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零一章 野狗与狐狸
    一条野狗与一只狐狸。

    或许仅仅是一个眼神的触碰,他又或者她就看出了两人的相似之处,但相隔车水马龙的街道是那么的遥远,以至于两人都没有能力越过,最后最后,这条满身伤痕的野狗消失在了穆黄花的视野。

    站在原地的穆黄花突然想要知道刚刚那个家伙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那个人。

    人生因为有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而显得有些不完美,但又是这样不完美,让人生变的完美无瑕。

    这是人生轨迹也许永远不会再触碰到一起的狐狸与野狗,而这又像是两个刚刚开始的故事。

    徐家的那一栋老别墅,可以说的上戒备森严的老书房门前,站着一个一身白色西服的年轻人,这个锋芒毕露的年轻人长相不算出奇,若是没有这一身金贵打扮,即便是放在最没有特色的上班族的人群之中,都不是那么的显眼,但也就是这个有些不显眼的年轻人身上,带着一股让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自信,也正是这一股自信,让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像是一把锋利的剑。

    “杏姨,我这身打扮怎么样?”年轻人厚着脸皮说着,脸上带着一股阳光灿烂的笑容,这个笑容似乎把年轻人的魅力无限无限的放大。

    那个不冷不热接待马洪刚的女人仅仅是瞥了眼这个年轻人道:“人模狗样。”

    年轻人似乎一点也不为这个女人的讽刺而感觉恼火,而是露出一副无赖的表情道:“人模狗样就人模狗样吧,只要您能把你闺女许配给我就行,我一定会对星星好一辈子。”

    这个虽然已经接近五十岁但仍然风韵犹存的女人白了这个年轻人一眼道:“星星就算是眼再浑浊,也不会跟你这个滥情的小混蛋。”

    “杏姨,我再滥情也不敢做对不起星星的事,我还想多活几年。”年轻人似乎一点也没有被打击到,仍然死缠烂打的说着。

    “还不快进去,老爷子可等你一阵子了。”女人显然对软硬不吃的年轻人没有一点办法,只好拉出了这个年轻人唯一还算是忌讳的虎皮大旗。

    年轻人这才安分一些,再次整理了整理衣领,推门而入。

    “太爷爷,我来了。”年轻人热乎的喊道。

    “少给我出洋相。”坐在书桌前的徐丰年扶了扶老花镜,仅仅是看了眼打扮有些花哨的徐龙象,似乎对徐龙象的打扮并不感冒,甚至微微皱了皱眉头。

    徐龙象这一次没有敢抬杠,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徐丰年对面,随便摸来桌上一本书翻着,但徐龙象看着这密密麻麻的小字就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前些日子你不是跟我提起过一个澳门叫穆黄花的女人。”徐丰年说着,看似说的不经意,其实这话牵扯出来的东西太多太多。

    徐龙象直接扔下了这本对他来说的天书,打了个激灵道:“太爷爷,难道你见到那女人了?那个穆黄花简直就是我偶像,也是我这辈子见过第一个心服口服的女人,当然杏姨除外,还有我星星姐。”

    看着油嘴滑舌的徐龙象,徐丰年微微摇了摇头,想着这偌大的徐家大船,他怎么敢把掌舵手的位置交给这样的新一代手中。

    “这个女人会来我们徐家,但你不要打什么歪心思,如果你真能够降服了她也是你一种本事,要是你做些多余事,可别怪我不客气。”徐丰年说着。

    “太爷爷!你不是在说笑吧!”徐龙象激动的站了起来,满脸通红的样子像是小时候第一次得了小红花一般。

    “你觉得我会专门叫你过来听我说笑?”徐丰年说着。

    “她现在在哪?”徐龙象张望着,脸上已经爬上了一股难以控制的喜悦。

    “这几年之内会过来,到时候我打算先让她去富饶去锤炼一阵子,看看这个你天天叨念的女人到底有几把刷子,如果真值得重用,就把她彻底留在徐家。”徐丰年说着。

    “老太爷,你上年的时候不是说过让我去富饶基层锤炼一阵子吗?现在我有时间了,我也去。”徐龙象说着,把心中的小算盘暴露无遗。

    徐丰年看着这个喜怒哀乐都变现在脸上的徐龙象,也不知道到底该欣慰这一份实诚,还是该因为这实诚叹一口气,仅仅是摆了摆那如同枯木一般的手道:“你想去去便是,不过事先说好,在不能绝对降服那个女人的情况下,如果你敢动手动脚,我要你半条命。”

