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棋
    徐饶握住这一只比他大上几号的手,慢慢站起打着身上的积雪道:“洪叔,还是不能跟你比。”

    “比起上次来说,有进步有进步,要是光凭一年你就能把我撂倒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可就没有那么有意思了。”洪擎苍笑道,见证着徐饶的成长,洪擎苍多多少少的有些成就感,毕竟这一年徐饶的每一步,都是他看着走过来的,从弱到强,从稚嫩到成熟。

    “等啥时候到达你这个地步,我也就满足。”徐饶一脸傻笑的说着,虽然这东西看似说的轻巧,但是想要真正触及,需要付出太多太多的东西,到底需要经历多少,徐饶比谁都要明白。

    洪擎苍一阵大笑,他知道徐饶这仅仅只是一个玩笑,大手拍了拍徐饶那渐渐宽广起来的后背说道:“走,一起下两盘?”

    徐饶点了点头,又手痒痒起来,下象棋这东西,真会上瘾,要徐饶跟洪擎苍坐下来杀一个三天三夜,他都能做的出来。

    点燃油灯,坐在木桌上,这师徒俩再次开始了较量,尽管两人差不多已经下了近万把,但是徐饶脸上仍然斗志昂扬,因为他从来没有赢过洪擎苍一次,这上万把对局,最大的讽刺就是他连胜利的曙光都从来没看见过。

    一开始两人就没有多考虑的走着,毕竟徐饶已经无比了解了洪擎苍的战术,洪擎苍也同样如此,但是这一盘棋最大的变数就是其中的一子之变,这才是象棋真正的魅力,徐饶一点不怕输,但是怕这一盘棋下的不够精彩。

    本来轻松的气氛慢慢凝重起来,随着两人走的越来越慢,空中慢慢飘散出火花出来,似乎是什么在碰撞一般,每一步都开始变的绞尽脑汁,用尽全力。

    两个棋路完全不同的两人的棋子交汇到一起,开始了一场攻守战。

    从平静到白热化,从白热化到厮杀,从厮杀到苟延残喘,从苟延残喘到鱼死网破,这个过程大约过了有两个小时,等到徐饶已经战到没有了卒子的时候,放无力的放下棋子说道:“又输了。”

    洪擎苍笑了笑,这一次徐饶虽然坚守了挺长时候,但是还没有真正给他造成过威胁。

    徐饶满身汗水,手仍然止不住的颤抖,好像刚刚不是下了一盘棋,而是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厮杀,身临其境一般,毕竟象棋很容易把人融进去,同时会展露出太多太多的东西,有这个人的心态,这个人的隐忍,这个人的能力,这个人的视野,这个人的手段...

    当然洪擎苍从徐饶身上想要看到的东西,差不多偶读看到了。

    “再杀一盘?”徐饶意犹未尽的说着,脑海之中又想到了另外一套战术,徐饶是个很爱钻牛角尖的人,还是在他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

    这一次洪擎苍摇了摇头,随手摸了一个已经光滑无比的棋子,放在手心把玩着说道:“徐饶,还记得半年前的那两个来客吗?”

    徐饶点了点头,瞬间明白了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他在等着洪擎苍开口。

    “剩下的一年时间,我打算让你跟他,如果剩下的一年你再跟着我,不会再发生太大的变化了,只能把你现在的模样历练的无懈可击,也仅此而已,但是如果跟在他的身后,能有太多的变数,他能够给人太多太多我不能给予的东西,而且他也很乐意给。”洪擎苍看似说的不经意,其中这一席话的信息量足够徐饶去揣摩一阵子了。

    想起那个披着灰袍神秘男人,徐饶不由的心里咯噔一下,那个年纪看起来不大的男人,在那个男人身上有着跟洪擎苍一般的威压,这才是徐饶真正的好奇,如果那个男人真跟洪擎苍所说的跟他一般一穷二白,那么徐饶很好奇那个赵匡乱到底到底经历了什么。

    “有没有意见?”洪擎苍说着。

    徐饶摇了摇头,对于洪擎苍的话,他是绝对的深信不疑,毕竟洪擎苍不是骗他,如果在这里他连洪擎苍都不能相信的话,徐饶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相信谁,难道是那大山上的畜生?

