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零六章 一通电话(二)
    新街的逍遥楼,曾经余东野最喜欢呆的地儿,不过现在早已经是物是人非,那个曾经跟余东野已兄弟相称的老板,此刻正露着殷勤的笑容,伺候着夏文武。或许看起来面目可憎了点,但是在大多人眼中,也算是无伤大雅,毕竟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之道,即便是再怎么俗气的事儿,跟钱要是搭上了边,那么就不俗气了。

    已经入住新街半年之久的夏文武,似乎一点也不对这老板的特殊对待感冒,不冷不热。

    “夏爷,听说今晚你要来,我特意准备了两瓶好酒,都是那种市面上搞不到的那种。”肥肥胖胖的老板露出那可掬的笑容,给人一种这人似乎生来就没有什么脾气一般。

    “老肥这就不必了,今天我来只是见一个普通朋友。”夏文武说着,甚至他都不知道这个老板的姓名,老肥也只是他随口喊的称号罢了,虽然这逍遥楼的胖老板在新街有一定名号,但是在夏文武面前,是龙还是得握住,毕竟夏文武再怎么厉害,也仅仅只是一个新街的商人。

    “不不不,夏爷的事,再怎么小也是大事。”被称为老肥的老板连连摆手说道,有些较真的意思,虽然这话无论怎么听都虚伪了点,但这个胖子却不给人太多厌恶的感觉。

    “好,老肥就按你说的办吧。”夏文武很清楚老肥这个人的本事,这献殷勤也是一门技术,但更多的是夏文武也不愿意再从这里浪费时间毕竟还有着太多心中所想。

    老肥的脸上出现花一般的笑容,一路小跑的去厨房做的准备,边跑边说道“夏爷,牡丹厅有请。”

    在一个姿色不错的服务员的带领下,夏文武来到了这牡丹厅,这装修豪华的房间不像是饭馆,而是像一些千万别墅中的房间一般,各种奢侈品让人咋舌,这可以看出老肥是在这牡丹亭下了血本。

    夏文武刚刚坐下,几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就开始煮茶倒水,不过此刻的夏文武显然没有欣赏这些美艳女人的心情,一头陷入了沉思,这几天新街跟方十街太过的平静了,白九城除了派出几群虾兵蟹将在方十街转来转去以外就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但这让人窒息一般的平静并不能给夏文武什么安全感,只会让夏文武觉得这更像是一场巨大风暴的前兆。

    但任由外界什么情况,夏文武该排兵布阵的还得排兵布阵,毕竟他们面对的可是马洪刚,如果抱着应付的心态,那么就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所以夏文武今天派于小桦去接一个对他来说取关键性作用的人。

    一杯茶刚刚倒满,一通电话就打了过来。

    夏文武扫了一眼来电号码,直接冲屋中的女人们使了个眼神,这些在江湖场走的女人们当然明白这位大佬的意思,一个个离开包间。

    一直到全部人走干净后,夏文武才接通这电话。

    “夏哥,我接到王师父了。”对面传来于小桦的声音。

    “那快把王师父打来逍遥楼,我在牡丹厅里等你,记住千万给我伺候好这王师父,他手上的能用的东西太多,而且都是我们必须要用的资源。”夏文武叮嘱着。

    “好,夏哥我有数,我先挂了。”于小桦说着就挂掉了电话。

    夏文武放下手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想让自己八风不动起来,但是不知道为何,他此刻无论这样也平复不下来自己那躁动的心,这是一种常年在外的直觉,每次在大事前,夏文武都会如此,但是唯独这一次格外的强烈,似乎夏文武此刻看到了冥冥之中的结局,但是他不愿意相信,并且会用尽他一切力量去改变这一切。

    正当夏文武终于整理完情绪之后,又是一通电话打到了他这里,夏文武拿起手机,下意识的想到于小桦出事了,却看到了夏文武此刻最不想要看到的号码,甚至夏文武宁愿让于小桦出事,也不想接到这个男人的号码。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夏文武还是接通了这个标注为崔爷的手机号。

