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显威
    狍子深深的吸完这一根红塔山,很有公德心的扔到了身边的垃圾桶里说道:“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玩玩?”

    武传志直接踩灭烟头,冷笑道:“我怕你被打死。”

    “反正我就是烂命一条,死了就死了,就是怕伤了你的金贵。”狍子冷笑着,这个小小混子的一副八风不动的模样,在武传志的眼中实在是可笑,而且是那种到了极点的可笑。

    “等会我就让你笑不出来。”武传志揉着手腕说着,然后冲狍子挑衅的摆了摆手,意识让狍子跟着自己。武传志当然有恃无恐,他在部队当武警的五年不是白混的,而且回来后散打擒拿术又没有落下,虽然看似瘦弱,但是撂倒几个二百斤的汉子不是难事,对于这一个一米七高体重唯有一百二十来斤的跑着,武传志完全有信心三秒钟撂倒。

    狍子双手插兜的跟了上去,其实他早已经注意到了周围那同情的目光,看来自己是踢到硬钢板上了,狍子这样想着,但是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畏惧神色,踢在钢板上又如何?狍子对自己这比钢板还有坚硬的骨头还是有信心的。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进了洗手间,周围的吃瓜群众一拥而散,大约是对这一场只有电影之中才会发生的闹剧有了定义,虽然他们很同情狍子,又很鄙视小人得志的武传志,但是现实无疑是刺耳的,那种小人物的逆袭,从来只活在一种小小的童话故事之中,那恐怕是连一个孩子都不会相信的童话故事。

    反锁上洗手间,穿着工装的武传志脱掉西服,敞开白衬衫,六块匀称的腹肌人鱼线。

    而狍子,只是在把手机放在了角落里,一脸的认真,这大约有十几平方的洗手间,就宛如一个角斗场,他也看出了武传志不是那种花拳绣腿,又或者从始至终,就没有小瞧过武传志。

    “说吧,你要怎么打?”武传志慢慢攥紧拳头,关节之处发出啪啪的骨头声,听起来无比的渗人。

    “谁倒下算谁输。”狍子很干脆的说着。

    “看在你还算是个爷们的份上,我不会把你揍的太惨,看你挺有种的,我也喜欢跟你这种人做朋友,但是你碰到我的底线了。”武传志突然有些老道的说着,就像是在极力模仿着一些电影之中的桥段,努力让他看起来成熟几分。

    在这个所谓的江湖摸翻滚爬了多年的狍子当然一眼就看透了武传志这小小的心思,只是没有点破,唯有一脸平静的说道:“你有你的底线,你知道我的底线是什么?”

    “是什么?”武传志脱口而出的问道,但是武传志还没有说完,一个鞭腿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抽了过来,武传志条件反射的做出防御的姿势,但是因为没有站稳太过匆忙的原因,直接被这强而有力的鞭腿给抽到了墙角上。

    没等武传志脱口骂娘,狍子紧接着几腿狠狠抽了上去,而武传志则死死抱着脑袋守着,任由这一腿一腿无情的打在他的肩膀,默默忍受着这巨大的疼痛,武传志很清楚,如果他此刻暴露出了弱点,肯定会被直接撂倒,他想不到这个狍子能够玩这么一出。

    或许他永远都不会明白,这个比什么都要看中规矩的江湖,又没有任何的规矩可言。

    有规矩就有束缚,有束缚就会变弱,这是很简单很简单的道理。

    打斗声从洗手间传了出去,几个胆子还算大的好事者听的一阵头皮发麻,想着这一顿胖揍之中,这个小混混肯定得住院十天半个月的。

    但如果要是他们看到洗手间中的光景,估摸着得惊掉下巴来。

    狍子没有打算给武传志任何喘气的机会,他知道他在技巧上,还有自己身体的硬件都远不如这个经过特殊训练的武传志,但是武传志江湖经验不如他多,这是他唯一唯一的优势,他不关心自己到底赢的光彩不光彩。

    武传志仍然死死的撑着,他就是不相信这个狍子能够不累,等狍子动作慢下来的时候,就是他反击的时候。

    终于,狍子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攻势已经完全不如刚刚那般的猛烈,就在狍子又一记鞭腿抽出去收回之际,武传志瞅准了时机,猛的冲出死角,趁着狍子收腿的空档,直接扑向狍子,他知道如果真到了近距离的肉搏,这个狍子觉得会死的很惨。

