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见与再见
    一夜无眠之后,等洪擎苍推开房门,徐饶正坐在牟牛身旁,一只手拦着这条无比壮实的熊獒,正有些神经质的自言自语着。

    “一晚上都没闲下来,现在精神还这么好,是真想把自己往死里整呗。”洪擎苍说着,虽然如此,但是他一点不都反感这个拼命到不能再拼命的徐饶,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如果徐饶这辈子想要活的问心无愧,那么只有这样折磨自己,徐饶这一类人,他见过太多,但是往往这类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言。

    “在哈尔滨的时候,我找一个老先生算过命,他说了,我这条命虽然烂了点,但唯一的好处就是命硬,轻而易举的我还呜呼不了。”徐饶笑着,那一张早已经不算是大都市人的脸上多了几丝的淳朴。

    “他是在笑话你呢,还命硬,这话我都不敢放出口来。”洪擎苍说着。

    徐饶仍然一个劲的傻笑。

    洪擎苍也沉默了下去,不经意的扫到徐饶早已经准备好的行李,其实有那么几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准备好上路了?”

    徐饶点了点头,与其说准备好了,不如说此刻的徐饶有些迫不及待,其实想想,徐饶都觉得自己有些走火入魔,就像是一个刚刚明白这个世界之大的孩子一般,拼命的吸取一切对他来说或许有用的东西。

    “那个叫赵匡乱的男人脾气有些古怪,但只要你别触了他的霉头,就能好好相处,既然他能够放出话来,就证明他有一定的想法,至于这一年你能够从他身上学到多少,全看你的本事。”洪擎苍说着。

    “这个我心里有数。”徐饶点了点头说道,就算是他再怎么不开窍应该也清楚,跟洪擎苍一级别的人物,还有几个正常人,估摸着不是疯魔就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多的我也不说了,一路顺风吧。”洪擎苍摆了摆手,话中有着几丝离别时的酸味,想着这个刚刚学会跑起来跳起来的孩子,就这样跑着跳着离开自己的世界了,任谁都会感慨良多。

    “洪叔,你还没有跟我说去路。”徐饶挠了挠头一脸不解的说着,眼前是一片森林,他是打心眼里的一头雾水。

    洪擎苍指了指前方道:“往前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到第一个寨子,一个叫青龙村的地方,青龙村旁着一座大山,在那座大山之中,你就能够找到那赵匡乱。”

    徐饶点了点头,记下这个很简单明了的地址,欲要说些什么但是在看着洪擎苍那一脸复杂的表情后,徐饶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东西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但是不容值得怀疑的是,在他的心中洪擎苍的地位要跟那个拯救救赎了自己的郭野一样的重,这个看似不近人情的男人为他付出了太多太多,多到徐饶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还,即便是洪擎苍此刻张口要他一条命,徐饶都会二话不说的给。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洪擎苍当然注意到了表情纠结的像是便秘一般的徐饶。

    徐饶仍然一言不发,只是身体跟着有着那么几丝的颤抖。

    猛然之间,徐饶直接大步走到了院子中央,然后直接跪下,连磕了四个头,然后深深把头埋在地上说着:“洪叔,谢谢这一年你的倾尽所有,我都看着,一直看着,全部都看着,但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啊!总有一天,我会让所有欣慰出现在你的脸上,这是我徐饶这个最小最小人物的保证,也是我唯一给予你的保证,这一份保证,你一定要收下啊!”

    或许把头深深埋在地上浑身颤抖的徐饶,怎么也不会看到洪擎苍脸上那欣慰的神情。

    “少来恶心我这一套,一年之后给我准时回来,那时候如果人不人鬼不鬼的,别叫我一声叔。”洪擎苍笑骂着,脸上出现罕然的轻松,或许此刻,他真的把那些一直深深压着他的东西给忘了。

    “洪叔,我已经不会让任何人失望了。”徐饶抬起头,背起自己的行李,脸红到极点,直接扭头就跑。

    洪擎苍笑着,牟牛慢慢趴到了他的脚下,洪擎苍慢慢坐下,一只手摸着能够嗅出几分伤感的牟牛的脑袋说道:“这条小狼崽子,终有一天,会变成一条跟对任何东西咬下嘴的狼。”

    牟牛似乎听懂了一般,呜呜着发出着声音,看着渐渐消逝在雪地之中的徐饶,伸出长长的舌头,哈哈着,或许它也对这个制造出太多太多笑话的年轻人有些不舍。

    徐饶满脸通红的狂奔着,一直到精疲力尽他才停住脚,此刻回过头早已经看不到那个小小的院子,徐饶靠着一棵松树慢慢做到地上,大口大口喘着,这满身的疲惫感,让他忘了那即将要掉下来的眼泪。