    “文武,来我这里一趟。”刚接通,对面的男人就直奔主题说着,声音洪亮,让夏文武以为自己开着免提。

    “崔爷,我现在忙的很,改天我专门去跟你喝酒叙旧成不?”夏文武看似打着哈哈笑说着,不过电话这边地步表情却是格外的严峻。

    “夏文武,如果你还想要你这条烂命,就给我滚过来。”对面的汉子似乎是烦了,直截了当的说着。

    夏文武的表情更加的阴沉了,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最后唯有带着太多苦味的说道:“我现在就去找你。”

    “给你半个小时间安排。”对面的汉子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但这话显然值得玩味的多,所透露出来的东西,也太多太多。

    听着对面挂掉电话的声音,夏文武慢慢放下手机,破天荒的抽了一根烟,然后大步离开牡丹厅。

    在门口正撞见要来询问的老肥老板。

    “夏爷,怎么了?”老肥显然是看出了夏文武的表情并不太好,甚至可以说成是恐怖了,所以老肥很小心翼翼试探性的问道。

    夏文武显然是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的平静几分的说道:“我有点事要离开一会,但是人还会过来,老肥这次事给我办好了,我给你记一大功。”

    “夏爷,你就瞧好了,这人我肯定给你招待的明明白白的。”老肥听完后眼中差点放出光来,夏文武这一层关系,对于一个新街的商人来说,实在是太难得可贵了。

    “别做过火,该怎么招待就怎么招待,至于那些大白腿就免了,太俗。”夏文武叮嘱着,没等老肥再拍几句马屁,就匆匆离开。

    夏文武一路风风火火的离开逍遥楼,发动自己开来的a6,马不停蹄的杀了出去,一路上娴熟的开着车,一边拨通于小桦的电话号码,没响两声,于小桦就接通电话说道:“夏哥,我这就到了。”

    “我有难了,这次这个王师父,交给你来招待了,做好昨晚我对你所说的,一件不要落下,不该做的一件不要做,不该说的一句不要说,如果我今晚回不去了,你就回去找你个于肖虎,永远不要回新街。”夏文武如同机关枪一般说着。

    于小桦被说的一头雾水,偷偷通过后视镜看了眼自己所载着的男人,发现男人正在睡觉,于小桦才小声说道:“夏哥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但切记住,把今天的事做完,尽一切可能撤出去这摊浑水,你还太年轻,这样东西你以后有的机会玩,但现在不行,听清楚没有?”夏文武提高了些分贝,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于小桦面前露出这种情绪,这一种自乱阵脚。

    于小桦沉默了,他终于明白这一切已经不是一场玩笑,今晚,决定着夏文武的生死,或许这一切来的太突兀了太突兀了,但是于小桦不得不努力睁大眼,然后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现实。

    “晚上我会再给你通电话。”夏文武说着,然后直接挂掉了电话,直接又找出了一个号码,然后拨通。

    这一路他需要安排的东西太多太多,或许一个临死之人所想的,不是他能够带走什么,而是想着如果他死了,到底能够影响什么。

    同样了响了两声就被接过。

    “富贵,我出事了,现在还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马洪刚下的手,估摸着也**不离十,如果我今晚出了幺蛾子,新街你最好明天接手,至于对接人员我已经安排好了。”夏文武说着。

    “文武,我对不住你。”对面的王富贵声音低沉的说着,或许他们这类人说出的假话比真话还要真,但是这一句,王富贵是凭心而说。

    “没有什么对不住对的住,路都是自己所选的,富贵,要是你心里真有愧,就绑我多咬掉马洪刚身上几块肉,到时候我在底下也看着舒服。”夏文武大笑的说着,似乎一点也不像是半个赴死之人该有的样子,或许这种谁都认为只会出现在某些电视小说的场景,每一时每一刻都在上演着,只是上演的方式不同。

    “好,无需多言,到了时候咱们到下面好好喝一杯酒。”王富贵同样大笑的说着,这对难兄难弟或许对命运发起了挑战,所以过上了看似赫赫有名的生活,但是其实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只不过是从一个井口,换成了另外一个井口,或许他们谁都没有说,这一次,他们是真的输。

    但真的或许如此?

    “无需多言,别忘了多带两瓶牛栏山,现在我是打心眼里想要好好坐下喝醉一次。”夏文武向往无比的说着,那是他曾经最容易得到的,但是现在却成了他最难最难得到的,夏文武不由的怀疑起来,这些年自己的攀爬,到底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