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拜师
    赵匡乱在原地一阵笑,算是默认了刀叔这个不是说法的说法,一个最没有天赋的人又是一个最有最有天赋的人,在赵匡乱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太过浮夸的说法。

    “接下来这一年,能够让徐饶到达什么样的高度,全看你的本事了。”刀叔拍了拍赵匡乱的肩膀,一脸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表情。

    “既然洪擎苍能够在一年之间让他脱胎,那么就让我来让这小子彻底换一副骨头吧。”赵匡乱信心满满的说着。

    两人相视而笑,这一笑过后,徐饶即将迎来自己毕生难忘的一年。

    当然正在小兴安岭森林之中狂奔的徐饶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个画面,而正是这个没有底子乃至没有资本的家伙,一脸比谁还有坚定的神情。

    这没有天赋的天赋,这没有资本的资本,放佛一直在刻意铸造着一个故事。

    一个星期悄然而过,或许对于大多人来说,这只是一眨眼的时光,不过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是最难熬最难熬。

    这一个星期,赵匡乱见到徐饶的时间,估摸着都没有一个小时,徐饶总是太阳还没有升起就离开,一直等到深夜才光着膀子大汗淋漓的回来,周而复始,甚至看着刀叔都啧啧称奇,就这样一个家伙,到底凭什么前半生败的一塌涂地,这注定是一个迷,可能是这类人并不适应外面那个世界,又或者压根那个世界就不存在这类人。

    又是一个清晨,徐饶没有照往常的时间离开,而是坐在门口等待着,加上今天正好过了一个星期,虽然徐饶并不能确定自己的身体完全的恢复了,不过至少能够做到跑一个十公里还累不到他喘大气。

    靠在门口,徐饶难得的清静下来,这一个星期对自己的折腾完全没有让徐饶感到疲惫,反而有种愈战愈勇的架势,每一次都是折腾到不能再折腾的再昏昏沉沉的睡去,以至于徐饶突然感觉到这么安静,有些无法适应,那原本一直躁动的心慢慢随着这寂静的清晨而慢慢平静下来。

    望着眼前的一片白雪茫茫,已经到了十一月,这小兴安岭的天已经完全不适合住了,此刻徐饶仍然穿着一件小破袄,脚上踏着的是一双老布鞋,这打扮即便是在北京,都能够把人冻出来病来,但是徐饶却浑然不觉一般,甚至徐饶也纳闷,自己怎么就变的这么经冻了,最后徐饶只有把说法暂且定在那苦红身上,因为每每想起,徐饶都还能够感觉到苦红所给予他带来的燥热。

    离开北京已经一年,说实话,徐饶并没有什么太过怀念的东西,不是徐饶狼心狗肺,是徐饶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说的上话值得念念想起的人,真用一只手可以数的过来。

    有些莫名其妙的想起一个人,徐饶脸上慢慢出现一股笑意,看了看手腕上那早已经停了的表,是那个北京因为各种巧合所认识的小太妹,至于为什么能够在这个时候想起,徐饶打心眼里觉得纳闷。

    或许对徐饶来说,那些认识了郭野之后才接触的女人们,即便是光鲜亮丽,即便是能够给予他无数的幻想,但是尽管如此,徐饶却没有一丝除了这种幻想之外的感情,也许是内心那天生的自卑感在作祟着,但是那个小太妹是一个例外,那个给予他太过惊艳的吉他女也好,做个男朋友女朋友的苏茜也好,乃至拉面馆老板娘的闺女,对徐饶来说,都不属于一个世界的人,唯有那个小太妹,对徐饶而言,至少可以让他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需要遮遮掩掩什么,至少徐饶不需要费尽苦心的想说出一句话到底是好是坏。

    不知不觉徐饶想出了神,甚至不知道赵匡乱已经站在了他的背后。

    “在想什么?”赵匡乱的声音打算了徐饶自我对自我的催眠。

    徐饶有些慌乱的抬起头,连忙起身道:“没想什么。”

    “在想女人?”赵匡乱才不信徐饶这支支吾吾的一套,直截了当的说着,在徐饶这个年龄段,能够让徐饶失神的,也唯有是女人。

    徐饶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不过那脸红的表情却完全出卖了徐饶,如果要是让赵匡乱知道他想着的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不知道赵匡乱会怎么看他。

    赵匡乱也没有深入的问下去,反而上上下下打量着徐饶说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时刻准备着。”徐饶脱口而出的说着,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除,甚至徐饶都觉得抽象起来,看来自己是在这小兴安岭憋疯了,否则怎么会想一个疯婆娘出了神。

