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仇杀(六)
    跟徐家老气的别墅不同,同一阶级的常家而是坐拥一整片的别墅群,这里所住的人基本都能够跟常字搭上边,这完完全全露出的金碧辉煌让人咋舌,毕竟光是这显露出来的冰山一角,就足够整个西城区的大咖们望所莫及了。

    在这一整片别墅群之中,几乎每个别墅都不同,同样别墅的主人也不同,在这一排排别墅的最后,是一栋可以称之为城堡的别墅,这阔绰的手笔,是光凭财大气粗做不出来的。

    王富贵的大众途昂被拦在了门口,这别墅群的安保,甚至要比骊山高院更加恐怖,这不是专门的安防公司,全部的保安都是这一片别墅群所住的人物手底下的人,这足以证明这里主人势力的恐怖。

    光是扫一眼门口几个站着的保安,杨森就看着一阵心惊肉跳,清一色的练家子,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练家子,说具体点,在这里的保安,往上五辈,差不多都能够道出一个名为出来,显然是出身某些小世家。

    领头的寸头男人扫了一眼车牌,又看了看车上的王富贵跟杨森,点了点头,这才放行,终于开过这一道严密无比的关卡,杨森也默默松了一口气,刚刚那一种压迫感,即便是过什么道口都有所不及的。

    “这就是老常家的实力。”王富贵说着,这开车都得显的无比巨大的别墅群,给予王富贵太大的震撼,要是说这仅仅只是一个家属院,估摸着连知道事情原委的王富贵来说,都打心眼相信不起来。

    杨森则是一脸心有余悸的点着头,这样的一个世界,是他们无法可以掌控的,甚至是无法想象的。

    这辆在别墅群格外掉价的大众途昂停在了一栋偏小的别墅前,一脸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王富贵下了车,摸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杨森则靠着车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几口,才在这个巨大的世界中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我到了。”王富贵对着电话简单明了的说着。

    别墅的房门打开,是一个红发的青年,这个身穿红色两根筋,穿着松松垮垮牛仔裤的青年一脸的轻浮,不过见到王富贵还是挤出一丝看似认真起来的笑容说道:“老岳,我可终于把你盼来了,我这样说,你不上心吧?”这个青年说话格外的不中听,也不知道是无心之言,还是习惯性的开口。

    王富贵的表情很难看,又或者说极其难看,但是面对这个年轻人又不能发作,只能尴尬的笑笑,跟着这个走起路来双腿都直立不起来的青年进了这一栋欧式小别墅。

    完全暴发户的装潢,刚刚进入就连王富贵都能够嗅到一丝俗不可耐的味道,在墙上所挂着的所有的奢饰品之中,一幅**女人的油画格外的显眼,王富贵再次皱了皱眉头。

    “老岳,你终于想开了?”穿着人字拖的青年一屁股坐下,一点也没有尽地主之谊的意思,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根万宝路,瞅王富贵身后的杨森目光就像是再看一条野狗一般,这让杨森满脸的敢怒不敢言。

    王富贵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坐下,而是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没有什么想不开想的开的。”

    青年笑了笑,直接按灭这根刚刚抽了一口的万宝路说道:“说吧我的老岳,你有什么要求,我知道你是不可能白送我一个闺女的。”

    王富贵面对这个青年近似乎无礼的举动,虽然心中早已经烧起了熊熊的怒火,甚至想要摔门离开,但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王富贵还是把所有的怒火克制了下去,清了清嗓子,站在他的角度,把对于他的利,对于他的弊全部说给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也不管这个年轻人到底能不能听一个明白。

    青年听过后,那张特别讨人厌的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说道:“这忙我可以帮,今晚我就可以求我老子处理这件事,但是事先说好,我可没有让我们常家跟徐家作对的能力,但是至少可以让马洪刚不敢打你的主意,还有对于夏文武的死,尽量要一个说法,如果你觉得这买卖划得来,这事就这么定了。”很难想象,这个看似无可救药的纨绔,能够说出这么一席话出来。

    王富贵听过这常华容一席话后,并没有露出太过惊讶的神情,如果常华容不能够把这一席话听进去,他就不可能开口说这些废话了。

    “就这么定了。”王富贵说着,此刻王富贵感觉自己心中有些东西就这样崩塌了,而且属于完全无法修复那一种。

    “先别把话说的那么死,我要这个月就跟茜茜成婚,老岳,你看中不中?”常华容脸上露出一副阴笑,也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这一张还算中看的脸,就是让人打心眼里喜欢不起来。

