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锻骨
    再一次呼吸到这难得的空气,徐饶只感觉到那一份无比刺骨的寒冷似乎是消失不见了一般,甚至让徐饶有几分释然的感觉,放佛就这么一瞬,一切都平静了,就好似刚刚那些折磨在这么一瞬间全部都变成了梦境一般,但是手中紧紧握着的石头却在告诉着徐饶,一切都是真的,这一切并不是梦境。

    把石子扔出水面,徐饶不算是仰望的看着赵匡乱,东子已经坐在了岸边,冻的浑身颤抖的看着徐饶,就像是在看着什么怪物一般,即便是如同这山里畜生一般无法驯服的东子,此刻都由心的佩服徐饶的意志,如果说这是一个并没有任何天赋的人所做到的,估摸着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徐饶,恭喜你过了第一关。”赵匡乱拍着手说道。

    徐饶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在水中艰难的爬了上来,有点不适应这岸边的感觉,摇摇欲坠,一阵寒风吹过,让徐饶很怀疑自己的血液都跟着结冰了。

    赵匡乱则是一脸凝重的看着徐饶发红的身体,这就是那苦红的威力吗?赵匡乱暗暗摇着头,想着这一记猛药,是不是不算是太猛了点。

    打着哆嗦披上衣服,徐饶看着陷入沉思的赵匡乱,并没有打断赵匡乱的思念,而是瞧着仍然光着屁股的东子,正如同东子心中所想一般,徐饶同样是由衷的佩服东子,被东子击败,徐饶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挫败感,毕竟东子只是一个孩子,这一件事过后,算是彻底泯灭了徐饶心中那仅有的一丝优越感。

    “现在什么感觉?”赵匡乱回过神说道。

    “冷,刺骨的冷。”徐饶说着,感觉这冰冷的河水似乎是浸入到了自己的骨子里。

    “仅此而已?”赵匡乱看着浑身发红的徐饶说着。

    徐饶活动了活动胳膊,并没有其他的感觉,只感觉自己的骨头有些微微的疼痛感,这是寒气在对自己骨头的折磨。

    “再来一次,徐饶这一次你自己来。”赵匡乱直接开口说道,虽然说的无比豪爽,不过听在徐饶的耳中,这简直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刚刚那种感觉,徐饶是这辈子不想再体会第二次了,但是这不到十分钟的时候,自己又要跳下去,这简直是对徐饶身体还是内心最大的折磨。

    徐饶不为所动的站着,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就像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如果你想要放弃的话,那么就真的结束了,只能够说明你不是习得这御虎的料。”赵匡乱抱起胳膊说着,细细的看着徐饶每一个神情最细微最细微的变化,似乎连徐饶的一次眨眼都不愿意放过。

    徐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是做了莫大的决定,扔下去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步一步走在冰面上。

    东子一副看着壮士的神情,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放佛徐饶这不是跳河水,而是去上战场一般。

    终于走到了缓缓的河水前,浑身*的徐饶慢慢用脚尖碰了碰河水,又是那熟悉的刺骨的寒冷,自己刚刚身上的炽热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忍不住退缩的寒冷。

    “徐饶。”背后传来赵匡乱的一次呼喊,这一句并没有那么的震撼,就像是轻轻的所叹出来的一般,但是停在徐饶的耳中,却让徐饶的身体为之一振,猛的一个猛子钻进了水中。

    赵匡乱这才暗暗点了点头,这才是他想要看到徐饶的样子,他必须要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极限,然后超越极限。

    刺骨的寒冷再次弥漫全身,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次要比第一次更加更加的强烈,徐饶感觉自己身子的所有的骨头,就这样废掉了。

    东子一副于心不忍的看着徐饶,他知道这种滋味,这跟第一次跳完全是两码事,冷冰冰的身体再次跳入冷冰冰的水中,会发生什么样的效应,东子想想就觉得有些背后发凉。

    “徐饶,动起来。”赵匡乱说着。

    徐饶现在此刻比任何人都想要让自己的身体动起来,但是自己是真的无法让自己这硬邦邦的身体再冻起来,只能够这样平静的感受着寒意一点一点的慢慢入侵到自己的骨子里,这简直就是最大的煎熬,此刻徐饶才想到那炽热的苦红到底是多么多么的可爱。

