声音没有丝毫感情的说着,但是他是真的没有感情?所谓的离别,还是这样的离别,即便是他早已经经历数不胜数的次数,但是就如同那苦红一般,让人永远都无法习惯跟释怀。

    但人总得以各种的方式对自己好一点,又或者对身边的人好一点,伤疤总会愈合。

    东子使劲摇着脑袋,已经哭成了泪人,早已经说不出话来。

    “明天你跟徐饶启程。”赵匡乱摆了摆手说道,然后自己有些艰难的起身,离开有些温热但是气氛极其压抑的房间。

    刀叔冲徐饶使了一个眼神,徐饶跟了上去。

    屋外,赵匡乱如饥似渴的抽着一根烟,仅仅用了两三口就把一根卷烟抽到了只剩下烟屁股。

    徐饶默默站在赵匡乱的背后,看着这样一个男人一根又一根抽着烟,在徐饶看来,赵匡乱不是狼心狗肺,不是白眼狼,是太过注重感情了,注重到了一个徐饶还没有想象的地步,正因为如果,他才如此如此崇拜着这个男人,不过唯一遗憾的,是他听不到关于这个男人的故事了。

    “我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残酷了点?”赵匡乱说着,似乎是在问着徐饶,又像是在问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