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铁骨
    赵匡乱摆了摆手,意思再不过明显。

    徐饶活动了活动刚刚受到巨大冲击的身体,但是受到冲击最大最大的,还是徐饶的内心,深深吸了几口气,徐饶再次直接踩碎了脚下的雪,猛的踏了上去。

    仍然是一模一样的场景,放佛刚刚的故事重演了一般,无论徐饶是怎么打出这七步杀,下场都一样,就是被赵匡乱给甩出去,震出去,又或者扔出来,每一步赵匡乱的出招都比徐饶快了几分,这让徐饶异常的有挫败感,就如同再次跟洪擎苍下着棋一般。

    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跌到在地上,徐饶大口大口呼着气,显然身体是已经到达了极限,如果刚刚是战场上的拼杀的话,他早不知死在赵匡乱手上多少次了。

    “还要不要来?”赵匡乱原地不动,虽然身板不如洪擎苍那般给人一种强烈的威慑力,但是在此刻的徐饶心中,这赵匡乱就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给予他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徐饶点了点头,似乎诚心是跟这七步杀扛上了,但是遗憾的是,今天他在赵匡乱手上,最多最多只打出了三手,就被赵匡乱无情的给扔了出去。

    刀叔饶有兴趣的看着锲而不舍的徐饶,其实这也怪徐饶,毕竟对于刚刚接触这一行的徐饶来说,想要在赵匡乱手上讨到什么好处,难如登天,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步登天的故事,甚至没有平步青云,就徐饶这种故事来说,太过太过的正常了,这完全不是徐饶天赋的问题,是给予徐饶的时间,太少太少了。

    崩直了摇摇晃晃的身体,徐饶深深吸着气,头深深的低着,腰杆慢慢弯曲下去,就如同山里的某些畜生一般,一小步一小步慢慢移动着。

    冷喝一声,徐饶再次踏了上去,这一次徐饶再次使用了刚刚相同的动作,完全是愣头青到不能再愣头青的地步,就好似一个撞到了南墙的人打算把南墙给推倒一般的可笑。

    赵匡乱的气息没有一丝一毫的紊乱,只是静看徐饶到底还能够耍出什么花样来。

    七步杀!崩!

    两个身体再次撞到了一起,徐饶猛的往前踏出一步,身体直接靠向赵匡乱,这是一个很似曾相识的场景,正当刀叔认为下一秒徐饶肯定会被赵匡乱给靠出去的时候,愣头青一般的徐饶猛的侧过了身子,以一种很诡异的动作躲过了赵匡乱这一靠。

    局势并没有给予刀叔觉得惊艳的时间,侧过身还没有站稳的徐饶猛的挥出去拳头,用尽全身力气打出这一记天罡拳,这完全爆出自己全身暗劲的一拳,似乎能够在空气之中摩擦出来火花一般,直接打向赵匡乱的胸口。

    这种近距离的一拳,完全属于徐饶的一场豪赌,在徐饶看来,赵匡乱躲过这一拳并不难,但是至少能够让赵匡乱难得的被动一次,即便是一拳过后自己的下场仍然凄凉,但怎么说自己这个兔子也跳起来一次不是,虽然并没有咬到人。

    看到这一幕,刀叔微笑了笑,算是看出来了徐饶的意思,但是现实总得有刺耳的时候,徐饶可以说想象的不简单,但是赵匡乱能够怎么应对,刀叔心里也多多少少的有数了。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赵匡乱一动也不动,甚至就这样盯着死死靠近他的拳头。

    这猛的一拳,就这样硬生生打在了赵匡乱的胸口,这杀伤力巨大的天罡拳算是彻底落了个实,当徐饶意识到不好时,一切都太晚了,拳头已经在赵匡乱的胸口炸开,徐饶很清楚,自己这天罡拳到底有着什么威力,即便是洪擎苍都不会轻易吃这种拳头,更别说硬抗。

    闯祸了,这是徐饶心中第一个想法,但是还没等徐饶这个想法弥漫开,拳头所传来剧烈的疼痛感已经吞噬了徐饶所有的神经,放佛自己打在了一块钢板之上一般,甚至赵匡乱没有往后撤出去哪怕一步,就如同一棵巨大的参天大树,自己这小小的一拳打上去,没有一丝一毫的抖动,甚至连叶子都没有落下一叶。

    徐饶的表情慢慢从惊慌失措到疼痛的呲牙咧嘴,最后到满脸的惊恐,这短短几秒之间的变化,全部尽收在赵匡乱的眼底,赵匡乱的嘴角微微扬起,猛的一记鞭腿抽在了早已经丧失了战意的徐饶的腰上,直接把徐饶抽出了战场。

