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零九章 大扫荡(二)
    “这事估摸着就这样这样压下去了,上面有高人出手,夏文武白死。”王崇文表情冰凉的说着,似乎对于自己这个早已经死透的往年交之死,没有一点感想一般,甚至让人怀疑这个肮脏到与世无争的大叔到底是不是还存有叫做感情的东西。

    于小桦呆呆的站在原地,似乎有些难以相信王崇文所说的,他不相信前一天还在整个新街赫赫有名的夏文武就这样无声无息一般的死了,他打死也不相信在他心中接近于无比的人生导师会落得这样一个死法。

    “走吧,尸体过几天会送到我们这儿的,但是明面上就不要拿这场车祸做文章了,这样只会让脏水溅进我们身,当然暗地里我们也不可能对这个幕后黑手明刀明枪,毕竟敢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中拔掉一个夏文武级别的人物,对面要是手里不攥着方天画戟就是白瞎。”王崇文很通透的说着,就如同于小桦怕小六在这里做傻事,而王崇文同样担心于小桦会在这里做傻事,但是在王崇文看来,他更不希望于小桦扛下夏文武这一杆大旗,然后去跟那个马洪刚较量,那完全可以说成是在找死的行为。

    于小桦只是这样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似乎内心正在煎熬着,但是此刻的于小桦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连见一眼夏文武尸首的资格都没有,这是何等的讽刺,这一天,彻底刷新了于小桦的三观,又或者说这个残酷的世界,用一个无比残酷的方式,毁掉了于小桦心中的那一片小自我。

    “王哥,我到底该怎么办?”在簇拥着人群之中,于小桦再次问出这个问题,这个孩子露出了一个让人心疼同样又最不值得的心疼的表情。

    “听我的,这件事别掺和了,这场游戏你玩不起,也没有这资本,如果你执意打算扛下这么一杆大旗,下一个死的,肯定会是你,马洪刚所找来的靠山不简单,至少要比马洪刚要高出几个档次,如果这人有三分帮马洪刚立足,或许还有那么一二分活路,但如果这人打算全心帮马洪刚的话,那么这就没得玩了。”王崇文说着,一点也不愿意给于小桦任何遐想,又或者在这种时候,任何遐想都是那么的多余。

    天色慢慢黑了下来,封锁的路慢慢敞开,只不过夏文武早已经不知被移到了什么地方,而于小桦跟一只抽着烟的王崇文,则一直在原地看着这簇拥的人群慢慢散开,或许对这些过客而言,他们只是看了一场并不完全的戏,而就是这对于他们一点都不完全的戏,囊括了太多太多人的整个人生。

    一通电话打到了白九城的书房,唯独说了两个字。

    “动手。”

    白九城直接挂掉电话,今天扑克酒吧是难得的停业一天,此刻酒吧舞池之中站着大约有五十多号人,黑压压的一片这同意黑色西服的汉子们,一个个都戴着黑色口罩外加墨镜,给人一种压抑感。

    “今晚,到了用你们的时候了,任务很简单,扫平一切夏文武在新街的场子,不需要考虑任何的后果,也不需要承担任何后果,今晚所有人,明天每人五万,挂彩的每人十万,断手段脚的五十万,死的一百万,虽然命怎么说也比钱重要,但是一条命换一百万,怎么说也值了,不干的人现在可以离开。”白九城说着,这一次他是下了血本,这无比庞大的利益,足够让这些鬣狗们陷入疯狂,他可以想到今晚新街会成为什么样的血海,甚至白九城心中都有几丝的畏惧,毕竟如果这种事处理不好,这就是天大的事,但是想到马洪刚的话,白九城就格外的有底气。

    没有一个人离开,毕竟只要是站在这里,就是白九城精挑细选出来的亡命徒,一群为了金钱什么丑恶勾当都能够做出来的人。

    “刘羲,这次就由你来安排了,今晚这事一定给我办漂亮。”白九城冲身旁的刘羲说着。

    刘羲默默点了点头,白九城离开,刘羲走到白九城的位置,仅仅吐出一个字。

    杀!

