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输了?
    徐饶一步步走出似乎要把他永远留下的河水,一步步走的无比艰难的走到赵匡乱的身前,浑身颤抖的说着:“师傅,我做到了。”

    “你做到了。”赵匡乱扶住倒向他的徐饶,摸到徐饶的身体,他感觉到的是透骨的凉,甚至徐饶的皮肤要比那湖水还有冰凉,或许这刺骨的寒意已经彻底的入了徐饶的骨子里。

    赵匡乱的手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红色的药丸,一只手扶着的徐饶,另外一只手扒开徐饶的嘴扔了进去,然后慢慢把徐饶平放在冰面上。

    “师傅,你给师哥吃了啥子?”东子当然注意到了赵匡乱的动作。

    “一个他一点都陌生的东西。”赵匡乱神秘的笑着,就这样默默看着躺在冰面上的徐饶,如果想要硬把徐饶从底下那个世界硬生生拉到上面那个世界,光改变徐饶的一个心是不够的,需要从骨子里换起,彻底把这一副骨架换一个模样。

    只有这种最极端最极端的刺激,才能够让徐饶进入一种可以接受一切的状态,骨头里的寒意这个时候如果处理不好,徐饶弄不好这一辈子就这样废了,但要是处理好的话,至少可以让那本来已经到了极限的骨头更加坚实几分。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即便是一个傻子习得都能翻天覆地的功夫,更没有什么捷径,洪擎苍的七步杀不是,他的御虎也不是,只有这种一点一点的折磨,才会让一头鸡做到鹤立鸡群,这是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原理,不过这个原理却被很多很多的聪明人所忽视了,总以为能够走出什么捷径出来,如果没有那种可以改变天局的大智慧,那么就有一副可以无战不胜的身体,如果这两样都没有的话,想要往上爬,笑话。

    就是如此如此的现实。

    第一步已经做完了,接下来赵匡乱要昏迷的徐饶所面对的,是第二步,当然会比第一步更加的凶险,这一道一道的试炼是不会给予徐饶任何喘一口气的时间的,即便是此刻的徐饶已经昏迷了过去,但是仍然需要面对。

    光着身子躺在冰窟上的徐饶,表情平静,就好似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一般,似乎刚刚赵匡乱给徐饶所喂下去的药丸没有任何效果,但是赵匡乱却一点也不着急,尽管东子已经死死攥住了他的手,他知道东子是担心徐饶,但是他又何尝不是。

    刚刚他给徐饶所喂下的,不是旁物,正是徐饶所经量过而且毕生难忘的一味药,苦红,这由三十多味草药所做的一味药,刚刚他给予徐饶所喂下的,是相当于徐饶曾经两倍的分量,而且不是以药汤的方式,而是以药丸的方式,如果正常的徐饶吞下去,估摸着会被这浓烈的苦红给火火的烧死,但是此刻的徐饶不同,因为那一份刺骨的寒意已经入了徐饶的骨子里,所以苦红这一份心头之火,是烧不起来的,但折磨肯定是会有的。

    虽然这才是赵匡乱的目的,但是这完全不顾及徐饶身体的做法,完全就是在透支着徐饶的生命力,但是赵匡乱无比的明白,对于此刻的徐饶来说,能活到七老八十,完全就是最遥远最遥远的事情,再活五年也好,十年也罢,对此刻的徐饶都不重要,他只要徐饶能够有明天就够了,剩下的都不会去操心,也没有意义。

    慢慢躺在冰面上的徐饶有了变化,那原本苍白的身体,慢慢变的有些红晕,慢慢的这红晕变的越发的强烈,本来徐饶那平静到安详的面孔慢慢变成了挣扎。

    徐饶的臆想之中。

    原本自己正处于一片的空灵世界,无比平静无比平静的躺着,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的疼痛,甚至没有冰凉,更没有火热。

    突然之间,这原本空灵的世界变成了血红色,涌上来一股热浪,这浓烈的热浪呼啸而过,席卷着这一个平静的世界,徐饶怕了,起身拼命的跑着,但是身后那热浪紧随而至,自己的身体突然变的格外格外的沉重,一瞬间就被这浓浓的热浪所席卷。

    徐饶满身汗水,忍受着能够把他烤熟的热量,一点一点的往前攀爬着,他听见了河水的声音,放佛听见了天籁之音,即便是前方是那小兴安岭最刺骨最刺骨的河水,他都要跳下去,他已经完全忍受不住这热意了。