    “明天你就启程,我会给你一个方位,你要自己去,如果连这一路你都走不下来,即便是到了,也没意义。”洪擎苍说着。

    徐饶使劲点了点头,但表情有慢慢疑惑起来,不由的问道:“洪叔,你是怎么认识那个赵匡乱的。”这是徐饶心中一直的疑惑,虽然赵匡乱跟洪擎苍看似处于一个世界,实则两人是绝对的处于两个世界。

    洪擎苍松开手心中的棋子道:“可能是缘分吧,其中有些东西就是如此的说不清楚道不明白,我在大山之中遇到了他,我听说过北京有赵匡乱这么一号人物,他也同样听说过东北有我这么一号人物,当然我们谁也想不到竟然能够从小兴安岭这原始森林里撞到一起。我们从山顶就这样聊了两天两夜,然后就一来二去,他有时会来看我一趟,当然我们不牵扯任何利益,因为我们谁也不愿意踏出这里。”

    “那半年前,洪叔你不是破戒了。”徐饶说着。

    “还不是为了你这小兔崽子。”洪擎苍笑骂道。

    徐饶突然心中一暖,傻笑着,他打心眼里感激这个不喜欢把付出放在嘴边的男人,总是在为自己不奢望回报的付出着,他不知道那半年前的出山对洪擎苍影响多少,但是徐饶自始至终坚信着,如果有一天他能够偿还,他愿意给予洪擎苍一千倍一万倍的偿还,但是他很清楚很清楚,洪擎苍不会要。

    “我都做到这一步了,如果你要是还不争气,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这不是我给你创造的压力,这是你应该背负的东西,要知道既然你坐在了这里给我下一万把象棋,你就得给我,给郭野一个说法。”洪擎苍说着。

    “争气我说不准,但是这一万把象棋,至少得给您个说法。”徐饶说着,这同样也不是这立下军令状,这也是徐饶想要承受的。

    “好,我就熬到这个说法,不早了,早早睡吧,明天还要启程。”洪擎苍伸了个懒腰说着,怎么说这一次是即将要送行徐饶了,但是洪擎苍心中却没有任何不舍,不是洪擎苍没有感情,是这一天,从他见到徐饶的第一天,就无比明白会到来了,但是更多的,是洪擎苍为徐饶打心眼里的欣慰。

    “洪叔,我还想再杀上一盘。”徐饶挠了挠耳朵说着,他也很明白,如果自己再离开一年,下一次跟洪擎苍再一次真正的见面,那就是真正的分别了,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离开这小兴安岭以后,到底还能不能回来,又或者自己一生都不会回来了。

    如果他真正的一局都没赢洪擎苍的话,他打心眼里觉得遗憾。

    洪擎苍却摇了摇头道:“这就免了,我知道你的心思,下一次你回来时,我们再好好下上一盘。徐饶,其实这一盘棋,我们从未停止过,这个世界又何尝不是一盘大棋,象棋仅仅是小小的缩影,在这一盘巨大的棋之中,你到底扮演着什么?但是无论扮演着什么,能不能在这一盘大棋之中顺风顺水风生水起,都要看心态,隐忍,能力,视野,手段,仅此而已。”

    徐饶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一盘小小的棋陷入了沉思之中,也不知道有没有揣摩明白洪擎苍话中的意思,或许他在想着自己在这一盘棋之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是横扫千军的冲锋车?还是置前置后最好讨不到的好的飞象?还是一个过了河就没有了退路只能够往前的卒子?

    “睡吧,总有一天,这一盘大棋,风生水起。”洪擎苍起身,小小的木屋之中又剩下了徐饶一人,似乎要把这些东西留给徐饶让徐饶慢慢的消化。

    坐了那么久那么久,徐饶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似乎因为即将要离开了,这个带着他无数煎熬的地儿,也让徐饶打心眼里不舍,但是他不敢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他怕洪擎苍看了不高兴,他知道这大山之中,可以接受一切东西,无论是黑暗还是光明,但是有着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一个男人的眼泪,这是这个环境最不能容忍的容忍的。

    所以对徐饶而言,即便是他挖出来自己的眼,都不愿意把眼泪流在这一尘不染的地儿,这是对这一座大山最不敬的事儿。

    起身揉了揉发麻的腿,推开房门,一阵冷风直接吹了进来,这让徐饶更加清醒了几分,徐饶知道今晚他是睡不着了,索性就不把时间留在自己无病*上,开始在院中打着拳,一拳一拳打向空中飘落的雪花,不知疲惫,不知厌烦。

    熊獒牟牛慵懒的看着这个不知疲惫的家伙,睡眼迷离着。

    这最静最静的深夜,唯有一个男人挥汗如雨,或许此刻,他才真正不属于这一盘大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