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黑色的成长
    一场看似由意外引发的大火,却没有伤及任何这座居民楼的住客,却找出十几具早已经看不出模样的尸体,当然,这个骇人听闻的东西并不会传到大多人的耳中,不过在有心人眼中,这一场火灾显然没有表面上所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本来一直当着笑面虎的马洪刚终于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这种大事件。

    居民楼的地下停车场,狍子叼着一根烟头,正在这一辆宝马x6上泼着汽油,而许黄鹰则背着一个撑的鼓鼓的背包,一脸的满足,身边的黑狗一圈一圈的在他身边转悠着。

    “多好的车啊,烧了真tm可惜,我都从来没开过这么值钱的玩意。”许黄鹰很有说风凉话的嫌疑,脸上挂着一幅幸灾乐祸的模样。

    “可是这车的主人就这样死了,你愿不愿当?”狍子没好气的说着,似乎一副完全瞧不起自己这个领路人的样子。

    许黄鹰撇了撇嘴,知道狍子这一张嘴的威力,就没有偏执下去,而是靠着这即将要消失的宝马x6说道:“弟弟啊,别怪哥,哥是真救不了你,就为了咱的春秋大业,就委屈委屈你了。”

    看着许黄鹰那入戏太深的模样,狍子有一种一巴掌扇死许黄鹰的冲动,跟许黄鹰在一起,每一天都会有几次先要一巴掌打死许黄鹰的冲动,即便是脸皮再厚脾气再好的人在许黄鹰这厮面前,才会发现自己这一副好脾气到底是多么多么的脆弱,谁也想不到这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神经质。

    “还春秋大业,春秋你大爷。”狍子掏出打火机说着。

    许黄鹰连忙躲到一边去,幽幽的说道:“狍子,你忘记曾经我们许下的诺言了吗?怎么我也是你师傅,也算是你半个长辈,你怎么能够说这样的话,我可是很伤心很伤心的。”

    狍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不到从许黄鹰这个纯到不能再纯的爷们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会有这么大这么大的杀伤力,强忍这心中跟生理上的呕吐感,狍子把点燃火机把火机扔到汽油之中。

    一时燃起熊熊大火,两人就如同在拍某些动作电影一般,在大火之中离开地下停车场,但是却没有任何电影之中的爆炸,跟各种各样的慢动作。

    “果然电影之中都是哄人的。”许黄鹰坐上两人开来的普桑说着,谁又能够想到,这开着老式桑塔纳的两人,刚刚烧毁了一辆崭新的宝马x6,还背着一个装满二百万的书包。

    “把包里的钱处理掉吧,都是黑钱,我怕花出去给马爷惹了麻烦,我怕让马爷牵扯进来这个案子,这不是我们能够担待的起的。”开着车的狍子说道,这完全是跟他那还算稚嫩脸庞完全不相符的事情,如果姑且可以把这当成成长的话,这无疑是最黑色最黑色的成长,一个生在最黑暗最黑暗街头的孩子,所看到的世界,不会有着一丝一毫的白色,跟狍子比起来,大多人无比是最幸运最幸运的幸运儿。

    许黄鹰一脸的不舍,不过还是揉着狍子的肩膀说道:“小子,进步挺快啊,都有大局观了,看来再过上个两三年,我都要喊你当师傅了。”

    狍子却摇着头,以一种很复杂的神情看着这辉煌的城市说道:“我叫你一声师傅,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或许狍子总是一副瞧不起许黄鹰的模样,但是在心中,对狍子而言,这个无比不堪的家伙,要比任何人都要高贵,如果没许黄鹰,他估摸着早已经死了,假如有机会活了下来,那还是一个活着比任何人都要下贱的小烂仔。

    对许黄鹰的敬畏,不光光是因为来自于许黄鹰对他的救赎,还有许黄鹰那毋容置疑的实力,甚至连许黄鹰所养的狗黑灌,狍子都恨不得当成祖宗一般的伺候着。

    “少来这些,这些钱先放在我这里,总有时候能够用的到,我不花便是。”许黄鹰直接把书包扔到后座,那完全不在意的模样,似乎这书包里装着的不是一堆钱,而是一堆垃圾一般,要可知道这沉甸甸的重量,到底是多少人一辈子都想要触及的东西。

    想想也觉得可笑,当你手上真攥上一大把一大把的钞票的时候,这东西又变的一文不值,只有那个时候才会发现,这些人所造出来的纸张,并不能拯救自己的生活,又或者灵魂,所带来的东西,唯有一阵阵的折磨。

