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零七章 一通电话(三)
    两人相继挂掉了电话,夏文武放下手机,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摸出手机熟练的打出一个并没有存在联系人的号码,刚刚打完,夏文武好像又犹豫了,又把刚刚打出的号码删掉,然后直接手机关机扔到了副驾驶座。

    奥迪a6停下了西城区一处知名的大厦楼下,夏文武连车都没锁的踏上这栋在西城区算的上高耸的大厦,门口的保安多多少少看了几眼夏文武,刚刚认出来人,还没等这有狗腿子嫌疑的保安说些什么,夏文武就直接上了楼。

    这栋高耸入云的大厦楼顶,那个魁梧如熊满头白发的中年男人一身紧身运动服,表情冷峻的看着眼前的北京,颇有些俯视众生的味道,这一次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跟男人正好变换的位置,女人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手中摇晃着一个高脚杯。

    这巨大到空荡的房间之中唯有这沉默的两人,显的气氛有些的诡异,一直到房门被推开,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小小汗珠了的夏文武打破了这有些压抑的气氛。

    中年男人转过头,露出这一张略显死板的脸,左眼上有着一道贯穿的巨大伤疤,无比的恐怖。

    “崔爷,出什么事了,这么急?”夏文武说着。

    “坐下来讲,凝华,去倒两杯茶。”崔姓汉子说着,声音低沉,像是一些野兽的声音。

    女人刚要起身,夏文武直接叫住道:“就不要麻烦凝华姐了,崔爷,有什么事你说便是,对我你不需要隐瞒什么。”

    崔姓汉子表情慢慢冰凉起来,那张古板的脸面变的更加的可怕,不过这一份冷静的可怕于焦急无比的夏文武成了很鲜明很鲜明的对比。

    “你这么急的做什么?去想法子琢磨怎么对付马洪刚?还是想着法子怎么对付马洪刚背后的人?”崔姓汉子冷笑的说着,似乎这些发生在暗地里的事,成了所有人眼皮底子下的事儿一般,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稍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嗅到气味的人就数不胜数,更别说这个西城区名为崔夺胜站在西城区黑色势力金字塔顶端的男人。

    夏文武对崔夺胜知道这事并不感到惊讶,但是对于崔夺胜所提到的这个马洪刚背后的人,夏文武是着实的有兴趣,虽然这一次崔夺胜下了死命令召回并不简单,但是现在看来,显然比夏文武所想象的复杂了点。

    “崔爷,你知道马洪刚背后的人?”夏文武斗胆问道,他很清楚崔夺胜的暴脾气,他这样不给崔夺胜面子崔夺胜已经不大发雷霆就是祖坟冒青烟的好事,但是夏文武此刻早已经顾及不了这么多,有人在动他,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就在刚刚,那个家伙刚刚跟我通完电话,挑明了要你这一条命。”崔夺胜说着。

    “那人是谁?”夏文武越发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人敢直接给崔夺胜打电话挑明了动崔夺胜的人。

    “一个你现在惹不起,即便是我碰他都要再三掂量的家伙,徐丰年。”崔夺胜把徐丰年这三个字咬的格外的沉重,虽然他是这西城区呼风唤雨的人物,但是跟真正的世家比起来,他仍然是那个不入流的三教九流。

    “那么说是不是我今天不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了?”夏文武说着,虽然他对这个神秘的大人物心中早已经做了不少的心理准备,但是听到徐丰年这个名字后,还是心猛的颤抖了一下,那是一个对他来说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的存在。

    “你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取决于你想不想活着离开,当年怎么说打下这西城区的半壁江山也有你那一份功劳,你单飞我没说什么,这些年明面上暗地里我替你挡了多少刀子,我也不会说些什么,毕竟当年你把你这条命都给了我,虽然这一条命不一定值多少钱,但怎么说也是肩膀上所扛着的脑袋,我说过当年我们那一班子的人情,我会记一辈子,少一天都不行,但是这一次这是你必死的情况,唯有能够活的办法就是永远离开北京,我郑州一个场子正好缺一个管事的,你可以过去,这是我给你唯一的退路,你如果说不,那么即便是我放你活着离开,你也绝对不可能撑过去今晚,徐丰年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弄死你,甚至是我。”崔夺胜说着,说完这一席话重重喘着气,或许谁都能够听的出来,这一席话不光光是说给夏文武听的,更多的是说给自己,这个高傲如鹰一辈子的汉子,到最后还不得向那些他最不愿意低头的东西低头,这是何等的操蛋。

