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零五章 一通电话(一)
    “如果她能够一口吞下徐家的话,这个徐家即便是她不下手,也终会有人下手,貔貅你就不必劝我了,这个女人,我是要定了。”徐丰年不容拒绝的说着。

    貔貅欲要再说些什么,但既然徐丰年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没有必须偏执下去,更不会愣着头皮在徐丰年眼前碰上一鼻子灰。

    “心放宽一点,总是这么小心翼翼的,活的累不说,更永远走不出自己那个圈子。”徐丰年淡淡的说着。

    貔貅受教了的点了点头,只不过谁也不知道心中所剩下的到底是不是所谓的执迷不悟。

    徐丰年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一时也无法改变任何人,穆黄花也是,乃至貔貅,充满无力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大概有三声,似乎电话对面的人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才接通这电话。

    “小崔,别来无恙。”徐丰年热合的说着。

    “徐老爷子,还是那个样,混吃等死。”对面的男人豪爽的说着,似乎通过这个粗狂的声音就能够知道对面是一个彪形大汉。

    “如果你要是混吃等死的话,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家伙们成什么了?”徐丰年带着笑意说道,但是电话这一边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笑容,看着貔貅啧啧称奇。

    “好好好,我多嘴了,徐老爷子,有什么事儿?”对面的汉子哈哈大笑一阵说着,颇有那些梁山好汉的味道。

    “新街夏文武听说曾经是你手底下的人。”徐丰年问道,虽然这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否则徐丰年也不会打这个电话。

    电话对面沉默了大概有十秒钟,然后这个汉子爽朗道:“对对对,曾经这小子跟我混过,怎么?徐老爷子,这小兔崽子招惹到您了?”

    “招惹还算不上,这个夏文武能不能动一动?”徐丰年看似试探性的说着,实则话中藏着太懂东西,甚至能够嗅到一丝威胁的成分在其中。

    “徐老爷子,到底是怎么个动法?”对面的汉子的声音也变的玩味起来,已经不如起初那般的亲热。

    “要么死,要么永远离开北京。”徐丰年直接冷声说着,态度转变的速度让人有些咋舌。

    “徐老爷子,你这样说的话,未免有点没意思了点,这个小兔崽子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让你这么惦记着。”这一次,汉子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几分了冰凉在其中,虽然仍然显的仍然是那么的热合,不过早已经彻底变了味道。

    “听说你最近在西城区开的几家场子沾了点边,在这里我跟你透个底,你那几家沾了点边的场子停封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果你真的有本事,大可以试试,这是上头的死命令。”徐丰年直接换了一个话题,但不过这一席话所牵扯的东西太多,直接让对面的汉子沉默了良久。

    “徐老爷子,你有路子?”汉子说道。

    “路子还说不上,只能说这次管这事的人当年也算是个旧交,多多少少欠我点人情。”徐丰年的意思再不过明白,要是手里不握着点东西,他是不会打这个电话的,在这个世界之中,如果你心中的东西不够硬,说寸步难行是一点也不奇怪。

    对面的汉子再次沉默了,这一次沉默了很久很久,似乎在考量着什么,徐丰年也不着急,给足了对面汉子考虑的时间。

    “小崔,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想养个老,还得靠那几家场子,这事,也就是你几句话就可以办成的事,我想这应该不是一个赔本买卖。”徐丰年再次下药的说道,当然那些所谓的小小义就直接闭口不提,在徐丰年看来,也没有意义。

    对面的汉子似乎仍然在考虑着,又或者在做着斗争,最终才开口道:“我会让夏文武永远离开北京。”

    “今晚你那几家场子照常营业,而今晚,我要看到夏文武要么死在北京,要么永远离开北京。”说完,徐丰年直接挂掉了电话,似乎这就是绝对的实力。

    “老爷子,为了这个马洪刚做这些真的值得吗?你只是答应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我看来,没有必要帮这个赌徒做这么多,就任由他在这里自生自灭,即便是他能够打下这两条街,相信不死也会掉一层皮。”貔貅一脸不快的说着,他是打心眼里反感马洪刚这么一号人物,没有多大的能耐,又最擅长在背后使什么阴损招数。