    “好事好事。”王富贵想也不想的回答,而那短短一秒的迟疑之中王富贵到底想了一些什么,谁也不知道,但谁也没有心思去揣摩。

    杨森一脸厌恶的看着王富贵,但是在这种场子,是没有他说法的份的,只能在背后默默的站着,手中攥的啪啪作响。

    “好,老岳这事就这么敲定下来了,今晚至少你能够睡一场好觉了。”常华容起身说道,意思再不过明显,似乎一秒也不愿意王富贵多待,即便是王富贵即将要成为他的准岳父。

    王富贵虽然心中对常华容有着一千个一万个不敬,但还是伸出手很谦卑很谦卑的说道:“希望常少能够把事尽快落实。”

    “叫常少就客气了,我可是你女婿。”常华容笑道,却没有握住王富贵伸出的手,直接带着王富贵走向了离开路。

    王富贵呆呆的站着原地,表情很精彩,精彩到无以复加,但是最后似乎把所有所有的情绪憋到了肚子里,转身露出一张无比虚伪的笑脸离开。

    或许再怎么巨大的人物,也总有着一套很可笑很可笑的生存之道。

    大众途昂自此行驶出这一片繁华到让人觉得落寞的地方,开车的杨森一直沉默不语着,似乎在等待着王富贵开口,杨森觉得他需要一个解释。

    但是王富贵却迟迟没有说出任何,就像是刚刚所送出去的不是他女儿,而是一个并不相干的人一般。

    杨森想知道那个为了苏茜而活的王富贵去哪了,又或者到底是在哪里迷失,又或者又或者那个王富贵,就从来没有存在过。

    王富贵走后,常华容哼着小曲离开别墅,开着一辆白色的法拉利458,直接开向这别墅群最巨大的宫殿,在豪车聚集的停车场停下车,常华容直接把车钥匙扔给一个站岗的男人,然后匆匆上了楼。

    比起这皇宫一般的外表,这别墅群的头号别墅的内在反而没有那么的金碧辉煌,但处处所摆着古董字画,这随意摆放的东西那让人咋舌的价格,这足以证明这里的主人到底财大气粗到什么地步。

    常华容轻车熟路的走过一层层的环形楼梯,一直到了五层第一间房,常华容才停住脚,掏出随时带着的小镜子,煞有其事的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背头,一点也不看看自己这一身浮夸的打扮,连门都不敲的推门而入喊道:“爸。”

    一张巨大的中国地图下,坐着一个年龄看起来不算大但已经满头斑白的男人,男人抬起头,一张跟常华容比起来温文儒雅的有些过分的脸,一幅无边框的眼镜戴在脸上似乎特别的有味道。

    “又给我惹了什么麻烦?”中年男人摘下眼镜,揉着眼说道。

    “这一次我可真没惹什么麻烦,给你带来个好事。”常华容嬉皮笑脸的说着。

    “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好事?只要不给我找麻烦,我就知足了。”中年男人说着,似乎打心眼里对自己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儿子无可奈何。

    “我要结婚了。”常华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着,似乎诚心给自己老子下一记猛药。

    中年男人的表情变的有些微妙,再次戴上眼镜说道:“这种事少给我开玩笑,要是被你妈听到,我可保不了你。”

    “这一次我来真的,我等会就告诉我妈,她不是总盼着要孙子吗,我保证给你整一大堆大胖小子。”常华容说着,虽然看似轻浮,但是难得脸上露出那么几丝认真的神色。

    中年男人则没有露出任何高兴的神色,这个八风不动一般的男人显然明白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所谓事出无常必有妖,更所谓这事发生在自己这个无常的儿子身上。

    “爸,难道你就不为我高兴高兴?”常华容挠着脑袋说道,他想不到他老子能够这么的平静。

    “找我有什么事说吧,事先说好,大事我也帮不了,你找你爷爷。”中年男人说着。

    “要我去找他,你不是要了我的命吗?这事不大,你肯定能够处理的好。”常华容一脸畏惧的说着,不过片刻后,脸上露出一副阴谋十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