    当然,虽然如此,仍然前赴后继的有着无数的小人物,为了这一份折磨,在拼命拼命攀爬着,为了一个无比虚幻的梦境在做着各种各样不堪入目的事情,蛇也说不出他们到底算不上是悲哀,只能够用遗憾这个词汇来形容。

    如果上这个世界连一个小人物都可以不付出些惨痛的东西拥有一切,那么一定会是某些地方出问题,这是雷打不动的秩序,比任何任何的神明都要百分百的秩序,任何人都无法违背。

    “先不要回酒店。”许黄鹰抬了抬帽檐说着。

    “那我们去哪?”开车的狍子说着,现在他没有什么信仰,只是在马洪刚拼命摄取着一种叫做城府的东西,在许黄鹰身上吸收着各种各样的杀人技,虽然不得不说他在一步步的强悍着,但是就他现在所处的世界而言,这些东西,还远远的不够,他还需要更多更多,多到现在的他都还无法想象。

    “去见一个人。”许黄鹰倚在副驾驶上叼起烟说着,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其中还有着几分小人得志的味道,但是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而小瞧了这个整天戴着帽子在外人面前并不言笑的男人的话,那么一定会从这个男人身上付出最惨痛最惨痛的代价,这同样也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谁?”狍子刨根问底的说着,在许黄鹰身上,他找不到任何正经可言,所以什么事情都要问清楚,否则被许黄鹰带上了道都不知道。

    “我常常跟你提起的人。”许黄鹰故作神秘的说着。

    “你妹妹?”狍子不假思索的说着。

    “聪明人聪明人。”许黄鹰拍着手说道,似乎是心情大好,或许是跟要见的人有着关系。

    “她的铁事我都听出茧子了,不过你连一个名字一个模样都不告诉我,你要我怎么相信会有这么一号人,你不会又要带我去什么不夜城之类的地方吧。”狍子一脸不相信的说着,他可不相信跟许黄鹰扯上关系的事情,会有什么好事。

    “我是那种人吗?再说我有那么无聊,我不喜欢那种风尘货色。”许黄鹰把脚抬起来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但是这个浑身都透露着猥琐的家伙,此刻突显的无比的不伦不类,就拿现在的许黄鹰来说,估摸着在一个外人眼中,做梦都想不到他杀人时的模样。所以才说,看一个人,往往并不是通过表面来定义,越是一些正人君子,内心越是疯狂到抽象乃至扭曲。

    “我可听汉之哥聊过你跟澳门一枝花的事情,为了一个风尘女子你可是杀了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人。”狍子调笑道,虽然如此,他对许黄鹰的事迹可是打心眼的崇拜,说粗鲁点,许黄鹰就是那种纯到不能再纯的爷们,一生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忠义。

    或许这些故事看起来赏心悦目,但是在狍子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或许放在二十年前,许黄鹰这种人可以混的顺风顺水,但是现在这个时代不同,忠义往往是用来定义傻子的,如果没有马洪刚的话,足够许黄鹰死上十次百次了。

    “梅花不同,她是卖艺不卖身,不需玷污我女神。”许黄鹰犟道,不忘再次强调了一遍卖艺不卖身,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催眠着狍子,还会在催眠着他自己。

    “好好好,这一次姑且信你一次,就去会会你妹妹,说给我一个名字也好。”狍子说着。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穆黄花。”许黄鹰说着。

    狍子笑出了声,那张本来还能够看的下去的脸笑起来显的格外的丑陋,也算是应证了那一句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但是听到这个有些土气的名字,他是打心眼的控制不住。

    “不许笑,我在聊正经的。”许黄鹰说着,虽然此刻他也在笑着。

    “我不笑我不笑,不过你能够保证我在见到这个穆黄花的时候憋住吗?对了,师傅,你这个妹妹到底来自哪个村的,不会是那个洗浴中心的技师吧?”狍子说着,往往一席话就能够把许黄鹰损的体无完肤。

    许黄鹰捂着胸口,他知道他怎么也说不过狍子,干脆看着窗外生着闷气说道:“狍子,我保证你见到她的时候,什么都笑不出来。”

    “不会是让我哭吧?”狍子调侃着,当他听到这个如同现编出来的名字,已经算是彻底的不相信许黄鹰所说的了,如果说真的是煞有其人的话,估摸着他真敢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