    “再这样下去,师哥会死的,师傅...”东子求情的说着,看着徐饶的身体一点一点变的苍白,东子有些于心不忍,这完全就是送死的勾当。

    赵匡乱却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东子有些事你不明白,这一跃不是我要他跳下去的,而是他自己选择的,他可以在任何时候离开河水,但是他没有离开,东子虽然你生的苦了点,但是徐饶跟你不同,你虽然现在不需要扛下一些东西,但是有些东西,已经必须需要徐饶来扛了,谁也不能替他,你也不行。”

    东子看着赵匡乱那认真到不能再认真的表情,把那些于心不忍的全部都憋回了肚子里,远远的看着徐饶,心中暗暗祈祷着,但是徐饶一动不动,就如同死了一般躺在河面上,身体一点一点的苍白。

    赵匡乱手指有些微微颤抖的卷着一根烟,却怎么也卷不好,他在赌,就如同他第一晚让徐饶面对那大虫一般,虽然他不愿意把人生全部放在赌注身上,但是为了让徐饶下一步能够好走一分,这一场豪赌,他就必须赌。

    这是他不得不选择的一条路,同样又是徐饶不得不选择的,因为只有这样,也唯有这样,徐饶才能够伸手,有着千分之一,百分之一,十分之一的几率所触碰到那天空。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每一秒都过的如此如此的缓慢,东子聚精会神的看着徐饶,赵匡乱则手指颤抖的卷着那一根烟。

    徐饶再一次感觉自己的意识被抽出了体外,就直接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感觉这河水慢慢拍打着自己的耳边,但是这如此如此轻抚的河水打在他的身上,却是那么那么刺骨的疼。

    似乎想要抓住自己所被抽出的灵魂,但是徐饶却怎么都无法让自己的手指移动分毫,这一次他真的到达极限了,这无比平静无比平静的河水,要比那苦红还要折磨人心,至少对徐饶而言。

    徐饶已经放弃了一切的挣扎,只希望自己此刻能够随着这河水随波逐流,回到那个属于他的地方,然后静静的睡下去,听不到北京的车水马龙,看不到北京的灯红酒绿,同样也听不到小兴安岭那些畜生的怒吼。

    尽管内心之中还充斥着不能够倒下这一句,但是徐饶相信着自己会带着这一份不能够倒下而死。

    这突然的平静之中似乎闪出了亮光,徐饶缓缓睁开眼,那本来缓慢的心再一次剧烈的抖动,眼前放佛出现那么一个女人,他看不清那个女人的容颜。

    心再次跳动着,好像是对早已经放弃的徐饶最后的救赎。

    徐饶恍惚着,又清醒着,只感觉那个女人在越走越近,一首歌慢慢传到了他的耳中,是那么那么的熟悉,只不过自己怎么都想不出自己到底从哪里听起过,甚至脑中找不到任何任何的关于这个女人的回忆。

    他失声喊出一个名字,但是这个名字,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心剧烈的跳动着,一种扎心的疼痛取代了这一股刺骨的寒。

    一腔滚烫的血猛的流下,徐饶猛的握紧拳头。

    可能是一分钟过去,但是对东子来说,放佛过了整整一天。

    赵匡乱终于把烟叼在了嘴边,划开火柴点燃。

    徐饶动了,四肢打出水花来,然后猛的钻进了水中。

    “哇!”东子如同见鬼了一般,好像这就是那刀叔常常所嘟囔着回光返照这一说。

    赵匡乱的嘴角微微扬起,轻轻吸了一口烟,摸着东子仍然有些冰凉的脑袋说道:“东子,这可不是回光返照,这叫浴火重生。”

    “师傅,浴火重生啥意思?”只会写出自己名字的东子不解的说道。

    “就是村口那没有人要的小黑猫,变成一条大虎。”赵匡乱咧开嘴笑着。

    一块石头扔出了水面,就在赵匡乱这一句话刚刚落下,赵匡乱死死咬着烟头,看着徐饶就这样再次扎进了河水之中。

    东子惊讶的张开了嘴,此刻的徐饶,就好似在温水一般来去自如,一点都感受不到这河水的刺骨,在徐饶的眼中,东子看到了毫无畏惧,毫无畏惧,最后还是毫无畏惧。

    赵匡乱深深吸着烟,但是刚刚吐出那么一口,又是一个石子扔了出来,重重的落在了赵匡乱的脚边,等赵匡乱再次看往水面,徐饶已经再次潜了下去。

    “神仙下凡啊!!”东子扯着嗓子喊着,已经在东子看来,这真是神灵附体的事儿,否则还有什么解释。

    赵匡乱摇头轻笑着,或许心中最深处最深处,也信奉了这一说,但是他真正信奉的,却是支撑着徐饶的那一股信念。

    一种胜过无数黄金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