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重逢
    西城区一栋知名的大厦楼下,这是徐家命脉的产业大楼,如果牵扯进来徐家的话,那么这一栋其实在北京算不上多么高耸的大厦,就变的伟岸起来,让人忍不住再次把头仰起来几分,才能够看到这栋大厦的楼顶。

    一个身穿黑白制服的女人站在大厦楼前,高挑无比的身高,外加那这傲人的身材,生着一张特别精致的容颜,特别是身上有着那一股强势,似乎这是这个女人跟那些同样生的同样骨架女人唯一的不动的之处,这也是这个女强人之中的女强人最让大多纨绔着迷的地方。

    虽然这样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却没见几个进进出出的高级白领敢搭讪,即便是几个纵横夜场多金的年轻人都不由的低起来头,显的格外的没有底气,这个空降过来的人事部部长,算是彻底让这栋本来其乐融融的大厦鸡飞狗跳,因为这个女人实在是过强势了,又或者说聪明,这个手中有着巨大权力的人事部部长来了一次大换血,简直让这一栋大厦的气氛冰凉到极点。

    这是穆黄花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正规的公司,在她看来,管理这么几百号白领,跟管理一家巨大的赌场所比拟起来,有些太过没有压力了点,虽然她对这个茶叶产业无从而知,甚至只是知道一个名字,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她发挥她的本色,或许这就是徐丰年如此看重穆黄花的原因,因为在这个聪明到不像话的女人身上,徐丰年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不可能。

    就在所有人都议论着这个手拿尚方宝剑的人事部部长到底在门外等着什么样的大佬的时候,一辆普桑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在这一位冰山美人眼前停下,更可怕的是,通过侧脸,他们第一次见到了这个部长的笑容,这如同冰山瞬间融化的笑容,比起那一份冰凉是那么那么的治愈人心。

    “我喜欢他。”一个戴着眼镜趴在窗台边偷看的胖子满脸通红的说着,大有非这个女人不娶的架势。

    在胖子身边站着一个留着一丝不苟的背头长相俊俏的年轻人,这个背景大有来头的年轻人白了一眼胖子说道:“你说我们宣传部三十二号爷们那个不是。”

    “能够见到这个笑容,感觉死了都值了。”一个黑黝黝的汉子在身后一脸幽怨的说着,满眼嫉妒的看着那辆老款普桑,想着那普桑车上到底是什么人物。

    “那你的命也太不值钱了。”长相俊俏的年轻人鄙视的说着。

    黑黝黝的汉子咬了咬牙,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虽然他完全可以把这个身板完全不够看的年轻人轻易揍个半死,但是他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背景,唯有敢怒不敢言。

    “都看什么,回去工作。”一个国字脸的浓眉男人喊道,看着这一排排趴在窗台边变成了**丝的家伙们。

    “好好好,邢主管。”胆小的胖子说着,恋恋不舍的再次看了眼穆黄花,格外留恋的走了。

    最后仅仅剩下这个俊俏的年轻人还站在窗边。

    “小武,别傻看了,这个女人的背景可不简单,而且你也绝对搞不懂,即便是你老子都不一定能够搭上这一层关系。”本来发怒的邢主管走到年轻人身边,表情突然变的柔和的说着,看来也是很顾忌这个年轻人的背景。

    “水有这么深?”年轻人满脸名为**的东西看着楼下这个身材极品到一种程度的女人。

    “小道消息,她好像是徐家亲自调派过来的人,而且跟徐老爷子的关系匪浅。”邢主管靠近小武的耳边小声说着。

    小武的表情突然变的有些不屑,其中还有几分嘲弄的说道:“不会是那个老东西的玩物吧。”

    “这个谁都说不准,对这个女人的心思,你就别想了。”邢主管一脸深味的拍了拍小武的肩膀,说他对这个女人不动心是假的,但是也仅仅是动心而已,他知道在这个女人的眼中,他没有任何的资本,甚至连名叫资本的东西都算不上,这是积累了大辈子阅历给予他的自知之明。

    “惹不起我还看不起吗?”小武冷笑着,仍然死死盯着穆黄花,他想要看让穆黄花笑出来的男人,到底是一副什么德行,还开着一辆普桑,小武粗略定义为了玩扮猪吃老虎的纨绔罢了。

