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虎
    山顶,两个小坟包,一个孤零零的人,跪在地上的徐饶终于慢慢起身,最后再扫了一眼这两个小坟包,嘴里喃喃了一句什么,但是因为声音实在太过太过的微弱,估摸着即便是连这个天地都不一定能够听出个所以然来。

    背上行囊,背上扎枪,收起匕首,徐饶顺着来时的小道走上了下山路,如果没有赵匡乱前面的铺垫,徐饶还真不觉得这条路会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现在再次走起来,虽然这种路他已经不止走了百遍,但徐饶心中总觉得压着一块大石一般。

    徐饶屏住了呼吸,身体绷紧,每一步都走的格外的轻,随时应对着各种突发情况。

    但是出奇的是,尽管这路程走了快到一般,徐饶连一只山跳都没有看到,就好似随着这夜这一座大山都沉睡了过去,这山中唯有剩下了徐饶一人一般,这是一种可以说入了骨子的恐惧,让徐饶背后发凉,但是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层的冷汗。

    即便是这个时候直接撞出来一头野猪出来,都是让徐饶能够松一口气的事情,但是什么都没有,就好似徐饶一直生活在虚幻之中一般,让徐饶打心眼里觉得心里不对劲。

    一直走到了小路一半的位置,徐饶注意到了一块巨大的石壁,上山时因为跟赵匡乱谈的过于入迷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巨大的石壁,但是在月光下,这如同能够发光的石壁给予徐饶一种特别特别震撼的感觉,甚至让徐饶深陷其中一时无法自拔一般,不由的停住了步子,呆呆的站在原地。

    巨大的石壁之下,是一片在这森林之中难得的空地,一片白雪茫茫之中凸出一个有些扎眼的小土堆,是一个坟包。

    即便是隔了很远,但是因为这个坟包实在太过太过的扎眼了,让徐饶一时疑惑,这里到底又葬着一个什么人,为什么来时赵匡乱对此只字未提,正当徐饶深深陷入疑惑之中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热风。

    徐饶的身体瞬间绷紧了,又或者说僵硬了,这没有任何规矩道理的大山唯有一条铁律,那就是不要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任何人,不要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任何的畜生,仅此而已。

    但是等到徐饶真正意识到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已经晚了,他背后有东西,这是徐饶的第六感,但是现在的他一点都不敢轻举妄动。

    喘息声,重重的喘息声传入到徐饶的耳中,徐饶感觉头皮发麻,直觉告诉徐饶,他背后的肯定是什么庞然大物,但是在这个时候,黑瞎子差不多都冬眠了,所能够让徐饶想到的是山中的土匪野猪,但是如果是野猪的话,估摸着早就拱了上来,但徐饶唯一肯定的,是发出这种喘息的,肯定不会是人。

    带着心中的疑惑,徐饶慢慢移动着身体,动作慢到龟速,他不敢后退微微一步,他明白把后背留给畜生到底意味着什么,最后终于侧过身子,通过眼睛的余光,徐饶终于见到了这一位正主。

    本来身体就僵硬无比的徐饶身体就如同被雷劈了一般,露出一副就像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黑暗之中,两个放着绿光的大眼睛正死死盯着他,那不是野猪的眼睛,也不是黑瞎子的眼睛,光凭那一团黑影,这是一头大到恐怖的东北虎。

    如果这是一个童话故事,或许可以说这是的山神,但现实终究不是童话故事,因为可以片刻之后,徐饶就会成为这庞大大物的盘中餐,变成一片血淋淋。

    尽管心中早已经对这一片小兴安岭之中最强悍的猛兽有了心里准备,但等一头东北虎双眼发直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徐饶还是无法抹掉自己此刻心中的震撼还有恐惧,等徐饶真正见识到一头东北虎到底有着多大威压的时候,了解到那武松打虎的故事到底有什么扯淡。

    一个人到底要到达什么境界这能够跟这种怪物硬碰硬,即便是洪擎苍对上这一头大虫,徐饶都打心眼里觉得不会有什么胜算可言,因为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点,此刻徐饶终于明白,赵匡乱这个试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试炼。

    一点一点极其缓慢的徐饶终于能够正面这大虫,黑暗之中的绿眼睛仍然只是直直的盯着徐饶,重重的喘息着。

    被乌云遮住的月终于露出的半边脸,月光刚好照射到这一人一虎深深,徐饶这才真正看到这头巨虎的样子,规模很恐怖,巨大到徐饶有些怀疑人生,他在动物园见过老虎,说实话隔着笼子看着一头大点的猫趴在地上酣睡对徐饶来说没有一丝的感触,但是眼前这个畜生不同,一身*裸的野性,又或者说是杀气,跟那些笼子里的野兽截然不同,又或者完全不属于一个世界。

