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零二章 野狗的复仇法
    或许这副面孔对于小张四来说早已经变的无比的陌生,但等到眼神触碰时,小张四才突然想起那半年前的将死之人,那时他还是跟在王虎背后的一个弟中弟,这短短的半年之间,他爬了这么多这么多,乃至是到了这个他曾经都不敢想象的高度,但是此刻小张四,表情慢慢可以跟死灰联系到一块去。

    “你怎么...你怎么...”小张四声音颤抖的说着,表情像是活活见了鬼一般,又或者要比活活见了鬼更加的恐怖。

    “我怎么还没死对吧。”狍子代替了小张四想要说出口的话。

    “对对对。”小张四说着,身体却慢慢的往后退着,即便是用屁股想,小张四都很清楚这是来者不善。

    小张四默默的往后退着,而狍子却是默默的往前走着。

    “知道你哥王虎是怎么死的吗?”狍子说着,但还没有说完,小张四打了个激灵,拔腿就跑,就像是某些老鼠一般钻进了一旁的小巷子之中,边跑边摸出手机拨打着刚刚被他打发走男人的手机号码。

    小张四在这混杂的巷子中疯狂一般的逃窜着,手中熟练的拨打着电话,虽然背后那个狍子好像并没有追上来,但小张四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但是不知道为何,这号码就是迟迟打不通。

    另一边,那辆行驶在方十街的普拉多,汉子看着来电的小张四,一脸不耐烦的按下静音。

    “不接这个小兔崽子的电话真的没事?”坐在后座的一个黄毛说着。

    “这忘恩负义的东西,要是没有虎哥,他能够走到这一步?先急急他。”汉子说着,表情充满着鄙夷,他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小张四,虽然现在小张四是骑在了他们的头上,但是这顶多顶多说的上是小人得志,不过是白九城手下最恶心人最恶心人的一条狗罢了。

    黄毛点了点头,同样也是一脸的嘲讽,只要是个明眼人就能够看出这小张四的道行深浅。

    “我草你妈!!”小张四叫骂着,但还是不停拨打着这号码。

    匆忙而逃不看前路的小张四被什么东西猛的绊倒在了地上,手机也摔出了一段距离,但仍然拨通了那个号码,小张四忍着全身的疼痛起身,却发现那个狍子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一脚狠狠的跺在了他的左手上,小张四紧接着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叫声,然后双眼恐惧的看着狍子,但在这种地方,即便是小张四把嗓子给彻底叫哑了,也不会有什么所谓的出手相救之说。

    “狍子哥,狍子爷爷,你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是个小小的跑腿的,跟半年前的事真没有什么关系,我哥王虎就是一个混蛋,死有余辜,狍子爷,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这个小人物一条命。”小张四苦苦哀求着,但这些话在小张四口中说出的时候,给人一种浓浓的厌恶感。

    狍子皱了皱眉头,然后用一种冷冰冰毫无人情味的声音说道:“你跟你哥比起来差远了,他是一条汉子,而你,说是一个男人都算不上。”

    小张四的表情也慢慢阴沉起来,右手慢慢摸向腰间,突然喝了一声,然后掏出一把刀子直接捅向狍子的大腿。

    狍子仅仅是一个侧身都躲过了小张四这狗急跳墙一般的冷刀子,然后小张四趁着狍子松开他的左手之际,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但还没有跑出去几步,狍子就一脚直接踹在了小张四的屁股上,让小张四摔了一个狗吃屎,看样子门牙是磕掉了几颗,但小张四反应也是迅速,立马翻了个身,一边往后爬着,一边挥舞着说中的小刀喊着:“别过来!”

    狍子看着垂死挣扎的小张四,表情是那么那么的平静,就像是所看着的根本不是一条人命一般,又或者小张四早已经使这一条人命不像是一条命了。

    “小张四,你应该早已经料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了,要是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如此可笑的话,是不想跟自己留一点面子?”狍子说着,一步步逼近小张四。

    “面子有个屁用,我只要一条命,我说狍子,我这条命你给不给!”小张四的声音已经带着一丝的哭腔,或许是真的怕了。

    “没有这个可能,当年在扑克酒吧,我兄弟的命,你们到底有没有给?”狍子说着,身上已经涌上一股谁都无法遏制的杀气。

    “杀你兄弟的人是白九城,是刘羲,是王虎,不是我。”小张四声音颤抖的说着,或许对小张四来说,这个突如其来的落差实在是太过的恐怖了一些,以至于让小张四无法接受,难以接受,就在前一刻,他对生充满了无限的向往,而在这一刻,他要面对的是死,任由是谁都会崩溃。

