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仇杀(一)
    一夜过去,这一场风暴过后,那本来平静无比的新街炸锅了,观望了一夜的人们仅仅得到两个重磅消息,第一个是夏文武之死,另外一个是夏文武在新街的场子,短短一夜之间,全部蒸发。

    这完全可以说明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问题,有人要立位了,而且是以这种完全蛮不讲理的方式,虽然如此,这又完完全全的可以证明做出这事人的强大,敢做出这种在大多人眼中胡来事情的人,就绝对有着胡来的资本。

    这两个消息就像是一阵风吹过一般,传遍了整个西城区的大街小巷。

    那座高耸的大厦楼上,满头斑白的汉子崔夺胜背着手,俯视着眼前的北京,又或者在仰望着天空,毕竟到达了崔夺胜这个高度,俯视还是仰望都变的不是那么重要了,他想要摔下来很难,想要往前踏一步更难,往往这个时候所剩下的,唯独是这难中之难的平淡生活。

    “你说我是不是变了。”崔夺胜喃喃着,突然对夏文武的死不是那么释然了,夏文武之死给予崔夺胜一种被割掉心头肉的感觉,这让夏文武很不痛快,打心眼里不痛快。

    “不是你变了,是这个世界变了,你已经不是那个一把刀一把五连发打下半边天的主,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个簇拥却总能够杀出来一个程咬金的世界了。”凝华说着,这或许不是崔夺胜想要的答案,但这是凝华所给予崔夺胜唯一的答案,仅此而已。

    崔夺胜无奈的摇着头,他很清楚,在夏文武死的一瞬间,虽然他得到太多太多等值的东西,但是同样失去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他不怕自己某一天也会像是夏文武一般被人抛弃,然后所谓的死得其所,他怕的是,此刻的自己,早已迷失,他崔夺胜已经不是那个崔夺胜了,仅仅是一个手里攥着点财富活的小心翼翼的主。

    不知不觉之中,他变成了他曾经要想推翻的一号人,这是何等的讽刺,至少崔夺胜感觉无比无比的羞耻,不是他愧对了这个世界,而是愧对了自己,一阵迷失之中,他早已经做不到问心无愧,一切都晚了。

    “如果此刻我带着人杀进去了徐家那一栋老别墅,拼一个你死我活,能不能找回那个崔夺胜?”崔夺胜问着自己,虽然极其奢望自己能够给予自己一个答案,但是他却怎么也是等不到,只能够说这个世界早已经将他彻底的腐朽。

    “如果真是那样,这个世界没有崔夺胜这么一号人物了。”凝华无比现实的说着。

    “那么曾经我到底是怎样翻越了那无数座高山,而这徐家,又是一座什么样的高山呢?”崔夺胜说着,越发的迷茫。

    “这个世界的规则既是如此,你不能够再往前,同样也不能再往后,这就是你崔夺胜的命,不认不行,徐家那个世界,是你再奋斗上个二十年三十年都还不能相提并论的。”凝华说着,毫不犹豫的泼了崔夺胜一盆冷水,又像是怕崔夺胜做出什么傻事。

    崔夺胜笑了,笑的是那么的那么的牵强,恰如一摆手一切过眼云烟一般,也许就这样真的放下了,真的割舍掉了,又或真的拥有了。

    同样的死讯传到另一个地方,骊山高院别墅群中,一夜未眠的王富贵按灭最后一根烟,烟灰缸之中已经满满的是烟头,表情无比憔悴的王富贵慢慢放下座机,表情瞬间变的苍老无比,长长的呼出一口道:“文武死了,新街彻底的沦陷了。”

    陪了王富贵整整一宿没合眼的杨森仅仅是皱了皱眉头,虽然这是这个故事最标准的结局,但是显然这一切来的太过太过的突然了一些,让人打心眼了觉得措手不及,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高看了自己,还是低估了这马洪刚的实力。

    “我不相信一个马洪刚敢如此的兴风作浪,到底是谁在背后支撑这马洪刚如此兴风作浪,如果真的是徐家有意帮他话,那么这一条方十街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王富贵说着,他所畏惧所忌讳的不是马洪刚,而是徐家,如果徐家执意出手,那么所有的挣扎,只能够说是苟延残喘了。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先把茜茜送出去,趁马洪刚还没有把枪口对向我们。”杨森说着,如果打算光着膀子跟马洪刚开干的话,那么现在需要先安排好后事了。