    “得令,老太爷,你就等着我的战果吧。”徐龙象一脸潇洒的说着,然后满脸笑的像是花儿一般离开,显然是没有吧徐丰年后半句听进耳中。

    徐龙象走后,徐丰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貔貅,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招安这个赌徒手底下的女人了吧,徐家的新一代之中,能够扛下徐家大旗挑起大梁的,我还没有看到一个满意的,哪怕是身上能有那么一点亮光也好,但是我看不到,我怕即便是到了我再也睁不开眼那一天也看不到。”

    “所以说你召来这个女人,仅仅是为了提起龙象的干劲?”貔貅从黑暗中走出。

    “这仅仅是一部分吧,我希望能够喂饱这个女人,以后即便是能够帮上龙象一分也好。”徐丰年说着,这个手握大权的老人的话语间是充满了无奈,或许是因为徐家身上的财富太过沉甸甸了,以至于这一份财富随时可能会被那些野心恐怖的鬣狗们瓜分掉。

    “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龙象身上,就不怕会失望?龙象娇生惯养的长大,虽然多多少少有点根骨,但是玩心太重,你以为这个花花公子真能够守的住偌大的徐家?”貔貅说着,或许这话刺耳了一点,但这无疑是最现实的话,也是现在徐丰年必须要正视了,因为稍有不慎,所毁掉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徐龙象,而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徐家。在这个时代,毁掉一个东西往往只是弹指之间,但是要修复了一个东西,太难太难了。

    “徐龙象的父辈中是有几个中看的,不过势利心太强,早晚会吃大亏,而龙象虽然不务正业了点,但眼中能够看到大局,这是最难得可贵的一点,希望这个女人不是浪得虚名,如果她真的能够淬炼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徐龙象,给她半个徐家又何妨。”徐丰年说着。

    貔貅睁大了眼,那张昏暗的环境下有些恐怖的脸上布满了吃惊,虽然觉得刚刚徐丰年那一席话如同天方夜谭,却一点也不怀疑这一番话的真实性,或许是跟这这个老人实在太久太久了,所以貔貅才会如此的坚信不疑,因为他已经在这个老人身上看到了太多太多不可能的东西。

    而半个徐家到底有多么多么的庞大,貔貅同样清楚。

    “如果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这个徐字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给我留意一点,我打算多招募几个以后能够辅佐龙象的年轻人,只要只金子,我就有方式让这块金子彻底的发光,至于关于龙象的接位,只要那帮远亲近邻谁敢站出来当出头鸟反对,直接轰出去,这些琐事就交给你来办了。”徐丰年说着,一脸的疲惫,这个忙碌了一辈子的老人,似乎即便是到了人生的末尾,也没有真正的睡过几场好觉,或许这就是一种叫做代价的东西,你手中所掌握的,决定你需要承担的。

    貔貅微微点了点头,再次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另一边,白九城下令中火热的搜寻行动仍然在进行着,虽然越发寻找,只会越发觉得这座城市的巨大。

    小张四率着一队人开着普拉多穿梭在方十街,坐在副驾驶上的小张四脸上挂着耀武扬威的笑容,因为王虎被活活打死,小张四因祸得福如愿坐上了王虎的位置,甚至小张四都想要感谢那个杀手,如果没有那人,估摸着他想要出头,难了。

    “靠边停车。”小张四吐了口口水说着。

    开车的是个王虎曾经手下的汉子,似乎是很看不惯此刻的小张四,但碍于小张四是白九城直接挂上去的王虎接班人,这个汉子不敢发作,直接把车停在了一旁的非机动车车道。

    小张四横着小曲下了车,然后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去搜,我去泄泄火。”说着,小张四指了指附近的几个发廊,脸上露出极其猥琐的笑容,似乎一点也不像是专心找人的样子。

    汉之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直接发动这辆普拉多离开,想着王虎还真是走了眼,从乡下找来这么一个白眼狼到不能再白眼狼的忠臣。

    小张四吹着口哨,其实他对搜寻这个杀哥仇人一点都不上心,只是做做样子给白九城看看罢了,但即便是演戏小张四都累了。

    刚走出没两步,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小张四身旁,小张四并没有觉得什么,正想着什么风花雪月之事,但等看到车上下来的男人后,小张四表情直接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