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兴安岭上
    关于小兴安岭的时间一年过去。

    一个故事的结束往往伴随着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总得有人沉浸其中,但同样也会有人在遗忘其中。

    从北京穿过千山万水,跨到那一片原始森林之中,这里有着太多生在那个安乐时代的人们所无法想象的东西,关于残酷,关于伟大,同样关于神圣。

    一把红色扎枪穿破空中,留下一道破风声,直接插在了大红松下野猪的脖子上,这头大约有个二百几十斤的大野猪发出一声格外尖锐的声音,那慢慢血红起来的脸死死盯向不远处的树上,那个刚刚射出这冷枪的男人。

    这个男人*着上身,露出的上身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伤疤,有新伤同样也有着旧伤,但是无一例外,伤痕的规模都恐怖极了,下身穿着一个破烂的裤衩,头发长到盖住了眼,露出的下半脸胡子拉碴,就像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叔一般,这个男人的皮肤呈一种特别的红色,虽然身上伤痕累累,但是身板格外的壮实,上身几乎没有一丝的赘肉,各种因为过度训练畸形的肌肉跟伤疤交错着,让人一眼看过去特别的震撼。

    这头愤怒的野猪显然不在意这些所谓的细节问题,吼叫着冲了上去,男人面色不改,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黑色的匕首,一只手抓着藤蔓直接荡了下去,有些电影之中人猿泰山的意思,直接迎向这头脖子上边还插着扎枪的野猪。

    一人一猪交汇在一起,这个身材虽然壮实起来但无比轻盈的男人一直从空中越过了这一头已经血红了眼的野猪,但是却在野猪的脑壳后深深插入了那一把匕首,而男人,就像是表演的斗牛士一般落到了地上。

    又受了致命伤的野猪非但没有退缩之意,一个急刹车转过弯,像是一辆小型汽车一般再次拱向落地的男人。

    男人转过身,看着这一头气已经快上不来的野猪冲向自己,一只脚慢慢扯开步子,一副大无畏的模样。

    “嘭”的一声闷响,一人一猪相撞,徐饶硬生生扛下了这头野猪的冲击,虽然这头野猪已经受了重伤,但是徐饶仍然感觉自己五脏六腑像是移了位一般,如果这头野猪在无伤的情况下撞向他,那么徐饶肯定此刻都站不起来了。

    徐饶大吼一声,直接把这头野猪给推翻出去,然后猛的跨出一步,拳头紧跟着挥出,这完全符合发力的拳头就这样在野猪的脑袋上炸开,发出一个恐怖的骨头跟骨头碰撞的声音。

    “天罡拳!破!”徐饶猛然发力,这刚刚落下的拳头放佛再次续上了力气,徐饶的身体像是那被拉弯的弓一把,直接把这头二百多斤的野猪给震了出去。

    这一头坚挺的野猪就这样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双滚圆的眼仍然死死盯着徐饶,这个此刻已经一点不像是人类的人类。

    徐饶一步步走向这一头临死前不知道到底在想象着什么的畜生,俯下身,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拔出那一把匕首,然后是那一把扎枪,这口快要咽气的野猪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早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狂暴,或许这头畜生也很明白,自己已经站不起来了。

    徐饶背上扎枪,把匕首收回腰间,然后蹲下一只手放在这头野猪那巨大的头颅上慢慢合上了这头畜生临死都不会闭上的眼,对于死亡,徐饶的脸上有一股让人心寒的漠视,无论是对眼前的畜生,还是对如同畜生的人,弱肉强食,这是这个森林里的生存法则,同样是外面那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徐饶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砍了些树枝,做了一个简易的小托架,然后废了不少功夫把这头大约得有二百五六十斤的野猪放下上,徐饶拖着这头自己跟了两天的战利品下了山。

    这走起来没有尽头的地方出现袅袅炊烟,行了一天路的徐饶步子也更急,这夸张的身体素质不是洪擎苍给予他的,也不是他自己那五公里所历练出来的,只能说是这个无名大山所给予的,是这一片森林这一座大山教会的徐饶到底该如何生存,如何的舍取。

