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零八章 大扫荡(一)
    另一边,逍遥楼牡丹厅中。

    于小桦小心翼翼的坐在这个中年男人声旁,似乎连大气都不敢喘上几口,生怕自己做出什么多余的事情。

    这个早已经谢顶的中年男人身穿一个宽松的白色大t恤外加一个黑色的大裤衩子,脚上踏着一个有些年代的人字拖,估摸着这满满的逍遥楼也找不出这样一个角色出来,乃至这西城区里即便是再怎么不济的角色,也有着一副人模狗样模样,但是这厮则是完全不顾周围的目光,甚至闲暇之余不忘调戏这里的旗袍服务员,虽然这个女人是打心眼对这个无良大叔厌恶无比,但是碍于这个邋遢无比的大叔在这贵宾都订不到的牡丹厅,所以这几个被调戏的服务员不敢发作。

    老肥忙着上菜,就像是供着祖宗一般伺候的这两人,这个秃顶大叔也一点不客气,直接一顿胡吃海喝,这吃相就如同饿死鬼一般,尽管谁都瞧不起这个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的邋遢中年男人,但是老肥似乎是特别的中意,一有功夫就拍这个大叔的马屁,但是这个中年大叔似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吃,鸟都不鸟老肥,让老肥碰了一鼻子灰。

    知道自己怎么贴合这个中年男人都不会理会他,老肥也不继续热脸去贴这个冷屁股。

    于小桦冲有些多余的老肥使了个眼神,老肥立马明白了什么,直接带着这一干花枝招展的妹子离开。

    “老板,那个中年男人真恶心,手不老实。”刚出门,一个旗袍女人就贴上了老肥身上说着,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老肥这油脂麻花的肚子跟臃肿到极点的身材。

    老肥瞥眼这浓妆艳抹的女人,恨恨的说道:“闭嘴,你懂什么,就算是你扒光了往他身上贴,他都不一定上你,你不是总吵的见什么大人物大人物,这就是大人物,你别瞧不起他,我可以给你打个赌,里面那个中年男人背景绝对不简单,至少这满满逍遥楼找不出这种人物。”

    女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厚厚的粉底下充满了难以置信,但欲要再问些什么,老肥直接打断说道:“不该知道的别知道,去做的你事。”

    女人知道老肥是动了真格,虽然是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离开牡丹厅。

    屋中,这个被议论纷纷的中年大叔仍然大口大口吃着,大口大口喝着,看着于小桦都觉得饿了,但是在这种坏境下,他是真的吃不下。

    “夏文武那小子说让我见面,自己却不见踪影,是瞧不起我这个老人还是故意放我鸽子?”中年男人左手拿着一根鸡腿,右手拎着一根羊腿说着。

    “夏哥临时有点事,让我先陪着你,王先生,夏哥每次提起你都是满怀敬畏,你那些故事我现在都还记得呢。”于小桦说着,虽然有些恭维的嫌疑性,不过这也是实诚话,夏文武不止一次提起过这个名为王崇文的男人,每一次都说上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于小桦就算是再没有眼力价,也能够看出来夏文武对于这个男人的重视,虽然第一次见到这个故事中的人物,只是让于小桦打心眼里感觉到俗气无比,但是这个长相不出众气质不出众也没有气场的中年男人在无形之中给予于小桦一种畏惧感。

    “我这个过时的人物,还能够让他这个大红人这样惦记着,还真是荣幸,既然你是个明白人,就说说夏文武找我来到底要做什么,也多多少少给我点心理准备。”这个名为王崇文的男人放下说中的鸡腿羊腿,摸了一把嘴说着。

    于小桦鼓足了一口劲,咬了咬牙道:“夏哥想要请你出山,说当年你欠他半个人情。”

    “所以说夏文武打算用这个半个人情来换我这一条命?他的想法未免有点太过单纯点了吧,再说我也不是傻子,谁也不是傻子。”王崇文看着于小桦,就如同看着一个初生牛犊。

    “他说他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后面的事我是真不知道,就在刚刚他打来了电话,说有重要的事,让我先给你透个底。”于小桦说着,发现自己跟这个男人交谈,自己的所隐藏的任何想法都会被一瞬间看透一般。

    “说说是什么烦心事,能够让夏文武不顾当年那些情面请我出来吃这一顿饭。”王崇文也不继续为难下去于小桦,毕竟于小桦对于王崇文来说,只是一个孩子之中的孩子,也只有孩子才会对一个孩子较真。

    于小桦把他所知道的这一场纠纷从前到后跟王崇文说了一遍,而本来带着点玩世不恭的王崇文却是越听越沉默,表情也是越来越凝重。

    听完后,王崇文深深的看了眼于小桦说道:“这一切当真?”