    但是无论他怎么攀爬,怎么挣扎,都无法让自己沉甸甸的身体移动分毫,无力的转过身体,看着这热浪变成了那恐怖的鬼脸,似乎在笑着,在折磨着。

    又是那么一瞬,一道白光闪过,徐饶感觉背后一凉,那火红世界的边缘闪过一道白光,他能够看到,一只巨大的冰鸟,吐着一股寒流慢慢冰冻了这个火热的世界,席卷而上仅仅是徐饶转过头的功夫,这个空灵的世界就变成了两种颜色。

    红色与白色。

    火红色的鬼脸愤怒了,冲向那巨大的冰鸟,这一火一冰就这样撕咬在了一起,战况惨烈。

    不过却苦了徐饶,一会鬼脸占据了上风然后热的徐饶恨不得自己都融化掉,又一会那冰鸟占据了上风,那刺骨的寒意把徐饶冻的浑身僵硬。

    “师傅,师哥他这个样子没事吧。”东子死死攥着赵匡乱的手,满脸恐惧的看着在冰面上不停打着滚的徐饶,一会身体通红,一会身体苍白,就像是着了魔一般。

    赵匡乱没有点头,同样没有摇头,其实他也不确定,因为这种可以说的上疯狂的法子,他没有对第二个人用过,但是在御虎那书上,那本写下这一本书的人,的确做到的,或许跟那人比起来,徐饶连一个渣滓都算不上,但是他还是执意做了,因为在刚刚徐饶再次进入水面后,赵匡乱就有一种错觉,或许可以,他可以赌上这一把,他认为徐饶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也会义无反顾的压上这么一把。

    但是此刻看着痛苦到极点的徐饶,即便是内心坚定到不能再坚定的赵匡乱,突然有那么几丝的于心不忍,甚至有些做不到无动于衷,他开始慢慢怀疑起来,这对徐饶来说,到底是不是公平的,又或者徐饶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多这么多。

    “来我这边吧,我会给你无边的宁静,再也不会有什么苦红了,再也不会有什么十公里,再也不会有任何那小兴安岭的一丝一毫了。”冰鸟发出尖锐的声音说着,这尖锐的声音在徐饶的脑中不停不停的回荡着,让徐饶一阵头疼欲裂。

    “来我这边吧,我会给你无边的折磨徐饶,难道这不是你正想要的吗?”那鬼脸发出那低沉的声音,似是咆哮。

    徐饶呆呆的坐在原地,看着这冰鸟,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他的世界突然的平静,没有任何疼痛,就好像躺在一张巨大的床上自己在昏沉沉的睡着,并不用担心自己什么时候醒来,也不需要关心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睡去,可以放心大睡,即便是永远永远都不醒来都没有任何问题。

    “来吧,我会给你永远的宁静,再也不用奔波了,再也不用恍惚跟迷茫了,让那些所谓的世界时代都滚去一边,那都是毫无意义的。”冰鸟在空中盘旋着,声音放佛正如同一个魔咒,不过却让此刻的徐饶睡的格外格外的安详。

    赵匡乱皱了皱眉头,本来还在挣扎的徐饶突然不同了,那死死攥着的拳头在这一刻突然松开,身体也变的煞白,似乎像是睡了。

    赵匡乱走了过去,摸了摸徐饶冰凉的额头,摸了摸徐饶的心跳。

    一切都停止了,赵匡乱呆呆的摸着徐饶的胸膛,他感受不到任何跳动。

    东子看赵匡乱的样子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脑中瞬间回荡着跟徐饶的点点滴滴,虽然这个家伙并不算太过的招人待见,但是东子却打心眼里想要跟徐饶交一个朋友,完全掏心窝子的那一种,心瞬间的绞痛,少年已经不想要再体会第二次这种感觉了。

    赵匡乱不相信的摸着徐饶的胸膛,似乎想要找到一些什么,但是找不到任何,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徐饶活下来的依据,一屁股在冰面上坐下,他浑身颤抖的卷着一根烟,这样一个徐饶,一个吃了太多太多苦头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这苦头所带来回报的徐饶,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虽然这是常有发生的事情,但是赵匡乱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结局。

    如果没有他,或许徐饶离开小兴安岭,有着郭野跟洪擎苍这两个巨大的靠山,或许会活的风调雨顺,小小的努力一把,应该就能够到达北京那个俯视众生的高度,然后尽情的挥霍着一切,过着曾经的徐饶最向往最向往的生活,但是这一切全部都是成了泡沫,如果没有他的话,徐饶就不会死了。

    赵匡乱自责着,无疑的是,这一场豪赌,他赌输了,输的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