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都是缘分?
    翻过去这小小的插曲,许黄鹰直接一屁股在台阶上坐下掏出皱巴巴的烟盒,刚要叼在嘴边,想起了什么,把这盒小苏烟直接丢给了狍子。

    狍子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脑中空白的掏出一根,放在嘴边刚刚点燃,才注意到穆黄花正瞪着自己,狍子当然明白了什么,看着许黄鹰在一旁窃喜,狍子真恨不得在这里跟许黄鹰拼一个你死我活。

    深深吸了一口,但是心情却不能够平静一分,因为狍子实在有些受不了这个女人那杀人一般的眼神,这狍子感觉脚下想是针扎了一般,最终还是拗不过,踩灭了烟头,还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看穆黄花仍然直勾勾的瞅着自己,狍子干脆直接把整烟扔进了垃圾桶,反正又不是他的烟。

    许黄鹰死死咬着牙,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想着等会一定要让幸灾乐祸的狍子付出代价,他知道穆黄花对烟草味道反感,所以才扔给了狍子,没有想到被狍子反将了军。

    “少抽点烟不会坏事。”穆黄花瞅着像是没事人的许黄鹰说着。

    “戒了戒了。”许黄鹰看起来正义使然的说着,其中这一句他已经在穆黄花身边说了无数次,但是最后带来的结果只是烟瘾越来越重。

    穆黄花无奈的摇了摇头,干脆是眼不见心不烦。

    “过的怎么样?那个老徐家有没有欺负你。”许黄鹰说着,但是说过后许黄鹰就觉得这些话有些多余,他还真想不到什么地方能够让穆黄花受得委屈。

    “徐家待我不错,那徐老爷子敬我为贵人,那些看我不顺眼的亲信当然不敢露出什么声色,但是如果这年迈以高的徐老爷子哪天真的呜呼了,苦日子才来了。”穆黄花不以为然的说着,就好似像是某些小迷妹聊着她们心爱的明星一般的稀疏平常,但这寥寥几句之中,狍子能够听出几分波涛汹涌出来。

    “真打算在这个徐家扎下根?”许黄鹰说着,有些不解,以这一个武夫的思想,他想不通穆黄花为这个并不相干的徐家付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的。

    “走一步看一步吧,至少也要得那徐老爷子走了,我再考虑其他的,你也知道,如果我离开了徐家,马三爷会付出什么代价,想想跟在那徐老爷子背后也不是什么坏事,这些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是马洪刚永远无法给予我的东西。”穆黄花说着。

    “你过的开心就好,但是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千万跟哥说,别说是徐家,就算是那些大地主,我也敢牵着黑灌去给他们玩命。”许黄鹰说着,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无比的狼狈,但是这么一席话,连脑子最不灵光的狍子都不会质疑,跟了这么多天许黄鹰,在狍子心中而言,许黄鹰虽然常常会发神经,但是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狠角色。

    “就凭你们?连跟他们挠痒痒的资格都没有。”穆黄毛摸了摸黑灌的脑袋嘲笑道,不过脸上却划过一种转瞬即逝的幸福。

    许黄鹰哼哼了两声,显然是不服气,不过又找不到什么依据出来,唯有瞪着狍子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怨气。

    一通电话不合时宜的在这个时候响了,许黄鹰掏出那个诺基亚110,看着来电号码,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没有避开狍子跟穆黄花,接通了电话。

    “黄鹰,在哪里?”对面传来了刘汉之那粗犷的声音。

    “刚刚解决完那个黄大仙,用了这个号码,马爷出什么事了?”许黄鹰习惯性的找着烟,但想到刚刚自己的口粮已经被狍子扔进了垃圾桶。

    一根点燃的红塔山递在了许黄鹰眼前,许黄鹰抬起头,是一脸认真的狍子,手微微颤抖的拿着那根刚刚点燃的烟。

    许黄鹰接过放在嘴边深深的吸着,这个号码只有他自己知道,要是真形容起来,那么只能说是十万火急。

    穆黄花就这样看着这一幕,这一次没有表露出来不满,她很清楚,什么时候那一句话该说,什么时候那一句不能说。

    狍子偷偷看着穆黄花,想着刚刚的举动在这个女人面前怎么说都有些大胆,虽然刚刚解决掉了一个西城区了狠角色,但是在这个女人面前,狍子发现自己的防御力无限接近于零。

    不过他只看到穆黄花冲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一个让狍子毕生难忘的笑容。

    就好似这一座冰山所融化的雪水,是那么那么的温暖。

    “那些人来北京了,因为当年那一茬,现在刚刚坐上来北京的飞机,你现在立马来新街,记住,就你自己来。”对面的刘汉之特意叮嘱着了几遍,这足以证明这一件事的严重性。

    “好,我现在就赶过去。”许黄鹰说着,然后直接扣出来了诺基亚的手机卡,直接掰断说道:“我得走了,狍子你留下,跟着黄花四处开开,天黑之前我会回来接你,如果我没有来,你就直接回酒店。”