    “你是真傻,还是我傻?你觉得我会让你活着离开?”狍子直接一脚把小张四所攥着的刀子踢落,小张四欲要再去捡那把放在他身上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血的刀子,狍子的脚已经直接跟他的脸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小张四直接被踹到了墙上,狍子并没有于心不忍的又一脚踹在小张四的胸口。

    小张四的脸紧紧皱到了一起,似乎最后用这可怜兮兮的样子渴望着狍子能够有一分的怜悯之情,但是这一次,小张四的可怜样并没有奏效,因为他现在所面对的,不是那些正义使然的主角,而是一条坏就会坏到骨子里的野狗。

    “小张四,再见了,省的你哥在路上走的太寂寞了。”狍子手中不是何时出现那一把弯刀,这锋利到不能再锋利的弯刀就这样划破了小张四的脖子。

    小张四瞪大了眼,就这样死死看着狍子,一直到临死,都没有把眼闭上,或许这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最恐怖的眼神,但是狍子却一直也没有畏惧小张四那一张恐怖的脸,仅仅是慢慢后退几步后背靠上了墙,然后默默点燃一根烟,忍着浑身的疼痛抽着,这就是他这一条命野狗的复仇方式,简单而且不计一切后果。

    欣赏完小张四凋落的生命之后,狍子捡起小张四掉到了地上的手机,看着那还没有拨通出去的号码,再次按起拨通键。

    手机再次亮了起来,开车的汉子看着来电号码,终于还是忍不住拿起手机接通小张四的来电,不忘讽刺道:“怎么了,张老板,是不是嫖娼别抓了?”

    “来给小张四收尸。”电话的另一边,仅仅传来这个冰凉到不能再冰凉的声音,然后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个汉子不由的打了个哆嗦,仅仅是迟疑了片刻,就直接打住了车,直接逆行拐过了弯。

    “怎么了?”坐在后座的黄毛问着。

    “出事了,小张四死了,下手的,应该还是那个人。”汉子说着,一边开着车,一边拨通了白九城的手机号码。

    半个小时过后,白九城终于来到了小张四的尸首旁,看着小张四那死不瞑目的表情,白九城摸着下巴陷入了沉默。

    汉子跟黄毛老老实实的待在一旁,两人虽然心里有鬼,但还是做出一副淡定到不能再淡定的表情,毕竟小张四已经死了,那事儿谁也不会知道。

    “你们就没有看到是谁下的手?”白九城说着,虽然这个问题有些幼稚,但是此刻的白九城哪怕是最不可能发生的奇迹,都有可能也会相信,他是真的束手无策了,在这茫茫人海逮住这一条野狗,何尝的容易。

    两人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心照不宜。

    “疯狗。”白九城咬牙切齿的说着,这已经是蛮不讲理的开战了,但是最让白九城无奈的是,这一条疯狗在暗,又似乎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这个疯狗的视线之中,这一条疯狗可以随时随地的咬下去,这才是对白九城来说最折磨最折磨的事情。

    刘羲在一旁接了一通电话,挂掉后表情不太好看的说道:“黑叔找到了。”

    “怎么?”白九城通过刘羲的表情,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

    “人已经死了,而且死了有一阵子了,动手的人应该**不离十是这一条野狗。”刘羲说着,发现白九城的表情变的越来越恐怖,但是刘羲又比谁还要清楚,无论白九城的表情再怎么恐怖,面对这么一条哪里都可以容身的野狗来说,都没有意义,只会自乱阵脚。

    白九城深深吸了几口气,表情又再次沉了下来说道:“尸体给我干净的处理掉。”

    一旁的汉子使劲点着头,白九城带着刘羲匆匆离开。

    上了卡宴,白九城直接一拳打在真皮座子上,咬牙切齿的说道:“要是让我查出来这条野狗是谁,我会让他死的很惨很惨。”

    刘羲一脸的无奈,虽然话说的如此,但是最重要的是现在他们连对方的真面目都没有见过,更别说逮住这一条野狗。

    “你说他下一个下手的会是谁?”白九城说着。

    “我?”刘羲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白九城听过后,表情慢慢变的玩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