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仇杀(四)
    七个汉子同一时间点了点头,一个个四目相对,谁也不知道这些千里迢迢赶到北京的亡命之徒们此刻到底在想着什么。

    “这马洪刚不好对付啊。”七个汉子之中最外表看起来最壮实的汉子说着,一口拗口到不能再拗口的普通话,于小桦也是竖着耳朵听才听明白这个汉子到底说着什么。

    “我知道这马洪刚的身份不简单,不过他现在可不是在澳门的那一头恶虎,就在刚刚,他手下那个唯一的保镖也出去了,现在正是要他的脑袋的好时机,如果你们不想要做这买卖,完全可以不做,我大可以找别人。”于小桦说着,对于对这一类人的讨价还价,于小桦多多少少还有着不少的经验。

    汉子一脸的犹豫,跟身旁的黝黑男人对视一眼,男人冲这个汉子点了点头,这个汉子才开口说道:“老板,这活我们接了,只要做掉马洪刚就可以对吧。”

    于小桦点了点头道:“只要你们今天能够做掉这个马洪刚,我另外每一个人再多给十万。”

    汉子的表情再次动容了些,毕竟这五十万已经算是个高价了,再加上十万的话,的确诱惑力过于大了些。

    “接了,你就在楼下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汉子咬着牙说着,直接背起维修墙,带着六号杀气腾腾的人物踏上这酒店,这七个人,就算是傻子也能够看出来不是什么维修电梯的人员,但一路没有人敢阻拦,毕竟这*裸所暴露出来的杀气,可不是某些电影之中的恶角色能够表演出来的,就这七人,谁手上没有一条二条的命案,否则也不会出来接这种勾当,说他们是将死之人也不足为过。

    虽然于小桦并不出手,但是也激动无比的坐在车中,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满是冷汗,脸色也渐渐变的苍白,似乎时间就在他的身上停止了一般,于小桦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心中所想的,是夏文武常常对他嘟囔着每临大事有静气,但是真正在大事面前,于小桦突然觉得那些自己揣摩透了的东西,都变的模糊起来。

    “夏哥,如果现在你还在的话,面对这样一个局势,你会什么做?”于小桦在车中喃喃着,他打心眼里想要问一问夏文武,自己现在所做的,所付出的,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但是他是永远也问不到这个答案了,只能摸索的前行。

    短短的十分钟,对于车中的于小桦像是过了半年一般,没有音讯。

    一个白脸男瞧了瞧玻璃,打断了煎熬着的于小桦的思绪,于小桦抬起头,是一张乍一看有些恐怖的脸,虽然这个男人长相俊俏,但是因为过于苍白,乃至苍白到了病态,这样看过去显的恐怖极了。

    于小桦摇下去车窗。

    “下一次派人时,记得多把把关,都不够我玩的。”男人靠向于小桦的耳边,用一种特别低沉的声音说着。

    于小桦打了个哆嗦,浑身已经起了鸡皮疙瘩,再次看向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正不哭不笑的看着他自己,那是一个会给予于小桦留下一辈子阴影的神情。

    这个男人一脸欣赏的看着于小桦,突然笑了,然后就如同某些老友开着玩笑一般说着:“放心,这一次我不会杀你,但是如果有下一次的话,我会让你死的很安逸很安逸。”

    于小桦此刻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个男人那一股可怕的杀意。

    男人就这样转身离开,就像是放掉一只老鼠一般放掉了于小桦,而于小桦只是傻傻的坐在车上,衬衫早已经被汗水浸湿,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不是他随随便便就能够指染的。

    良久之后,于小桦才回过神,发动这辆租来的金杯离开,感觉自己着实的可笑。

    仍然是那一家新街之中的小旅馆,于小桦直接踹开房门。

    “事情办的怎么样?”男人说着。

    “孟华,退钱给我,你给我找的这是什么货色,全部都死了,差一点我今天就得栽。”于小桦的表情难堪到了极点,心中似乎有着浓浓的怒火,但是对于这个男人有些不好发作。

    这个叫孟华的男人帽子下所遮掩的脸瞬间变的阴沉无比,不紧不慢的点燃一根烟说道:“于少,你先别急,这七个河南人到底什么能力,我清楚的很,对付一个手底下没人的马洪刚足够了。”

    “足够了?不到十分钟就都死干净了。”于小桦重重的摔上了门,他很清楚自己被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耍了一道。