    夏文武只是这样听着,或许崔夺胜的这一席义愤填膺,并没有直戳夏文武的灵魂一般,又或者夏文武并不想如此,像是一条夹着尾巴的狗一般离开北京。

    “崔爷,最后帮我个忙,帮我照顾好我女人孩子,她不容易,在我最穷困不得志的时候跟了我,又在我最辉煌的时候离开了我,她说她怕我做的这些亏心事误了孩子,现在我如果死了,这些债也都还清了。”夏文武说着,这是他第一次直视又或者平视崔夺胜,这个把他从最低端带到这个世界的汉子,尽管如此,自己还是付出了太多太多。

    “你真的考虑好了?”崔夺胜说着,他看到了夏文武眼神之中的坚定,那是他无论高于夏文武多少个世界都无法改变的东西,崔夺胜终于明白,或许这最后一次,他再也主导不了夏文武的命运了,谁也不能,这一次是夏文武自己的选择,也是唯一一次的选择。

    夏文武微微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只有我能够吃上一口饭,就不会让那女人饿着,这是我给予你最后的承诺,夏文武。”崔夺胜慢慢念出夏文武这个名字,似乎脑中回想起那个奋不顾身往上攀爬的场景,但是一瞬间的物是人非让崔夺胜异常的怀疑,此刻的自己到底是谁,无比陌生。

    “崔爷,谢谢了。”夏文武说完,拱了拱手,做了个江湖一般的动作,留下一张纸条,就这样大步离开,他已经做了选择。

    崔夺胜站在原地良久,沉默着,或许心中也有那么几分的不舍在其中,如果夏文武没有单飞的话,那么现在可能就会成为他手下数一数二的人物了,但是上一次他没有改变夏文武,这一次仍然没有,仍然是那个离开之后萧索的背后,崔夺胜恍惚之间才明白,这个背影,他再也见不到了。

    “想不到你最后还能够露出这有点人性的表情,为了那徐老爷子一句话,死一个当年为了你豁出去的马前卒,我觉得最应该有报应的,应该是你吧。”女人微微扬起嘴角说着。

    崔夺胜冷哼一声道:“报应?报应是留给那些没有准备的人的,比起畏惧这老天,我更畏惧一些人。”

    “徐老爷子也包括在内?”凝华捂嘴笑着。

    “当然。”崔夺胜回答道。

    “那么徐老爷子要是也畏惧这老天呢?”凝华歪着脑袋问道,似乎诚心要把这毫无营养的问题追问到底。

    “去去去,我没时间跟你贫嘴。”崔夺胜不耐烦的说着,其实是对这个女人一点没辙,拿起夏文武留下的纸条,看着这一个名字,一个地址,一个电话号码,再次陷入了沉思,最后最后,把这个纸条小心翼翼的放在兜中,夏文武打了一通给予徐丰年的电话。

    没有谁背叛谁,唯有谁碰了谁的利益。

    离开这一栋大厦,夏文武发动a6缓缓行驶进车流之中,打开手机,再次娴熟的打出那个号码,似乎是下了莫大的决心,按下了拨通键。

    响在了四五声的时候,一个女人接通了电话。

    “黄慧,我对不起你。”夏文武说着,但说出这个对不起的之时,这个连死都不畏惧的男人哽咽了起来。

    对面沉默着,她只是静静的听这个这个男人哭的像是个孩子。

    “文武,回来吧。”在夏文武一通发泄之后,她这样说着。

    “好好照顾好孟凡,过几天会有人找你,他们不是坏人。”夏文武怕自己的内心防线会被彻底的击碎,含糊不清的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再次关机,他何尝不想回去,他比任何人都想要回到那个平凡无比的家,但是他回不去了,永远都回不去了,他辜负了她,祸害了她,然后就这样一走了之,夏文武觉得连地狱都不会收留他这种人。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夏文武常常在嘴边嘟囔的报应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来了。

    在夏文武通过最后一个路口时,一辆卡车冲了出来,把奥迪a6撞了一个粉碎,这个响当当的新街一霸就这样死了,然而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就打出去无数个电话,这一件事会被以一种完全不堪入目的方式压下去,永远的石沉大海,这就是大多关于这个城市野心故事的结束,也是末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