    今晚,注定不会平静下来。

    在黑夜之中仍然站着的两人,于小桦就像是被抽掉了魂魄一般站着,而王崇文一点也不心急的陪着于小桦。

    “我要留下。”于小桦似乎是考虑清楚了,这样说着。

    “那么我走。”王崇文踩灭这最后一根烟头,直接扭头离开,这留下真的是留下?这走的又真的是走?谁也说不清,但也不会有人愿意再说。

    “王崇文,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当年夏哥为你挡了多少刀?现在要你说那么一句话,仅仅是那么一句话,为什么是那么难,这个曾经跟你生死与共的兄弟死了!他死了!”于小桦转身叫住了王崇文,似乎用尽全身的力气说着,尽管附近的路人投来侧目,但是这个无比爱好面子的纨绔,仍然一脸渴求的看着王崇文,于小桦很清楚他扛不下这一杆大旗,但是眼前这个男人说不准能。

    王崇文停住叫,并没有转过身,以至于于小桦看不清此刻王崇文的表情。

    窒息的沉默。

    “决心,豁出去命的决心,是不会放在嘴边说的,我太了解夏文武了,如果此刻他在的话,唯有的抉择就是让你离开,这一杆大旗不需要扛,即便是扛起了,又有什么意义?痞子就是痞子,过的再怎么油光满面也是痞子,你可以崇拜夏文武,可以敬畏夏文武,可以把夏文武当成你的传说,但你不能瞧不起这个世界,如果光是凭一次低头就可以得到一切,那么你那个偶像夏文武身上沉甸甸的财富也得到的太轻而易举了吧。”王崇文说着,声音虽然不大,但刚刚好能够让于小桦听见。

    “让夏哥这样白死,我打心眼里不服。”于小桦说着,虽然这一句话说的格外廉耻了一些。

    “如果真的不服,就扛下这大旗,不落井下石是我给夏文武最后的道别礼,这你以后就会明白,如果有机会的话。”王崇文说着,说完也不管这于小桦还要说些什么,又或者还能说些什么,就这样离开,王崇文不怕于小桦骂他狼心狗肺,也不怕于小桦骂他毫无人性,他怕于小桦不骂他。

    天色瞬变,不过藏在浓浓的黑暗之中,谁也看不到这星空之中的阴霾。

    新街出现了腥风血雨,就像是一阵风一般,所到之处虽然说不上寸草不生,但至少能够刮出一阵的血腥味。

    一通电话打到了于小桦哪,打断了于小桦所有的思绪。

    “小桦,我们的场子被扫,是白九城的人出的手。”小六子焦急的说着。

    “能不能顶得住,我这就赶过去。”于小桦直接说道,他想不到白九城能够下手的如此快,这已经足以证明这场车祸的不简单,又或者这根本就不需要证明,这就是明摆着的事。

    “小桦,你最好不要过来,我现在在一号酒店里,刘羲正带着人在往这里冲,不知道谁把夏文武死的消息散播了出去,我们败了,大多保安都跑了,赌场全部被扫平,酒吧全部被封场,估摸着我们也撑不了多久了。”小六子说着,这足以描绘今晚的惨烈程度。

    “肯定是他们。”于小桦咬牙切齿的说着。

    “现在你去找王老板,千万不要回新街,老子就是临死也要带着刘羲上西天,小桦保重了。”小六子说着,直接挂掉了电话。

    “不要!”等于小桦说出口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小六子已经挂掉了电话。

    虽然于小桦此刻焦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却无可奈何,毕竟他现在身边连一个拿得出手的角色都没有,于小桦忍不住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但是还没有打出去的时候于小桦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说是山青水尽疑无路,但是就是看不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另一边,拎着开山刀的刘羲已经冲上了一号酒店楼上,直接把打电话通风报信的小六子逼到了走廊的尽头,这一边小六子五人,另一边是刘羲所带领的十几号全副武装的汉子,天平究竟会倾向哪一边倾斜这已经足够明白。

    “刘羲,夏爷到底是不是你们下的手!”小六子已经接过了身边汉子递来的直刀,额头上青筋暴起的喊道。

    “就算是我们下手的又如何,反正今晚过去,夏文武的名字将要在新街,又或者北京彻底抹除,你们这些残党也不会活过今晚,你就祈祷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吧。”刘羲说着,身后的汉子们已经蠢蠢欲动,在这种绝对的压制面前,总会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动力。

    “今天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上路,刘羲背后里使阴损站数,你算什么爷们。”小六子呐喊着,直接用刀指向刘羲,表情似乎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这是一种临死前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