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小野狗
    “有点出息,跟饿死鬼似得。”刀叔仍然一副老烟枪模样的抽着烟,对狼吞虎咽的东子有些嗤之以鼻。

    东子瞪了一眼刀叔,仍然大口大口啃着野猪肉,完全不把这个跟老头子似得中年男人的话放在眼里。

    刀叔一脸的无奈,想想现在连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这可以看出他活的到底是多么多么的不堪,不过刀叔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人戳着脊梁骨活着,不是不在意,是跟这一片森林较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人最怕最怕的就是入戏,入戏的人往往比任何人都要看不清局势,往往会是最傻最傻的那一个。

    一阵风卷残云之后,东子一本满足的摸着肚子,剔着牙坐在小院子属于自己的小座位上,或许是刀叔对这个少年的影响过于深刻,少年也驼着背一副小老头模样。

    “乱子哥,你们真杀过人?”这个问题在东子心中憋了太久,东子终于忍不住问道。

    赵匡乱愣了一下,随即看了眼憋住笑的刀叔,有些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回答东子这个算不是幼稚的问题,但还是放下大肉说道:“人我是没杀过,但是山里的畜生,杀过不少。”

    东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懂,小脑袋不停点着,一脸的煎熬,像是肚子里憋不住任何东西开口道:“他们都说曾经的老村长刘瞎子是你杀的。”

    “是我杀的。”赵匡乱直截了当的回答道。

    东子傻了傻,他想不到赵匡乱直接承认了。

    “但那个刘瞎子可不算是个人,东子我给你讲,就算是这座大山之中的畜生,都要比这些所谓的人面兽心的家伙要高贵的多的多,记住了吗?”赵匡乱说着,虽然这些话说给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来说,太过太过多余了,但是这些东西即便是强加在这个少年身上,赵匡乱也绝对也是值得的,因为只要是东子离开了这个青龙村,总有一天会庆幸把这一句话记到心里。

    “乱子哥,你说的话,我一定都记到骨子里。”东子连连点头说着,一副小小大人的模样,虽然倔强可笑了点,但是在赵匡乱这一类人看来,却是一点都不可笑,这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背景没有根骨的普通人的生存之道,看似荒诞,实则是真真切切的无奈。

    刀叔跳下木桩,一只手直接按在了东子的脑袋上,让东子挣脱不得,似乎看乐意看东子这挣扎的模样,笑道:“小东子,少给我来这一套,要是我发现你给我来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我割掉你脑袋挂在树上辟邪。”

    东子使劲挣脱着按在他头上的手,但是一切都是无济于事,这大手就好似有着什么吸引力一般,让人挣脱不得。

    “小爷我要跟你拼命。”东子吼着,但是不管他怎么做,刀叔就是不乐意把手从他脑袋上移开,让东子就像是火烧的蚂蚁一般,恼怒的几乎快要疯掉。

    “小东子,嘴上说说谁都要本事,即便是村里那个老瘸子,都敢说打死谁打死谁,但是他真的能吗?咬人的狗,可是从来不会叫的,把那些东西挂在嘴边可不能吓唬到任何人的。”刀叔说着,直接松开了按着东子脑袋的手,一个闪身让东子给扑了一个空,气的冒烟的东子再次杀了上来,但被刀叔两招制服,这一次直接锁住了东子的手腕,把东子给按到了地上。

    跟刀叔不起来就像是待宰羔羊的东子在地上挣扎着,不过这一次刀叔死死锁着东子的两个手腕,就算是东子要是在地上打几个滚,都没有那个可能性。

    赵匡乱只是在一旁这样看着,其实对这一对冤家每天的斗智斗勇已经见怪不怪,虽然刀叔有些做的着实过火了点,但是也是为了这个小小的东子,有些东西就得用用力过猛的方式也教育,毕竟这个时代就是用力过猛的时代。

    对东子这个少年,赵匡乱算不上看好,同样也算不上不看好,他看好东子小小年纪身上就有着那一股滔天怨气,但同样看不好的,也是东子身上这一股滔天怨气,他认为这样一个东子,如果再过十年八年,会太过太过极端了,虽然这一股怨气可能会让他以后的路很好走,但是终有一天,这来的太过早的怨气,也会是未来东子最大最大的累赘,但是赵匡乱很明白很明白,这又怨不得东子,只能够怨这个无比炎凉的世界。