    刀叔拍了拍手,估摸着这一场不用票子的戏算是演完了,表情跟徐饶简直形成了天壤之别,那么那么的淡定,对于刀叔来说这是再不过稀疏平常的事情,如果徐饶知道赵匡乱这些年到底到底经历了什么,就对这一切一点都不会惊恐了,谁都是被逼出来的无懈可击,没有谁愿意住在这鸟不拉屎的地儿。

    再次摔到地上的徐饶,虽然腰间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感,但是还是惊恐的抬起头,就如同看着一个怪物一般看着赵匡乱,想着这一个男人,到底是不是鬼神。

    赵匡乱一步步走向徐饶,然后伸出手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徐饶看着空中的手,再次怀疑起来,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着什么梦,不过身上的疼痛无时无刻的在告诉着徐饶,这一切是现实到不能再现实的现实。

    徐饶握住了空中的手,借着赵匡乱的力量起身,呆呆的看着赵匡乱,忍不住吞吞吐吐的说道:“赵哥...你...你..你没事吧?”

    “我好的很,倒是你怎么样?”赵匡乱一脸笑意的说着,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

    “没事,皮外伤。”徐饶摸了摸身上各种的淤青,他知道刚刚赵匡乱对他留了力,否则他恐怕又得去床上躺着了。

    看着徐饶仍然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自己,赵匡乱笑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刚刚那一拳打在我身上没有任何作用?”

    徐饶使劲点了点头,这完全是颠覆他整个世界观的事情,这甚至让徐饶怀疑起来,自己的拳头,到底是不是个摆设。

    “这就是我要教给你的东西,铁一般的骨头。”赵匡乱拍了拍徐饶的肩膀。

    “铁骨?”徐饶喃喃着,总觉得这有些天方夜谭了点,但是就刚刚来看,他是真不敢再质疑什么。

    “怎么?不愿意学?”赵匡乱微笑道。

    “学学学,怎么不学,赵哥,就算是吃多少苦头,这一招我必须得学。”徐饶连忙说着,想着如果真把这铁骨习来,还不是无敌了。

    “洪擎苍应该让你吃过苦红的苦头,苦红淬炼了你三分的皮,顶多算是一味极端的药,可以消除七步杀天罡拳这一类硬派拳对你身体的损伤,同样可以加快你的恢复速度,但是这你所谓的铁骨,也就是御虎,可是练你的七分骨,会吃什么样的苦头,你是无法想象的。”赵匡乱说着,虽然有些危言耸听的味道,不过现实跟赵匡乱说的比起来,要更加更加残酷的多。

    这个世界,想要得到一种东西,必须需要付出等值的代价,甚至是加倍的代价,这个是一个永远无法改变的规则,当然这个规则所适应的人,唯有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下的人。

    徐饶的表情惨淡到了极点,苦红的痛楚他还是能够清清楚楚的回味,但是尽管如此,徐饶心中却没有丝毫的犹豫,无比坚定的点了点头道:“赵哥,你尽管折腾便是,我能够吃的苦,不过需要不需要,我都得吃,我知道我起点低,尽管如此,这些东西,我一点都不畏惧。”

    “好,这才有点样子,这才像是郭野亲自提携的人,这才是洪擎苍的闭关弟子,现在再来一个十公里,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把你的身体折腾回最巅峰时的状态。”赵匡乱也一点不模糊,直截了当的说着,他比任何人都不希望徐饶浪费一分一秒,如果说还有更加强烈不希望徐饶浪费一秒一秒的人存在的话,那么就是徐饶自己了。

    徐饶一点不墨迹,也不问任何理由,就这样拖着一副身体出去折腾了。

    赵匡乱看着徐饶跑远后,才摸了摸热起来的胸口,慢慢脱下上衣,在胸口的位置,有一个火红的拳头,看来徐饶那拼死一拳,并没有徐饶所想象之中的那么的薄弱。

    刀叔终于走到了赵匡乱的身边,对于赵匡乱跟徐饶两人的事,刀叔没有过多的指指点点,因为刀叔很明白,赵匡乱有着自己的打算,已经不是那个自己看大的孩子了。

    “你能够想象吗,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他能够进步到这个地步,这天罡拳要是再深入几分,饶是我吧御虎练到这个地步,都不敢再死扛了。”赵匡乱看着胸口,一脸看不清的表情,也不知道到底是忌讳,还是欣慰。

    刀叔习惯性的摸着胡子,看着地上这凌乱的脚印,还有徐饶所踏出了一个又一个坑说道:“不得不说啊,这个最没有天赋最没有天赋的家伙,比任何人都要有天赋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