    他比任何人都不想要这一次一次的再见,但是再见只是为了再见。

    横跨小兴安岭的另一边,虽然仍然人迹罕至与世隔绝,但是每到黄昏时,这里可以难得的看到袅袅炊烟,能够在这一座充满着绝望的森林之中看到这么几丝的生气,或许是对一个个匆匆的旅客来说,是最最幸福的事情。

    一个理着光头的少年一步步跨在夕阳下,身后还跟着一个小胖墩,但是无论这一个小胖墩怎么跑,都追不上这个看似跑的轻易的少年。

    少年停住脚,站在村头对着夕阳裂开嘴,傻傻的笑着,这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脸上的笑容,似乎是这世态炎凉的村子之中最美最美的东西。

    “东子哥,你不会又去找那两个怪人吧?”一个小胖墩气喘吁吁的跟上来说道。

    这个身材高挑却瘦的跟一根排骨似得的少年点了点头。

    “我妈说了,那两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人,有人传言,那老村长刘瞎子就死在其中一个人手中,虽然不知道那家伙使了什么法子,把这事给堵过去了,我二叔带着一干人去讨说法,被那个跟老头子似得的家伙跟打的躺了一个月的炕,我妈说他们都是杀人犯。”小胖墩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说起这两个被传的有些神话的两个怪人,小胖墩小声小气的说着,生怕被那两个怪人听到。

    少年撇了撇嘴,一脸倔强道:“胡说八道,乱子哥跟刀叔才不是那种人,猪耳朵,要是你娘再乱说,我晚上去敲你家找个说法。”

    被少年一恐吓,这个小胖墩显然是怕了。

    “你先回去吧,明天我给你带鱼来,要是你再跟着我,你娘又要教训你了。”少年说着,掐着腰那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实在看起来有些可笑。

    小胖墩鼓了鼓劲,但最后还是焉了一般,眼睁睁的看着少年离开,他打心眼里崇拜东子,虽然无父无母,但是在村子却能够挺直腰杆,谁的气都不会吃。

    随着落下的夕阳,村子上山路的尽头的小草屋也升起了炊烟,小胖墩所说如同老头的男人正像是老头一般吸着烟枪,时不时的敲打几下,坐在木墩子上那微眯着眼的模样,似乎是格外的享受。

    另外一个那个被称为杀人犯的怪人,正生着火,烤着三块规模有些恐怖的大野猪肉。

    一个脑袋探了进来。

    “潘东子,你小子是鼻子真灵,每每都是踩着饭店过来。”刀叔看到了摸进来的少年,再次敲了敲烟枪说着。

    直接被抓了个现行的东子挠着头,那满是灰尘以至于看不清模样的脸上露出一对大白牙。

    “乱子哥,今天我用你教我的那两手把村里那个常常欺负我的大华给揍了,真痛快,有时间你还得再教我两招。”东子走到赵匡乱身旁,小脸挂着自豪说着。

    “那个大华他爹可是有名的恶霸子,你就不怕他把你脑袋给拧下来?”刀叔坐在木墩子一脸嘲讽的说着。

    东子直接掐腰抬头挺胸的说着:“恶霸子怎么了,他爹就算是阎王老子,我也敢扛着扎枪跟他拼命,我乱子哥说了,光脚不怕穿鞋的,他要是敢碰我,他动他全家!”

    刀叔一阵大笑,看着东子那副天生的无赖的模样,笑的前俯后仰,边笑边道:“乱子,你这是灌输着什么思想,不过冬子你确实有种,不过等你被打的哭爹喊娘的时候,别来找我替你找场子就行。”

    东子的表情冷了下来,咬着牙道:“我就算是被村子里那几个恶霸子打死,也不可能哭爹喊娘,我乱子哥说了...”

    “好了好了好了,吃肉吃肉,吃饱了才有力气拼命,东子你拼命不拦着你,但要记住你可就这一条烂命,而且这个世界谁也不会帮你,你刀叔不会,我也不会。”赵匡乱说着,或许这一句话对东子说有些早了,但是在这穷山恶水之中,所有的方法,都是最极端最极端的方法。

    东子受教了一般,一脸痴迷的看着赵匡乱,但是片刻后就抱着那一大块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熟的野猪肉大口大口的啃着,像是一个小狼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