    于小桦使劲点了点头,恨不得拿自己的人头来做保证。

    “我帮不了他什么,一个赌徒马洪刚敢在北京闹事,这不是诚心找死吗?除非是背后有人能够让他站住脚,就现在来看,这已经是**不离十的事了,现在夏文武进一步退一步差不多都是死路一条,谁也救不了,这就是命,有人盯上了他身上的利益,他怎么逃?”王崇文无比现实的说着,他不是什么救世观音,也不是什么大罗神仙,即便他是什么大罗神仙,又能以一敌百?

    正当于小桦苦思冥想该怎么说出稳住王崇文话的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小六子,怎么了?”于小桦对王崇文做了个抱歉的动作,然后起身接电话,并没有完全的回避王崇文。

    王崇文无所谓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大吃大喝。

    “什么!夏哥死了!”于小桦一脸难以置信的说着。

    王崇文停止了吃饭的动作,看着于小桦傻傻的站在原地,脸变的通红的说道:“怎么可能,小六子这事你要是敢开玩笑,我要你好看。”

    “我哪里敢拿这种事开玩笑,夏爷在中阳五路出的事,我们弟兄们已经开始往哪里赶了,小桦你最好也来一趟,我正考虑要不要跟王老板说这事。”小六子焦急的说着。

    “我这就过去。”于小桦匆匆挂掉了电话。

    “我跟你去。”王崇文说着。

    已经急上心头的于小桦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下来,直接带着王崇文急急忙忙的杀向中阳五路。

    现场已经被团团的封锁起来,飞机头小六正带着一干人正跟围起来的特警对峙着,等到于小桦赶到时,两帮人已经积累了不少*,正当小六打算硬闯的时候,于小桦拦住了小六。

    “小桦,这里家伙们竟然不让我们进去,现在我们连夏爷的尸体都还没看见。”小六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双眼通红,当年夏文武救过他一条命,所以说就是让现在小六抱起五连发往里面冲锋,小六可能都敢做的出来,事实小六还真带来五连发。

    “小六子,你先冷静下来,这个时候你们要是再进去了,这一场仗我们要怎么打?”于小桦比起小六,还有冷静一些,毕竟这些年在夏文武身边待着,不是白待着的。

    “好好开着车,就被这辆大货车给撞了,在这个关头,肯定有蹊跷,但是我打听来调查的人,答案是意外,说是司机酒驾,我一点也不信他们那些鬼话。”小六带着哭腔说着,身后的十多号汉子也憋红了连。

    “好好好,先冷静下来,不能自乱阵脚,现在你带人先离开这里,一定要守好新街,他们随时可能打过来,这事就全交给我,夏哥对我有恩,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现在我们真不能再意气用事了,小六子,你就信我一次。”于小桦极力控制着自己情绪说着,虽然此刻他比任何人都想要上去拼命,但是他很清楚,这里谁都可以失去冷静,唯独他不行,因为如果他都乱了,那么夏文武这一条命白死,而且他们还会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

    对于夏文武手下敢打敢杀的小六,留在这里于小桦是打心眼里不放心,他怕在这个时候稍有不慎一步走错,就满盘皆输了。

    小六虽然一脸的恼火,但还是听从了于小桦的安排,带着这一干汉子上了普拉多离开。

    等到小六子彻底走后,于小桦才重重松了一口气,这才意识到跟着自己来的王崇文不见了,等到于小桦找到王崇文身影的时候,王崇文刚刚从封锁严密的现场的隔离带出来,或许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像是城市流浪汉的家伙。

    王崇文出来后走到于小桦身旁,仅仅是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走。

    于小桦愣了愣,王崇文才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不是一起简单的车祸,我进去看了,夏文武这一次是冤死定了,现场完全是根据意外来设计的,我就不信这个喝的烂醉如泥的人会碰巧撞在夏文武的车上。”

    “王哥,现在我该怎么办?”于小桦格外无助的问道,偏偏在这个最需要人心的时候,于小桦才会发现自己的人心是多么的脆弱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