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切磋
    “如果这是个机会的话,我打算让赵匡乱把东子带出去,总在这种鬼地方跟在我们后面的话,也不是什么好事,他需要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我觉得徐饶是最好的领路人,虽然这个领路人颇有点不成熟了点,但对东子来说,足够了。”赵匡乱似是自言自语的说着,就如同对一切早已经有了安排,就好似在见到徐饶第一眼起,在心中赵匡乱就已经开始编凑起关于徐饶的故事。

    刀叔默默点了点头说道:“两人是对挺合适的搭档,看造化吧,不过要我看来现在就让东子离开,是不是太早了点?”

    赵匡乱笑了笑,他知道刀叔不想让东子这么早就接触那个残酷到不能再残酷的世界,这是刀叔唯有的溺爱,赵匡乱并没有点破,而是很平常很平常的说道:“我不想东子在我们死的时候才仰头看往那个世界,至少现在离开,他要是被人踩扁了,这一口恶气我们至少能够替他出了,但等我们动不了的那一天,那样对东子来说才是真正最残酷最残酷的。”

    刀叔听完赵匡乱这一席话,深深的吐出一口气,那一张老脸上趴上那么一股的无奈,尽管是在这个人迹罕至鸟不拉屎的地儿,他们仍然需要面对这个无比残酷的现实,这让刀叔不由的感叹,某些东西不是说躲,就能躲的过去的。

    某些时候,睁着双眼,并不代表在正视现实。

    “时间不多了啊,时间不多了。”刀叔念叨着,总觉得这东西,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石头一般,死死压在心口窝子中,甚至刀叔打心里觉得,都不如死了痛快,但是他真的能够这样一走了之?他不能。

    这才是最可悲最可悲的。

    没有太多可悲气氛的屋中,东子跟徐饶隔开了一段距离,像是看着什么新奇事物一般,打量着徐饶,看着徐饶有点不好意思狼吞虎咽,总觉得这个叫东子的少年的眼神,太过有杀伤力了点。

    东子放下大碗,摸了摸嘴上的油花子说道:“徐哥,你后脑勺的是被什么东西给伤的?”

    真正吸引东子注意的,是徐饶后脑勺那恐怖的抓痕。

    徐饶摸了摸后脑勺,虽然感到一阵的疼痛,但是心中所生的却是深深的恐惧,却极力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被这山的大虎给抓的。”

    “吹,乱子哥说了,见到这山大虎的人,都死了,刀叔那个家伙也常常念叨。”东子翻着白眼看着徐饶说道,直接把徐饶定义到了刀叔这类人的行列,属于张口闭口就满嘴跑火车的那种。

    徐饶摇了摇头说道:“东子,我没有理由诓你,那大虫,那晚上我是真真切切的见到了,要不还有什么能够留下这种伤口。”

    看着徐饶正经的表情,东子心中的质疑减轻了几分,如果说这是徐饶吹牛的话,那么演技也太过恐怖了些,慢慢放下心中警戒的东子问道:“那大虎有多大?”

    徐饶挠了挠脑袋,虽然自己货真价实的见到了真货,但是要他形容的话,他还真不好说,指了指东子所做的小木椅子,然后又指了指门口说道:“有这么长,看样子得有五百多斤。”

    东子惊讶的张开了嘴,满脸的难以置信,踏起小步子走到门口,足足走了三步,脑海之中似乎能够想象到那大虫的模样,心中对徐饶的话再次深信不疑起来,他可不相信这个看起来有点病怏怏的徐饶能够在那头大虫手上活命,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你是怎么做到的?从这头大虫手上逃命。”东子满脸不解的看着徐饶。

    徐饶咧了咧嘴,似乎对于东子这一次次的追问有些无奈,但还是实诚的说道:“可能是它对我没兴趣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从它手中活了下来,如果当时这头大虎想要要我命,我绝对多活不了五秒。”

    东子将信将疑的看着徐饶,但是看到徐饶的一脸诚恳后,算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徐饶这个有些含糊不清的说法,嘴里默默的说道:“真是个命大的家伙。”

    徐饶尴尬的笑笑,想着自己是怎么也在东子身前树立不起来什么高大的形象了。

    所谓奇迹的噱头消散后,小兴安岭的时间变的快了起来,在每天狍子肉山跳汤的猛灌下,没过一个星期,徐饶就能够下床了,当然也多亏这个跑前跑后伺候的东子。

    这一天清晨,大约在五点左右,外面天还没有亮的意思,徐饶就睁开了眼,活动着活动这一阵子日子大鱼大肉的熏陶下有些腐朽的身体,悄悄离开房间,虽然刀叔再三叮嘱过自己这一个星期不要进行如何剧烈的活动,但是要徐饶就这样躺着,徐饶怕自己真的会疯掉,轻悄悄的离开房间,赵匡乱跟刀叔睡在另一间的炕上,所以徐饶格外的小心。