    “我做这些,不是为了那个马洪刚,而是为了我们,你以为我真的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是我能够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剩下那两家子人会任由马洪刚在西城区胡闹?我可不想为了这个小小的马洪刚而让徐家引起仇视,现在这个社会,想要把一件小事闹大很容易,想要把一件事压下去很难,我不想等这个烂摊子出现时再收拾,那时候就晚了。”徐丰年说着,脸上的疲惫神色已经变的更加的浓。

    “老爷子,还是你看的长远。”貔貅心服口服的说着,这些东西是他完全想象不到的。

    “这只是常识之中的常识罢了。”徐丰年摆了摆手说道,显然是累了。

    貔貅微微点了点头,很明白徐丰年是什么意思,悄悄离开。

    另一边,一个一头白色短发的汉子直接把手机重重的摔到了桌上,这个留着络腮胡的汉子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彪悍无比魁梧无比,就像是画册上的李逵张飞之类的角色,乍一眼似乎就能够吓哭一些小朋友。

    “这个徐老爷子怎么打上了文武的主意。”在这栋高楼楼顶的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跟这个粗糙无比的男人成鲜明对比的女人,一身白色长裙,皮肤细腻到能够滴出水来,一张就像是经过特殊加工一般精致无比的脸。

    “我也不知道什么事,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他妈的,这家伙净给我找麻烦。”汉子骂骂咧咧的说着。

    女人捂嘴笑了笑道:“这真是麻烦?这不是为了省去了一件烦心事。”

    “这徐老爷子真有这么好心?”汉子冷笑着,似乎一瞬间就没有了刚刚的热合,在这个世界摸翻滚爬,即便是混的再怎么不堪,也有着奥斯卡影帝一般的演技,这是缺一不可的。

    “既然徐老爷子放出了话来,就没有必要糊弄你,反正你那几家场子是安全了,只不过关于文武,他可是刚刚在西城区披头露面,在这个关头让他永远离开北京,这不就是等于要了他命?”女人说着,她很了解这个汉子,这个汉子所顾虑着,不是那些儿女情长,而是这个夏文武并不好对付。

    “如果他要是不走,那么就要了他的命,徐老爷子这样点名道姓了,即便是我想要救他,我能怎么办?直接跟这个徐老爷子叫板?那个时候不光是他死,我也得倒霉。”汉子说着,的确对这个汉子来说左右为难,但是这左右为难之中,早已经带着了最明确的答案。

    女人笑了,倾国倾城。

    此时卡宴再次回到了酒店,一直到了门口,黑灌才松开了嘴,然后毫无神色的趴在了一旁,许黄鹰摸着黑灌的脑袋,简简单单的包扎了一下胳膊,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有些恐怖的伤口。

    怕黑灌会做出什么疯狂事来,许黄鹰把黑灌留在了车中,跟着情绪同样低落的刘汉之上了楼。

    屋中烟雾缭绕,马洪刚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或许心情不好的不光光只有他们。

    “人...送走了?”失神的马洪刚抬起头说着。

    刘汉之微微点了点头。

    “黄鹰,现在你开车去找白九城,今天晚上有行动,具体要做些什么,我会亲自跟你通电话。”马洪刚搓着脸,似乎想要把那些疲惫跟失意擦去,但是毫无作用。

    许黄鹰微微点了点头,刚刚走出几步,马洪刚多说了一句:“今晚英明跟小康回到北京,我知道你跟英明这些年一直有矛盾,人跟人难免有些隔阂,更别说是我们这类人,但我不希望这点窝里斗坏了事。”

    “我心里有数。”许黄鹰停住脚喃喃道,然后大步离开。

    许黄鹰离开后,马洪刚问道:“怎么样?”

    刘汉之当然能够听出马洪刚话中的意思,这就如同这次他扮演的不仅仅是司机,而是监督许黄鹰跟穆黄花。

    “没事。”刘汉之稍作犹豫开口说道。

    “你心中对我也有气?”马洪刚当然看出了刘汉之的心思,这抛出穆黄花固然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但同样失去了太多人心,因为谁也不能够保证,下一次他会抛弃谁。

    “三爷,我只是想不明白,也不开窍。”刘汉之傻里傻气的说着。

    马洪刚微笑了笑道:“不需要怀疑,我们所做的或许都不是什么好事,但都是对的。”

    刘汉之沉默着点头。

    “今晚能不能拿下新街,就看那徐老爷子的能耐了。”马洪刚脸上慢慢爬上一丝阴森森的笑容,这种不堪入目的攀爬,马洪刚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以至于彻底的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