    此刻徐饶的汗水早已经将自己浑身浸湿,这一头巨大而且五彩斑斓的东北虎仍然死死盯着徐饶,心中似乎在考虑着这个小小的人身上到底能够剔出来多少肉。

    或许要徐饶面对一个四百多斤的巨型野猪,徐饶还敢与之一搏,但是面对这一头大虫,徐饶此刻心中是真升不起任何斗志,这似乎就是一盘死棋,但是徐饶很清楚,现在自己在一点一点消耗着这头大虫的耐性,即便是死,徐饶也不想伸出脖子让这头大虫咬断。

    左手慢慢碰着腰间的匕首,右手慢慢握紧背后的扎枪。

    毫无症状,这头大虫猛然扑了上来,本来以为自己足够冷静的徐饶面对这一头表情慢慢狰狞起来的大虫,脑子竟出现一秒的一片空白,但也仅仅是一秒过后,足够这头巨大的东北虎跳到徐饶身前。

    徐饶已经摸出了扎枪,匕首随即架在了手上,巨大的黑影慢慢遮住了徐饶那恐惧的脸,这一刻对徐饶来说像是过的无比的缓慢,徐饶似乎看清了这头巨大东北虎身上的斑纹跟上啃,那慢慢伸出来的巨大爪子,跟口中所喷出来的血腥味道的空气。

    扎枪还没有接触到这头东北虎的身体,巨大的爪子毫无留情的拍在了徐饶的腰杆上,这是一股巨大的蛮劲,让能够顶住洪擎苍贴山靠的徐饶如同手无缚鸡之力一般飞了出去,大约直接被拍出去大约有五米,徐饶重重的摔到地上,手上紧紧握着的扎枪早已经脱落,只不过徐饶左手死死握紧的扎枪却没有松开,刚刚落地徐饶就直接打了个滚,虽然感觉自己腰间传来让人能够瞬间崩溃的疼痛。

    再次扑上来的东北虎扑了空,徐饶在地上连连打了个滚,忍着身上这强烈的疼痛抬起头,发现这头一招就让他受了重击的大虫并没有再次扑上来,而是瞪着滚圆的眼珠看着他,徐饶感觉一阵毛骨悚然,似乎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自己就像是一只猫手中的老鼠一般,让徐饶打心眼里觉得讽刺。

    慢慢握住这一把匕首,尽管把自己现在希望寄托在这把匕首身上,有些太过太过讽刺了些,但是徐饶此刻早已经别无选择,没有任何选择,哪怕是说他现在活下来的几率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都太过浮夸了些。

    东北虎慢慢摩擦着地面,这才是真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徐饶,虽然徐饶此刻对这头东北有着无尽的恨意,但是更多的还是恐惧,但是尽管如此,他现在直接跑路是不可能了,因为再一次把后背暴露在这头东北虎视线之中的时候,他可就没有刚刚那个运气了,下场会很惨很惨。

    徐饶很无助,更多的是无力,面对这样一个大虫,他想不出来有任何的好办法又或者任何,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像是在等待着某些审判一般,他想起赵匡乱说给他的话,突然笑了笑。

    一直盯着徐饶的东北虎张大了那血盆大嘴,大吼一声,无比的有气势,让人莫名想到虎啸山林这一说,这近距离有些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徐饶为之一振,但是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挥出匕首,猛的冲了上去,就像是一个傻子,所做的举动在大多人看来,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般。

    徐饶扬起匕首,扑向这头巨虎,呐喊着,又或者嘶吼着。

    这就是他的选择。

    一记重爪拍在了徐饶的脑袋上,让这个自以为有了选择的小人物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落到地上,彻底没有了声音。

    昏昏迷迷之中,徐饶慢慢翻过了身体,努力睁开眼看着那星空,头疼欲裂,意识也跟着慢慢模糊起来,徐饶用尽全力伸出手,放佛就要触碰到这一尘不染的东西,却仍然是那么的遥远。

    身边慢慢传来重重的脚步跟喘息声,徐饶嘴唇颤抖着,或许对自己来说,就到此为止了,徐饶这样想着,还想要趁此刻清醒再想起一个人两个人,却发现一切都成了徒劳,怀揣着这一种遗憾,徐饶深深的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