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一百章 于千万之中
    白九城离开这栋酒店,脸色就阴沉到了不能在阴沉地步,马洪刚这给一口枣吃再打一棍子的方式,可以说是对白九城一种最大的折磨。

    “刘羲,人一定要给我找到,即便是把整个方十街翻一个底朝天。”白九城在上车之前,再三叮嘱着。

    “我明白,现在手下的伙计已经全部出去找人了,只要发现谁可疑,不顾一切代价给带过来。”刘羲说着,虽然如此,在这座巨大的城市想找一个人,又是谈何容易?

    “还不够,曾经埋下的关系给我统统用上,那个方十街的天地线黑叔找过没有。”白九城坐到后座,揉着脸,感觉自己的面部表情都彻底僵硬了。

    刘羲发动车子,摇着头说道:“黑叔这家伙人间蒸发了,不少传闻都说他已经死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考量,会不会跟这档子事有关?”

    “同样给我查,我不怕花钱,就怕花不对钱,你明白我的意思。”白九城通过后视镜看着刘羲,脸上似乎带着一丝让人揣摩良多的东西。

    刘羲看着白九城这饱含深味的表情,默默点了点头。

    “这个关头,不能再出任何岔子了,我们输不起。”白九城喃喃着,脸上的表情随着窗外渐渐变化的风景而阴沉下去。

    刘羲这一次没有做任何表示,看似表情平静的开着车,其实心中早已经波涛汹涌,这何尝不是白九城对他的一次敲打,白九城的意思已经很过明白,那就是他跟白九城,同样别无退路。

    气氛压抑的酒店顶楼,坐在沙发马洪刚才点燃一根雪茄,一通电话就打了过来,马洪刚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直接把雪茄扔掉接通电话,对面仅仅传来一句就挂掉了电话。

    “黄鹰,却龙华机场接黄花,她来北京了。”马洪刚收起手机说道。

    许黄鹰点了点头,领着黑灌还没有离开房间就被马洪刚叫住。

    “三爷,你放心,对黄花该说的我会说,不该说的,我不会说。”许黄鹰当然明白马洪刚到底在顾虑着什么。

    马洪刚却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不相信你,是觉得这些东西还是我先开口的好,我跟你一起去,汉之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省的你跟黄花碰到一起,又是针尖碰麦芒。”

    刘汉之粗大条的点了点头,嘴里似乎还念叨着什么,但对此刻的马洪刚来说,没有时间去揣摩这些小事,跟着许黄鹰风风火火的离开。

    北京龙华机场,一个拉着一个黑色手提箱的女人下了飞机,这个戴着黑色口罩的女人的身高大约接近一米八,以至于在身旁一撮女人身后显的有些鹤立鸡群。

    这个一身黑衣的女人留着一头短发,显的格外的干练,一点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个头而凸显的有些笨重,透过有些松垮的黑色休闲服,似乎能够看出几分这女人傲人的身材。虽然戴着口罩遮住了大半边容颜,但露出的一眸子,足以俘虏不少牲口的心,尽管这个女人的容颜神秘,但要是打分的话,光凭这气质跟身材,也绝对算的上极品了,一路上光是搭讪的公子哥就能凑一个排了,不过这个女人则是统统对这些大尾巴狼们置之不理。

    这个外表与内心同样强大的女人就这样站在机场前,身上强大的气场给人一种强烈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错觉,又或者直觉。

    一直到一辆黑色的卡宴停在了女人身前,下来一人一狗,男人笑着接过女人手中的行李箱,这一条除了许黄鹰,对任何人都呲牙咧嘴甚至连马洪刚都敢动嘴的黑灌,就这样摇着尾巴围着这个女人转着一圈又一圈,无比的亲切,看着车上的马洪刚有一种想要拿这一条狗煲汤的冲动。

    “辛苦了。”许黄鹰在女人耳边小声说着。

    女人却只是微微摇着头,并没有透露出什么多余的东西,或许喜与悲切全部都留在了心中,从不与人透露一般。

    “上车吧,三爷在车里等着呢。”许黄鹰知道这不是一个适合寒暄的地儿。

    这个名为穆黄花的女人上了车,没有坐在后座,而是坐在的副驾驶,许黄鹰开车,那黑灌直接被塞进了后备箱,这条跟这个女人极其亲的野狗在后备箱叫个不停。

    “三爷,有什么事,这么急的把我召回来,你也知道澳门什么情况,盯着千华的人,可不仅仅是一个两个。”女人有些怨气的说着,如果说她来一趟北京会付出什么代价的话,那么那个代价会是大多斗升小民一辈子都不能偿还的。

