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仇杀(九)
    今晚,浓浓的乌云遮住了一轮明月,大风呼啸,远方雷声滚滚,像是末日即将来临一般,在北京难得在空气中嗅到一丝潮湿味道。

    停业了一阵子的扑克酒吧死气沉沉,一个戴着黑色棒球帽的年轻人打碎扑克酒吧的玻璃门,然后一步步走进扑克酒吧,这空空如也的酒吧早已经没了曾经欢腾的景象,甚至让人忍不住,就像是一直脱光了的女人突然穿上了衣服一般,让人格外的不适应。

    年轻人一步步走向吧台,随便拿下一瓶写着各种英文的洋酒,直接打破瓶盖往嘴里倒了一口,年轻人皱了皱眉,把这瓶可能价值不菲的玩意扔了出去,最后找到几瓶啤酒,年轻人用牙咬开瓶盖坐在吧台喝着,像是一个最后一个买醉的人。

    新街上。

    白九城踏出刚刚接手的夏文武的一家洗浴中心,身后跟着七八个汉子。

    白九城表情严峻,上了凯迪拉克ct6,而这七八汉子,则坐上一辆没挂牌的陆巡气势汹汹的杀向另一个地方。

    发动这辆安全系数高到可怕的凯迪拉克,白九城才摸出手机,表情冰凉的拨打了一个号码。

    “马三爷,你给我的情分,我是记住了。”接通电话,白九城没带着好气的说着,早已经没有了对马洪刚的奉承。

    对面沉默一会,才缓缓说道:“白九城,我也是从你这一步走过来了,要是你真怨得我,就怨吧,如果这一步步都是我所选的话,我不会让你这么早就死。”

    白九城一阵笑,或许心中那仅有一点的信任感也被马洪刚无情的剥夺了,表情有些狰狞的说道:“马三爷,这样做未免有点太不顾及情面了点,毕竟这条街是我打下来的。”

    “很公平,你打来的街,由你来守,如果你能够活过去今晚,那么这条街归你。”马洪刚说着,声音仍然是那么的平静,跟声音已经颤抖的白九城不同。

    白九城又是一阵笑,完完全全的讽刺,最后幽幽的说了一句:“我今晚会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说完,白九城就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把手机关机。

    通过后视镜,白九城注意到了后面那穷追不舍的一辆crv,白九城脸上并没有恐惧,而是阴森森的笑了笑,直接踩下油门,凯迪拉克飞驰出去。

    一场追逐战一直持续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一直到杀出北京城。

    白九城顺着这一条不知道通往哪里的公路开始,一直到一片树林前停下,白九城下了车,靠着发热的凯迪拉克点燃一根烟,深深吸着,看着远方crv的车灯慢慢靠近他。

    被落下一段距离的crv赶了上来,打开车门,下车的不是人,而是一条野狗,这条野狗瞬间钻进了树林之中,然后才是一个身上并没有万夫莫开之勇的男人。

    “挺能跑的。”许黄鹰调侃的说道。

    白九城笑了笑,不过属于皮笑肉不笑那种,踩灭烟头道:“这不是停下来了吗。”

    许黄鹰冷起脸,树林之中慢慢走出十几号人,个个手拎着开山刀,清一色光着膀子,身上大多是一些恐怖的纹身,还有刀疤。

    “告诉你们那个三爷,我白九城也不是靠抱着头蹲在墙角上位的,不过你也没有机会了。”白九城脸上慢慢爬上一股杀意,这个一直弯着腰杆的小人物,终于撕下了一切伪装,露出自己那独特的神情,这是一份小人物的狰狞,就像是一条没有后路唯有一张血盆大口的狼。

    许黄鹰饶有兴趣的看着白九城这张慢慢抽象起来的脸,并没有放下什么狠话,只是微微岔开步,面对这十几号光着胖子手握开山刀的汉子,脸上似乎并没有畏惧,甚至有一分高傲。

    “给我往死了砍。”白九城一声令下,这十几号汉子如同疯狗一般冲了上去。

    白九城并没有继续看下去这一场恶战,而是上了凯迪拉克ct6,然后风不绝尘的冲向北京城,这一晚,他要跟马洪刚来一出不计一切的鱼死网破。

    马洪刚所住的那一家酒店,不知道为什么,今晚这家酒店全部的房间都被人一个租下,这不大的酒店之中已经看不到一个服务员,黑压压的人群一股脑的涌进酒店,最后反锁了酒店的大门。