    一个身材如熊的男人站在袅袅炊烟前,像是一盏路灯,在静静等待着徐饶归来。

    “回来了。”面对着拉着一头野猪回来的徐饶,洪擎苍并没有问徐饶离开这几天经历了什么,到底有没有出什么事,而是无比平静的说着。

    徐饶默默点了点头,没有道自己的苦,更没有说自己对付这一头野猪是何等的九死一生。

    如今,这一对师徒俩,这一对叔侄俩,光凭一个眼神就会相互明白对方的意思。

    毕竟两人已经在一起生活了一年,这在外面世界几乎是看不到任何变化的一年,但是在徐饶身上,如同发生了各种各样天翻地覆的变化,徐饶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徐饶,又或者此刻的徐饶才是真正的徐饶,这谁有说的准。

    熟练的收拾好这一头野猪,两人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填饱肚子之后,徐饶就在月光下开始打起了拳,这单调到枯燥的生活,他就是这样经历而来的,或许也只有这个可以说上的走火入魔的徐饶,才会把这种可以把人逼疯的生活变成战斗,然后无时无刻在跟着生活斗争着,又或者是在斗争着自己。

    洪擎苍坐在屋檐下,似乎他比徐饶更加的枯燥,只是不厌其烦的看着徐饶打着同样的招式,有时候会打一百遍,一千遍,乃至一万遍,一直到徐饶自己觉得够了,徐饶才会真正的停手,否则徐饶永远都不会停下。

    “要不要过两招?”洪擎苍慢慢起身说着。

    大汗淋漓的徐饶停下手中的动作,把那有些非主流的头发瞥到一边,露出两眼放光,使劲点了点头。

    两人拉开大约有十米的距离,徐饶再次扯开步子,而洪擎苍没有做任何动作,只是在原地很自然很自然的站着,但是徐饶可一点都不会轻敌,慢慢往前挪动着一步步。

    或许这个世界是不驻足到这个世界的人所无法想象的,但是这星空之上的一轮明月,是任何人仰头都能够所看到的。

    这个场景,似乎能够跟一年前的这个场景所重合。

    再次迎来大雪飘飘,徐饶很清楚的记得,也就是这样一个十月,他满怀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来到这一片森林,见到这个人,似乎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一年过去,所经历的东西多到徐饶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提起。

    一阵寒风吹过,月光更亮了几分,懒散趴在一边的熊獒牟牛竖起耳朵。

    两个男人同时低吼一声,然后踏着脚下薄薄的雪,相互碰撞到了一起。

    身体同时的一崩一挺一靠。

    徐饶直接被震了出去,但是徐饶刚刚落地,腿猛的一蹬,直接整个人借助着这两股力弹向了空中,近似不可能的一腿踢向身高两米的洪擎苍的脑袋。

    洪擎苍面对这气势汹汹而来的一腿,提起胳膊挡住,一只手顺势抓住了徐饶的脚腕,直接把在空中的徐饶给甩了出去,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这强势到不能强势的反射神经,让人怀疑这个身材看似笨重的男人,到底是不是鬼神,

    “破绽太多了。”洪擎苍趁着这空档说着,但是洪擎苍一席话还没有说完,徐饶已经再次扑了上来,就如同那些打不死的小强一般。

    洪擎苍退出一步,挡住徐饶这直打过来的一拳,又接住徐饶这紧跟上来的鞭腿,徐饶这强势无比的攻势,压的洪擎苍近似乎没有进攻的机会。

    突然,本来打的热火朝天的徐饶停住了,这猛然的急刹车,让洪擎苍不由的多退了一步,徐饶拉开双腿,那丝毫不需要太多蓄力的一拳已经打了出去,这在空中一个转折的拳头猛然打在洪擎苍的胸口。

    就在徐饶这一记重拳要落在洪擎苍的胸口之中,一只大手直接挡住了徐饶的拳头,这似乎带着破风声的拳头重重打着这一只布满老茧的手上,但给人一种打在了肉球上的感觉,好像没有任何杀伤力跟作用。

    徐饶猛的深吸一口气。

    “天罡拳,给我破!!!”一股猛劲在徐饶的拳头上散开着,甚至徐饶的身体都颤抖着。

    这能够把二百多斤野猪震出去的天罡拳,落在洪擎苍的手上,似乎是没有了那么大的威力。

    “你这是想要要了我这条老命。”洪擎苍说着,猛的握住了徐饶的拳头,大喝一声,直接把身体绷紧到极点的徐饶给甩飞出去,这一次徐饶刚刚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洪擎苍已经站到了他的身体,手刀在徐饶距离徐饶脖子大约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下。

    徐饶深深吐出刚刚那一口气,绷紧的身体也松垮下来,一头倒在雪地上说道:“我输了。”

    洪擎苍笑了笑,伸出那一只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