    赵匡乱暗暗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赵哥,我们开始吧?”徐饶问道,他也不知道赵匡乱一时葫芦里卖着什么样的药。

    “再等一个人。”赵匡乱淡淡的说着,开始卷起一根烟,习惯性的递向徐饶,似乎想到了什么,在半空中收回,自己叼在嘴边抽着。

    “等刀叔?”徐饶想不到在这种地方还会有什么新面孔。

    赵匡乱摇了摇头道:“东子。”

    徐饶愣了愣,有点摸不清楚赵匡乱在打着什么牌,毕竟这不是过家家,他不知道带着东子作甚。

    就在徐饶心中百思不其解的时候,东子小跑的出现,在离着老远的地方,就开始拼命的挥着手,一张永远脏兮兮的小脸蛋露出那比任何东西都要干净的笑脸。

    “那么我们上山吧。”赵匡乱完全无视了热情到不能再热情的东子,直接对徐饶说着。

    徐饶点了点头。

    “东子,跟不上来就在我这里讨功夫了。”赵匡乱回头对往这里小跑的东子,然后没等徐饶反应过来,赵匡乱就一个箭步钻进了林子。

    等到徐饶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赵匡乱的背影,没管东子能不能跟上,拔腿就追了上去,现在他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状态,哪里再管东子这个拖油瓶。

    虽然徐饶身上的伤仅仅恢复了七七八八,但是这些年的越野跑不是白练的,徐饶直接摸了上去,慢慢拉近着跟赵匡乱的距离,虽然赶上赵匡乱不算吃力,但是徐饶还是清楚这速度,东子想要跟上来,难了,回头看过去,并没有看到东子的身影。

    两个身影在复杂的原始森林里健步如飞,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或许有十分钟,又或许有二十分钟,正当徐饶的气息开始慢慢紊乱起来时,赵匡乱停住了脚,刹住了车,眼前已经不再是不见天日的原始森林,而是一条大河,一条不存在地图上的不知名大河。

    小院子中,一个邋遢的大叔昏昏沉沉的走出房间,看着空荡荡的院子,脸上露出几分凄凉,摸出腰间的酒壶坐上那木桩,撕咬上一口腊肉,痛饮一个烈酒,脸上才多了几分痛快。

    “真寂寞啊。”刀叔喃喃着,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着,不过双眼却炯炯有神的看向远方,他知道他在等待着什么。

    一瞬间刺眼的光亮,让徐饶有些睁不开眼,似乎在森林里跑久了,一时间难以习惯这空荡荡的感觉,赵匡乱已经在原地抽上了一根烟,徐饶身上燥热无比的慢慢走上去,有些不明白赵匡乱带他来看这一条大河的用意。

    河边的水已经结上了厚厚冰,不过中间的河水还缓缓流淌着,这是一条长到看不到边的河。

    “东子没跟上来。”徐饶看了看没有了动静的身后说着,想起这一阵急行军对他来说差不多都算是一种考验,对还是一个孩子的东子来说,有些太过困难了些。

    赵匡乱却摇了摇头。

    正当徐饶欲要再说些什么之时,一个孩子猛的冲破了整片森林,势如破竹一般,看着徐饶有些难以置信,是东子,仅仅比他们慢了最多两分钟。

    “不用露出这种表情,东子是在这森林长大的孩子,这越野还不至于让他怎么样。”赵匡乱拍了拍徐饶的肩膀说道。

    东子呼呼大喘的赶了上来,先是白了一眼不相信他的徐饶,然后仰着头对赵匡乱大声说道:“乱子哥,你真教我功夫?”

    “当然,从此以后徐饶就是你的师兄了,他比你大,你要叫他师哥,记住,切记,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即便是你师哥要你跳火坑,你也得给我跳,这是我给你立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规矩。”赵匡乱一脸认真的看着东子说道。

    徐饶听着有些心里发毛,但是多多少少有些明白赵匡乱的用意,他能够看出赵匡乱到底有多么中意这个孩子,对东子的溺爱,刀叔更是暴露无遗。

    也许对东子到了叛逆期的孩子来说,这种话简直就是侮辱叛逆期这几个字,不过东子却使劲点了点头,直接扑通一声跪下了,小脑袋碰着地面喊道:“师傅师哥在上,受徒弟一拜。”

    徐饶长大了嘴,赵匡乱却微微点着头。

    又是扑通一声,徐饶也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