    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一幕,那一辆快要散架的普桑上下来一个看起来可以说的上不堪入目的男人,戴着一个老旧的黑色帽子,一身土的掉渣打扮,露出来的半边脸上还有着没有刮掉的胡渣。身高本来就不高,还弯着背,跟大街上那些失意不得志混混僵僵的大叔一个德行,而且更奇葩的是,在这个男人身边,还带着一条摇着尾巴的土狗。

    正当小武的表情慢慢凝固起来的时候,穆黄花紧接着做了一个让他惊掉下巴的举动,穆黄花直接扑到了这个男人怀中,完全就像是某些谈恋爱的小女孩。

    “我艹这个家伙什么来头!”小武语气颤抖的说着,完全的不淡定起来,他想着,这个普桑上面的家伙,要么比他高贵,要么比他多金,要么比这个女人还有强悍,否则到底有什么资格能够征服他心目之中的女神,一瞬间,小武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彻底的刷新了,仅仅握着拳头,恨不得这就冲下去一拳把这个家伙给放倒,然后告诉穆黄花,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虽然邢主管同样的一脸吃惊,但是没有表现的跟小武一般的明显,他一点也不相信这个强大到不能再强大的女人会犯这种唯有小女人,又或者小女人都不会再犯的错误。并从着事出无常必有妖的真理,他只是平静的看着,他知道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否则她怎么会如此的强悍,即便是这个下车的男人再不堪入目的几分,他都不会觉得太惊讶。

    “凭什么!”小武浑身颤抖的说着。

    “沉稳点,这事儿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真的以为穆黄花会找这么一个男人?两个星期就让这死气沉沉的大厦换了模样的女人,她能够犯这种低级错误?”邢主管有些苦口婆心的说着,如果要不是这个小武的老子给他塞的那满满的钞票,他才懒得给这个孩子说教,只能够说需要小武领悟的东西,还太多太多了。

    但看小武那气的满脸通红的模样,显然是没有把他的话听到耳中,邢主管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现在的小武,他说什么话都不一定能够听到耳朵里去。

    那一辆普桑上,狍子此刻真的有了哭的情绪,他怎么不会记得这个女人,此刻狍子的心情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了,他想不到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虽然人生处处有着惊喜,而这个惊喜,也突如其来的有些太过太过意外了点。

    “对了,黄花我还带了一个朋友,也是我的挂名徒弟,小狍子,赶快给我滚下来。”许黄鹰笑道,时隔这么久再次见到穆黄花,而且是生活的看起来不错的穆黄花,许黄鹰是打心眼里的高兴,甚至此刻真的以为自己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其实他也无比的明白,跟在马洪刚的身后,下场也只有一个。

    穆黄花看向车中的驾驶座,表情也微微错愣了一秒,但是心态远远高于狍子太多太多的她,瞬间就把情绪给隐藏了下去,但是穆黄花此刻说不惊讶是假的,毕竟那一次对眼,给她留下无比深刻的印象,他们两人都相互明白对方有着太多太多故事的对眼,或许虽然看似不起眼,但是也许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事情。

    许黄鹰当然也注意到了两人那算不上微妙的变化,挠了挠脸颊疑惑的说道:“怎么?你们两个认识?”

    穆黄花微微摇了摇头。

    许黄鹰没有追问下去。

    狍子有些机械的下了车,满脸通红,或许在惊讶过后,才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强大的气场,浑身僵硬的走到这个女人身前,伸出那一只布满老茧的手说道:“我叫狍子。”

    “穆黄花。”一双白的有些苍白而且冰凉的手握住了狍子那炽热的手,但是因为太过激动的原因,狍子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这么一份触感,女人就松开了手,不过这好听的声音还是让狍子恍惚了一阵子。

    “这小子,本来还挺能说的,怎么现在就这么老实了,说吧,你们两个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故事?”许黄鹰打趣道,任谁看都能够看出狍子此刻的模样有些不正常。

    狍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在这个女人眼前,他就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虽然这个强势无比的女人身上并没有有着太多的敌意,但是狍子还是觉得不敢正视这个女人的脸。

    “我说我们见过,你信吗?”女人破天荒的说着。

    狍子额头上流下一滴豆大的汗珠。

    “不信。”许黄鹰很干脆的说着,断了一切狍子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