    东子的身世算的上曲折,东子他爹是个地地道道的猎人,在东子七岁的时候死在了这座山了,最后连一个尸体都没有找到,东子他娘就这样抛下一个七岁的东子跑了,从此东子一下子变成了无父无母,还要拉扯着一个躺在床上不能动的爷爷。

    这样一个七岁的孩子,在这样一个无比炎凉的村子,用着各种手段伺候了自己那个爷爷三年,那个谁都认为活不过一年的老头子咽气的时候,东子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自己一个人背着尸体上了山,用手磨出血泡挖出一个能够埋下他爷爷的坑,然后就这样埋,那是一双一个大字都写不出来的稚嫩的手,却不由的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多。

    谁也不知道这整整的三年东子到底是怎么煎熬过来的,甚至连赵匡乱都不知道,也无法想象,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苦?

    赵匡乱第一次见到东子时,东子十一岁正偷他下的套子中的山跳。那时的东子伤痕累累,在这个村子不招任何人的待见,这一个人人唾弃的小野狗却活的无比的倔强,就像是一个永远都不会打死的小强,赵匡乱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却无比佩服东子这顽强到不能再顽强的生命力。

    赵匡乱没有像是村里人那般对东子大打出手,算是收留了东子,东子在这个院子里住了大约有一个月,养好一身日久留下来的伤就走了,再也没有在这里过一夜,这个活的比谁还要直立的少年,彻底引起了赵匡乱的注意,所以才有了这以后的故事。

    “姓余的,松开我,我要了你的命!”东子喊着,他知道刀叔的大名,也只有他敢这样称呼刀叔。

    刀叔笑着,空出来的一只手还用烟枪敲着东子的脑袋道:“你小子没有其他的本事,就是一个嘴犟,我看你能够犟到什么时候,今天不好好收拾你,我看你骨头都散了。”

    “姓余你,你也就笑吧,等我有了本事,我第一个把你大卸八块,到时候就算是你磕头求我都没有用。”东子嘶吼着,再次企图挣脱开自己的手腕,但是越挣脱越疼痛。

    赵匡乱笑了,想着这样一个孩子,如果真到了长大的那一天,然后一个猛子扎进这个世态炎凉的世界,到底会发生多么多么的恐怖的事情。

    “好好好,继续给我嘴硬,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刀叔仍然笑着,手微微用力,东子的浑身跟着颤抖起来,可以看出东子死死咬着嘴唇,就是没有叫出来一声。

    赵匡乱来了兴趣,他倒是想要看看东子到底能够倔强到什么时候,这一条没有别的本事就学会了倔强的小野狗,让赵匡乱在其身上看到了太多太多似曾相识的东西。

    “小样,还挺能忍,这么能忍就继续忍。”刀叔说着,再次用力,这力度,即便是用在一个成年人身上,都足够一个成年人喝上一壶了,但是这个东子,就这样死死撑着。

    一秒...

    两秒...

    三秒...

    时间对东子来说,过的无比无比的缓慢,此刻的东子甚至连放出狠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把嘴唇都咬出了血来,就是不叫出一声来。

    “姓余的,我*****”东子用尽最后一口气力叫骂着。

    刀叔不怒反笑,只不过在笑着的时候,手再次用力。

    东子的身体不颤抖了,那死死咬着的嘴唇也慢慢松开,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那脏兮兮的脸颊流下,哭了。

    “刀叔,够了,他还是个孩子。”赵匡乱说着,他知道已经足够了,刀叔折磨东子,不是为了欺凌这个小野狗,而是中意这一条小野狗,赵匡乱比谁都要清楚,刀叔打心眼里喜欢东子,但是刀叔越是喜欢,这个东子就会越恨刀叔,这无疑是个很悲催的死循环。

    刀叔听到后,也松开了死死锁住东子两个细小手腕的手,起身背着手,把玩着那一根长长的烟枪。

    东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肩膀颤抖着,哽咽着,或许是那小小的自尊心作祟,东子就是不愿意站起来,要他哭的像是一个娘们站在他最崇拜的赵匡乱身前,还不如让东子去死,东子无比怨恨这么不争气的自己。

    刀叔给赵匡乱使了个眼神,然后就哼哼的小曲继续坐在了木桩上,吞云吐雾,似乎收拾了一顿刚刚那耀武扬威的少年比什么都要痛快。

    赵匡乱无奈的拱了拱手,走到趴在地上的东子身旁,蹲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东子就抢先说道:“乱子哥,背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