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实话跟假话
    穆黄花捂嘴轻笑,就好似在看一个不像是孩子的孩子一般,而这个孩子,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穆黄花的笑容,然后痴了。

    手机铃声让狍子回过神来,这系统自带的一阵阵的手里铃声有些刺耳,狍子掏出手机,看着来电号码,放在耳边接通,对面直接传来许黄鹰的吼声。

    “限你小子十分钟之内给我滚下来,老子有大事跟你聊。”许黄鹰在电话那一边大声吼着。

    狍子把手机从耳边移开,而是冲穆黄花牵强的笑了笑道:“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穆黄花露出一个饱含深味的笑容,就没有了下文。

    不过这一次狍子却真真切切的笑了,尽管他所看到的,是这个女人那不知所云的笑容,但是这至少让他这个充满了各种悲剧与绝望的人生,有了几分叫做希望的东西不是。

    没等穆黄花仔细端详狍子这个丑陋无比的笑容,狍子拔腿就跑,飞一般的离开。只留下穆黄花有那么几分的留在原地,只不过这个冰山女人,脸上就那样挂着不清不楚的笑容,这对于来来往往的小白领们来说,简直就是比中了百万彩票还要罕见的事情。

    在楼下普桑看着手机时间的许黄鹰,正好过了五分钟的时候,狍子满头大汗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前,气喘吁吁的大口大口喘着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尽管狍子心中只想对许黄鹰骂娘。

    “上车。”许黄鹰哪里管狍子那一点点小情绪,很干脆利索的说着。

    狍子深深喘了一口气,压抑下去自己的情绪,又或者他也习惯了这种喜欢折磨自己的许黄鹰,坐在副驾驶,仍然感觉胸口就如同火烧的一般,这来来往往的电梯完全做不到十分钟能够下来的地步。

    “这是为了惩罚你不相信我,这次亲眼见到了吧。”许黄鹰发动普桑,一脸得意洋洋的说着。

    尽管狍子心中有几分火气,但是想想那楼上的女人,瞬间心情平静了下来,甚至有一种朝许黄鹰喊一声哥的冲动,但是狍子又很清楚,如果他喊出来,那么下一秒,估摸着他就会被许黄鹰无情的给踹下去,这是一点都不能商量的事情,狍子很清楚很清楚,这个许黄鹰的逆鳞,就是那个女人。

    而那个女人的逆鳞,会不会也是许黄鹰?

    狍子觉得或许如此,这让他嫉妒着许黄鹰有些发狂,毕竟让自己留在一个那样的女人心中,完全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而且许黄鹰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生根发芽了。

    “这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想不到你还有个这样的妹妹,我想她一路走来,一定因为你有不少负担吧。”终于喘过来一口气的狍子冷嘲热讽的说道,要是让许黄鹰跟穆黄花站在一起,即便是说破天,都不可能想到这两人是哥妹关系,这完全是两个八竿子,哪怕是一百竿子都打不着的两人。

    “怎么?咱也是澳门有头有脸的人物,再怎么说曾经我也辉煌过,不像是你这个小烂仔,一辈子贱命,从小就被人往泥窝里踹。”许黄鹰很神气的说着,一只手慢慢放在把脑袋放在他腿上的黑灌额头上,这有些慵懒的黑灌,似乎一点都没有精神,也许是因为这个新街平静了太久的原因。

    狍子冷笑了笑一点也为之所动的说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这个八竿子打着的妹妹,为什么姓穆?”

    许黄鹰那本来吊儿郎当的表情突然变的有些沉重起来,直接正视了狍子一眼说道:“这个故事,你确定你要听?”

    狍子的表情也凝重起来,他知道只要许黄鹰露出这个神情,就说明这一件事在许黄鹰的心中,到底是多么多么的重要,说他不想要知道是假的,也许是因为对许黄鹰的曾经好奇,又或者单纯的只是想要了解那个高不可攀的女人,又可能是两者都有。

    “听还不是不听?”许黄鹰再次问了一遍。

    狍子心中似乎在做着莫大莫大的决定,终于咬了咬牙,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我怕这个故事太过沉重,我背负都背负不起来。”

    许黄鹰一阵笑,使劲拍了拍狍子的肩膀,虽然狍子一脸的厌烦,边笑边说道:“还是你小子聪明,比我有脑子。”