    马洪刚微微动了动嘴,似乎第一瞬间并没有把自己想说的东西说出口。

    “三爷,你说便是,我听着。”穆黄花轻声道,比起穆黄花的外貌,穆黄花的声音要沧桑的多,似乎给人一种这个女人并不是一时就能够看透的类型。

    马洪刚清了清嗓子,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出口,从前到后,从后到前,当然谁也不知道马洪刚到底在其中增添了什么水分。

    而作为整个事情主角的穆黄花,只是静静的听,其中神情甚至没有发生任何一丝的变化,镇定的有点让人觉得有些恐怖。

    马洪刚说完后,穆黄花仅仅是淡淡的说道:“我去徐家。”

    马洪刚也想不到穆黄花会如此如此豁达的说出口,要可知道虽然这徐家会是什么福地,但也绝对有着比起福分更大的风险在其中。

    “黄花,你不要把事情想的这么简单。”马洪刚再次强调着,虽然他比任何人都要希望穆黄花去徐家。

    “我不去徐家,整个我们千华死,去徐家,我不一定会死,这是一笔合算的买卖,三爷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没有选择,我同样也没有。”穆黄花说着,声音冰凉入机械一般。

    开车的许黄鹰看似专心致志的看着路,一只手却握住了穆黄花的一只手,许黄鹰皱了皱眉头,他从未握住过如此冰凉的手,除了死人以为。

    马洪刚重重的叹一口气,或许眼前的穆黄花可以说的上无懈可击,但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聪明,又或者聪明过了头。

    “徐家我会过去,不过今晚我想在这一座城市一个人走走。”穆黄花说着,因为扭着头,以至于马洪刚看不清穆黄花的神情。

    “好,什么时候累了,给我打电话,我让你哥去接你,去了那老徐家也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我会带着黄鹰常去看你,如果那徐老爷子欺人太甚,大不了跟他来一个玉石俱焚,也不能这辈子都让人骑在头上活活压死。”马洪刚说着,或许这句话对他来说,真的算是说多了,不过也并不重要,因为马洪刚很清楚,自己这一席话是说给眼前这个女人的,这是一个聪明到马洪刚不需要考虑的女人。

    “不会的。”穆黄花似乎强笑了笑,做个停车的手势。

    许黄鹰停下了车,松开了那一只冰冷到不能再冰冷的手,想要说些什么,又把表情变成了欲言又止,最后唯有看着穆黄花慢慢离开了他的视线。

    “走吧。”马洪刚说着,似乎心中也闪过一丝叫做于心不忍的东西,关于穆黄花所欠他的东西,在很多年前很多年前就早已经还清,或许这是穆黄花最后一次再叫他一声三爷了,无疑是他伤了她的心,但是就如同她所说的一般,她没有选择,他也同样如此。

    “三爷,这样对黄花来说,是不是太残酷了点,那最苦最苦的日子我们刚刚熬过去没几年,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多喘几口气,好日子就彻底的没了。”许黄鹰说着,声音中充满着各种情绪,有悲还有着感叹,但是更多更多的是彻彻底底的无奈,他很清楚,他做不到拯救所有人,甚至做不到拯救这个他唯一在意的女人。

    “我宁愿代替黄花去那个徐家,但是却做不到,黄鹰看开一点,要相信黄花不会有事。”马洪刚有些自我麻痹的说着。

    许黄鹰微微点了点呕吐,看了一眼穆黄花离开的方向,然后默默发动车子。

    偌大的北京更偌大的夜晚降临,一个女人宛如失魂落魄一般在慢慢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着,放佛这整个世界都与这个女人格格不入一般。

    终于这个女人摘下口罩,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

    恰好恰好。

    一个男人在街的另一边苟延残喘。

    两人就这样隔着一条街,各怀心事的走着,或许前者属于光彩夺目,后者属于不堪入目,但是两人却有着最大最大的相同,那就是与他们身旁的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终于终于,她注意到了他,正好正好,他也注意到了天。

    新安装的有轨电车呼啸而过,吹过一阵风,两人仍然相隔着一条街,看似远远的伫立着。

    于千万之中,他遇到了她,于千万之中,她遇到了他。

    一条野狗跟一条亮丽狐狸。

    或许这不是最机缘巧合的事情,最机缘巧合之中的机缘巧合是两人于千万之中相遇,然后唯有相叹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啊。