    狍子欲言又止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很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许黄鹰那凝重起来的表情,又把所有的话都憋了回去,他知道虽然他跟在马洪刚身后敢打敢杀,有些事他还是掺和不进来的,毕竟他只是一个外人。

    许黄鹰再次看向穆黄花正要说些什么,却被穆黄花打断道:“不需要解释,也不要告诉我,即便是你要告诉我我也不会听,现在我不会掺和到马洪刚的任何事了,也别问我为什么。”

    许黄鹰微笑着点了点头,大步走向普桑。

    “哥。”穆黄花喊道。

    许黄鹰停住脚,回过头。

    “别死了,如果你死了,我不能保证我到底能够做出什么疯狂事来。”穆黄花那么平静那么平静的看着许黄鹰,就好似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般。

    许黄鹰使劲点了点头道:“放心,你哥这一条烂命硬的狠,谁死了我都不会死,我还等着妹夫的德行呢,我还等着抱外甥呢,黄花,该努力努力了。”说完,许黄鹰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狍子,让狍子一阵莫名其妙。

    “滚!赶紧滚!”穆黄花直接变了脸,不过脸上浮现的,却是笑容。

    “好好好,我这就圆润的滚开。”许黄鹰上了普桑,一个飘逸的甩尾掉头,风尘仆仆的离开。

    许黄鹰一走,气氛瞬间尴尬起来,狍子有些手足无措的攥紧拳头又松开,他不是天生对女人没有任何抵抗力,但面对这样一个超乎他想象的女人,他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想不到又见面了。”穆黄花歪过头,看着额头上已经有着密密的一层小汗珠的狍子说道。

    狍子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穆黄花正看着自己,狍子老脸一红的说道:“想不到你还记得我。”活脱脱一副**丝模样。

    “当然记得,那时我真的以为你这个人快要死了,没想到还能够见到你,还是你在我哥身边,都是缘分啊。”穆黄花有些小女人的感叹的说着,说实话,她对狍子这一类人并没有什么厌恶,也没有什么见解,她并不觉得这些靠着一个又一个血脚印往上攀爬的小人物,到底有什么面目可憎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让人瞧不起的地方。至于她为什么仍然对那一天念念不忘,想着从这样一个干燥到枯燥的城市之中,突然见到一个拖着身子摇摇欲坠却死死支撑着的狼,换做是谁,都会难以忘怀,又或者难以释怀。

    狍子尴尬的笑了笑,想不到这个女人还记得那时最狼狈的自己。

    “我还有些要处理,要不要跟我上去走走?”穆黄花看了看手腕上小巧的百达翡丽的女式手表说道。

    “没问题吧?”狍子仰头看了看这大厦,虽然生在北京厮混了这么多年,说说也觉得悲哀,这种地方,他从来没有真正的踏足过一次,哪怕是一次,像是他这种连小烂仔都算不上的人物,自己都觉得没有踏入这种世界的资格。

    “这个会有什么问题。”穆黄花上上下下的看着狍子,身高一米七左右,说是骨瘦如柴也不足为过,一身黑色的运动服,白色的旅游鞋,虽然干干净净,但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是哪里淘来的地摊货,而且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狍子那一头鸡窝一般的黄毛,跟他那一张看起来并不出众的脸面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这样的狍子,如果抛开那犀利的发型,放在人群之中,简直就是最好最好的伪装。

    狍子难得的感觉有了几分底气,毕竟能够跟着这样一个美人走在这种高级白领才工作的地方,是一件很值得耀武扬威的事情。

    但是进入大厦后,狍子就彻底改变了自己刚刚的想法,因为他实在受不了那一个个可以说完全能够杀人的目光,让狍子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上了电梯,狍子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穆黄花看着狍子的样子轻笑着。

    狍子也挠了挠脑袋,跟着傻笑起来,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心中的畏惧感与压力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