    狍子一脸的鄙视,在许黄鹰的定义之中,只要是比他本人聪明,那么都是有出息的人。

    “不过小子,我劝你一句,不要对黄花又任何非分之想,不是我舍不得这个妹妹,是你真招架不了。”许黄鹰转移了一个话题说道。

    狍子一阵的恍然,这话,他好像刚刚跟那个武传志聊过,此刻他算是体会到了几丝武传志的感觉,看似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摸翻滚爬这么多年,要是连这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我还是别在这道上混一口饭吃了。”

    许黄鹰微微点了点头,一脸赞赏的说道:“如果要是没有这么几档子事,我真希望能够让你当我妹夫,那么肯定很有趣,而且你们的年龄也差不多。”

    狍子瞬间不淡定了,声音都有些颤抖的喊了一声哥。

    然后他只挨了许黄鹰一个板栗,许黄鹰却没有多说什么。

    这注定会成为狍子一个小小的心结,他开始想象,如果他真的拥有了那么一个女人,就凭他这一条烂命,到底能不能给予那个女人支撑起一片属于她的天空,是不是能够给予她一个在她的高度来说最平凡最平凡的生活。

    而答案,无论狍子到底怎么幻想,都是否定的,似乎没有任何可能性,即便是在想象之中,狍子都发现自己已经彻彻底底的输了。

    狍子终于放弃了自己这所谓的幻想,毕竟这不是能够养活自己,拯救自己的东西,也不切合实际,他不愿意相信会有缘分跟错过这一说,更别说所谓的珍惜,这些东西,都太过太过的奢侈了,对于一个没有明天的人聊十年之后,异想天开天方夜谭。

    普桑停在了钟山北路,下了车,在钟山的半山腰处,正好可以看到这半个北京的西城区,这渐渐落下去的太阳,放佛把这昏睡了一天的城市,慢慢的唤醒了。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让人沉醉其中的生活,但是光鲜的外衣背后,藏着的东西总是不堪入目跟触目惊心。

    这几乎没有了几辆车辆通行的钟山北路,狍子跟许黄鹰靠着普桑,跟这一座城市的气氛显的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就好似他们不属于这儿,虽然其中某人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但是终究还是这里不属于他们。

    站在这个所谓很卑微的至高点上,许黄鹰跟狍子纷纷点上一根烟,这两个饱含故事用各种手段爬到这个高度的人,也许会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但是此刻,他们都选择沉默着,谁都不愿意开口,又或者不愿意打破这气氛,

    两人一狗就这样陷入了这有些悲凉的气氛之中,虽然这两人一狗谁也不清楚这气氛到底是如何如何的产生的。

    许黄鹰眺望着不算远的北京城,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内心在做这让人看不见听不着的奋战。

    狍子沉默着,他知道许黄鹰不会无缘无故的把他带到这里,他甚至很清楚,此刻许黄鹰正考虑着有些话到底该不该说。

    “狍子,说实话,你觉得我待你怎么样?”许黄鹰打破这一份很难得的沉默说着。

    “还不错。”狍子有些敷衍的说着,只是他不爱说一些很肉麻很肉麻的话,又或者那些无比虚伪的豪言壮语,他只是觉得对许黄鹰,对他自己,都不值得矫情,也没有理由矫情,他们也矫情不起来。

    “我在想,如果此刻你是我的话,会不会能够把一些事考虑的更加清楚明了,也许就不会像我现在这般的纠结了,你一定可以,因为你的脑袋,的确比我的灵光,这是马三爷天天在我耳边嘟囔的最多的话,我耳朵都快长出茧子了。”许黄鹰说,脸上有几分笑,但乍一眼,却能够看出几分惨淡出来。

    “但是我这一生,的确是由你所改变的啊,如果没有你,我可能不会死,但是如果有你,我一定会死,但是此刻还能够这样活着,还能够痛揍一顿纨绔子弟,都是你给予我的。”狍子很云里雾里的说着,或许这些话,除了狍子本人跟许黄鹰,外人永远都听不明白,这是属于他们两人的故事,也唯独他们两人。

    “我怕就这样,把你的一生给彻底毁了,我很清楚,你能够走到这么一步,比任何人都要不容易。“许黄鹰弹掉已经见了底的烟头,再次点燃另一根,似乎是憋急了。

    “但是我总得再往前走不是吗?”狍子很实际的说着,像是他这种人物,没有背景,没有学历,没有天赋,没有人脉,他往前走,能够靠什么?不是就这一条命吗?

    “想听实话....还是假话...”许黄鹰声音有些颤抖的说着。

    “实话。”狍子默默的默默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