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两个坟包
    两人仍然这样走着,一步一步,把这深深的夜,踏出一片月光来,恰如蜻蜓点水。

    “徐饶,我也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吓唬你,接下来的一年,你会更苦,我会让你比任何都要苦,尽量会让你怨恨我一辈子,我不图什么,但要你某天会当凌绝顶的时候,能够庆幸遇到我这么一号人,同样会不想遇见我这么一号人。”赵匡乱说着,一步步已经从这座大山的一边,走到了大山的另一边,这是几乎没有人赶轻易到达的地儿,因为这里是畜生的地盘。

    但是出奇的是,这一路两人没有任何的阻拦,只是黑暗中的喘息让徐饶不由的浑身打颤。

    “究竟什么样才能够算会当凌绝顶呢?在我眼中,郭野那种大人物,洪叔也既是如此,包括赵哥你,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这算的上会当凌绝顶?”徐饶直言不讳的说着,这些在徐饶眼中真正的大人物,所过的生活,似乎都没有一个村子书记所活的滋润。

    赵匡乱微微的笑了笑,似乎身后这个年轻人把他逗乐了,但是片刻之后表情又一脸严肃的说道:“我所说的会当凌绝顶,不是关于这些混混僵僵的生活,而是在于你第一步踏入到那个世界,那种感觉,唯有你站在那个你现在还无法想象的高度时才会明白。”

    “那个...那个世界到底一副什么模样?”徐饶问着,似乎感觉在赵匡乱口中说出来,那个世界就好似有着无穷无尽的魔力一般,让赵匡乱打心眼里神往,尽管那是他无法想象的东西。

    “那是一个无论你内心再怎么强大,自我世界再怎么无坚不摧,都会在接触到那个世界时,彻底被击垮的世界,你可以想象吗?多少洪擎苍这种级别的人物死在了跨过那个门槛之时,那是一个我们这一类孤魂野鬼永远都在追逐着世界。”赵匡乱说着,似乎已经深深陷入了曾经那个故事。

    “赵哥,你有没有踏入过那个世界?”徐饶问着,心中已经彻底对那个世界好奇起来。

    “那个世界?”赵匡乱喃喃着,摇了摇头道:“如果我踏入了进去,那么早就成为一片尸首了,不过推翻那个世界,我做过,但是最后败了,败的一塌糊涂,仅此而已。”

    在赵匡乱这短短一句之中,徐饶似乎听到了太多太多情绪,一时让徐饶深陷其中,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故事,可能多到能够压弯太多太多人的腰杆。

    徐饶摇了摇头,仰头看着星空,在现在的他看来,赵匡乱所说的那个世界,就如同这天上的繁星点点一般,让徐饶有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伸出手,放佛能够触摸到这个遥不可及的东西,但是尽管如此,徐饶踮起脚,把胳膊伸的极限,他与这个世界的距离,都不可能缩短一分一毫,永远都是那样高高在上的挂着。

    或许这就是他与那个世界的关系,永远只能仰望?赵匡乱打心眼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无助。

    一条路,虽然两人的前一言后一语终于走到了尽头,赵匡乱停住了脚,回头看了眼跟上来的徐饶,然后走向那两个小坟包。

    这荒郊野外突然冒出两个坟包出来,总会给人一种特别特别诡异的感觉,但是徐饶却并没有感觉到心里发凉,他很明白很明白这两个坟包到底对赵匡乱意味着什么,或许这就是眼前这个坚不可摧的男人的逆鳞,又或者软肋。

    放下行囊,脱下那一根半步不离身的扎枪,放下那一把黑布匕首,徐饶整理了整理这个再怎么整理都不像样的衣服,跟着赵匡乱走了上去。

    徐饶并没有问这里的两个坟包葬着谁,赵匡乱更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呆呆的站在坟包前,一动也不动,就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故事之中。

    “跪下。”赵匡乱对身后的徐饶说着。

    徐饶二话不说的跪下,在赵匡乱这种大人物面前,徐饶知道一切拿架子宁死不屈的举动都是多余,而且既然赵匡乱让他跪下,就一定有赵匡乱的说法,徐饶不相信这样一个人物会有这种捉弄人的恶趣味,如果真的有的话,徐饶相信这里所站着的就不是赵匡乱,而这里跪下的更不会自己。