    深深的吸了这小兴安岭第一口新鲜空气,虽然这个点是最冷到骨头的时候,但是徐饶却感觉格外的有力,直接坐了几个俯卧撑,就小跑进了山,开始了这自己荒废了一个多星期的五公里越野跑,当然徐饶不敢深入这一座大山,要是这一次他再碰到那大虎,徐饶相信那个奇迹不会再发生第二次,就算是他有三条命也不一定能够跑的掉。

    从蒙蒙的天跑到天亮,徐饶气喘吁吁的回到院子,虽然累的要命,却感觉格外的充实,但是赵匡乱已经坐在院子的木桩子上正等着他。

    徐饶傻眼了,想不到唯独今晚赵匡乱起的这么早,估摸着在小兴安岭十一月的天,只有疯子才会在六点起来坐在门口受冷风吹,当然赵匡乱就是这一类人。

    硬着头皮回到院子,徐饶欲要解释什么,赵匡乱却率先开口道:“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徐饶使劲点了点头。

    “早起晨跑这习惯不错,跑多少公里?”赵匡乱看着额头上有着一层汗珠的徐饶说道。

    “今天只跑了五公里越野,明天的话差不多就可以十公里公里的跑了。”徐饶说着,要是放在一年前,估摸着他做梦都不会梦到自己会说这样的话。

    赵匡乱微微点了点头,他喜欢这样的徐饶,虽然没有所谓的根骨,从小也不被某些世家所熏陶,可以说彻彻底底的输在了起跑线上,但是尽管如此,谁能说他不够努力?总会有回报的,不管徐饶到底是多么晚才开始改变。

    “既然你恢复的差不多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赵匡乱跳下木桩说道。

    论身高两人都差不多,甚至是体型都没有多大的差异,对于单挑过无数身材伟岸的洪擎苍的徐饶来说,赵匡乱着实的给不了他太多的压迫性,但是不知道为何,面对着赵匡乱,徐饶心中总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总感觉这个男人是如何如何的无懈可击。

    “开始什么?”徐饶一头的雾水。

    赵匡乱对徐饶摆了摆手,意思再不过明白。

    “那么我就毫无保留了。”徐饶来了兴趣,当年他跟赵匡乱交过一次手,当然是被赵匡乱压倒性的碾压了,现在正是考验他一年训练成果的时候。

    “你也别想着我会放水。”赵匡乱轻笑道,慢慢撤出步子,一副让徐饶放马过来的意思。

    木门被打开,裹着严严实实的刀叔探出头,看着这一对有些神经质的两人,嘴里愤愤念叨着些什么,叼起一根卷烟。

    徐饶也不客气,猛的踏出一步,身体如同子弹一般弹了出去,徐饶虽然没有洪擎苍那一种恐怖的身体,但是在爆发力上,徐饶还是很有自信,甚至他都把洪擎苍给震出过。

    赵匡乱一动不动,就这样看着精通七步杀的徐饶靠近自己。

    在距离赵匡乱没两步的距离,徐饶急速的身体猛的减速,一脚深深踏入了雪中,身体猛的崩了出去,直接靠向赵匡乱,毫无余力。

    赵匡乱那一直撤出去的步子猛的挺向前去,恰恰好跟徐饶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只不过没有任何的蓄力。

    两个身体瞬间崩向了一起。

    一时持平。

    徐饶顺势挺了上去,对视七步杀他早已经熟练于心,这每一步都彻底发力的七步杀的蛮横他也很清楚,所以对于同样身怀七步杀的赵匡乱,他没有任何的保留。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徐饶刚刚发力之际,赵匡乱的身体不知道哪里来了巨大的力量,就这样直接把刚发力的徐饶给直接挺了出去,同样的动作,不过这一次,赵匡乱要比徐饶快的多,这简直就是对于徐饶最致命最致命的打击,用他最骄傲的七步杀,让徐饶直接重重摔到了地上。

    这种较量,往往多了0.1秒,就能够起决定性的作用。

    徐饶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他是打心眼里心服口服这个赵匡乱,竟然能够把七步杀运用到这个地步,完全不需要一丝一毫的蓄力,就能够打出跟他相同的效果出来。

    “再来!”徐饶咬了咬牙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