    王富贵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在犹豫着,他很清楚,如果想要救这一盘棋,有一个办法,但是那也是王富贵情愿输的一塌糊涂都不想要用的方法,能够与这个徐家抗衡的,也唯有那个与徐家并列西城区三大家族的常家了。

    “这样对茜茜是不是太残酷了点。”杨森当然清楚王富贵在想着什么。

    “等等吧,如果到了非但不可的地步,也只有这样了,但如果我这一条命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我都不会如此,我很清楚马洪刚这类人的德行,我怕他不放过茜茜,也唯有待在常家,茜茜才会最安全最安全。”王富贵说着,他所顾虑的东西太多,但又不能够找到这所谓的平衡点,就如同大多人做不到忠孝两全一般。

    杨森微微点了点头。

    “帮我约一约这个白九城,告诉弟兄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特别是你从河南请来的那几号猛人,先不要让他们露头,静观其变。”王富贵说着。

    “约白九城?那家伙现在可不是省油的灯。”杨森说着,既然夏文武可以死一个不明不白,同样他们也可以,尽管是待在这骊山高院,杨森都打心眼里觉得不安全。

    “如果连这个正主都不敢见的话,这一场仗也就没有打的意义了,马洪刚只是利用白九城来打第一枪罢了,如果这事彻底炸裂开,第一个被抛出去背黑锅的,也只有这小子,我相信这个聪明的家伙应该很明白这一点,相信我们会有什么好谈的。”王富贵说着。

    “冒这么大的风险,如果这个白九城不开窍真被指哪里打哪里,我们是不是会很被动。”杨森说着,他不喜欢这种豪赌一般的谈判,而且自己这边的赢面又是那么那么的微乎其微。

    “白九城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的傻,还有会被现在这个被动更加被动的情况吗?”王富贵自嘲着。

    虽然抽象了点,但杨森还是默认了王富贵的说法,如果让大多斗升小民知道在他们世界仰望的王富贵在这一场风暴之中,只不过算是光着脚的存在,也不知道他们心中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似乎这么一晚过去,并没有所谓的几家欢乐几家愁,而是无一例外的扎心。

    白九城再也坐不住的离开扑克酒吧,几员大将被相继干掉,让白九城心中慢慢多了几丝的恐惧感,驾驶着平常他不怎么愿意开的a4,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他打算亲自去找马洪刚,也只有待在马洪刚身边,才能够让白九城能够心安几分。

    似乎谁都在奔走着,西城区新街的一家小旅馆中,于小桦一根一根抽着闷烟,虽然新街已经完全成为了战场,但是对于小桦来说,这往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三声敲门声打断了于小桦的思绪,于小桦悄悄走到门前,通过猫眼看清来人后,才轻轻打开房门,一个一身黑衣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直接走进房间,然后直接把几张照片放到了桌上道:“你让我查的东西已经落实了,马洪刚现在住在酒店顶楼的套房之中,其余的钱结清一下。”

    于小桦关上房门,直接从怀中掏出厚厚一叠百元大钞,放到了桌上。

    这个男人伸出手拿过这一叠钞票,扫了一眼后直接揣到了怀里说道:“这事我会绝对的保密,你的嘴最好也严实一点,这种人物不是我能够得罪的起的,我现在都感觉自己在玩火。”

    “没事,这事你知我知,我让你联系的道上的亡命徒联系的怎么样了?”于小桦说着,一张张看着桌子上的照片,是马洪刚白九城出入那家酒店的照片。

    男人擦了擦额头说道:“五十万一条人命,都是一样一的狠角色,你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找五个,当然钱得先安排妥当。”

    于小桦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么贵?你干嘛不直接抢,让我花二百多万找五个人,这价格也太离谱了。”

    男人帽檐下那布满血丝的眼紧紧盯着于小桦说道:“你要知道,你面对的可是马洪刚,这一类人物,接这活可就是九死一生,甚至连九死一生都算不上,五十万一条人命,也不过分。”

    “我主要是想知道这人到底能不能用,如果钱我交了事办不好,我找谁哭去?”于小桦说着,他很清楚自己在这个老狐狸身上讨不到任何的便宜。

    “人绝对能用,这我可以百分百的打保票,这几个人完全就是认钱不认命的主,你放心用,就算是你让我搞一个加强排,估摸着我都能给你搞过来。”男人压低了低帽子说着,很难想象,在这个光明的世界,还有着这种人物,乃至数不清的这种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