    “于少,你这样说就有点过分了,我是验过人的,的确值这个价,再说你要对付的人是马洪刚,谁也没有十拿九稳的事,这样好吧,我退你一百万,剩下的钱总得留给他们的家人,你觉得的怎么样于少?”孟华说着,语气早已经没有起初那般的小声小气,而是其中带着那么几丝威胁的味道。

    于小桦气的浑身颤抖,他想不到这个孟华能够黑到这个地步,这三百多万是肯定入了孟华自己的口袋,说是给别人的家人,这都是骗人的鬼话,于小桦无比的明白,但是他想不到这个孟华既然能够跟他翻脸的这么快,怎么说他也认为孟华有个三年五年了。

    “这钱,你退还是不退!”于小桦一字一字的说着,声音似乎是在牙缝之中发出的。

    “你有你的规矩,我也有我的规矩,这钱我最多只能退一百万,一分不能多,同样一分也不能少。”孟华翘起二郎腿,看着于小桦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

    于小桦气的浑身颤抖,此刻他有一股直接弄死孟华的冲动,但是还没等于小桦发作,孟华打了个响指,在洗手间直接涌出来三个汉子,其中一个拎着棒球棍,直接一棍子打在于小桦的大腿上,这突如其来的闷棍直接把于小桦撂倒,剩下的两个汉子直接死死按住了挣扎的于小桦。

    孟华慢慢起身,直接把烟头弹在了于小桦的脸上,然后吐出一口口水道:“曾经夏文武活着的时候,我可以给你这个小纨绔一点面子,但是现在,你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可一点都不会惯着你,本来我还打算给你一百万,现在你是一个子都别想要了,想想我都他妈觉得可笑,就凭你,还想要跟马洪刚斗,说这不是不自量力还是什么?于小桦我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感谢我为你上的这一堂课。”

    于小桦抬起头,瞪大了眼,死死盯着孟华,却起不了任何作用,孟华仍然俯视着他。

    “走,今天我不怎么教训你,是看在夏文武曾经帮过我,如果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嘚瑟,我要你两条腿。”孟华一脸不屑的说着,带着这三个汉子离开,这就这样彻底打碎了这个二世祖所有的自尊心。

    于小桦无比狼狈的趴在地上,挣扎的站起,忍受着大腿的疼痛,一头扎在沙发上,脸朝下躺着,以至于看不清于小桦的脸,或许对于愤世的野心家们,于小桦的表情肯定会很精彩很精彩。

    于小桦用力锤打着沙发,近似于疯狂的发泄着。

    “即便是你把这东西砸烂了,马洪刚仍然会活的好好的,那个孟华该怎么花那个钱就怎么花那个钱。”一个声音在于小桦的身后响起。

    于小桦抬起头,满脸的泪水,眼前是那个名为王崇文的男人。王崇文正低头看着他,眼中没有任何波澜,没有嘲讽,更没有同情。

    “怎么?想要我杀了那个孟华?”王崇文似乎一瞬间都看透了于小桦的意思。

    于小桦哭的像是一个娘们,或许对于这个孩子来说,这些天发生了太多太多,自己苦苦支撑的东西,就在今天,被马洪刚,被孟华彻底击碎,这近似乎让于小桦崩溃。即便是王崇文此刻去杀了孟华,又能够让于小桦得到些什么呢?

    “给我爷们点,如果说连这点波澜都抗不下去,以后的路你该怎么走?对你来说发生这些事,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我是这么觉得,该长大了,也必须要长大了,于小桦,你哥于肖虎对你煞费苦心这么多年,都抵不过这一次逆境,其实你该庆幸了,如果换做一个毫无背景的旁人,此刻你早就被孟华弄死了,不是说孟华不敢弄死你,是现在的孟华还不想招惹你这个麻烦。”王崇文说着,无比的理性,又无比的伤人,虽然太过扎心了点,但是这何尝不是于小桦必须要正视的问题,他需要从于肖虎的弟弟,变成于家的于小桦,当然这一条看似简简单单一往直前的路,对于于小桦来说,还有很长很长要走。

    “我不闹了。”于小桦哽咽的说着。

    “仅仅是不闹了?”王崇文说着。

    “等这时间来证明一切吧,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了马洪刚的命,我要让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于小桦说着,何尝不像是一个活脱脱的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