    突然,武传志不动了,虽然他的一只手已经死死抓住了狍子的肩膀,如果顺势提膝一杠的话,直接就可以让让这个小混混彻底栽在这洗手间之中,但是武传志额头上已经冒出一个个汗珠,愣是一动都不敢动。

    气氛僵硬到了极点,武传志脖子上的匕首在慢慢的往下深入着。

    武传志不该动,甚至他都不敢嘴硬说一句,因为看着狍子那黄毛之下眼神,无比的恐怖,甚至给予武传志一种只要他微微的反抗一丝,就会这锋利无比的匕首直接带走自己这么一条金贵的命。

    他终于明白,他所对上的,不是一个简单的小混混,而是一个彪悍的虎人,而且是一个手上不知道有多么命案的猛人,否则绝对不会给予武传志这种恐怖的压迫感,看来这一次所踢到铁板的人不是狍子,而是他自己。

    “这就是我的底线,明白了吗?”狍子的声音再次在武传志的耳边响起,不过这一次在武传志的心中,这有些阴沉的声音,无比的恐怖,甚至让武传志忍不住的颤抖。

    武传志吞下一口口水,动着颤抖的嘴唇说道:“你不能杀了,你杀了,不光光是你,即便是穆黄花都难逃。”

    “我想试试。”狍子手中的匕首再次深入几分,或许在身体硬件上他们有的一搏,但是在这种真正的生死面前,武传志在狍子眼中,就如同一个孩子。

    武传志彻彻底底的怕了,因为在狍子的眼中,他没有看到一丝的慌乱,就好似即便是他今天就这样死在了这里,狍子仍然能够一觉睡到天明一般,这算是彻底刷新了他的世界观。

    “杀了你,我顶多跑路出去几年,大不了永远都不回这北京,但是我仍然可以在中国的任何一个角落里逍遥的活着,抽着烟,喝着酒,操着各种各样的娘们,但是你这个金贵的家伙,就这样死了。”狍子缓缓的说着,这平静的声音传到武传志的耳中,就好似什么魔咒一般的恐怖。

    武传志感觉自己颤抖的腿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他从未如此恐惧过,也从未如此丢人,但是此刻在武传志的心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所谓的尊严之类的东西,他只想要活,这是一个对曾经的他来说最简单最简单的想法,但是对此刻的他来说却是最奢望最奢望的事情。

    “大侠,虽然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现在放了我,我可以保证不追究任何事,只要你放了我。”武传志硬着脑袋说着。

    狍子一阵冷笑,笑容之中带着各种各样的讽刺跟鄙夷,边笑边说道:“你到底有什么资本在这里跟我谈条件?”

    “大侠,你说吧,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只要你放了我,只要你放了我,放了我!”武传志有些歇斯底里的说着,无比的狼狈,狼狈到极点。

    “条件很简单,从此以后,不要打穆黄花任何的主意,这不是为了我,这是为了你好,那个女人,并不是你这个段位的人能够招惹的起的。”狍子说着。

    “就这一个?”武传志表情无比恍惚的说着,他已经准备好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是想不到狍子仅仅提出了这么一个看似不是条件的条件出来。

    “就这一个,你大可以出去后想办法报复我,找你那些狐朋狗友也好,找你老子也好,但是我都在西城区候着,我叫狍子。”狍子无比有恃无恐的说着,但是无疑是在下药,他现在不过是单枪一匹,说他不怕武传志报复是假的,但这欲擒故纵显然玩的不错。

    “狍子哥,就算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以后我还要多靠你照顾,我叫武传志,你可以叫我小武。”武传志声音颤抖的说着,其实他现在真有几分佩服狍子,看样子狍子也不大,甚至有可能要比他还要年轻人,在狍子身上,他看到了无限的潜力,全当自己做了一次投资,如果那一天狍子真成了西城区的大枭,自己怎么说也能够叫出一声哥不是,而且狍子能够受到穆黄花的青睬,完全可以说明这个狍子的背景肯定也不简单。

    如果武传志知道此刻的狍子仅仅是一清二白的话,不知道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狍子一脸的无奈,想着自己这一记猛药来的有些过火了,放下了已经没有战意的武传志说道:“这个就免了,需要你时会联系你,走吧,我等会再出去。”

    武传志使劲点了点头,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要掏心掏肺,他知道这是狍子在给他找一个台阶下,整理了整理衣服冲狍子歉意的笑了笑,离开了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