    这个问题,跟刚刚所讨论的一般的深奥,深奥到永远都不一定能够找出个说法。

    “徐饶,有些东西,不是说我想要教给你,就可以教给你的,你需要证明一些东西,不过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要你对我证明你多么多么的不怕死,又或者有着多么高多么高的觉悟,我需要你向这一座山证明,而且得到这一座山的认证,到时候别说把御虎教给你,连醉三手我都一字不差的给你。”赵匡乱说着。

    徐饶听的一阵云里雾里,但是差不多还能够听懂个大概,虽然他很不清楚赵匡乱所说的证明,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证明法。

    赵匡乱默默点了点头,没有着急把话直接说到尽头,而是缓缓的说道:“起来吧,在你眼前的两个坟包,葬着两个女人,一点不夸张的说,这是我赵匡乱一生的所有,一生的所无,然后就是那个时代,这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我希望能够有机会说给你听,但也仅仅是希望而已。”

    徐饶慢慢起身,表情却微微愣了愣,心中有了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但是徐饶没有开口,而是等待着在他心中能够跟洪擎苍比拟的赵匡乱说出最后一句。

    “我在山下来时的地点等你,你只需要按照原路返回,不过这一次,我不会跟你一起,如果你能够活着走下山,那么我倾尽所有,如果你今晚没有下来,那只能说我们缘分未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办法的事情多的多的多,事先告诉你,你这一条命值多少钱,我心里有数,如果今晚你死了,洪擎苍那一边我会亲自说,包括那个你的领路人郭野。”赵匡乱说着,当然这话说在赵匡乱嘴边是一个味道,听进徐饶的耳中又是一个味道。

    徐饶心中没有生出什么畏惧,甚至有些觉得这所谓的试炼有些太过儿戏了点,要可知道,他一路赶来,就这样的路程,这样的深山,可是走了太多太多,多到让徐饶都习惯了这种气氛。

    尽管如此,徐饶还是没有放下心中的大石,毕竟事物无常必要妖这一说,洪擎苍常常挂在嘴边,他可不相信赵匡乱会犯这种低级到不能再低级的错误,赵匡乱要他这样做,肯定就会有赵匡乱的说法。

    “怎么样?这一条路,你是选择走还是不选择走?”赵匡乱看着心中正泛起波澜的徐饶说着。

    “走。”尽管徐饶心中有着一千个一万个不确定,但还是坚定不移的说着,毕竟对徐饶来说,既然都经过千山万水来到了这里,而且还见到了赵匡乱,如果要他这样放弃的话,别说让洪擎苍失望,徐饶真没有脸面对这样一个自己。

    “你确定?搭上一条命可不是仅仅只是说说而已。”赵匡乱再次问了一遍,其实即便是徐饶在这里退缩了,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拿一条命去做赌注,这一场豪赌实在太过大了点。

    “一条命?我这一条命早就经过太多太多折腾了,赵哥你不必再说了,这一条路我会走,哪怕是肯定会付出这么一条命,我都会走,不是我没有选择,而这个没有选择,就是我的选择。”徐饶说着,像是一句空话,又像是一句大话,但是接下来他就要必须要做了。

    赵匡乱笑了笑,给了徐饶一个认可的眼神,然后就直接扭头下山,边走边说道:“我在山下等你,你随时都可以出发。”

    徐饶点了点头,等赵匡乱离开后,在原地不动,陪伴着他的唯有这两个小小的坟包,徐饶慢慢再次跪下,或许刚刚那一跪仅仅是因为赵匡乱的那一句话,但是这一次,他是真的为了这下面的两个女人。

    虽然徐饶不知道这两个女人的相貌名字乃至一切,但是徐饶面对这一切时,总觉得心中有着一千种一万种的感慨,又或者伤感,仔细想想,这样一个守在这里的赵匡乱,一个得到了一切的人物,为了两个人傻傻的在这里没有未来的等着,徐饶就有些鼻子莫名的发酸。

    另一边,赵匡乱看着星空,一路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曲儿,心中想着山上的那个年轻人,不知不觉之中,就回到了青龙村的村口,赵匡乱在常常坐着的干枯的老木桩上坐下,虽然寒风凌冽,但是赵匡乱却没有一丝的寒意,仅仅是看着来时路,最单纯最单纯的等待着,脑中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想法。

    唯有坐着腿麻了,赵匡乱才起来跺跺脚,但是目光仍然移不开这一条小路,那个人却如同姗姗来迟一般迟迟不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