    “钱已经都给你汇过去了,够把你那家酒店买下来了,手续办好了后,无论在酒店之中发生什么,都与你没有一点关系。”白九城拿着另一个手机说着。

    “好好好,白爷。”对面传来小老板那惶恐的声音,归根结底,白九城的身份也足够镇住这些纯纯正正的生意人了。

    三十多号人冲向顶楼,场面就像是某些古惑仔之中的桥段,甚至这些汉子也代入进去,还没有开打就红起了眼,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能够比这个要更加热血沸腾了。

    就在冲上顶楼的楼梯口,站着一个肤色漆黑的男人,冷眼看着这冲上来的汉子们。

    又是一场恶战。

    驱车开往北京的白九城,车中放着一首牡丹亭外,似乎一点也不符合此刻的气氛,但是白九城却如同没事人一般哼哼着,或许这一次挣扎,他早已经看到了结局,半个小时开出来的路程,白九城仅仅用了十五分钟,白九城再次回到了自己成就自己的地方,扑克酒店,也是他所开的第一家场子,也就是因为扑克酒吧,他有了如今这沉甸甸的身份,他曾经以外这是他做过最对的事,也是最幸运最幸运的事,但不知道为何,再次抬头看起这扑克酒吧的招牌,白九城的内心多多少少有些不一样的彷徨在其中,他此刻再也不确定,这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如果再一次重来,他还会义无反顾的选择这一条路吗?孤零零的白九城站在扑克酒吧下,突显的白九城无比的渺小,这个曾经无比风光的人,或许过不了今天,北京就会彻底忘掉了他的名字,更别说他那微不足道的奋斗史。

    但也就是那微不足道的东西,却带着白九城太多太多真真切切的疼,那是一种除了他以外没有人能够感受的到的疼痛,更不可能与人道之。

    无比的可悲。

    白九城看着破碎的玻璃门,微微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走进了扑克酒吧,打开灯,白九城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一个坐在吧台买醉的人,单凭一个背影,白九城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突然笑了,人生就是这么这么的有戏剧性。

    “我就想着你一定会回来。”狍子转过头,一张早已经稚嫩不起来的脸,或许因为喝多了,那张本来苍白到病态的皮肤特别的红,狍子是一个一瓶酒下肚就会红脸的体质,但是他能够喝,喝多少都不会醉死,只会醉。

    “我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会是你。”白九城说着,这是他的实诚话,他甚至早已经忘记了狍子这么一号人物,但是等到狍子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白九城突然觉得这一切早已经通顺,似乎这个原本在白九城世界并不存在的人,此刻是那么那么的真实,甚至要比那些马洪刚之类的人物要真实的多。

    “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有很多,但还是都发生了,就像是此刻的你我,白九城,我做梦也想不到。”狍子说着,打破啤酒瓶,手中紧紧攥着锋利无比的啤酒瓶。

    白九城仰头深深吸了一口气,面对一个满身杀气的狍子,脸上并没有畏惧,反而有那么几丝的释然,就好似这些天,从未如此的轻松过。

    他终于不必要在伪装了,同样没有必要强撑着一些支离破碎的东西,如今他只需要面对一个现实,不管这个现实是好还是坏,他不想最后自己还是以一个小丑的模样倒下去。

    “狍子,死在你手里,总比死在那个马洪刚手上有趣的多,还有马洪刚那些怪物一般的手中。”白九城说着,就像是没事人一样,走到狍子身旁坐下,然后捡起地上狍子所扔下去的洋酒,自己大口大口的灌着,妄想在自己身上努力营造出那么几丝英雄好汉的味道,但是因为实在太过不堪的原因,脸白九城自己都觉得有些不伦不类。

    狍子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盯着白九城,但没有直接下手,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过我这一条命,可不是说拿走就拿走的,你总得拿出来点让我信服的本事。”白九城放下酒瓶,呼出一口酒气说着。

    狍子看着完全没有防备的白九城,像是松开了紧绷的身体,也随着白九城慢慢坐下,咬开最后一瓶啤酒喝着,不过手中还是没有松开那破碎的酒瓶。

    “黑叔是你杀的?”白九城说着。

    狍子点了点头。

    “虎哥?”

    狍子再次点了点头。

    “小张四?”

    狍子同样点了点头。

    “刘羲?”

    狍子还是点了点头。

    白九城笑了,好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讽刺最讽刺的事情一般,笑的前俯后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